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447:郁廷之:我大虚特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千先生是什么人?

    u国公爵。

    连他都只能坐在拍卖会的外场,由此可见,当天在拍卖会现场的人是何等大佬。

    不止方明慧。

    就连郁志宏和郁老爷子都非常惊讶,嘴巴张成‘o’型。

    谁也没想到,这两颗海螺珠居然是被闲庭先生拍走的。

    好半晌。

    郁志宏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千先生,“千大哥,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千先生的意思是郁廷之很有可能就是闲庭先生。

    可......

    这也太梦幻了。

    千先生一脸认真的道:“你知道的,我从不开玩笑。”

    说到这里,千先生又道:“而且,我也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说出来我也不怕丢了面子,当天我想拍下这两颗海螺珠,但我连举牌的机会都没有。”

    千先生当时对这两颗海螺珠是势在必得。

    无论话多少钱,他都会买下来。

    哪曾想,坐在外场的他竟然连举牌的机会都没有。

    最后这两颗海螺珠直接就被闲庭先生拍走了。

    成交价。

    三亿。

    三亿只是海螺珠本身的价格而已。

    如果买家不是闲庭先生的话,在三亿的价格上,最起码还要翻上还几倍。

    连举牌的机会都没有?

    千先生这话音一落。

    空气中很是很近,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说话。

    还是方明慧打破了这一片沉默,“千大哥,那您的意思是我们廷之很有可能会就是闲庭先生?”

    “对。”千先生点点头,“虽然这件事听上去是挺玄幻的,但应该就是这样的。”

    应该?

    什么叫应该?

    郑月蓉看向杨子萱,压低声音,“大嫂,你觉得有可能吗?”

    如果郁廷之真是闲庭先生的话,那他们之前都干了什么蠢事啊?

    闲庭先生本跟他们是同吃同住的一家人。

    可他们却强行要求两个老的分家,并且撂下狠话,要跟郁廷之断绝关系,无论郁廷之以后有什么成就,都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思及此。

    郑月蓉身上一片寒凉。

    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

    郑月蓉咽了咽喉咙。

    闻言,杨子萱眯了眯眼睛,她倒是一点都不怕。

    就郁廷之那种废物,怎么可能是闲庭先生?

    做梦!

    须臾,杨子萱轻哼一声,眼底全是讽刺的神色,压低声音反问道:“你还没看出来吗?”

    “看出来什么?”郑月蓉好奇的问道。

    杨子萱接着道:“很明显,这就是他们联同千先生在我们面前演的一出戏。你仔细想想,如果那个废物真是闲庭先生的话,都这么多年了,我们郁家至于还是这个光景吗?如果他真是闲庭先生的话,宋宝仪还会跟他退婚吗?”

    说来也是讽刺。

    明明都是一家人,可公婆却偏心着小儿子,现在不惜伙同外人一起来欺骗他们。

    找遍整个天下,恐怕也没有这样的父母。

    郑月蓉微微蹙眉,“可他们为什么要在我们面前演戏呢?”

    杨子萱无语的看了眼郑月蓉,“月蓉啊,不是我说,平时看你也挺聪明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他们为什么要在我们面前演戏,原因很简单啊!因为老东西想把金矿都留给那个废物啊!”

    “你想想,如果那个废物真是闲庭先生的话,就算老东西真把金矿给他的话,那我们敢说话什么?我们不仅什么都不敢说,反而还会后悔的不行,后悔把那个废物赶出去,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如果郁廷之真是闲庭先生的话,那他们肯定会后悔!

    毕竟那可是高高在上的闲庭先生,如果他们继续与闲庭先生同住的话,将来也会获得无限荣耀。

    他们把郁廷之赶了出去,也相当于把后半生的所有财富与地位全部都赶了出去。

    可郁廷之是闲庭先生吗?

    根本不可能!

    废物始终都只能是个废物。

    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闻言,郑月蓉瞬间恍然大悟,看向杨子萱,“大嫂你真是太聪明了!他们打的肯定是这个主意!”

    她真是太傻了,竟然会相信这么拙劣的谎言。

    须臾,郑月蓉又道:“只是,千先生和千太太怎么会配合他们演戏呢?”

    千先生的社会地位极高。

    别说在华国。

    就连在国际上也是站得住脚的。

    杨子萱笑着道:“虽然千先生和千太太都是大人物,可耐不住他们感情好啊!这感情牌往外一打,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杨子萱把这一切都看得透透的。

    郑月蓉点点头。

    这时,千先生又接着开口,“就算廷之不是闲庭先生,但能从闲庭先生那里拿到两颗海螺珠,也代表,他不是什么普通人。”

    闲庭先生哪是什么人都能接触的?

    能跟闲庭先生交好的人。

    都是顶级大佬。

    随便拎一个出来,就能轰动国际。

    郁志宏咽了咽喉咙,他刚想说些什么,郁老爷子拄着拐杖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向千先生,“那这么说的话,我们廷之之前都是在藏拙是吗?”

    除了藏拙。

    郁老爷子想不到其他的。

    千先生微微点头,“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很有可能是这样。”

    郁志宏接着道:“我突然想起来,廷之之前就告诉我,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闲庭先生。”

    听到这句话,杨子萱差点笑出声。

    她这个公公还真敢说。

    真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配和闲庭先生相提并论的吗?

    也不怕人笑话。

    万月珠不着痕迹的蹙眉,她接着开口,“闲庭先生十二年前一战成名,按照这个时间推算的话,廷之在十六岁那年就......”

    剩下的话,已经不言而喻。

    他们这些人都是看着郁廷之长大的。

    不可否认。

    那个时候的郁廷之是很优秀。

    几乎每天都能出现在新闻页面,还被人称为奇才。

    可天才是会陨落的。

    十六岁的郁廷之就是废物一个。

    彼时的他,高中都没考上,整天在职业技校混日子。

    真的很难把十六岁的郁廷之跟闲庭先生这样的人联系在一起。

    违和感太强。

    万月珠此言一出,几人又是一愣。

    是啊。

    一个整日颓废,中考考了两位数的人,怎么可能是闲庭先生呢?

    这太滑稽了!

    杨子萱在这个时候开口,她的脸上带着笑意,就这么看着万月珠,“千太太,咱们不总是说奇迹吗?既然种种迹象都说明我们家老三是闲庭先生,那他很有可能就是闲庭先生!也许真的有奇迹呢?”

    杨子萱一语双关。

    如果奇迹那么容易就发生的话......

    那奇迹就不是奇迹了!

    郑月蓉瞬间秒懂杨子萱这话里的意思,也跟着附和道:“大嫂说的对,也许真的有奇迹发生呢?爸妈,爷爷,我和大嫂在这里提前恭喜你们!”

    杨子萱笑着道:“我就说嘛,咱们老三从小就是天才,这天才怎么能说变废物就变成废物呢!这不,以后闲庭先生谁高攀的起啊?”

    见此,方明慧不着痕迹地蹙眉。

    两个儿媳妇这副姿态实在是太难看了,不管怎么说,郁廷之都是他们的弟弟,当着千先生和千先生的面,她们就这么说话!

    也不怕人笑话。

    千先生知道郁家这两个儿媳妇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看了两人一眼,而后将目光转至方明慧和郁志宏身上,“无论廷之是谁,他们你们一脉相承的儿子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其实咱们做父母的,根本就不期待儿女能有多大的出息,咱们只希望他们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好!”

    “廷之现在也挺好的,他已经顺利的跟宋小姐定了婚。说起来,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宋小姐呢!上次订婚,我也没能来。”

    说起这件事,万月珠觉得有些遗憾。

    都说宋婳是稍有的奇女子,不仅成功完成复明者计划,还抑制了丧尸病毒的爆发,是人类历史上的大功臣。

    她真想见见这位奇女子的庐山真面目。

    提及宋婳,方明慧脸上全是笑容,接着道:“嫂子,我跟你说,婳婳可真是少有的好孩子,长得好看不说,脾气也好......”每次只要一提到宋婳,方明慧就根本停不下来,恨不得把宋婳全身上下都夸上一遍。

    杨子萱最见不得方明慧这个样子。

    方明慧真以为宋婳会跟郁廷之这么个废物吗?

    人家耍着他们玩呢!

    宋婳是什么人?

    郁廷之又算个什么东西?

    说到这里,方明慧顿了顿,“可惜婳婳这段时间没时间,要不然,我就让她来咱们这儿玩一趟。”

    让宋婳来这里?

    听到这话,杨子萱本就写满嘲讽的脸上,此时更是差点笑出声。

    方明慧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她以为她是谁?

    她让宋婳来,宋婳就来?

    毫无自知之明。

    万月珠接着问道:“宋小姐现在还在p国吗?”

    方明慧摇摇头,“现在不在,婳婳现在在p国,听说有个什么埃博拉病毒需要她去处理。”

    万月珠接着道:“埃博拉病毒好像是会传染的,如果宋小姐在一线的话,可一定要让她小心点。”

    方明慧轻叹一声,“这孩子什么事都冲在最前面,我也担心。”

    她知道埃博拉病毒的严重性。

    可宋婳坚持要去,她也只能尊重宋婳的意见。

    万月珠笑着道:“不过宋小姐在这方面是最专业的,你也不需要太担心了。”

    “嗯。”

    方明慧接着又道:“嫂子,要不您和千大哥在这里多玩一段时间,等婳婳忙完手里的事情,肯定会来的。”

    万月珠犹豫了下,“如果情况允许的话,那我就跟杰尔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说不定到时候还能碰到宋小姐。”

    她是挺想见见宋婳。

    万月珠更想知道,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子。

    能有那么高的成就,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方明慧笑着道:“那感情好呀,咱们可以多在岛上走走,玩一玩。”

    万月珠点点头。

    杨子萱看着两人,眯了眯眼睛,而后接着道:“千先生千太太,爷爷,爸妈,我下午还约了人,先走了。”

    吹牛的话,她是半点也听不下去了。

    宋婳会来度假岛看郁老爷子?

    这怎么可能!

    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郁老爷子点点头,“嗯,你去忙吧。”

    看到杨子萱离开,郑月蓉立即跟着站起来,笑着道:“千先生千太太,爷爷,爸妈,那我也先走了。”

    “去吧。”

    郁老爷子什么话都没说,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是有些看不上这两个孙媳妇的。

    这两人,吃相难看!

    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两个儿媳妇走后,方明慧走到万月珠身边,熟络的挽住她的手,“嫂子,我陪你去附近走走。他们老爷们说话,我们也插不上嘴。

    万月珠也正有此意,现在听到方明慧这么说,她立即笑着道:“好啊。”

    两人往门外走去。

    这个度假岛很漂亮,可以用一步一景来形容。

    岛分成两个部分。

    西北边已经被完全开发了出来,商业化非常严重,来往的也都是游客。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度假岛的东南边,这里已经被郁老爷子买了下来,游客是不能随便进出的。

    两人边走边聊。

    因为彼此都认识很久了,加上又比较投缘,所以几乎是无话不谈。

    万月珠看着方明慧手腕上的镯子,笑着道:“你这个镯子真好看!多少钱入的?”

    “好看吧?cg家的最新款,是婳婳送我的。”方明慧一脸傲娇的道。

    每次提及宋婳的时候,方明慧的眼底多少是有点傲娇的神色。

    万月珠有些惊讶的道:“是宋小姐?”

    “对啊。”方明慧点点头。

    万月珠好奇的道:“我看你跟宋小姐相处得还挺好的。”

    “是啊,我跟婳婳处的就像亲生母女一样呢!”

    闻言,万月珠就更加惊讶了。

    她知道方明慧不是那种吹牛的人。

    她原本认为以宋婳的成就,她肯定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对方明慧这个未来婆婆很是满意。

    要不然,宋婳绝对不会主动送方明慧礼物。

    都说婆媳关系最难处理,她本以为宋婳跟方明慧的关系更难处理,没想到,两人竟然能相处得如此和谐。

    说着,方明慧就从手机里调出与宋婳的自拍照给万月珠看,“嫂子你快看,这就是婳婳,怎么样,长得好看不?”

    “好看。”万月珠点点头。

    只见,手机屏幕上的女孩,明眸皓齿,国色倾城,让人恨不得将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词汇都搬到她身上。

    但万月珠转念一想,现在科技那么发达,美颜功能也很强大,说不定这女孩子是美颜的呢?

    照骗这种事情放在现在也不稀奇。

    但这种猜想万月珠自然是不能当着方明慧的面说出来的,不管怎么说,宋婳都是方明慧心里最得意的未来儿媳妇。

    方明慧接着道:“也是我们老郁家的祖坟冒青烟了,要不然,廷之可找不到这么好的媳妇儿!”

    万月珠笑着道:“你们郁家的祖坟确实是冒青烟了!”

    对方可是宋婳。

    有各项成就的宋婳。

    方明慧看向万月珠,接着道:“其实我有时候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怎么这么大的好事,就让我们廷之捡到了呢?”

    “说明你家廷之有这个富贵命啊。”万月珠道。

    别说方明慧不敢置信。

    就连她都觉得这件事很不可思议。

    那可是宋婳啊!

    方明慧又道:“我有时候就在想,如果我们家廷之真的是闲庭先生就好了。”

    这样他就能给宋婳更好的东西了。

    虽然宋婳现在什么都不缺,可郁廷之给的总归是不一样的。

    万月珠笑着道:“说不定你家廷之真的是呢?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的。

    “可能吗?”方明慧看着万月珠问道。

    万月珠淡淡一笑,“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说到这里,万月珠接着又道:“而且,这件事确实挺奇怪的,明明是闲庭先生亲手拍走的东西,怎么就到了你家廷之手里了呢?”

    但郁廷之的年龄与闲庭先生的成就又匹配不上。

    方明慧轻叹一声,“算了算了,我现在也不想那么多了,只希望廷之跟婳婳好好的就行。”

    人要知足常乐。

    千先生说得对。

    无论郁廷之是不是闲庭先生,有一个事实永远都改变不了。

    那便是郁廷之永远都是他们的儿子。

    万月珠点点头,“你说得对,咱们做父母的,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孩子们能各自找到自己的归属和幸福。”

    方明慧微笑着转头,“说了这么多我的家世,你呢?珍妮弗现在怎么样?”

    提及女儿,万月珠很是无奈,“这孩子我也管不到她,她爸爸你也知道,性格开明的很。可能,这就是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区别吧!”

    “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方明慧楞了下,一时间有些没搞清楚万月珠话里的意思。

    万月珠轻叹一声,“咱俩都不是外人,我就实话告诉你吧!珍妮弗最近正在准备做手术。”

    “她生病了吗?”方明慧很是惊讶,“严不严重?没事吧?”

    万月珠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接着道:“这孩子是跨性别者。”

    跨性别者?

    这个词汇方明慧在新闻中见过。

    但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听说这种事情。

    方明慧楞了下,接着道:“你的意思是她要做变性手术?”

    虽然万月珠也很难面对这个现实,但她不得不面对,“嗯,所以我才决定跟杰尔出来度假。”

    女儿心意已决,她不能阻止。

    眼不见心不烦。

    她就跟丈夫躲了出来。

    方明慧微微蹙眉,“可孩子做手术这么大的事情,你身为母亲怎么能不在身边呢?我之前看过这方面的报道,说这种手术风险还蛮大的,并且术后要在床上躺一个星期左右。”

    说到这里,方明慧挽住万月珠的胳膊,“嫂子,同样身为母亲,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珍妮佛既然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就代表,该做的事情你都做了,你实在是无法挽回她的想法了!与其跟孩子置气,还不如支持孩子,给她加油打气,让她勇敢的面对手术台。”

    “你可能会觉得我想的太轻松了,但有时候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嫂子,现在局面已经无法逆转,如果你再让珍妮弗对你产生什么意见的话,那不是适得其反了吗?”

    万月珠深吸一口气,“你说我都明白,可我就是无法面对自己辛辛苦苦养大二十年的女儿,突然有一天变成了男孩子!难道是我的教育方式有问题?可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自从珍妮弗出生以后,我怕她会缺少父爱母爱,我和杰尔就算再忙,我们都会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来陪她聊天,跟她玩游戏,跟她互动倾听她的心声,而我们的感情也一直都非常好。她怎么就......”

    可能只有为人父母才能明白这种感受。

    不提这件事还好,现在只要一提到这件事,万月珠就难受得想哭。

    方明慧伸手抱住万月珠,安慰道:“嫂子,这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自责。据我了解,跨性别者与成长经历没有关系,这是一种天生的性别意识,所谓女生男相,珍妮弗可能一出生就不认同自己的性别,否则也不会义无反顾的去做手术。”

    须臾,方明慧接着道:“珍妮弗什么时候手术?”

    “周五。”万月珠回答。

    “那我周四跟你一起回去,陪珍妮弗一起进手术室。听我的,这种时候你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更不要给孩子留下遗憾。”

    有些遗憾一旦留下,便终生都无法弥补。

    闻言,万月珠抬头看向方明慧,“明慧,你真的愿意跟我一起去医院?”

    “嗯。”方明慧微微点头。

    万月珠咽了咽喉咙,“可你一点都不觉得这种事情很丢人吗?”

    方明慧直接笑出声,“这都什么年代了,再说,跨性别者又不是珍妮弗一个,我看你就是当局者迷!来,咱们俩现在就订票,周四就出发!”

    被方明慧这么一说,万月珠心里好受了不少。

    --

    f洲。

    林塔部落。

    宋婳一进实验室就是整整两天,吃喝全部在实验室里。

    这两天,她统共加在一起,睡了不到三个小时。

    不过,虽然两天没睡,宋婳的精神状态却挺不错的,清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疲惫的神色,她一推开门,就看到了跪在榴莲上的郁廷之。

    怕他家领导生气。

    郁廷之可不敢偷懒,除了正常吃饭上厕所之外,他都是跪在榴莲上的,就连睡觉他也只是打个盹而已。

    看到郁廷之,宋婳一愣,“你还真跪榴莲啦?”

    她是有些惊讶的。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郁廷之还当真了。

    郁廷之就这么抬头看着宋婳,“领导,我都跪两天了。”

    “活该。”宋婳微微挑眉。

    毕竟差点亲手炸死自己的亲未婚妻。

    这话郁廷之无法反驳,接着道:“那领导我现在可以起来了吗?”

    “起来吧。”宋婳道。

    郁廷之支起一只腿,从地上站起来,可能是长期跪地腿部供血不足的原因,导致他眼前一黑,直接往前栽去。

    见状,宋婳眼疾手快的上前一步扶住他,“没事吧。”

    “没事。,就是腿很疼,头很晕,感觉自己站不起来了。”郁廷之整个人都靠在宋婳身上,有气无力的。

    见他这样,宋婳有些紧张。

    这人本身就有腿疾,该不会是腿疾发作了吧?

    思及此,宋婳立即抓着他的手腕,凝神听脉。

    还好。

    不是旧疾的原因。

    他的身体一切正常,并无任何问题,差点摔倒应该就是腿部供血不足。

    宋婳松了口气,松开他的手,挑眉道:“,你身体太虚了,该补补了。”

    “虚?”郁廷之又有被这句话刺激到,瞬间站直身体。

    他怎么可能会虚?

    见他这样,宋婳瞬间意识到,他刚刚是装的,美眸微眯,“是的,郁先生,你非常虚大虚特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