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四百六十七章这都是什么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山城外的半夜时分,趁着月色被乌云掩盖,东城门处,一群东山武者冲了出来,与围守在这里的四湘城,扶余城,望天城的武者们打了起来。

    东城门处的打斗引来了守在南城门的方四象,他带着一群武者赶来东城门,见到东山城的武者居然敢冲出城门邀斗,赶紧又命人召来了更多的武者,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将东城门打开,冲入城中。

    东城门外,顿时打成一团乱麻,汇聚到这里的武者越来越多,大家都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最先冲入城中,多杀几个东山武者。

    就在东城门处的战圈越打越大的时候,在东山城的另一处城墙上,墙头如同鬼魅一般轻飘飘的跃下十几个人来。

    这些人一落到地上,立刻向着远处的密林中奔去,小半个时辰后,这些人聚集到了密林深处,为首的一个人沉声道:“人都到齐了,现在往柳叶城去,大家一定要记住赵杨的话,先在四个城门处放火,然后开始杀戮平民,杀得越多越好,一旦神医一脉的人分开,就全力抓捕那个姓游的,抓到以后,直接到锦江河滩汇合,再返回东山城。”

    “记住了。”其余人一起齐声喊了一声,随着领头的高西山一挥手,众人跟随在他身后不停向着柳叶城的方向飞跃而去。

    。。。。。。

    柳叶城中,前几日,于易之在红叶拍卖行中贴出了征集神医护道者的告示,自从贴出来那一天开始,就不断的有武者前来松园应征。

    不过大多数都是一些武道实力还不如明山明慎兄弟二人的武者。

    松园中,前厅里,于易之刚打发走了两个只有武神实力的武者,他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后,又让老周带上来几个武者。

    看着面前这几人,于易之皱着眉头,道:“我在告示上说了,没有武尊境界,就不要来应征,你们几位这又是何苦呢?”

    这几名武者脸上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彼此,其中一个咳嗽了一下,上前一步,陪着笑脸道:“我们确实看到了告示上说只需要武尊境以上武者,可是神医传人也需要人打打杂,跑跑内务外务什么的不是,我们兄弟几人虽说是武道不过武帝境界,可是也能帮神医大人做些杂事,不让俗务影响了神医大人参悟神医道艺。”

    于易之苦笑了两声,这几日他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武者,这几个还好一点,好歹还有武帝初境的修为,前几日,那些武圣武神都来了,前一日甚至还有几个三品四品武者来应征。

    想了一下之后,于易之终于点点头,道:“好吧,看在你们几个还算能说会道,心思活络的份上,你们几个就留下吧,不用去后院,你们守在前院就行,就住在前院的厢房里。”

    这几人原本也只是本着碰运气的心理来松园应征的,他们都看到告示上写得明明白白,只收武尊境界的武者,不过就如他们自己所说,武尊武者哪里会做跑腿打杂的活,他们来若是运气好,能够说动松园的人,让自己几人留下来做些内务外务的事,那也算是接近了神医大人,只要有了接近的机会,再加上他们几人卖力做事,总能有让神医大人留意到他们的时候。

    这下听到于易之说愿意留下他们几人后,这几个人脸上都露出来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在起先说话那人的领头下几个武帝又对着于易之行了大礼,随即几个人喜滋滋的下去,就在前院中分配起来各自守卫的位置来。

    于易之扫眼看向院中,见几人各自站立守卫的位置倒也像模像样,也不再嘱咐什么,这几人看起来也不像傻的,他们自己能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安排好就行。

    接下来的几日,松园里终于来了武尊武者应征,于易之留下了三名武尊,如同他和明致远想的一样,这三名武尊都是散修武者,平时不是隐藏在大城中,就是隐居在山林里,若不是神医一脉的名头和号召力太强,他们也不会出来为他人做事。

    尤其难得的是,这三名武尊中,还有两个武尊中阶,于易之将两名武尊中阶安排守卫在后院门口,另一名武尊初境就守在前院和后院之间的廊阁中,平日里除非有于易之,杨懿灵和明致远的许可,谁也不能进入后院。

    这些日子以来,于易之陆陆续续收了十几名武帝和三位武尊武者,也觉得这松园里不宜再进入太多人,就让红叶拍卖行将征集告示撤了下来。

    有于易之这个老家主安排松园的事宜,这些才进入松园的武者很快就融入了这里的守卫生活。

    将这松园中的一切都井井有条的安排好了之后,于易之叮嘱了管家老周几句,又回到后院明致远的小院。

    才走进院子里,就听到炼丹房中传来蓝语珺恼羞成怒的声音,“你敢耍赖?我,我让爷爷揍你。”

    随后又是明致远无可奈何的声音传来,“你这小丫头,怎么不讲道理呢,我是为了给你疗伤,所以才。。。。。。”

    “我不管,反正你看了我,你就得娶我,要不然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接着炼丹房里一阵杂乱的兵兵啷啷的声音。

    “小祖宗,这东西不能砸,要不然我拿什么给你炼制丽容丹,这个也不行。。。。。。哎,你别碰那个,那是天雪草,整个零丁大陆可能就只有这一份了。。。。。。那个也不行。。。。。。”

    于易之听着炼丹房里传来的声音,顿住了脚步,笑着摇摇头,一转身,又出了院门自己回自己院子里去了。

    炼丹房中,蓝语珺气喘吁吁的拿起这个,被明致远抢夺下来,又拿那个,还是被明致远抢夺下来,她伤势刚刚痊愈,身体并未复原,不多会儿,便把自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明致远好不容易把她安抚下来,道:“蓝大爷,你别闹了好不,你身体还没复原,再闹小心筋脉又裂开了。”

    蓝语珺坐在卧榻旁,一边喘气,一边恨恨的看着明致远,眼圈突然就红了起来,眼泪噗噗簌簌的就开始流下来。

    明致远放好了东西,见她这样子,不由得唉声叹气道:“你哭什么呢?有什么事,等你身体复原了再说不行吗?”

    “一开始说伤好了再说,现在又说身体复原了再说,你,你就是想要耍赖。。。。。。”

    小姑娘一边流泪一边说,想到伤心处,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明致远见她哭得大声,赶紧打开房门看了外面一眼,又关上房门,来到她面前,有些手足无措的道:“别哭了,让别人听见,还以为我欺负你了似的。”

    “你就是欺负我了,呜呜。。。。。。呜呜呜呜。。。。”

    “祖宗,你别哭了,我给你炼制丽容丹,比上次的还好,保证你吃了后白得像月亮,美得像芙蓉花好不?”

    “你说的,呜呜呜。。。。。。你现在就炼制。。。。。。呜呜呜。”

    蓝语珺一边慢慢止住了哭声,看着明致远,又是委屈又是无奈的恨声道:“马上就给我炼制丽容丹。”

    “好好好,我这就给你炼制,一刻不停,马上就开始。”

    明致远慌忙去药架上找齐了药材,开始裁剪,一边偷偷看了蓝语珺一眼,道:“这里还差一味黄芪精,你去找老周,让他去买些回来。”

    蓝语珺把脸上的泪水搽干后,整理了一下头发,狠狠瞪了明致远一眼,这才走出炼丹房,去前院找老周了。

    见到这个小丫头走出去后,明致远口中长出了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哎,这都是什么事啊?”

    蓝语珺走到前院吩咐了老周派人去生药铺采买黄芪精后,又回到后院,她也不回明致远的院子,直接来到了于易之的院子里,见于易之正在指点着明山和明慎修炼功法,便也没有去打扰,只是自己坐在凉亭中的石桌旁,两手撑着下巴,呆呆的发起楞来。

    于易之一边指点着明山两兄弟修炼功法,一边看着蓝语珺在凉亭中发呆的样子,过了一会儿,让这二人自己去修炼后,他也走到凉亭中,坐到了蓝语珺旁边。

    “珺儿,怎么不去炼丹房守着你的致远大哥了,跑爷爷这里来坐着发呆?”

    蓝语珺放下双手,在石桌上漫无目的的随意划着,闷闷的道:“他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娶我?是我长得太丑了吗?”

    于易之笑了一下,“谁敢说我家珺儿丑了,你要是丑,那天下就没有姑娘长得像人样儿了。”

    于易之这句话把蓝语珺逗笑了,她瞥了一眼这个老头儿,这段日子以来,她和于易之之间就像真正的爷孙俩一样。

    “爷爷,那你说,为什么致远大哥不愿意娶我?”

    于易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也有些不解,他虽说现在已经是九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年轻的时候,也是妻妾成群,他也搞不清楚,明致远为何对蓝语珺这样敬谢不敏。

    这么水灵灵的一个美貌无双的姑娘,主动表示了自己的爱慕,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

    于易之摇摇头,也不愿意说丧气话让蓝语珺心情更加不好,只好道:“你年纪还小,想来你致远大哥也不知你是不是还没有定性,只是一时冲动才想要嫁给他,这不也是怕你以后会后悔嘛。”

    “我才不是一时冲动,人家是认真的,哼,他迟早会知道的,我才不会后悔。”

    蓝语珺气哼哼的道。

    于易之忙又好言安慰她,“对,咱们珺儿才不是那种说说而已的人,你致远大哥总会明白你的心意的。”

    爷孙俩在凉亭里又说了好一阵子的话,蓝语珺这才离开于易之的院子,返回明致远那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