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77章 少侠倒霉未婚妻(18)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上官心慈看来,肯定是李煜这淫贼偷偷进了她屋内,毕竟上次她给李煜送东西时,差点被这淫贼祸祸了!

    “爹,这淫贼着实可恨!他该死一万遍!”

    上官心慈咬牙切齿,眼睛比兔子还红,其中的恨意滔天。

    可惜李煜这狗贼已经身死,  不能为自己辩解,表明自己是被人打晕后扔到她榻上的。

    上官庄主看向一直没说话的楚七七,“你又是怎么回事?”

    楚七七神色苍白的握紧拳头,“是有人害我,我在半昏半醒时听到了她的声音,那人应当是谢临风身边的侍女朱筱竹。”

    上官心慈大吃一惊,  如果楚七七是被人害的,那她呢?是不是也是被人害成这般模样的!

    “庄主,  我们在暗处捉到一个女人,今日宾客中,并没有此人。”

    上官庄主一挥手,让手下把人带上来。

    被押上来的人正是朱筱竹。

    楚七七上去就扇了她一巴掌,“是你害我!你当初就没安好心,将烈情散给我,就是等这一天吧!”

    “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害我!我知道了,是梁秋月,你是为她办事,想害死我!”

    楚七七今日受此奇耻大辱,恨不得啖朱筱竹的肉,喝她的血,张牙舞爪的恨不能将其大卸八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烈情散是她给楚七七的,但今日发生了什么事她还不知道,但见这情形,她说什么也不能和今天的事产生关系。

    上官庄主拧眉:“南疆禁药烈情散?”

    他挥挥手,  让手下人去找铸剑山庄里的大夫。

    “你既然不是被邀请而来,  为何会擅自闯入紫薇园?”

    朱筱竹说:“我是跟着我家公子来的。今日他不让我跟着,我就只能偷偷的跟着。”

    “也就是说,你今日做了什么,没做什么,都没人给你证明。”

    上官庄主挥手让人将楚七七和朱筱竹都带了下去。

    他算是看明白了,今天这事,和他女儿脱不了关系。

    “你老老实实的说,你今日做了什么?”

    上官心慈和上官庄主父女情深,上官心慈把自己今日的盘算全说了。

    本来按照她的计划,梁秋月和李煜事发后,她今日请来的宾客便成为了捉奸之人,见证二人的苟且。

    李煜刚和她有了婚约,就和别人搞在一起,她可以顺理成章的提出解除婚约。

    再者,梁秋月身为谢临风的未婚妻,和李煜有染后,谢临风还会要她吗?

    上官心慈自然是事无巨细的把前前后后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包括在街上被乞儿拦住的事。

    上官庄主何等聪明,当即心中有了猜测。

    楚七七被带出来后,他便直接开口问烈情散是不是出自她手,  是不是她想借刀杀人,  利用了上官心慈。

    楚七七先前因情绪激动失言过一回,  这会倒是不承认了。

    上官庄主干脆直接又让人将她带了下去。

    “我爹是沧浪宗掌门,我不是你们铸剑山庄的囚犯,你们没资格关押我!”

    上官庄主哪会被她唬住,冷着脸说:“我会去信给你父亲,他不日就会赶来。楚姑娘还是担心担心宁王府知晓了,你沧浪宗能不能保住你,你会有什么下场吧。”

    楚七七脸色一变。

    事发突然,她都没完全缓过来,现在经上官庄主一说,她哪能镇定下来。

    李煜是宁王的儿子,宁王若是知晓李煜死在了二人手上,两人能讨得什么好?

    上官心慈怕啊,“爹,怎么办?我不想死!”

    上官庄主沉沉叹了一口气,“为今之计,也只有一条路了。”

    “中原虽安稳,但以后铸剑山庄怕是不会安稳了,我们在北戎也有产业,今日天黑后,我便安排你离开,去北戎。”

    “我儿别怕,待我处理完山庄事宜,便会去找你。”

    上官庄主很快就下了决定,以后带着女儿去北戎生活。

    铸剑山庄的基业虽大,但钱财哪有女儿重要。

    他心里这么盘算着,又加派了人手将紫薇园把手的密不透风,就怕李煜身亡的消息传了出去。

    然而,梁秋月早在昨夜,就已经让人把李煜身亡的消息安排出去了。

    昨个夜里,就算楚七七和上官心慈没能弄死李煜,她也要补刀弄死这人间败类的。

    “铸剑山庄什么意思,我们是你们请来的客人,不是你们的囚犯,你们有什么资格把我们看在这里!”

    众多宾客已经被关在茶室里一夜加一个上午了。

    本来因为出了事,大家还能体谅配合,但这么久过去,再好的耐心也没了。

    铸剑山庄的人冷冷的说道:“小宁王身死,再座的都有嫌疑。”

    这么一说,大家都愤怒了。

    “你们铸剑山庄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往客人头上扣屎盆子。”

    “梁姑娘,铸剑山庄欺人太甚,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

    梁秋月点点头,“确实如此。”

    梁秋月身为这里的一流高手,带头带众人闯了出去。

    铸剑山庄看守他们的人手底下都有些真功夫,但也被打的七零八落的。

    上官庄主闻讯赶来,见此场面,皱了皱眉。

    这群人确实麻烦,但时间已经拖的差不多。

    宁王府离铸剑山庄,需要一天一夜的路程,如今就算这群人把消息传了出去,宁王来后,他的女儿也已经走远了。

    但他做事情,力求稳妥。

    他做出一副歉意的表情对众人说道:“我忙了到现在,倒是把诸位给忘了,还请诸位见谅。”

    “上官庄主贵人多忘事,我等哪敢生气!”

    一少侠嘲讽的说道。

    上官庄主跟没听到似的:“诸位需得证明昨晚没有做案的时间。”

    梁秋月问:“庄主是否该将昨晚的事情公诸于众,你铸剑山庄之人说我们都有作案嫌疑,我等是不是有权利知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李煜又到底是怎么死的?”

    上官庄主额角的青筋蹦了蹦,“此时关乎楚七七的名誉,我已去信沧浪宗掌门,他不日便到,届时事情自会分辨清楚。现下,诸位还是交代昨晚都各自在何处吧。”

    梁秋月冷哼一声:“我等在庄主眼中可以随意看管起来,却没有资格知晓事情真相!”

    “铸剑山庄欺人太甚!”众人怒道。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