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垓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追云怪叟运功之下,任平生和湘妃的伤势恢复得很快,只是接下来要去到乱云涛更里面,会遇上不知多少个凌天宗这样的地头蛇势力。

    追云怪叟看两人已经没有大碍,自己也去到一旁打坐运功,恢复一会儿,就这么到次日天亮时,追云怪叟开口道:“小子,接下来,你可不能如此贸然行事了,不然还没到天垓,就死在半路上了。”

    任平生没有说话,去到山洞外面,看着眼前苍茫一片,逆天十三剑确实不宜再轻易动用,可乱云涛里面这些魔宗势力,就算他不去找对方麻烦,这些人也会找上门来。

    眼下唯有尽快去到天垓,找到那座传闻里的百神祭坛。

    “走吧。”

    三人准备好后,继续往乱杀天深处而去。

    接下来的一路,果真如追云怪叟预料,三人这么闯入乱杀天里面,立刻引来了不少魔宗势力。

    对于这些人,任平生也毫不客气,在斩杀几个魔宗势力的首领后,余下一些势力终于开始有所忌惮。

    只是他这一路闯进去,如入无人之境,这对乱云涛的修魔势力而言,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挑衅。

    大约一个月后,三人已经穿过了万龙窟、聚鬼岭那些地方,当中自然招惹了不少修魔势力,现在在后面追杀他们的,都能排起一条长龙了。

    当然也有一点原因,这些人是为了他手里的天逆剑。

    不过三人之所以能够摆脱后面群魔,也是因为这里面到处都有着虚空禁制,任平生能够一剑将其破开,否则的话,不可能逃得过那么多人追杀。

    “前面就是天垓了。”

    追云怪叟看着前面一片浓雾笼罩的虚空,又回想起这一个多月来,简直像是做梦一样。

    他甚至做梦都不敢想象,有一天他会和一个不要命的小子,一起杀进乱云涛里面,杀得群魔望风而靡。

    湘妃道:“天垓对于乱杀天的人而言,也是如同禁地一般的存在,他们不敢轻易进入里面。”

    追云怪叟苦笑道:“连这些穷凶极恶的魔头都不敢轻易闯入的地方,还能是什么好地方?若说乱云涛是大凶之地,那天垓里面,大概是凶中恶鬼之地了。”

    “不管怎样,来都来了,总要进去看看。”

    任平生看着前面浓雾深渺,眼神逐渐变得凝定起来。

    “呵呵……”

    追云怪叟苦笑一声,向他道:“小子,这回可是想清楚了啊,进去了,就没有回头路了,到时候外面群魔聚集,你要是没能找到那灵气充沛之地恢复修为,我们可都要死在这里了。”

    这一个月来,三人水里来火里去,并肩而战,关系也比刚开始时密切了许多,有好几次,都是追云怪叟带着二人脱险。

    毕竟任平生修为尚未恢复,湘妃又要避免黑石侵蚀,不能大动修为。

    此时任平生看着追云怪叟,知道他还想说什么,道:“等找到那座仙界,我不会一人独占灵气。”

    “嘿嘿!”

    追云怪叟笑一声道:“有你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说完又回过头来,自言自语道:“想不到我孙旭渺也会有这么疯狂的一次。”

    就在话刚落下时,刚才三人过来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动静,只见天地相接处烟尘滚滚,好似个千军万马奔来,连周围的山峰都颤抖了起来。

    “三位还想往哪里走?”

    一个雷霆般的震声传来,追云怪叟顿时脸色一变:“是狂战门和乱战门的人……要命,这两家瘟神竟追到这里来了。”

    眨眼间,狂战门和乱战门的人已经近了,只见尘土飞滚中,竟有成千上万的人往这边而来。

    任平生并不慌乱,向追云怪叟和湘妃道:“你们先走,我拦住他们一会儿。”

    “小子,你一个人行吗?”

    追云怪叟面露惊色,看着任平生关心道。

    任平生道:“那要不然前辈留下来,我和她先走。”

    “啊不不不……还是你留下来罢!”这回追云怪叟学精了,话一说完,便拉着湘妃往前面浓雾深处里去了。

    “任平生……”湘妃仍回头看了任平生一眼,担心他一个人应付不下来。

    转眼间,狂战门和乱战门的人已经来到近前,狂战门,乱战门,光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但偏偏就在十天前,任平生杀了这两个门派的长老。

    狂战门主和乱战门主同时下令,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取他项上人头,但实际上,两个人都是为了他手里那把“天降剑”。

    此刻任平生手中仅有一把剑,难以对付这么多人,就在这些人逼近之时,他腾空一剑斩了过去。

    百丈剑芒,势如破竹,直接将不少人震死震飞了出去。

    第二剑,他选择将这边的悬崖斩裂,令那下边的虚空禁制之力冲上来,可阻挡这些人片刻。

    “轰——”

    随着这一剑斩下去,顿时山崩地裂,周围四五座山峰都塌陷了下去,一股浓浓的尘烟,伴随一股强大的虚空之力,从地底深处冲了上来。

    挡住这些人后,任平生也不多做停留,立刻往前面浓雾里飞了去。

    追云怪叟和湘妃已经在里面找到路线,并留下了一路的神识记号,任平生顺着找了上去。

    “怎么样?那些人追上来了吗?”湘妃立即问道。

    “暂时上不来。”

    任平生将剑负在身后,又看向追云怪叟:“前辈的路线,确定没错吗?若在这浓雾里迷失了方向,只怕出不去。”

    “放心,跟我来就是。”

    追云怪叟虽然也未曾到过这里面,但凭借对乱云涛的熟悉,他能够穿过这片浓雾。

    ……

    雾中没有日月星辰,大约走了三日,前面终于出现微微的亮光,像是天刚破晓时的情景,追云怪叟立刻知晓,快要走出这里,到达天垓区域了。

    约莫一炷香时间,前面越来越亮,又有河水急湍的声音,不知那前面是什么地方。

    “小心一些。”

    追云怪叟随即谨慎了起来,当三人冲破这片浓雾时,看见前面是一条急流,两边都是山峰峡谷,却不见鸟兽,一片死寂沉沉。

    “这里就是天垓了……”

    湘妃看着眼前这条湍急的河流,有种一坠落下去,就会粉身碎骨的感觉,前面也是茫茫一片,一峰接一峰,不见尽头。

    追云怪叟道:“天垓,本就是禁地一样的存在,里面诸多危险,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唯一的好处,是可以拦住外面那些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这里是禁地,他们也未必不敢进来……走吧。”

    三人不多做犹豫,立刻往前而去,面对这些激流,只能小心谨慎一些,以免附近有着某些看不见的禁制。

    ……

    一连走了许多天,这些天,三人大多时候都是在穿越一些山峰河流,但那百神祭坛在哪里,一时也难以找到。

    不过这一路上,三人找到了一些远古图腾,根据这些图腾的指引,今日来到了一条大河前。

    水面上烟波浩渺,一眼望不到对面。

    “等等。”

    追云怪叟叫住了二人,看着那河面道:“看见水面上那层轻烟了没?全都是厉害的禁制……”

    任平生神识一凝,果然,不但水面上方全是禁制,就连天空中都有着一层禁制,若是不注意的话,这么直接飞过去,就葬身在河里了。

    “难道前面就是百神祭坛了吗?要不然怎会有如此厉害的禁制在这里?”

    湘妃也露出了疑色,眼前这条河上面的禁制,可以说是他们进入乱云涛以来,碰到过最厉害的禁制了,哪怕是八重之人,陷入这禁制里面,都会粉身碎骨。

    追云怪叟往前走了去,小心谨慎地蹲下身,伸手碰了碰河水,最后转身看向二人:“这条河里没有禁制,可以游过去。”

    任平生看着茫雾深渺的河中心,四周皆有禁制,唯独河中没有禁制,不免有些奇怪。

    追云怪叟看他不说话,皱眉道:“小子,再犹豫下去,就算不被外面乱战门那些人追上来,只怕最近的动静,也会引来云幽君那些人了。”

    “嗯。”

    任平生点点头,看着河水里道:“前辈先。”

    “你……臭小子!”

    追云怪叟用力指了他一下,随后也不做犹豫,扑通一声,一头扎进了水里。

    就在进入水里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吸力,仿似漩涡一样,猛地将他往河中心拉去,再也难以回头上岸。

    “乖乖不妙!”

    追云怪叟略微一惊,立刻稳住身形,呈游泳姿势,借着这股吸力,迅速往对岸游去,但又要避免完全被拉往漩涡中心里。

    “小子,好了快下来,这水凉快得很!”

    追云怪叟朝后面喊了一句,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那水底忽然游上来一些黑色的未知生物,像是被放大了许多倍的带鱼,看上去异常恐怖。

    “什么东西?”

    追云怪叟一惊,一道指力向那怪物打去,顿时激得水花乱溅。

    那水怪竟无惧攻击,一口向追云怪叟咬来,追云怪叟惊得连忙往旁一移,只是这么稍微一泻力,立刻又被那股吸力吸了过去。

    “不妙!”

    追云怪叟大惊失色,现在上也上不去,只得向岸上两人道:“你们快下来帮我一把!”

    任平生看着那些水怪越来越多,追云怪叟七重近八重的修为都不好对付,他在水里运用不出天逆剑,下去不是找死吗?

    “前辈,你一个人千万小心呐!”湘妃喊道。

    “你们……你们!”

    追云怪叟又惊又恼,眼看有十几条水怪朝他游来,也顾不得那么多,用力一口咬破手指,在掌心连画十几道咒印,往水下那么一放,顿时生出几十道锐不可当的剑气,瞬间将那些水怪斩成了好几段。

    看着这些水怪的尸体下沉,追云怪叟总算稍作宁定,又向岸上二人道:“好了,这水下已无水怪,你们快下来!”

    “不。”

    任平生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发黑的河水,手一伸,拉起湘妃,径直往那河面上三丈处横渡了去。

    可这上面,禁制非同小可,任平生几乎将自在红尘步施展到了极致,才能避开这些禁制,一个失误,直接被斩成两段。

    “你们,你们……”

    追云怪叟一时说不出话来,刚才那些水怪的尸体沉下去后,有更多水怪闻着血腥游了过来。

    “乖乖不妙!”

    河面三尺处便有禁制,追云怪叟上也上不去了,只能一边对付这些水怪,一边往对岸游去。

    任平生和湘妃好不容易渡了河,回头一看,只见追云怪叟还在那水里挣扎,与一群水怪斗得险象环生。

    “呃……他不会有事吧?”湘妃看着河里道。

    “不会。”

    任平生索性坐了下去。

    大约一炷香时间,追云怪叟才从那河里飞上来,浑身湿透,形状狼狈至极。

    “你们,你们……”

    追云怪叟看这二人居然悠闲坐在这里,气得快要晕过去。刚才那么惊险,他差一点就被水怪拖入水底了,这二人居然就坐在这里看着。

    湘妃笑嘻嘻道:“前辈真勇,一个人对付了那么多水怪。”

    任平生也站起身来,道:“我愿称前辈为孤泳者。”

    “你们,你们……”

    追云怪叟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两人。

    就在这时,任平生和湘妃身后那几座山峰,忽然震荡起来,似是触发了某种禁制,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变得乌云沉沉,好似快要塌下来一样。

    河水也翻腾了起来,浪花拍起数十丈高,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

    追云怪叟道:“这回你们走前面!”

    “好。”

    任平生也不犹豫,立刻与湘妃御起飞剑,往里面飞了去。

    追云怪叟还站在后面,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脸色骤然一变:“不对,小子,等等!”

    就在说话之间,身后的河水已经涌起千丈高,一下快要将这边吞没。

    “乖乖不妙……”

    追云怪叟这下连头也来不及回了,“嗖”的一声,化作一道疾影,追上了任平生和湘妃两人。

    “你们两个,等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