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四百三十九章 崔氏待客之道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东部前线薛存孝部攻克鱼楼城之时,在东海城沈况到访崔府之际,北方蓟北关外,一直被朝廷大军拦阻于关外的慕容鲜卑部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针对于慕容鲜卑部的盯防,蓟北关守军、星月神教和楼外楼的探子都有出动过。

    不过慕容鲜卑部在关外停留已经半月有余,依旧是不退不进。逐渐地,蓟北关守军觉得慕容鲜卑部更像是在做样子给两大家族看,一来也有没法南下的理由,二来还能得到应有的报酬,两全其美。

    毕竟在蓟北关守军看来,慕容鲜卑部此行更像是在做样子,因此一来二去对他们也放松了警惕。

    慕容鲜卑部算是北方草原上比较小的部落,在之前整个北方大动.乱的时代,斡旋其中的慕容鲜卑不仅没有得到扩张甚至还因此而受挫,故而往后的这些年他们基本都臣服于周边大国,不与外界争锋。

    北魏与慕容鲜卑两部其实还有一定渊源,所以一直以来北魏念及这点渊源与之都相安无事。

    若是慕容鲜卑部被其他游牧民族袭扰,北方边关的大魏守军甚至还会帮着抵挡一二。

    不过由于慕容鲜卑部所处的地理位置,使得他们无可避免的与齐州高氏、清河崔氏的接触慢慢也多了起来。

    北魏老皇帝在位时因为年轻时已征战多年,故而晚年没了再对慕容鲜卑部出兵的打算,觉得只要他们安安分分,老皇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不过北魏的这般做法并没有换来慕容鲜卑部的感恩戴德,尤其是在新王上位之后,慕容鲜卑瞅准了北魏南北受敌的局面果断与两大家族达成了共识。

    这样做一来可以不用再年年给北魏朝贡,二来也能狐假虎威借两大家族之势震慑周边虎视眈眈的其他部族。柔然还有更北方的高句丽都会投鼠忌器,有所收敛。

    慕容鲜卑打的一手好算盘,只是他们既高看了两大家族的能力,也小觑了北魏朝廷的真正实力。

    事已至此,虽然他们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新王妄想建功立业,早已不愿再回头。

    蓟北关外,一直按兵不动的慕容鲜卑部今夜暗中有了动静。

    蓟北关距离清河崔氏控守的沧南城有三百里之遥,虽然路途遥远,但只要过了蓟北关,往后一直到沧南都再没有朝廷大规模的军队驻守。

    所以只要绕过了蓟北关,大军一路南下定能与沧南城守军安全会和。

    慕容鲜卑部如今的领军将领名曰慕容褚,依如今皇室正统来看,他算是边缘偏支一员。

    不过由于慕容褚军事能力卓著,故而颇受新王器重。

    慕容鲜卑部已经几十年没有与北魏交手了,慕容褚本人也只在一个个消息中了解过北魏的军事实力。

    前段时间,酒泉城被柔然攻克的消息慕容褚自然也知道,而这也让他对北魏真正的实力有了重新估计。

    蓟北关北魏守军数量与此次慕容褚率领的部卒相当,因为不愿在此就有正面冲突,所以慕容褚采取示敌以弱的姿态,一直一来都不曾真正出手。

    但与两大家族的约定需要执行,南下也是早晚的事。

    两大家族与他们的保证是无需他们下死力,更多的是以他们来拖延与威吓朝廷大军。

    今夜,蓟北关城头守军照例在城头之上遥看远处慕容鲜卑部的营寨,寨中灯火依旧,一切如常,所以蓟北关守军如往常一样并未多在意。

    也实在是这群人既不前进也不后退,时日一久,城头守军都以为他们就会耗在这里。

    不过慕容褚却是决定大军今晚趁着夜色向西绕过蓟北关,而后南下直奔沧南城而去。

    这般做法自然带着风险,但只要绕过了蓟北关再

    前行五十里,便能彻底摆脱危险。

    既是冒险一事,那便急不来。

    慕容褚一直等到月上中天,关外午夜温度极低,蓟北关城头没有几名士兵愿意久留,所以很快就忽视了远处的慕容鲜卑部。

    而慕容褚也意识到,机会来了。

    大军开拔,由小股先头部队在前,慕容褚领着中军大部队在中,能够携带的辎重粮草等后勤部队殿后。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所以慕容褚明白他们需要快。

    营寨被就地留在了此没有动,一些带不走的辎重则全都就地销毁。

    半个时辰后,阴云渐起将月色遮掩了一二,慕容褚不禁感叹连上天都在帮他们。

    大军向西开拔,也并没有被蓟北关守军发现。

    如此,慕容褚率领部队一夜急行军成功绕过蓟北关南下,等到蓟北关守军发现已经是几日之后的事了,而慕容褚部早已抵达沧南城。

    那时候,鱼楼城陷落的消息也传开,独孤崇命薛存孝继续领兵东进,大军直逼陈台。

    这一切自都还是后话,沈况与崔明朗见到的时候,局势还是当下的局势。

    崔明朗和沈况其实不是第一次见,但如这般只有两人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双方心里都如明镜,不过崔明朗见到沈况的时候还是露出了热情的笑脸。

    「沈兄,别来无恙啊。康竹城一别我们已有几月未见,今日在下略备酒席,我们可以边吃边聊。」

    崔明朗一边套着近乎一边朝着沈况走来,他抬手示意想带着沈况去往后院。

    到底是走过不少江湖路的,所以沈况如今应对起这些来也是游刃有余。

    沈况没有立刻与崔明朗摊牌,对方如此他也便顺着,与崔明朗一起走了。

    准备好的宴席在一处装饰素雅的厢房内,等到两人落座的时候已经有侍女陆陆续续的上菜了。

    菜色倒也简洁,算是一桌家常菜。

    等到上完菜,只有一名侍女留下伺候沈况和崔明朗喝酒。

    落座之后,崔明朗还是没有着急与沈况谈及正事,反而先介绍起了留下来的这位侍女。

    崔明朗道:「在下知道沈兄红颜知己不少,且个个都不是一般人。沈兄且看看我这新收的侍女如何,若是喜欢,便送与沈兄。」

    因为沈况一直在注意崔明朗,所以对于服侍在旁这名侍女沈况一直都没有在意。

    此刻闻言,沈况便也瞥了一眼。

    那侍女身着一身黑色衣衫,不像寻常侍女,显然是个江湖人的打扮。

    姑娘家脸颊瘦削但不少坚毅之色,看样子像是因为一些个不能言说的原因才落魄成了侍女。

    沈况望去的时候,那女子正低着头,虽然看不见眉眼,但沈况却是忽而有了种奇怪的熟悉感。

    因着好奇,所以沈况视线有所停顿,落在崔明朗眼里便是觉得沈况看上了这位女子。

    市井巷尾也有传言沈况好色的,崔明朗其实也这般以为,故而这个侍女其实是他别有用心的安排。

    寻常姑娘自然入不得沈况的法眼,而这名侍女也是崔明朗千挑万选的。

    沈况看了那侍女片刻后,崔明朗笑着道:「还不抬起头让沈公子看看。」

    那侍女闻言缓缓抬起头,只是此刻眼神多有躲闪。

    而当沈况看到那个侍女的面容时,从前的记忆迅速涌现,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他也想了起来。

    在康竹城之事结束后,沈况一个人返回途中曾经偶然间闯入过一方小世界,在小世界中他认识了同样偶然闯入,其实是想北上洛阳的穆云弗。

    当初分别

    时,沈况还曾送她一枚无字印章。

    两人的相遇极为短暂,但印象里沈况记得她是位神色清冷的姑娘,身上似乎也藏着故事。

    沈况没想到会在这般时间、这般地点再次偶遇穆云弗,不知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使得她沦落至此。

    而穆云弗在看到沈况的时候也显然认出了他,虽然时日已久彼此也都有了改变,但穆云弗依稀可以辨认。

    再见时,沈况不再如当初那般脸上略有愁容,他多了些许老成,而自己却沦为如阶下囚般。

    两人心中各有惊骇,但都不约而同没有在此认出对方。

    今夜崔明朗让自己来此的目的穆云弗清楚,她也没想到来人会是沈况。

    两人不过片刻便化解了各自脸上的意外,沈况收回视线,恢复笑脸,一切恍若没有发生过。

    沈况和穆云弗脸上一闪即逝的神色崔明朗没有注意到,不过沈况的反应却让崔明朗确定沈况是看上了穆云弗。

    不过虽是如此,崔明朗却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

    崔明朗抬手示意让穆云弗过来给两人倒酒。

    穆云弗给两人倒酒的间隙,崔明朗笑着介绍道:「沈兄,我这侍女名叫穆云弗。她之所以会来我崔氏其中缘由我就不赘述了,不过她有些武艺在身,剑法也不俗,我觉得不错就收在了麾下。」

    沈况是个武学高手崔明朗知道,在此之前崔明朗也得了家长长辈提醒,让他多提防着沈况。所以对于穆云弗的境界崔明朗刻意没有多说,他更希望沈况的视线在穆云弗这个人身上。

    穆云弗给沈况和崔明朗各自倒了一杯酒,崔明朗随即抬起酒杯道:「沈公子,在下就先敬你一杯。」

    沈况闻言也端起酒杯,崔明朗则先沈况一步一饮而尽,似乎是怕沈况以为酒里有毒。

    沈况随即也同样满饮了此杯。

    服饰一旁的穆云弗见状便又上前给两人斟满。

    一杯酒下肚,该有的客套也至此,故而沈况径直道:「崔公子,既请我来,咱们也就开门见山,这般俗礼你不喜欢,我亦是厌恶,不必这般恶心自己。」

    崔明朗闻言淡淡一笑,沈况说的没错,确实没必要恶心自己。

    崔明朗笑道:「既然沈公子这么说,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那两位姑娘如今在崔府待的安全,沈公子大可不必担心。我们两大家族如今的境况沈公子你也明白,如是泥菩萨过江,前有朝廷,后有楼外楼和星月神教,我们在夹缝中求生,属实不容易。当然,我们既然反叛这也就是我们该承受的,怪不得别人。」

    一句说完,崔明朗心中似有压抑,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沈况闻言道:「崔公子也知道,在下不过一介江湖人,没有本事救你们于水火。」

    沈况说完,崔明朗笑道:「道理在下明白,这般无礼的要求我也不会提。我只希望沈公子可以答应在下一个要求。」

    崔明朗有此话,沈况和韩仲景都有预料,说到底他们的目的不过利益二字。

    崔明朗说完沈况没有给出答案却是反问道,「我师叔最疼爱的就是时雨和湘儿,崔公子可知道做了这件事的后果?」.z.br>

    沈况言语平淡,但依稀有一丝威胁的意味在其中。

    崔明朗自然知会其中意思,但他只是笑了笑,全然不在意。

    「沈兄,这般决定也不是我一人之言。我名义上虽是崔氏大公子,但又真有几分话语权呢?沈兄,咱们先喝着。」

    不过一言又搪塞过去沈况的问题,当然答案崔明朗也给了。

    沈况闻之淡然一笑,既然知道后果还敢这么做那就是有恃无恐了。

    「什么要求崔公子不妨一并说了。」沈况道。

    崔明朗闻言,先是示意穆云弗继续给沈况倒酒。

    片刻后,他才不急不缓地道:「事情我们就先往后放一放,沈公子既然登门我们不妨先吃好喝好,否则外人会说我崔氏待客不周的。」

    一边说着,崔明朗又示意穆云弗靠的更近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