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九十八章 想抢我男人尽管试试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真是自不量力,又不是每个男人都是那样的,见一个喜欢一个。

    秦微蓉现在这么想,不代表以后还是这么想,人心最试探不得。

    现在云子玄和赵灵烟恩恩爱爱的,不管他们以后会如何,但至少现在他们彼此插不进任何人。

    不管他以后会不会变心,至少现在他没提过纳侧妃之类的,这主动权在云子玄手上。

    赵灵烟这个王妃处境比她艰难多了,皇家儿媳不好当,事事都要注意,名声容不得有丝毫的瑕疵。

    这男人独宠一人,就会得到一个深情痴情的夸赞,要是一个女人独宠,没有主动为她们的夫君纳妾,就会被人非议。

    说她们是红颜祸水,是妒妇,男人风流成性,流连花丛,人们只会说不风流枉为男人。

    一个浪子回头,就说是金不换,一个女人风流,那就是***,受人唾骂。

    真是不公平,好处都让男的占了。

    苏叶可不管那么多,那些名声,别人的看法她根本不在意,污蔑她的,她都会还回去。

    赵灵烟不是没有担心过云子玄会顶不住压力纳其他人入府。

    但云子玄和她保证过他只想要她一个,她从小就缺爱,多少有些不自信,碰上了云子玄她才敞开心扉。

    他为了她在背后做了不少事,她也相信他,每次太后,建安帝,皇后他们都想往他府里塞人,都被他用身体虚弱,女人太多会影响他休养为由拒绝了。

    他的两个哥哥也打着为他好的名义给他送侍女,就是为了在他府里安插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每个往他府里塞人的都有自己的打算。

    太后是怕他出意外,虽然以前她想杀过他,后来知道自己想岔了,就心存愧疚。

    云子玄对她也孝顺,她对他的疼爱也多了几分真心,怕他没人照顾,也怕他哪一天就没了,才赏那么多女人给他,就是想他留个种。

    至于建安帝完全是疼爱他,觉得他府里怎么只能有一个女人,这样委屈了他,皇家最忌讳专情。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一个深情专情的人,只独宠一个女人,在皇家可是大忌。

    男人想要站得更高,就不能被儿女情长绊住,不能有软肋。

    他送女人给他,也是为了让他能早点开枝散叶,多给他生几个孙子,毕竟是他最爱的女人给他生的儿子。

    他抓不住她,只能抓住他们的儿子,要是他真的年纪轻轻就没有了,那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云子玄身上的毒也是他的心病,他也想他尽快生孩子,好让他和越素心的血脉延续下去,这样才证明他拥有过她。

    皇后她们送人,是因为她们还是对云子玄有些忌惮,虽然表面上看他对她们造不成威胁,但他的行踪被她掌控她才能安心,她不想发生任何意外。

    看着苏叶审视的目光,眼中似有万千冰锥,秦微蓉手心不断冒汗,压力很大,不敢看她的眼睛。

    呼吸一窒,觉得喉咙被人扼住了般难受窒息。

    「这事没得商量,我不会帮你,也不会和你合作,你刚才说的话可信度有多少自个心里明白。」

    秦微蓉垂眸,眼睫轻颤,遮住了眼底的光华,诧异。

    还真敏锐,她的心思像完全暴露在太阳底下,无所遁形,这洞然一切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苏叶会拒绝,觉得只是筹码不够而已,还是可以商量的。

    她深呼一口气,咬了咬牙:「你要我怎么做才答应我的要求,我已经很有诚意了,开个条件。」

    苏叶嗤笑了一声,毫不留情的说道:「在我眼中你没有丝毫利用价值,

    想和我交易,你想岔了,请回吧,我是不会给你牵线的。」

    闻言,秦微蓉有些气愤,她一个公主,长得又美,多少人恭维她,她最会审时度势,是众多公主中混得最开的。

    和秦天昊走得最近,他也看到了她的价值,他们两个互相利用。

    这次来大历秦天昊就带她来了,他确实想让她在大历给他做内应,帮他收集消息,迷惑大历的皇子。

    秦天昊思来想去觉得把她放在云子楚身边更合适更有利,早就决定了她的归宿。

    秦微蓉也是表面答应他做棋子,她为何选择千里迢迢的来大历,背井离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那是她想摆脱秦天昊的控制,她不甘心一辈子任人摆布,要是她一直呆在秦国,在秦天昊的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肯本行不通。

    只能来大历,她才有机会摆脱他,反正天高皇帝远的,就算她身边有他安插的人又怎么样,她会慢慢的都把他们策反或者全部除掉。

    这个苏叶的态度真让人气恼,自从看到她与秦天昊针锋相对,秦天昊又非常在意她,她就在暗中调查注意她。

    她确实很有本事,与她合作对她很有利,要是能利用她就更好了。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秦微蓉也冷笑了一声,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弱势。

    「你不想我抢你好姐妹的男人,那我只好抢你男人了,那明天我就去和你们皇上说看上楚大人了,我知道你身份地位高,堪比公主,动不了你正妻的位置,不过弄个平妻来当当也行。」

    看她信心十足的样子,苏叶只觉得好笑,这还是看不清自己的处境啊!建安帝最忌惮秦国,最讨厌他们。

    既然她和楚云溪成亲是他的算计,对他很有利,他又怎么会让秦微蓉横插一脚。

    她对建安帝来说才是一颗有用的棋子,她的价值很高,她替他办事,他自然会笼络她,恩威并施。

    苏叶笑了笑,「你们秦国人还真是狂妄自大,看不清事实,尽管试试,看丢脸的是谁。

    我的男人你也敢抢真是不知死活,我苏叶的男人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别的人休想染指半分。

    你这样的我夫君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他不会看你一眼,你有什么?又凭什么以为他会喜欢你,凭美貌吗?

    我自认为容貌不比你差,我还能文能武,你呢?拿什么和我比。」

    秦微蓉:「……」

    看着如此自信的苏叶她一时说不出话来,要是别人这么说,她肯定会很不屑,觉得真是自负。

    但不知为何换成苏叶,她竟然觉得有点道理,这么霸气的话,她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女子口中听到。

    她不能被她牵制住,定了定神,「就凭你善妒,男人就该三妻四妾,他们喜欢的是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子。

    像你这种霸道蛮横的,新鲜劲一过,谁还会喜欢,我可比你温柔似水,懂得男人的心。」

    苏叶摇了摇头,一脸怜悯的看着她,反问道:「你又怎知我不能温柔似水,又怎知我不会撒娇,你又不是真正的男人,又怎知他们真正的想法。

    人和人比是比不了的,不是每一个男人都一样的,也不是每个男人都好色,喜好是一样的。」

    苏叶又咬了一口点心,想起她爹娘的相处,像打通了她的任督二脉似的。

    慢悠悠的说道:「我知道公主殿下在皇宫长大,看了不少勾心斗角,女子之间的各种争宠,看了她们使的各种手段,就以为自己学到了。

    认为自己也能掌控,拿捏男人,让他们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你有野心,也并不认为自己像其他女子一样为了一个男人

    要死要活,被他们绊住。

    这男人的心思我不敢说百分之百的了解,但我也有自己的见解,一个男人为何会被女人拿捏,那是他愿意,心甘情愿。

    谁也别妄想掌控一个人,有些事情需要经营,有些事情需要男人的自觉,看他是否控制得住自己,是否受得住诱惑。

    他喜欢你,你的胡搅蛮缠,所有的缺点在他心中都是优点,使性子他还会认为是一种情趣。

    他要是不喜欢你,你做什么都是错的,你身上什么都是缺点。

    我的夫君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不过了,你要是想勾引他尽管去试试,惹到他你会很惨哦!

    还有,我不怕别人和我抢男人,能从我手中抢走的男人,我要他有何用,我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对我忠贞不二才配拥有我的真心,要是对我不忠的,我会很干脆的把他给踹了。」

    听完苏叶的一番话,秦微蓉觉得很震撼,越发觉得她深不可测,真是好手段。

    怪不得不近女色的楚云溪对她那么好,温柔体贴,柔情似水,眼里只有她一个。

    看她说得头头是道的,秦微蓉真的以为苏叶很懂得拿捏男人,她也觉得秦天昊能上心,看上的女人又怎么会是小白花呢。

    她哪知道苏叶就是个情感小白,她自己的问题都没有搞明白呢。

    主要是她这个人会唬人,会忽悠别人,她能把一件没把握的事说得让人觉得她很有把握。

    看待别人的感情她能看得透彻,从别人之间的相处她会得出自己的结论,轮到她,她就迷糊了。

    秦微蓉真没打算和她抢男人,只是想吓唬威胁她。

    自从那天骑射比赛结束后,秦天昊又找她谈了一次话,说他改变主意了,让她不用在云子楚身上费心思了,转而让她去勾引楚云溪。

    破坏苏叶和他之间的感情,让他们夫妻之间产生隔阂,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行。

    那天的秦天昊脸上还有淤青,一看就知道被人打了,后来她才知道那是苏叶打的。

    也是从那天开始她才真正的看清了他眼底的欲望,迫切得到苏叶的那种欲望。

    在宴会上他说的那一番话,拿苏叶做筏,针对她,她以为他只是想挑拨一下他们君臣之间的关系。

    没成想挑拨是真,想得到苏叶也是真,她在心里想:「男人都是贱骨头,对他真心倒贴他的他不要,打他的他上赶着要。」

    秦天昊也是被楚云溪搂着苏叶亲吻的一幕刺激到了,娇娇软软,格外动人,真的让他想扑上去。

    秦微蓉权衡利弊后,觉得和苏叶抢男人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看到她的所作所为,听过她的事迹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