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724 愿君多采撷(4k)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德州仪器的情况自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就有所走低。

    这里面的主要因素反而不是受次债影响,而是分销商降低了存货水平,延续了第一季度隐约出现的疲软态势。

    其中,尤以无线部门下滑的最为明显。

    简单说,德仪在移动端遭遇了挑战。

    随着易科搭载高通芯片、苹果搭载三星芯片,德仪在高端市场的竞争压力逐渐变大,而低端市场也有来自亚洲新兴力量联发科、展讯的挤压。

    低端市场是一片低毛利的红海,高端市场因为早就隔断基带芯片产品线,难以与移动芯片产生协同效应,出现竞争力不足的表现。

    到了现在的第三季度,如此表现更有些致命。

    据说,一些主要客户转向多供应商策略,最大的客户诺基亚也在考虑和博通、意法半导体进行合作。

    这很可能带来恶性循环。

    而九月份随着雷曼倒闭带来的经济危机无疑极大的加大了局势恶化的可能性。

    方卓抵达纽约之后休息了半天,调整好作息和状态,就等着印证美会是召会如传闻中的那样否决救市法案。

    26日的晚上,易科公司抽调组成了八人评估团队,用以处理这一段时间可能出现的外界需求。

    九点钟,方卓见到了从硅谷刚刚返回的虞红,请她吃了顿丰盛的宵夜。

    「这么晚,你这大鱼大肉的……"虞红惊诧,「你是在香江跌没了几十亿,在那边吃不下饭,饿着了?」

    「不是想着虞总舟车劳顿,生怕你累到了吗?」方卓笑道,「港股跌的都是数字,没准过最一年就涨回来了。」

    虞红调整餐盘,只想吃点素的,随口问道:「晨星挺倒霉的,但永科地产好像更倒霉,我还想着买点永科地产股票呢,这还上不上市了?」

    「上啊,早点上市早点卖钱。」方卓答道,「今年上市,房地产的基本盘放在这里,明年后年应该能卖不少钱,正好冰芯在

    28nfinfet工艺上都需要砸重金,可堪用。

    虞红:「……」

    她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连时间点都算好了?」

    「大差不差吧,资金需要提前砸进去的,光是从asml买台光刻机都得早早下单,那边提前备料还需要个一年半载。」方卓娓娓道来,「finfet工艺是一次重大提升,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的手机到时能用上这个来一次关键升级。」

    「要看蜂鸟芯片的消化吸收叹?」虞红知道方总指的事情。

    方卓微微点头,易科收购蜂鸟团队,现在依旧在和三星共同研发芯片,这是未来需两三年值得期待的重要成果,很可能也会因为这个决定与高通的关系。

    这次来美国的一项侧重点便是提升易科在ic设计方面的实力。

    算算时间,自主芯片设计+finfet工艺的28n片将是易科手机的一次升华。这两项完成任何一项都让人心满意足。

    虞红这一趟正是从硅谷回来,也就顺势聊了聊那边的研发中心,她昨天还体验了极成熟的指纹技术识别。

    研发中心为了彰显技术方向,诚邀易科联合创始人尝试手机指纹+实验室门禁的尝鲜功能,然后,几个人被困了半个钟头……只能说,仍旧任重而道远。

    方卓听的直乐,打算见过德仪的人之后就去体验下实验室技术。

    「德仪这个季度利润下滑了将近30%,里面有方总贡献的一份功劳。」虞红人在美国对于德仪这样在业界举足轻重的供应商情况十分清楚。

    方卓惊讶:「怎么说?」

    「诺基亚对它的触屏机很有信心的,结

    果被你开个发布会喷没了销量,网上以买它的触屏机为耻。」虞红谈着她的观察,「听说它年底要再来需一部新難机,可能也要改用电容屏。」

    她继续说道:「三星这个月上线的安卓机也搭载了高通芯片,德仪缺少完善的手机芯片解决方案,这是个问题,高通的竞争力越来越强了。」

    「三星居然用了高通的芯片?」方卓意外。

    他龄这些天满心都是金融市场的事,确实疏于对手机竞争对手的观察,而三星又是在前两天刚刚上线触屏智能机。

    虞红招呼秘书,从包里拿出三星的最新餐产品递给方总:「只是在美国搭载高通芯片,亚洲地区都是它自家的芯片,欧洲还没发售,听说还没和运营商谈好。」

    方卓把玩着三星最新的i7500手机,很明显的看到了自家与苹果的影子。

    这是三星推出的第一款搭载安卓的产品。

    他思考片刻,问道:「三星是怎么做變到的?是和高通怎么谈的?」

    红头也不抬的说道:「那就要问问你的亲密合作伙伴了,但一定有一个要重要原

    因,因为二星是世界第二大手机厂商。

    "如此在手机市场的地位,无疑会加大高通芯片在业界的影响力,提高它在高端手机芯片领域的竞争力。

    「三星在欧洲也会采取高通芯片吗?」方卓询问。

    「清楚,我怀疑不会,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虞红答道。

    方卓把念头转到自家:「你说,如果我们的蜂鸟芯片消化了,能不能也在国内使用自己的芯片,国外使用高通的芯片?」

    「内市场潜力和韩国是两码事,

    高通能答应?自己芯片和高通芯片先不说性能,这个品牌力也确实存在认知,消费者能不能接受也难说。」

    虞红认真的说道,「但这易科来说是好事,我觉得可次到位。」

    她又想了想:「蜂鸟芯片可以专门出一款次旗舰,价格上让一让,这样消费者没话说,高通那边应该也能勉强谈一谈。」

    易科公司如果有立足高端旗舰的芯片,那毫无疑问会和高通形成竞争,对方愿不愿意培植对手就要看到时的利弊权衡了。

    虞红也把未来落在现实,笑眯眯的说道:「但如果你方总真能在现在把芯片部门捞肥,几年后拿出不逊色与高通的芯片,大不了我们再和高通打官司叹。」

    方卓叹气道:「公司越做越大,官司越打越多。」

    「谁说不是呢,这诺基亚在itc那边的禁售申请也被立案了。」虞红皱眉道,「它如果年底发布电容屏手机,我们和诺基亚还能再谈轮。」

    美国itc的不公办虽然对诺基亚有所阻挠,但也没办法打消对方申诉的念头,最终还是立了案。

    方卓振奋了喝了一口茶,严肃道:「嗯,再谈一轮。」

    虞红知道方总在资本市场的反击预案,沉默着没有说话,她同样感受到小奥在这月底的逆袭迹象,似乎好像大概真有希望埋下一次通杀的伏笔。

    「对了,htc之前去了申城,想找我谈专利费的事情。」方卓忽然想起官司里一个小成果。

    「怎么样?」虞红真的不清楚这件事。

    「我没见她。」方卓笑道,"htc不是反诉了吗?可以等一等进程,也可以等等!tc对lg电子的判定,谷歌那边和我说,htc开始接触安卓,大概是想通过pro联盟来达成解。」

    虞红问道:「那的意思是?」

    「lg电子肯定不放,这同样是来自谷歌的意思,杀鸡做猴。」方卓慢慢说道,"htc嘛,如果它搭载安卓,那我就收它的钱,不放弃微软的

    m系统,那就不要这个钱。」

    威逼利诱也就是这样了。

    虞红委婉的说道:「这也是为htc好,安卓系统比微软m强。」

    「确实,我希望明年是个安卓系统百花齐放的一年。」

    方卓斟酌道,「基于移动设备的发展还能带来很多机会。」

    虞红「嗯」了一声,当初都是她和方总一起去见的施密特,安卓系统按照约定还有内置的软件位置。

    她吃了个七成饱,想着方总说的行程安排,由衷的说道:「一年前,我绝对「想不要到我会说这样的话,德仪在手机芯片的绝对优势地位已经受到了撼动。」

    一年前,德仪毫无疑问的是高端手机芯片市场的最大玩家,但过去的十二月时间里来自厂商的需求每个月都在走弱。

    现在,它已经开始裁员和调整手机芯片业务,隐约间就有些挣扎的意味。技术与市场的变化真是迅雷不及掩耳。

    29日,下午四点钟。

    方卓在易科团队的陪同下飞往德仪总部所在的达拉斯。

    今天,果如疯传的消息一样,国会否决了来自小布7000亿美元的救市法案。"

    紧接便对金融市场造成立竿见影的冲击。

    股市疯狂暴跌,所有人都恐慌了。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狂泻777.68,降幅达6.98%,以10,365.45收盘。

    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重挫106.59,挫幅达到8.79%,以1106.42作收。

    以高科技公司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暴跌199.61,跌幅高达9.14%,收在1983.73。

    这是美国股市有史以来的最大跌幅。

    方卓都看麻了。

    而和他最直接的关联便在于,晨星半导体又跌了10亿,奇梦达在纽交所则是已经跌没了95%的身价,股价不足1美元。

    05年,奇梦达是18美元发行价上市,任谁都想不到3年之后成了这个要样子。

    方卓对奇梦达的表现十分遗憾,今天又接到一通来自罗总的电话,仅仅交谈30秒就挂断电话,不忍心听到对方的求救。

    从当前情况来看,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奇梦达已经无法从英飞凌和德国政府那里获得资金援助,破产在所难免。

    方卓不打算收购奇梦达,那意味着可能还要承担债务等问题,无疑是一个大坑。

    他现在只等着奇梦达走向终结,然后再拿着拖欠的代工费+现金挑一些实用的dram专利,重新囊激活冰芯的临安二厂。

    其实,方卓也在考虑是否趁着这个机会让临安二厂剥离出来需,独立运营,这样既方便接收来自国际资金的注资,也相对更加专注。

    对他来说,这都是能够掌控的体系,冰芯能轻装上阵,临安厂也算狡兔三窟,但是,似乎会有些损害股东的利益。

    方卓暂时没有,敲定决策,打算和邱慈云等人商量之后再看,反正,现在的股东们肯定乐意亏损的临安厂被割肉出去。

    晚上,易科团队抵达达拉斯。

    当方卓能够瞧见德仪招牌的时候,忽然询问秘书:「德仪裁员,联电裁员,奇梦达裁员,有没有高通裁员的消

    息?」

    刘宗宏先重新确认一遍,然后才答道:「各渠道都没收到消息。「

    方卓遗憾的点点头。

    危机之下也有厂商逆势发展,高通不愧是铁三角之四,高通没事就好。

    晚上八点钟,打秋风的方卓见到了德仪的掌门人理查德·谭普顿。

    本来,方卓只想见个副总裁

    之类,没想到理查德听到消息之后立即表示要亲自见面。

    他其实电话里说的很清楚,这次不是为了mars系列的芯片,只是帮德仪优化业务,但理查德还是难掩热情。

    两边会面。

    理查德果不其然的还是谈到德仪的手机芯片。

    「易科没有更换供应商的计划。」方卓有些无奈,「去年上半年,我们就和德仪频繁接触,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方案优化支持,但德仪确实比较迟缓,我希望大家以后有合作空间,但绝对不是现在。」

    去年,德仪不帮易科优化,今年,易科就来帮德仪优化。

    理查德是真的痛惜。

    可是,谁又能想到易科手机和安卓系统的爆发呢?

    而最大客户诺基亚也是毫不犹豫的把意法半导体与博通加入它的供应商行列,这让德仪很被动。

    「德仪会迎头赶上的,我们计划明年拿出一款针对安卓系统的高端芯片希望到时能够合作。」理查德如此说道。

    随后,他喊来了德仪今日份菜单。

    会议室里走进五个项目组的负责人。

    因为方总的诚意,德仪是提供了打包的双向选择方式。

    理查德看到方总脸上不自觉流露的笑意,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与其放任裁员,不如把他们送到会对他们好的地方。

    方总是个好人,最起码,待遇不会出现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