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55章 恶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吧嗒!

    萧长枫不知何时又拿出了自己视若珍宝的折扇,正摇摇晃晃,一听陆元昊所言顿时表情呆住,浑身僵硬,手中宝扇瞬间落地。

    “陆……陆师弟是说你此番下山为斩心魔而来?”

    萧长枫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重复的问了一句,连自己的法宝,都忘了去捡。

    其他人也同样将目光投向背着匣子的陆元昊,一时屏住了呼吸。

    “嗯……”

    陆元昊肯定的点点头。

    “呃……哈哈……”

    萧长枫再也忍不住,堂堂天道院内门弟子,竟毫无形象的捧着肚子笑弯了腰:

    “陆……陆师弟,你真有趣……哈哈……”

    萧长枫顺势捡起地上的宝扇,想假装镇定,但脸上那夸张的表情,却很难收住。

    其余几人虽不似萧长枫这般随性夸张,但脸上表情却也是一阵古怪。

    “……”

    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结果的陆元昊也不意外,只是微微低头,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事实上若不是怕引起几人的误会,他是绝对不会如实相告的。

    “不知阁下在哪位长老座下修行?”

    或许是看萧长枫的样子有失身份,那叶景天终于开口问了一句。

    只是他不以同门相称,不知是不是有意疏远?

    被他这么一问,众人也被勾起了好奇,那萧长枫总算是装模作样认真起来。

    陆元昊抬头看了自己面前那如偏偏俊公子的叶景天一眼,诚恳道:

    “出门前,师叔交代,不可借他的名讳四处招摇……还请师兄师姐见谅!”

    叶景天的本意是要陆元昊自报家门,以他第一内门弟子的身份,便能很快判断对方说话的真伪。

    岂料陆元昊竟如此回答,不仅叶景天愣住了,就连比较谨慎的郑泽楷,也不禁皱了皱眉。

    “哼!装神弄鬼!”

    见从已问不出什么,叶景天终于失去耐心,也不打算继续纠缠,甩袖冷哼准备走人。

    叶大师兄要走,众人自然要跟着。

    不过就在此时,那心思灵动的顾红钰,却连忙走到叶景天跟前,轻声跟他说了几句,闻言叶景天脚步这才顿住。

    顾红钰先是莫名看了默不作声的云瑶一眼,随后来到陆元昊跟前,冲后者嫣然一笑:

    “陆师弟切莫误会,我等因为有要事在身,景天师兄一时心急才会失言,还请陆师弟见谅!”

    顾红钰冰雪聪明,三两句便化解了己方的矛盾,说完还盈盈欠身。

    她本就生的美,加上如此姿态,换了谁都没理由怪罪。

    “无妨,顾师姐的好意元昊心领了!”

    陆元昊连忙回礼,表示自己并不生气。

    顾红钰见此笑意更甚,随后又和陆元昊介绍起其他人来。

    当提到萧长枫的时候,这家伙竟厚着脸皮主动走到陆元昊跟前拍了拍后者的手臂,狡黠一笑,道:

    “陆师弟见谅,为兄刚才是想起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时没忍住,所以才……”

    要说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这萧长枫实属第一。

    他这会儿不仅跟没事人一样,还自来熟起来,就好像自己和陆元昊是多年老友一般。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众人都没有与陆元昊提起云瑶师妹,就好像这二人本不该相识一般。

    “咦?陆师弟,你后面背的是什么,怎么跟个棺材似的?”

    眼看气氛开始缓和的时候,那萧长枫不知怎么突然绕到陆元昊身后,他见陆元昊背着的匣子,好奇之下伸手便要去摸。

    “师兄,不可!”

    陆元昊似乎预知到了什么,一直平静的脸色骤然巨变,他大喝一声,旋即迅速转身向萧长枫伸出手掌,想要阻止。

    然而,还是太迟了。

    庞大的压力毫无征兆的突然爆发,一股可怕的剑意自小巷中冲天而起。

    旋即,这剑意仿佛像生了眼睛一般,毫不客气的向着距离陆元昊最近的萧长枫冲击而去。

    空气中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就像是空间被什么撕裂了一般,小巷周围的墙壁上顷刻间出现无数道深深的裂痕。

    原本脸上还保持笑容的萧长枫,表情瞬间凝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向自己挤压而来,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之上竟传来割裂般的剧痛!

    生死关头,萧长枫本能的运转功法,一股纯正的灵力迅速护住他心脉,而他本人也在最后一刻抬起双臂格挡。

    “砰!哇……”

    却见原本站在陆元昊身边的萧长枫,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突然倒飞了出去……

    “萧师弟!”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任谁都想不到会出现变故,天道院其他人只觉心神莫名一阵悸动,连忙运转法力抵挡,却见长枫师弟深受重伤的画面。

    众人失声惊呼,与萧锦申要好的郑泽楷顾不得其他,连忙脚下生风身影连连闪动,瞬间接住受伤的萧长枫,神色凝重的查看起后者的伤势。

    “阁下好手段!真当我等好欺负吗?”

    那叶景天本就对陆元昊不喜,见此情景还以为是后者出手暗算,于是他也不再客气,抬手一招,寒光凛凛的飞剑再次出手,旋即便毫不客气的催动剑光,向陆元昊刺去。

    一直冷眼旁观的云瑶一只手已捏好剑诀就要出击,不料有人却是比她更快。

    “景天师兄不要!”

    原来是同样一头雾水的顾红钰突然惊醒,连忙拦住要动手的叶景天,神色紧张。

    那陆师弟看起来根本毫无法力,哪里是景天师兄的对手,看对方似乎来头不小,若是今日在他们手里出了意外,他日回去如何是好?

    “钰儿师妹,你做甚!此人重伤同门,这般嚣张跋扈,师兄若不出手教训他,如何替萧师弟讨还公道?”

    叶景天眼看自己马上就能让那个家伙吃苦头,却见一直仰慕自己的顾红钰竟然当众阻止自己,心中顿时怒火中烧。

    “师兄!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我们误会陆师弟了!”

    顾红钰没有退让,仍然站在叶景天身前,任由对方的长剑直指自己,一双美目看向自己的师兄,眼中隐隐泛起泪光,尽是焦急。

    顾红钰担心今日一旦发生严重后果,那么他的景天师兄很可能会因此前程尽毁。

    似乎是感受顾红钰对自己的浓浓期盼,这时的叶景天也逐渐冷静下来,虽然他脸色依然铁青,但也没有轻举妄动。

    “大师兄……不……不是陆师弟的错,是我自己大意了。”

    就在此时,受伤的萧长枫在郑泽楷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见气氛剑拔弩张他连忙出言解释。

    萧长枫脸色苍白,说话都有些费力,不过好在看起来性命无忧,兴许休息两日便能好转。

    “是我不小心碰到陆师弟身后的东西……”

    萧长枫又接过郑泽楷递过来的一颗丹药吞下,走到叶景天身边,转头复杂的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陆元昊一眼,尤其是他身后的匣子,彼时的萧长枫眼中甚至闪过一抹浓浓的恐惧……

    这时,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位陆师弟没有修为,根本不可能伤到萧长枫,很可能是他身上有什么十分厉害的法宝,萧师弟突然碰到以致法宝自行护主,所以才糟了一击。

    事实上,能替一个丝毫没有修为之人护身的法宝,天道院不是没有,但那也是极其稀罕。

    由此可见眼前这位陆师弟,来历的确不一般。

    “我等皆是勤勉修行之辈,比不得阁下重宝在身,有众多高人庇佑,道不同不相为谋,后会无期!”

    叶景天先是感激的冲顾红钰点点头,见后者面色一喜,这才脸色一变看向被众人孤立的陆元昊,冷冷甩下一句,就此离去。

    这一次,顾红钰没有再出言相劝,而是紧紧跟在了景天师兄的身后。

    “告辞!”

    受伤的萧长枫勉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冲陆元昊拱拱手,也跟着郑泽楷走了。

    场中唯一还剩下那自始至终都未曾开口的绝美女子,云瑶。

    见她螓首低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陆元昊唯有叹息一声,而就在他兴趣索然的转身准备回栖凤楼之时,却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婉转动听的熟悉声音。

    “陆元昊……”

    叫住陆元昊的,竟然是一直沉默的云瑶,而当陆元昊在听到云瑶的声音后,他的身体突然一震,脚下却是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