首页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灭禁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轰!

    身为制裁者,妄自插手世间,挨雷劈合情合理。

    如神界主宰,大半夜就贼不老实,强行救了葬海天君,惹得上苍降下惩戒,一道闪电险将其劈成肉泥。

    无妨,死不了。

    无非就是一个值不值得的问题。

    于他而言,该是值得的,若非权衡利弊过,若非得了足够的好处,他也不会插这一脚。

    不得不说,

    他这番举动,的确整的月神和帝仙措手不及。

    其他人跑了,倒还好,多费些手脚,总能逮住。

    但,葬海天君不同,那是一尊顶天大神,且还有荒神兵护体,这般存在,想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厮若牟足劲搞事情,将会是针对神朝的一场...永无休止的暗杀。

    一秒记住http://m.42zw.la

    当真如此,那神朝除了有限的几人之外,谁都别想出门了,谁能扛住顶天大神和荒神兵的联合攻伐。

    “竟还有个惊喜。”

    帝枫淡淡一声,神情不怎么和悦。

    月神和帝仙猝不及防,他也同样始料未及。

    人都说:

    新官上任三把火。

    神界主宰的火,烧没烧他不知,可方才那一击,显然是奔着给神朝添堵来的,一个葬海天君不打紧,一个至高神器也无碍,但他俩若凑一块,那就麻烦了。

    另一片天,

    赵云已稳稳定身,也望向了遥远的天边,似也能隔着无尽虚无,望见浑身是血的神界制裁者。

    要不咋说是神朝的扛把子,觉悟就是高,对神界主宰如此举动,无半分怨怼,而且,还非常理解。

    当然,等神界主宰退位了,若遭神朝追杀,对方应该也能理解,有因必有果,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

    瞧神界主宰,也已站稳,极尽重塑了体魄。

    他面如死灰,可死寂之下,却藏着一抹冷笑。

    就是这一抹笑,多少带点私人恩怨,脑洞一番,那就是一番话:就添堵,就给你们添堵,过来咬我啊!

    别说,赵公子若见他尊荣,或许真会咬他。

    不是冤家不聚头,总能撞见那么几个老相好。

    砰!

    葬海天君遁了。

    葬海禁区还在。

    月神已跨天而来,一剑生劈了一尊葬海大神。

    帝仙与之不分先后,岁月长河纵横九天,当场卷走了葬海教主,以时光之力,生生削尽了其寿命。

    嗡!

    赵云则手提龙渊,一路横冲直撞,攻向了深处。

    他如一尊杀神,逢到一处天地,必有血光乍现。

    轰!砰!

    大战惨烈,八百万里乾坤,皆电闪雷鸣。

    至尊如漫天星辰,却是一颗接一颗的坠落。

    “这...这是怎么了。”

    谁说偏远的星空,没有生灵出没。

    这片星域,就有那么三三两两的人影,或散修,或隐世的大神,听闻动静,跑过来一探究竟。

    这般一瞅,原是个大型群架现场。

    定眼再一瞅,诶呀?葬海的祖地。

    而另一方,竟是神朝的众神,他们望见了月神,也瞧见了帝仙,皆身染鲜血,宛如两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葬海祖地,竟藏在这片偏远的星空。”

    “藏的再隐秘又如何,还不是被寻到了。”

    “要说神朝,也真是胆大包天,竟敢从仙界打上来,难道,就不怕被禁区和众至高传承群殴?”

    葬海打的如火如荼。

    场外也是聊的热火朝天。

    聊归聊。

    看归看。

    没人敢管两家的闲事。

    更没人傻不拉几的参战。

    “怎不见葬海天君和葬海荒神兵。”

    “他们在与不在,貌似都无甚区别。”

    “只葬海一家,哪里顶得住神朝的攻伐。”

    更多人听声赶来,嘈杂的话语,此起彼伏。

    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心情愉悦者,占大多数,从来都是禁区欺凌四方,鬼晓得造了多少孽,也该来个大报应了,如今这画面,瞅着就挺养眼嘛!

    “老祖,救我。”

    葬海之主的嘶吼,颇多哀嚎的意味。

    待世人望去时,他正拖着血淋的体魄,亡命的逃遁。

    “汝,走得了?”

    祖神一语冰冷枯寂,一道剑光纵横八万里。

    而后,便是一朵璀璨的血花,仿佛太阳炸裂。

    葬海之主跪了,被一击毁了神躯,连带其本命元神,也便一剑劈灭,只剩凄厉的哀嚎声,荡满天地。

    嘶!

    世人多心颤,未见过大场面的,更是神色惨白。

    那,可是禁区之主啊!竟被一剑,杀入了鬼门关。

    噗!

    葬海之主之后,便是葬海神王,嚎声如轰雷。

    他遁的不慢,底蕴也足够强,奈何他对上的是道主,一道道的因果法则,已然将他,斩的不见人形。

    “一路好走。”

    道主话声缥缈,因果成一刀一剑,劈天裂地。

    世人看的清晰,葬海神王在顷刻间,身死道消。

    灭!

    戮天神将神勇无匹,一刀更是霸天绝地。

    刀落,血色的光辉迸射,还卷着一声惨叫。

    那是葬海殿主,虽也为顶天大神,却是不怎么抗揍,自与戮天神将开战,便是全程被压着爆锤,至此刻,摧垮拉修的一刀,直接劈的他身毁神灭。

    “败了。”

    不少老家伙,语重心长的来了这么一句。

    的确,葬海败了。

    自禁区之主被屠、葬海神王被灭、自葬海殿主身陨,所谓的士气与战意,便与葬海众神不沾边儿了,上到准荒神,下到神明境,如若退潮,无一不再开遁。

    事实上,

    葬海也想打,也想与神朝一决雌雄。

    然,葬海没撑场面的了,连老祖都逃了,连至高神器都卷走了,那还打毛线,谁人挡得住月神,谁人又干得过帝仙,不走?...不走等着吃席?

    杀!

    反观神朝众神,则如一尊尊浴血修罗,战意滔天。

    双方成鲜明的对比,俨然已不是大战,而是神朝对葬海的单方面屠戮。

    有太多葬海至尊,逃着逃着,便被轰灭成灰。

    有太多葬海大神,还不等破碎虚空,便被送上了黄泉路。

    整个战场,都是神朝秋风扫落叶,杀的葬海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就这,场外还有补刀的。

    嗯,也便是帝枫,如一只幽灵,神出鬼没。

    鲜有人能捕捉他踪迹,只见一道道如雷霆般的箭芒,携卷着毁灭之力,飞舞于九天,且准头颇好,那是箭箭命中,一箭一朵血花,漫天绽放。

    轰隆声,不知何时湮灭。

    血色的战场,再无一个活着的葬海至尊。

    除了侥幸逃脱者,剩下的,都葬在了那片天地。

    “这就...完了?”世人看的久久未晃过神儿。

    葬海啊!...货真价实的至高传承啊!延续万古,不知缔造了多少辉煌,亦不知经历了多少黑暗动乱,竟是在这个时代,被神朝一战覆灭。

    无人怜悯,更谈不上悲凉。

    想想葬海攻伐神朝时,那是何等的凶狠。

    既是攻伐在前,便该想到有今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