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罚跪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海军离开了于家。

    于家人围坐在一起。

    “这事儿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去鸽子市瞧瞧有没有啊。”

    “鸽子市要是没有呢?”

    “这·······”

    “这可是工作啊,多少人都求不来的机会,要是就这么错过了,实在太可惜了。”

    “老于,你是不是知道这李海军能帮咱们家办事儿,所以才在孩子的事上没有为难他?”

    “媳妇啊,你想哪里去了。李海军在厂里名声很好,人品也没的说,我是真不知道他今天给咱们这么大一个机会啊。”

    “时间紧,咱们分头行动,鸽子市要是没有,咱们就借自行车连夜去乡下,乡下大概率会有的。”

    李海军已经提点了,至于成不成听天由命吧。

    “快快快,把胜利膝盖下的毛垫拿走,大门响了,海军回来了。”

    回到家,李海军看着李胜利跪在那里,走过去。

    “你站起来我看看。”

    小胜利不知他要干什么,还以为自己不用跪着了。

    可是李海军在他站起来后,卷起了他的裤腿,看着膝盖,脸色一黑。

    “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跪了这么久,他的膝盖一点痕迹都没有?”

    大家也没想到李海军这么鸡贼。

    六丫头是不敢再跟李海军顶牛了。

    丁秋楠更不敢。

    李父是没脸,就属他最惯着孙子。

    李金鑫仗着从小跟哥哥一起长大,道:“我做的行了吧。”

    “你······”

    “你什么你,怎么,你还想动手打我啊!”

    李海军无奈:“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妹妹。”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李海军又问道:“真知道了?”

    “那以后怎么办?”

    小胜利:“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人了。”

    李海军:“我信你一次,给你一个机会。”

    “我看在你爷爷,你妈妈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

    “但要是有下次,再让我低三下四,给人家赔礼道歉,小胜利,我就打断你的腿,让你一辈子躺在床上。”

    李海军看着其它人。

    “你们也是,谁也不许再惯着他,我没开玩笑,下次真的会打断他的腿,你们要是继续惯着他,纵容他,那就是坑了他,害了他。”

    “行了,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

    “你也不用跪着了,回屋子吧。”

    夜深人静到时候,李家人每一个都在自我反省。

    李海军也忍不住感叹: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学校老师已经尽到了责任,教育孩子不能全都指望老师,我们家长也要配合。”

    “甚至,父母才是孩子人生最好的老师。”

    “六丫头,你也别怪我打他,现在管不住的话,等他大一些,就真的管不住了!”

    道理大家都懂,但又有几个真的能理智的去对待呢。

    六丫头:“我知道,可你让我眼睁睁看着他被你打,我心里不忍。”

    “你这样不仅会惯坏他,还会让他变得跟温室里的花朵一般,承受不了风吹雨打。”

    “像他这般大的孩子,在乡下都已经下地赚工分了,我跟金鑫像他这般大,我捡马粪,金鑫割猪草······”

    六丫头:“那是你们,咱们家日子过的好,又不是指着公分过日子的乡下。”

    李海军:“所以啊,城里的孩子普遍没有乡下的孩子能吃苦。”

    “小胜利必须要给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不图他做个好人,但不能做个混蛋。”

    “还有,小胜楠你不能再像溺爱胜利那样,不然挺好的孩子就让你给养废了。”

    “将来总要有个儿子,继承家业的。”

    李父躺在床上睡不着,也在回想着过往。

    一幕幕宛如电影画面,从脑海中闪过。

    只要李海军每次教训孩子,自己就会护着,要不就是六丫头护着,以至于这孩子从小几乎都没挨过几次揍。

    不说大人如何,这个时间,李家的四个孩子凑在一个屋子里。

    小雪儿带着理儿来看小胜利。

    “胜利,你疼吗?”

    “姐,你说疼不疼。”

    小胜楠好奇的用手指捅了捅,趴在床上,并且把屁股蛋漏在外面的哥哥。

    “嘶······“

    “你要疼死我是吗?”

    小胜楠:“干嘛,你要打我吗?”

    “你都这样了,还想欺负我?”

    小胜楠说着就要穿鞋下地。

    理儿好奇道:“胜男,你要干嘛去?”

    “我去找爸爸妈妈!”

    “告诉他们,哥哥欺负我,要打我。”

    ·······

    小胜利:“我错了。”

    “我没想打你啊,你千万别去。”

    这要是让弟弟去告状,自己怕是一个月都下不了床了。

    小雪儿抱着弟弟:“别添乱,你要是去告状,你哥还得挨揍。”

    小胜利:“爸偏心。”

    小雪儿:“是你活该。”

    小胜利不解,他终归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小雪儿给弟弟解释:“爸爸为什么不打我们?”

    “我跟理儿从不惹祸,学习还比你好,总是受到老师表扬,还有小红花,爸爸开心自然不会打我们。”

    “可你总惹祸,每次都让爸爸丢脸,爸爸当然打你了。”

    小胜楠:“大姐,二姐,我晚上跟你们睡吧。”

    小雪儿:“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跟我们睡。”

    小胜楠:“可我是小孩子啊,我比你们小!”

    “我们不欢迎你!”

    小雪儿拉着理儿:“走咱们回去睡觉吧。”

    小胜楠看着惨兮兮的哥哥:“哥,我跟你睡。”

    “不要。”

    “你睡觉不老实,要是碰到我屁股怎么办!”

    主要还是怕他尿床。

    “那哥,你给我讲故事吧,上次的孙悟空还没讲完呢。”

    “不讲!没心情!”

    最后,小胜利还是败在了弟弟手里,看着弟弟可爱的模样,暗暗嘀咕,难道你是魔鬼吗?

    故事,跟一起睡,小胜利选择了讲故事。

    这一晚,于家全家总动员,鸽子市没弄到野味,就去了乡下花钱收。

    可也只买到了野兔跟野鸡,其他的就无能为力了。

    野味野鸡跟野兔,村里人在荒山上外围就能抓到,回来也能养着。

    老于一脸愁容。

    “这点东西都不值几块钱,我看这事悬了。”

    “孩他爸,成不成的你先送去,把话先说出去,领导要是吃着满意,下次咱们豁出去,也给他弄到大点的野味。”

    天亮,老于就带着野兔跟野鸡,去了黄主任的家门口蹲着。

    野味今天要去领导家,虽然是公休日,黄主任早上六点就起来了。

    “快点做饭,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儿。”

    黄主任的媳妇打着哈欠:“真是的,休息日你也不让我睡个懒觉。”

    “你去把夜壶倒了,我给你烙饼。”

    以往这都是女人干的,但今天很重要,黄主任也不计较。

    大清早就端着夜壶出去了,只是他们想到,有人比他更早。

    黄主任是想着,大清早没人起来,自己倒夜壶也不好被人看到,就不会丢脸。

    哪成想,自己刚出门就被蹲守的老于,给拦住了。

    “黄主任。”

    看着穿着机修厂工作服的老于,黄主任纳闷道:“你谁啊?”

    “大清早,堵我家门干嘛?”

    老于露出一个他自认为讨好的笑容,其实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主任,我是咱们厂的焊工。”

    “这不得了点野味,给您送来尝尝鲜,您工作太辛苦了········”

    黄主任一听,就知道这是有事相求。

    “这不行,我不能要。”

    老于:“黄主任,我大老远的都拎来了。”

    “您收下,别嫌弃,等过些日子弄到大一点的猎物,我再给您送来。”

    黄主任本不想收下的,但想到今天领导宴请贵宾,能用得上贵宾俩字,显然身份不一般。

    这点野味,或许能讨好······

    “行吧,既然你这么诚信,我先收下!”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我家人要是喜欢吃一切都好说,要是不喜欢,你以后也别送了。”

    人家能收下自己的东西,老于是感恩戴德。

    剩下的就看李海军的了。

    黄主任的夜壶也没倒,放在门口就进了屋里。

    “你这么快回来了?”

    “哪有,我这出门就被厂里的工人给堵住了,送来了几只野兔,野鸡。”

    黄主任的媳妇高兴道:“那感情好,晚上我炖了。”

    “别,我一会儿要带走的。”

    黄主任交代媳妇,千万别打这点野味的主意,然后去倒夜壶,洗漱。

    吃过饭,司机来接他。

    顺便把野味扔在了后备箱里。

    “主任,咱们去李海军家?”

    “走吧。”

    “我交代你买的食材跟调料,准好了吗?”

    “主任,您放心,昨个下午我就准备齐全了。”

    公休日的早晨。

    除了锻炼身体的,你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有一种闹中取静的意境。

    七小子早上,早早起来。

    这让家里人很诧异。

    “你起来这么早干什么?”

    七小子打着哈欠:“唔······”

    “我也不想啊,但今天跟海军去给领导做饭。”

    抻了个懒腰,七小子:“有什么吃的?”

    孙凤玲:“粥,咸菜,煮鸡蛋,两盒面的窝头。”

    七小子吃着饭:“今天我带点肉回来,这都好些天没吃肉了。”

    孙凤玲:“妈还说今天买肉包饺子,让你喊着六姐他们一家来吃饺子呢。”

    “看时间吧!”

    七小子吃过饭,骑上自行车就往李海军家赶。

    李海军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儿,不是做饭。

    而是准备调料,他做的渝菜里有他自己的秘制酱料,这些调料都被他冻在了冰箱里。

    之后才是做饭,因为休息日,他也没喊醒大家。

    家里也只有李父跟丁母起来了。

    上了年纪的人,不嗜睡。

    李父:“今个出奇了,你起来这么早干什么?”

    李海军:“今天要去给领导做饭。”

    “中午肯定回不来了,你们别等我了。”

    李父:“那中午我做饭。”

    这边话还没说完,七小子就哐哐哐的敲门了。

    李海军没好气的打开大门:“你不会小点声?”

    “都没醒呢。”

    七小子把自行车推进院子里。

    “哈哈,我给忘了。”

    紧接着,小汽车的喇叭声想起。

    得,黄主任也到了。

    这喇叭声,肯定把家里人都给惊醒了。

    李海军:“你先去上车,我去拿点东西。”

    李海军回屋里把准备好的调料,还有泡椒带上,放在挎包里就走了。

    门外。

    黄主任:“海军,野味你做的怎么样?”

    李海军心里一动,这是老于弄到了?

    “主任,什么野味?”

    “野兔,跟野鸡!”

    李海军:“咱们上车,路上说。”

    “野兔,红烧,或者酱熏,再或者火烤。”

    “野鸡,红烧,或者炖汤。”

    “野鸡的肉少,炖着吃也不是很香,火烤也行。”

    黄主任摸着下巴:“你会做就行,我待会问问领导,看他想怎么吃。”

    一行人来到上次的领导家里。

    李海军跟七小子去了厨房。

    黄主任去了领导的书房。

    “小黄啊,你来的蛮早的。”

    “领导,不早,不早,可不敢耽误事。、”

    “领导是这样,我乡下亲戚进城,给送来了野鸡跟野兔,我想着给您带来尝尝鲜,可不知道您喜欢怎么吃?”

    黄主任没问爱不爱吃,的确会做人,如果这么问就显得可以邀功似的。

    领导笑道:“有心了。”

    一句有心了,黄主任就觉得自己没白费功夫。

    “想当初,爬雪山过草地,最让人怀念的就是能吃上点野味·······”

    黄主任陪着领导说了会过去。

    “小黄,还是上次的厨子?”

    “对,领导。”

    领导敲着手指:“我这老乡也是无辣不欢,野鸡跟野兔怎么做都行,但不能少了辣。”

    “还有,他的口偏甜,让厨子做菜的时候多放点糖吧。”

    黄主任:“领导,可您不能吃太多的糖啊!”

    领导:“一顿半顿的没关系,今天主要是请客嘛。”

    黄主任点点头。

    “我明白了。”

    黄主任来到厨房。

    “海军,领导说了,野味你怎么做都行,但不能少了辣。”

    “还有,今天的贵客爱吃甜,你多放点糖。”

    李海军:“知道了。”

    黄主任:“海军,能不能每样菜都做两盘?”

    李海军:“为什么啊?”

    “嗨,咱们领导他吃不了甜食。”

    李海军皱着眉:“行倒是行,几点开饭?”

    黄主任:“我只知道是午饭,你就按照十一点半,或者十二点来准备吧。”

    李海军:“成,时间上来得及。”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