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904章 极限施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其实你也可以在蜀州城开乐行。

    魏长天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顾盼儿第一时间并没反应过来。

    只见她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的表情才产生了变化。

    欣喜、激动、不可置信。

    种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令她的眼眶登时便红了。

    她死死攥住自己的衣角,张大嘴巴却又说不出话。

    最后还是杨柳诗笑着拉住她的手,轻声打趣道:

    “顾姑娘,看来今后我们真得以姐妹相称了。”

    “夫、夫人.”

    愣愣的扭头看向杨柳诗,顾盼儿此刻的眼神依旧呆呆的。

    她就这么愣了很久,然后才逐渐平复了一点心情,然后弱弱的问了一句。

    “那、那这宅子还买么?”

    “咯咯咯,你说还买么?”

    杨柳诗闻言不禁被逗笑了:“怎么,你不愿意去大蜀开乐行?”

    “我我愿意”

    顾盼儿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好似问了一个傻问题,低下头窘迫道:

    “那就不买了。”

    “呀,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杨柳诗掩嘴一笑,轻轻拍了拍顾盼儿的手背:“好了,等回去之后我与你一起开乐行。”

    “忘了跟你说了,我也是青楼出身,对琴乐亦颇有研究呢。”

    “啊?夫人您也是”

    “还叫什么夫人,叫我姐姐便是。”

    “是柳诗姐姐”

    “鹅鹅鹅,这才对嘛.”

    “.”

    二女你一言我一语,有杨柳诗在旁缓解气氛,顾盼儿很快便就不再紧张了。

    她一面跟杨柳诗说话,一面又会时不时偷偷看一看魏长天,每次目光都不会停留超过一秒,目光里满是欣喜。

    而另一边魏长天也没再多说啥,只是隔着车窗看了眼外面的宅子,然后对站在车边的张三吩咐道:

    “你在这里陪她们等牙人来,告诉牙人这宅子我们不买了,给他几个辛苦钱便是。”

    “是,公子。”

    张三闻言没有多问,只是应了一声。

    不过杨柳诗却是听到了魏长天的话,不由得好奇道:

    “相公,你要做什么去?”

    “我去找一趟苏启。”

    魏长天冲同样疑惑的顾盼儿笑了笑,随口回答:

    “既然妖兵马上就要到了,那他也差不多该要起兵造反了。”

    “.”

    差不多两刻钟后,魏长天步行来到了临川府衙。

    一路上行来他听到百姓都在讨论昨夜云安寺的事,好像坊间已有传言说整座云安寺其实都是假的。

    百姓们哪里听说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如今大都比较慌乱,什么说法都有。

    甚至还有人说是自己引来了恶鬼,将云安寺吞入了地狱

    好家伙,想象力也是有够丰富的。

    撇撇嘴,站停在府衙门外,魏长天抬头看了一眼朱门之上的牌匾。

    此时进出衙门的人不少,且大都行色匆匆的模样,估计应该与即将到来的兽潮有关。

    城外驻扎着天狗军,城内有自己这样一尊“活阎罗”,如今再加上气势汹汹的兽潮对于知晓这些消息的人来说,临川城无疑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也难怪苏启会“投降”,就这种情况,换做是谁也处理不了。

    “何人?”

    一个略显谨慎的声音响起在身前,魏长天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有一个差役注意到了他。

    也不知这差役是没看过魏长天的画像,还是看了没记住,总之他将魏长天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竟还挺客气的问道:

    “你可是来找什么人的?”

    “是,我来找苏大人。”

    魏长天点点头,言行举止已然没了上次来府衙“大杀四方”时的狂妄。

    毕竟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自己跟苏启就是“盟友”了,态度当然也要变一变。

    “找苏大人?”

    对面,差役闻言看了魏长天一眼:“敢问公子姓名?”

    “哦,魏长天。”

    “嗯,魏长.什、什么?!”

    差役眼神一愣,瞬间“蹬蹬蹬”倒退数步,表情变得无比惊恐。

    下一秒,他也顾不上别的了,撒腿就往府衙内跑,边跑还边大喊道:

    “魏、魏阎罗杀上门了!!”

    “快跑啊!魏阎罗又来了!!”

    “.”

    一炷香后,整个府衙的人都知道魏长天来了。

    仿佛一下子从夏天变成了冬天,整个衙门从内到外一片死寂,甚至还有不少人干脆什么也不管,直接先跑再说。

    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聚集在议事堂之外,看着紧闭的房门满脸担忧。

    “大、大人不会出事吧”

    其中一个哆哆嗦嗦的问向身边同僚:“万、万一魏阎罗真要杀苏大人,咱们要不要上?”

    “上?”

    被问之人缩了缩脖子:“上去送死么?”

    “可是.”

    “没什么可是,反正我惜命,要上你自己上。”

    “.既然咱们不上,那等在这干什么?”

    “嗯?你说的也是”

    “那走?”

    “走!”

    “.”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最后几个差役也逃离了府衙,唯独留下苏启和他的几个心腹在议事堂中面对魏长天。

    不过魏长天虽然单凭“恶名”就吓走了一整个衙门的人,但他的心情依旧不错,再次见到苏启时竟然还笑了笑。

    “苏大人,听说昨日你去找我了?”

    “是”

    苏启眼下还不知道魏长天对他的“投诚”是何态度,因此表情十分复杂。

    “魏公子,昨日之事不知李姑娘可曾”

    “她已经跟我说过了。”

    魏长天一屁股坐到一张太师椅上,摆摆手打断道:“苏大人,也不怕实话跟你说,那兽潮确实是我找来的。”

    “今夜它们便可到临川城,不知城中守军能否守得住?”

    “.魏、魏公子说笑了。”

    看着笑呵呵的魏长天,苏启心中一颤,但还是努力赔笑道:“小人已与李姑娘说清楚了,今后愿一切皆听从公子安排”

    “你等会儿。”

    魏长天突然故作疑惑的皱了皱眉:“苏大人,听你这意思,好像是只要你想投靠我,我就必须得接受是吧?”

    “这小、小人不是这个意思。”

    “可我听起来你好像就是这个意思。”

    魏长天眯了眯眼,在苏启逐渐变得惊恐的目光中慢慢说道:

    “苏大人,你可能误会了。”

    “我今天来可不是与你讲和的。”

    “我只是来通知你做好准备.”

    “准备好给这城里的人收尸吧。”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