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25章 攻城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虎,我念在你镇西多年,战功屡屡的份上,给你一个伏罪的机会,只要你交出赢家之子,出城投降,本太子会把虎牢关的将士分散各地,

    “继续镇守边关,我也可以留你一条性命,前提是你要昭示天下,亲口承认赢无殇当年的罪行”,

    太子目视城楼,一字一句的道,

    白虎眉头紧锁,眼中透着难以掩饰的愤慨,

    “赢将军庶土保边,护一方百姓安宁,西境百姓心中,他是守护神一般的存在,你要我承认他什么罪行”,

    白虎愤慨万千,看着后者义正言辞的道,

    当年的事情太子清楚,但为了皇室的威严,赢无殇注定要背上谋反的罪名,太子眼神眯起,不露声色的道,

    “白虎,你是铁了心要造反吗”,

    后者仰天长叹,看着风卷残云楠楠道,

    “人不犯我,我何以战,官不逼民,民何以反,我赢家军一心为民,但也绝不会为紫薇李氏效力”,

    白虎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战场上却尤为清晰,

    “叔父,要不然你还是把我交出去吧”,

    凌仓忍不住踏前一步,事到如今他还是想劝慰白虎,一旦开战便是尸山血海,枯骨成堆,他不想看到这样的惨状在自己的眼前发生,

    白虎收回目光,头也不回的对后者回话道

    “赢仓,我早就说过,这场战争早已注定,无可避免,你无需有任何的心里负担,不信你问问曾经追随过你父亲的兄弟,问问他们是否还愿意为这个昏庸无道的朝廷效力”,

    凌仓下意识的回头,纠结的目光落在身后一众旧部统领身上,无人开口说话,但每个人脸上的绝然坚毅都表明了他们无心为朝廷效力的态度,

    当年赢府上下满门屠戮,一心守土保边的赢家军旧部被朝廷遣散,西境告危之时他们受朝廷之命再次出山,

    可现在,王朝大军却兵临城下,想要取他们性命,恩人赢无殇的惨死便让他们悲愤万千,朝廷出尔反尔更是让赢家军旧部统领寒了心,

    他们与朝廷之间积怨已久,又怎可能还想继续为皇室效力,

    凌仓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白虎的抉择究竟是对是错,

    在二人对话的空档,太子注意到了赢仓的存在,尽管后者身披甲胄,从着装上与其他的赢家军统领看不出什么区别,

    但从后者的年龄,以及与白虎说话的时机来看,他就是帝王通缉了整整16年的赢家之子无疑了,

    太子面露思索神色,眼神落在赢家军阵营中并不起眼的凌仓身上,

    “年纪轻轻,却又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围剿中化险为夷,佛门与二路追上部队都在这个比他们弱小数倍的人身上陨落,这究竟是天意,还是命运使然”,

    罗觞眉头皱起,注意力同样被这个听过无数次的赢家之子吸引,

    “殿下,对于此人万万不可再大意,他是华山剑灵的弟子,镇西大将赢无殇的遗孤,这二人可都是我华夏的绝世强者,

    我们的人之前就是因为太过大意,才让他屡屡逃脱,发展到如今到了不得不发动战争来解决的地步,如果这一次再出意外,以后不知道还会生出什么祸乱”,

    太子眼神深邃,看着前方楠楠道,

    “如今的局面,难道真的是因为大意吗,从大内高手到二路追杀部队,不是大意轻敌所造成的悲剧,帝王的担忧也绝不是空穴来风”,

    太子语气空灵,像是与别人说话,又像是自语,

    “佛说,天有天道,因果轮回,难道16年前的宿怨如今真的要在赢家之子身上应验了吗”,

    太子一时间陷入了沉默,罗觞自然没有理解太子这一番话背后的含义,太子长久静默后,他忍不住上前一步请示道,

    “殿下,我看白虎是不可能投降了,我们攻城吧”,

    太子从思绪中回到了现实,缓缓转头看向后者

    “罗将军,全力攻城,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必须要把赢家军葬送在此,最重要的,这一战,必须要擒杀赢家之子,绝不能让他逃脱,绝不能”,

    罗觞下意识的一怔,他追随太子多年,从未见过太子如此复杂的眼神,他的眼神阴冷无比,阴冷中竟夹杂之一丝胆寒,

    罗觞不明白太子为何会流漏出如此神情,当下也是赶忙抱拳道,

    “是,是,属下明白”,

    说罢拔剑出鞘,策马到旗手统领面前沉声说道,

    “太子有令,即刻攻城”,

    旗手得到将令,当即在阵台上发出指示,

    随着罗觞剑锋所指,5000名攻城兵作为先锋对虎牢关发起了第一轮进攻,下一秒,寂静的战场上顿时马蹄震地,黄沙卷起,

    黑压压的攻城士兵手持利器,抬架云梯,喊杀声震颤苍穹,

    看着敌军充满威势的进攻仿佛黑云压境,白虎的脸上波澜不惊,临危不乱,他并未下达反击指令,甚至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白虎没有发布命令,赢家军的其他统领士兵便不动如山,没有一个人在敌军不断逼近的情况亮出兵器,就好像敌人的攻城部队压根就不存在一般,

    敌军的战马越来越近,云梯已经快要架上城墙,凌仓心里不由焦急,他忍不住想要出言提醒,让白虎下令反击,

    但战争爆发时的紧张气氛,压抑的他说不出一句话,白虎依旧蔚然不动,眼神死死的盯着不断逼近的黑甲大军,

    待第一匹战马跨过虎牢城外50米的枯树之时,白虎的眼神陡然冷厉,裂天戟落下,放箭的浑厚指令在将台上下达,

    下一秒,站在城墙最前列的弓箭手当即弯弓搭箭,密集的箭矢如暴雨般倾斜而下,

    冲在最前列的攻城士兵应声落地,人仰马翻,普通弓箭在50米范围内的杀伤力无疑是最大的,50米开外,虽然也可延阻进攻,但难以形成威势,

    这也是为什么白虎要以跨过城外50米枯树作为放箭指令,但作为将领,下达这个决定需要极强的定力,否则,看着敌军逼近,却不做出反击,

    一般人根本无法适从如此强大的威压,甚至会自乱阵脚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