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飞机的事儿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噢,过来坐。」

    郑建国探手将大衣挂回衣架,把董方让到旁边沙发上坐下,端起还剩不少的咖啡壶坐到他旁边,翻开搪瓷茶盘中的杯子,给他倒着开口道:「如果是别人来问,我肯定会说是为了航空公司,现在我派人正在接触苏维埃航空,准备拿下在西伯利亚的过境航线,到时能够拿下来,我就会收购一家小的航空公司,或者自己注册成立一家航空公司,去运营这条航线。」

    不知是在为倒咖啡,还是为了这个解释,董方面带微笑的开口道:「谢谢。」

    郑建国放下后靠在沙发背上,右腿放在左腿上翘了个二郎腿,接着开口道:「但是你作为理学硕士,应该知道航空发动机作为现代工业王冠上的明珠,其技术含量不亚于硅晶半导体,甚至就其技术溢出效应而言,比之半导体还要高上不少,我想要参股的目的,就是想拿下发动机设计团队,以及飞机设计团队。」

    「可是,咱们已经和麦道签订了协议——」

    董方硬着头皮露出了尴尬神情,郑建国笑了,开口道:「你知道我一直在接触不列颠航空吧?就是和法兰西航空共同研制协和的公司,也是把协和改造成白天鹅的航空公司,铁娘子首相已经将它完成了私有化,可惜我没拿到半点股份,交易完成前我连个消息都没收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不列颠不希望你拥有半点股份?」

    董方并不傻,而且他在进入实验室之前,便在美利坚攻读博士学位,从经济环境到技术上,都远比普通人的眼界更高更宽,只是受限于知识面的局限——每个科研人员在自己的领域之外,都比普通人的了解还要片面。

    于是下意识的说过,董方就想起了自己提到的麦道公司:「你是说麦道公司不会和咱们真心合作?」

    「麦道公司想让咱们成为组装厂。」

    郑建国毫不犹豫的说出了麦道的想法,不说以他现如今的身份地位,就是通过单纯的麦道公司财报看,这家运营不善的飞机制造企业,已经被波音和空客联手挤压的走上了下坡路:「他们只是看中了咱们廉价的劳动力和优惠的税收政策,现在受制于其国内通胀和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上季度财报里已经出现了亏损。」

    「而据我了解没有提出技术转让内容部分,否则他们早就放出消息来刺激股价,当然更可能的是诱使咱们放弃这个项目,废掉上万名科研人员十几年花费几亿的成果。」

    董方端起了咖啡喝了口,眼神瞅过咖啡杯上留下的咖啡渍,接着抬起眼帘开口道:「这个消息你是从麦道知道的?」

    「是在通过媒体报道中分析出的,他们现在想搭上两国关系的东风,就像我是通过建交才有了留学的可能,这种机会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郑建国缓缓开口说道,自打个月前他想插手飞机项目,便让大约翰收集了些关于麦道的情况,也没让谁分析的拿到后看过,就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当然最重要的信息还是来自于脑海的记忆,上辈子波音和空客成为欧美在飞机制造领域的老大,这个麦道压根就没听说过。

    而几十年后连听都没听到的公司,郑建国用脚指头去想,也猜出肯定没活到几十年后,要么被收购要么破产,这就让他得出了个不论有没有技术转让的协议,现在的合作都是没什么意义的,因为他同样记得和国内合作的,就只有空客公司。

    总不能说空客收购了麦道?

    如果没有现如今的地位,郑建国也不会进而想到这个结论,现在由于他本身就因白天鹅改装,而和空客公司关系熟络,深知美利坚航空公司对空客虎视眈眈,从对协和飞机包括影响环境在内的各种抹黑栽赃,分析出麦道是绝对不可能被其收购。

    毕竟这边忙着要打击对方研发能力,哪能会让战友被对方收购了?

    极大的可能是波音出手,将麦道买下,同时按照记忆里没有波音和国内合作的报道,可以得出即便现在合作,后面也肯定会取消。

    所以基于以上结论,现在放弃这个项目便是异常可惜,甚至以郑建国的被害妄想症去看,这次合作极有可能是冲着这个项目来的。

    毕竟,在美元霸权计划中的苏维埃部分,就有给点甜头然后撂挑子的内容。

    于是到了这会儿,郑建国已经从之前要参股飞机项目,变成了现在的必须要参股进去:「正好你也知道,我手上的网点赚了不少钱,又不能换成外汇带出去,就在国内消化了。」

    董方当然知道这货不差钱,只是两人之间这是第一次谈到网点,想起私下里听到的消息,便跳过了飞机的话题:「噢,你那网点,是日进斗金,现在在搞君子兰了吗?」

    「那个已经有了泡沫的趋势,是种变相的击鼓传花游戏——」

    郑建国飞快的点出了君子兰的本质,便改口道:「关于飞机的事儿,你还有想了解的吗?」

    「没,飞机的事儿,你说的差不多了。」

    董方面现尴尬的点点头,郑建国则是跳过了这个话题,继续开口道:「君子兰的话,我感觉会导致国家资产流失和利益输送,因为那边人均生产总值也才几百块,一盆花就超过了几百块,这么高的价格,哪来的钱买卖?」

    「你感觉要出问题?」

    董方瞬间听出了重点,郑建国想了下这会儿说比不说的好,因为杨钢几人虽然已经结束,可那边还留了不少的尾巴,比如那个「报损」三千多盆的人,以后如果真被人追究起来,即便牵扯不到他身上,也会找到杨钢几人身上,甚至还可能会影响到赵远一和李东升。

    而如果说出来,后面即便找到几人,他们也会因为退出的早并未参与太深,了不得把赚到的全部吐回去,人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

    当然,郑建国这会儿说出来,也可以为之后在日本房地产泡沫上的成功,做铺垫:「是的,我感觉到时会是一地鸡毛,在资本国家里,人们手中有钱,没钱的也可以依靠个人信誉和工作进行贷款,用以进行这种投机行为,但是咱们这边就没有类似融资渠道——」

    郑建国的话没说完便停住,董方看着他没再说下去的迹象,知道这个话也就只能说到此处,加上前面的明示,缓缓起身道:「那好,主任,我就不打扰你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嗯,也祝你新年快乐。」

    猜出应该是崔新田给他说的要放假,郑建国起身目送董方离开,转身到了衣架上拿着大衣套上,便出了办公室,只是在到了路虎车旁时,发现胡国栋正站在旁边:「主任,外边现在封路了,可能得过一段时间。」

    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郑建国发现已经早上10点38了,于是瞅过院子外边的道路,想起自己有年把时间没怎么步行上过街,于是看了眼旁边安迪道:「留几个人在这里等着开车回去,咱们走路回去吧,路上注意下就行了。」

    「是,boss。」

    记起上次近乎耻辱般的偷袭,安迪发现内心竟然有些小激动,那次郑建国被偷袭刺伤,公司对当时在身边安全员,也只是扣除了全年奖金和年终奖,至于其他处分倒是半点都没有。

    只是,以安迪的自尊心是无法接受的,后面要不是郑建国和大约翰挽留他,也早就辞职走人,要么去当出租车司机,要么去当大车司机,有了这么个污点在,以后这行也是干不了的。

    至于郑建国开口留人,被捅了一刀的他当然不爽至极,众人围观的时候保镖们应该更加警觉,更何况还

    因此引发他心理自我暗示,在协和医院里面丢了好大一个人。

    郑建国之所以会开口留下几人,还在于这几个是从他组建保护伞安全公司时,便跟在他身边直到出事儿,不说忠心耿耿事无巨细,属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范畴。

    更重要的,是几人知道郑建国和所有女人的关系,他在麻省总医院实验室办公室里,和菲欧娜以及艾斯特进行深入沟通时,安迪便和博尔特轮流守在门外。

    以至于当时传出郑建国和两女的绯闻时,他还怀疑过是不是这俩货有人嘴巴太大,平时和人吹牛透露出去的。

    而在这之外,便是郑建国异常头疼的换谁来代替几人,不用说现在保护伞安全里,少于两位数的cia间谍,他的名字都可以倒过来念。

    当然,这不是说郑建国能排除安迪的cia间谍身份,而是如果换了个其他的cia间谍,那么还不如依旧用他来的好,最起码能避免这几人被辞退,向外界说些自己的八卦。

    比如,郑建国和斯宾塞的事儿,以八卦著称的泰晤士报虽然隐晦的提过几次,bbc更是在去年的赛马会开幕式上拿着两人做文章,可都基于没有重磅人物的指认而消失。

    如果,安迪或者谁出面爆料,那两人就得齐齐面对身败名裂的指责,哪怕郑建国花钱干掉他们,也弥补不回来两人的名声,甚至他还得为爆料人的安全担忧,毕竟才爆料了那么个八卦,结果横尸街头——两人可不止要身败名裂,搞不好还会吃八大两。

    同时,由于被刺地点极其特殊,影响又极其恶劣,郑建国便出于多重考量,把几人都挽留了下来,相信只要心中有点羞耻心,以后肯定会加倍效力。

    不过即便如此,郑建国从那以后,就再没踏足到天街两旁,现在回想当年被刺事件,就好似才发生在昨天一般。

    听到郑建国要步行回去,胡国栋面色大变,瞅过大门外边的道路积雪,拦他是不敢拦住的,当即转头道:「王益民,去叫刁晏斌,你们跟着送主任回去。」

    「啊,是!」

    旁边正在保卫科门口的王益民飞快站直敬礼,接着转身进了保卫科去叫人了,郑建国看到这里便没再婉拒,虽说这么多人有些嚣张,可只要自己走的快点,也应该是没什么人会看到。

    于是想到这里,郑建国带着安迪和其他五六个黑大衣外加俩绿色军大衣出了门,顺着还没化完雪的辅路向着东边步行而去。

    正直早上11点不到,辅路上行人稀少,郑建国没走多远便见手下和土拨鼠差不多,脑袋和雷达似的面现警惕之色,就感觉这幸亏路上行人稀少,如果多的话肯定会引来大堆人围观,便决定以后还是尽量少步行了。

    手下们的警惕持续到进了郑园门口辅路,郑建国在等到了门口正要把王益民和刁晏斌撵回单位,大门处奥黛丽身影出现,面现关切的开口道:「出什么事情了?」

    「你们回去吧。」

    郑建国冲着王益民和刁晏斌吩咐过,两人便从站在门框上的美丽女人脸上收回目光,飞快点过头道:「那我们走了,主任,您进去吧。」

    微微点过头,郑建国便没再搭理两人的转身迎向奥黛丽,开口道:「没事儿,就是外边在封路,车子出不了大门,我又不想在那等,就带着他们先步行回来了——」

    耳畔传来郑建国的温和声,王益民不禁又转头看了眼大门,就见那个美丽女人正把手搭在郑建国胳膊弯处,双双消失在了门口里。

    飞快收回目光,王益民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惊讶,开口道:「这个女人是谁?她的普通话说的比我还好?」

    「这个——」

    刁晏斌下意识的想说时,便醒悟到什么的面露警惕之色,回头看过紧

    闭大门以及那个硕大的郑字,开口道:「我听媳妇说主任有几个外国媳妇——」

    「几个?!」

    王益民的大脸上露出震惊模样,刁晏斌眉头瞬间挑起,再次回头看过身后大门口,发现没什么碍眼的人后拉着他便走:「这个我媳妇也是听说的,先说好传出去我是不认的——」

    「这个没问题,我保证不给别人说。」

    王益民的满脸震惊已经化作成了好奇模样,刁晏斌则是又看了看身后,直到拐了个弯才开口道:「是的,其中一个世界级的大明星,还有两个双胞胎姐妹,他们都住在一起。」

    「什么?!」

    王益民满脸的好奇再次化作了震惊,大脸上双眼圆睁道:「你媳妇听谁说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