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六百五十六章 华长官您好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来人是报警中心的警督华上锋,他看到从侦听室里走出来的明致远,愣了一下道:“明市,你怎么在这?”

    明致远走上前道:“刚刚在传唤一个嫌疑人,审讯过程中小祖发现老张背地里和黑恶势力有勾结,就马上冲出来通知我们他是黑警,结果老枪气极掏枪了。

    程警官为了保护小祖,出于无奈才将老张当场击毙,这事不怪程警官,凌局回来可以让他找我。”

    “既然是明市亲身做证,那自然是没问题的,只是一会麻烦您得配合我们做一份笔录。”

    “那是自然,应该的。”明致远笑着道。

    两人交谈就在审讯室门口,审讯室的门半开着,明致远斜视的目光和过严冬冷冽的眼神隔门碰撞,过严冬微微一笑,还两指并在一起给明致远行了一个额前礼。

    “哦对了,能令明市屈尊大驾的人物是谁啊,我倒好奇想见识一下。”

    华上锋笑着伸手推开了审讯室的门,明致远手慢一步没有拦住。

    “过严冬。”

    华上锋见到过严冬的一霎笑容立时凝结在脸上。

    过严冬在椅子上站起来笑道:“华长官您好,终于见到您真人了。”

    华上锋和过严冬在‘众生银行抢劫案’时结识,当时过严冬一直和华上锋通话直到最后抓获和击毙悍匪蒋银环等人。

    华上锋打量着地上翻倒的椅子,又见嫌疑是过严冬,察觉到事情似乎和明致远说的有所出入,问道:“你怎么在这里的?外面死的警察是怎么回事?”

    明致远拦了一下道:“华督察,过严冬是凌局亲自带回来配合调查的,这里面牵扯到一些渎职的警务人员,这个,你懂的,具体细节现在还不方便透露,理解一下。”

    华上锋再次看了眼过严冬,希望在他眼中看出些什么,但对方并无半点提示,他点头道:“行,我不问别的,就问一下刚刚发生的事。

    明市,这可是在警察局里发生的命案,死者还是警察,我问一下不过分吧,也请您理解一下。”

    “理解,当然理解,那一起。”

    华上锋弯腰将椅子扶了起来,屏退其他警员,审讯室里只剩下他,明致远和过严冬。

    “说一下刚刚的经过吧过严冬。”

    过严冬指了指棚顶墙角的监控笑道:“华长官,我说的也不一定是事实,只有它才不会说谎。”

    华上锋也暗笑自己昏头,这么明显的事还得过严冬提醒,刚要找人去调监控记录,一旁的明致远按住了他肩膀。

    “因为事关警局内部安全,刚刚的审讯过程并没有开启监控。”

    “什么?”

    华上锋惊疑道:“就算不方便透露也不能关闭监控设备,这是审讯的必要程序,是对审讯过程的监督也是对审讯双方的保护,是保证司法公正的重要证据,怎么能说关就关,除非......”

    “除非警队内部真的有败类存在。”

    明致远替华上锋答了出来,他无奈笑道:“不关的话老张又怎么能跳出来,只可惜我们考虑的并不充分,没想到老张敢这么丧心病狂到当场灭口。”

    华上锋神情严肃道:“侦听室里就您一个人吗?”

    明致远看了眼过严冬,低声道:“之前凌局,李局和鞠队都在,只是后来有事先走了。”

    头转向过严冬,华上锋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过严冬做了个害怕的表情抖了抖肩:“这里鬼太多,我分不清哪个是人,哪个是鬼,等我出去了才敢说话。”

    “这屋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也害怕?”华上锋指了指自己和明致远。

    过严冬自嘲道:“天生胆小,没办法,想活命又迈不开腿就得管住嘴。”

    华上锋偷偷观察了一眼明致远的表情道:“在查明真实情况前,为了避嫌,还是请明市离开警局吧,不要和过严冬再有接触。”

    明致远眉头微皱:“华督察你这是什么意思?信不过我,你以为我能杀得了他。”

    华上锋摇头道:“值此非常时期,我谁也不相信,我不想再在警局内看到类似事件发生,所以还是保险处理的好。”

    明致远苦笑道:“华督察实不相瞒,其实我也是特意躲到这里来的,外面现在一团糟,全是说情拉关系的,你看我连手机都关了。”

    明致远掏出手机让华上锋看了一眼,果然是关机状态。

    华上锋沉吟半晌道:“凌局不在,我没有权力强制要求您离开,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你绝不能再和过严冬呆在一起,先到楼上的休息室委屈一下吧,至于过严冬,我把他安排到单独的拘禁室。”

    明致远眼含深意的瞥了眼过严冬道:“行,我没意见,凌局回来第一时间通知我,我找他有事谈。”

    着人带着明致远和几个亲随去楼上休息,华上锋叹息道:“过严冬,我知道警局里的人除了凌局你不相信任何人,我也不多说什么免得误会,总之千万不要仗着实力强大做坏事就好,跟我来吧。”

    警察局地下二层单独的秘密拘禁室里,过严冬坐在单人床上,后背靠着墙。

    他在审讯室里故意说出知道明致远是赤虎最大的祸乱源头,算是完全将自己暴露在明致远的面前,只是没想到他心狠手辣,敢直接命令手下在警局内开枪杀人。

    以过严冬的能力救下姓张的警察也不是很难,但一来他怕激怒明致远给了他直接下杀手的理由,二来那姓张的警察也不是什么好饼。

    他本身就是听命于明致远的工具,这样的人死有余辜,没弄得他身败名裂已经算便宜他了。

    “少主,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赵四合在接收器中问过严冬。

    过严冬眼中反映出‘维度视角’的线框,低头避开屋顶的监视器,森然道:“把我在警察局呆48小时的消息传出去。”

    “您的意思?”

    赵四合愣了一下。

    轻轻一笑,过严冬自信道:“让敌人的目标明确,火力集中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