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开炮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石磊退出了皇帐,却并未睡去,而是检查了一遍皇帐周边的安全,看到明岗和暗岗都再职再位的时候,这才放心而回,待刚回到皇帐之前的时候,里面正好传出了唐傲的声音,“石磊呀,去把傲三他们都叫过来吧。”

    雪影十八骑!

    自打唐傲立了大华国之后,便开始派人四处去寻找,师尊傲雪也把与徒弟们的联系方式告诉了龙牙,两年的时间之后,已然陆续回归。

    如今,除了带着唐楚瑶离开的傲大、背叛已死的傲二,包括之前保护雪菲安全的傲五,以及训练新兵的傲九等人都全数回归,共计十六骑,且还随着唐傲一起出征南越。

    这一次唐傲要深夜把他们十六人叫来,显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他们去完成。石磊不敢怠慢,答应一声之后,便连忙派出了大汉将军去传人。

    无论多黑的深夜,最终也是要迎来黎明。

    当新一轮的太阳缓缓由东方升起的时候,代表着新一天的到来。但这又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从早上开始,军营便开始忙碌了起来,接着就是安静的吃早饭,毕竟这顿早饭,对很多人而言,很可能就是人生中最后的早餐了。

    一个时辰之后,约是早上七点钟左右,各种各样嘈杂的号角声开始相继传出,这是将军在点兵,同时也代表着大战将会一触即发。

    相比于南越大军的忙碌,大华军里这里显得井然有序了许多。每一名战士早就知道了自已应该所在的位置,早在用过了饭食之后便到达了指定的地点。

    天空之上,以小金为首的轰炸队已然升空,同时还有一些个负责监控敌情的飞禽也布满着各个角落,以保证可以把敌人的动向极时传递到皇帐之中。

    后世在军事上有这样一句话,谁掌握了信息,就等于掌握了战场上的主动权,就等于赢得了一半。放在唐傲面前同样是适用的。

    而仅仅是信息上的优势,便足以说明大华军的强大所在。可惜的是,对这一点,似乎对面的敌人,包括南越王黎勇力都并不是很在意。

    他们习惯了以多欺少、习惯了以众对寡,加之又是本土作战,他们实在看不到有失败的可能性。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这一战的战果会扩大到什么样的程度,他们自身会损失几成而已。

    黎勇力起的很早,尽管他表现出神采奕奕之态,但从他那有些微红的眼球中还是可以看出来,他昨天睡的并不怎么好。毕竟涉及到上百万人的大战,甚至还涉及到南越的国运,你让他这个王可以无心无肺的睡一个安稳觉?

    做为一国之王,不管身心多么的劳累,当展示在外人面前的时候,就必须要给众人一种很强的精气神来,唯如此,才能稳定军心、民心。

    黎勇力一从王帐中走出,面对的便是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之声,大王万岁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国王黎勇力更是像一个得胜的王者般,不断向着周边欢呼之人挥手示意,随后一步步走上了一个巨象的后背,这里将成为他战场上的王座所在之地,他也将座在这上面,看着南越联军如何打败敢于进入他们这一地区的大华军。

    从架设好的木梯上进入到了巨象之背,这里甚至还摆了一张木桌,上面还有美酒佳肴供其品尝,当真会给人一种谈笑间大局以定之意。

    身着王袍的黎勇力笑呵呵的座到了巨象之上,在然后就是右手微抬,接着向前便是顺势一指。号角声瞬间变得更为巨大,左翼的秋岁岁大军、右翼的阮明棠大军以及中路的部落联盟军,便齐齐迈出了脚步,直向着对面十里之外的大华军阵线步步逼去。

    对这一战,黎勇力采取的就是步步逼近的战法,他的兵力最多,实力自然也就是最强,便根本不需要玩什么战术战法。套用那一句话,管他敌人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就是。

    南越军动了,当真是不动则已,动则地动山摇。烟尘也随着他们的脚步移动升嚣而起,远远看去,完全就是一幅铺天盖地之势。

    几十万的大军齐齐出动,这一幕根本是无法用语言所能够描叙的清楚,相比于那些电影和影视剧中的战争场面,那绝对是弱爆了,可用萤火之光与皓月争辉来形容。

    地动山援,摭天蔽日之下,其势如洪。但这一切落到了大华军的面前,除了极少部分的士兵之外,多数人却是并不为之所动。

    唐傲骑于踏雪玉白龙之上,身披着黑色战甲的他,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

    拥有着大量火器的唐傲,心中很清楚,被赋予了火器的大华军到底领先这个时代的军队多少年,多少代。

    而这种武器上的巨大差异,并非是靠着一些个人能力就可以弥补的。若是说谁人多,谁就会赢得战争的胜利,那当时的华夏不会败,人口同样众多的印·度也就不会败了。

    拥有着足够的火器,这就是唐傲的底气所在,除非对面所有的敌人都不怕死,都不珍惜自已的生命,或许还可以重创自已。而这显然又是不可能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怕死之人,所不同的,只是程度大小而已。

    也许有些人胆量大一些,可以多坚持上一阵;有些人胆子小些,会少坚持一些时间罢了。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胆子,当看到四处都是炮火,四处都是同袍尸体,看不到半分胜利的希望,唐傲坚信,南越军就到了必败的时候。那时就是自已带着大军反向冲击的时刻。

    那时,唐傲要用铁骑和手中的长槊告诉这里的人,大华不怒则已,怒则是血流千里而无止境。

    “皇上,火器旅请求填装天雷。”石磊成为了战场上的通讯员,把下面将军的要求汇报到了唐傲耳中。

    “告诉他们,可以填装天雷,同时朕给他们自由开炮的权力。”唐傲的声音清晰的于口中发了出来。

    “遵旨。”石磊答应一声之后,这道命令就迅速的传达到了两个火器团团长的耳中,在然后就是一段非常娴熟的操作,一个个威力强大的天雷被放入到投石车或是自重不轻的青铜炮中。

    火器旅做好准备的同时,对面南越大军已然前行了三里之地,当双方相隔七里的时候,便已经进入到了青铜火炮的攻击范围。但此时的火器旅两位团长并没有下达马上发炮的命令。

    经过了改装,安加了弹簧之后的投石机攻击范围已然可以打六里左右,但说到真正的杀伤范围,还是在五里之内。现在敌人只是进入到青铜炮的攻击范围,投石车还使不上劲,而为了给敌人一个严重的教训,两位团长便强压下了马上开炮的想法。

    南越大军却是不知道这个情况,当他们脚步不断的前进,看到的却是对面的大华军动也不动时,不少人原本还吊着心的不由便放松了许多。

    大华天雷的厉害,他们已经从各种渠道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们也清楚,人数只有三分之一的大华军之所以敢和自已硬刚,依仗的就是这样的东西。

    即然是对手所依仗的,那便注定是可以威胁到自已的存在。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在天雷爆炸中前进的准备,不少的将军都在战前就下了死命令,便是天雷的炸响,不能成为大军停止不前的理由。

    因为有了准备,现在反倒没有看到天雷落下的一幕,这种反差让不少人心中高兴,在他们看来,双方的距离越近,他们距离成功也就越近,距离被天雷所伤的可能性就越小了。

    “大家加快速度前进,对面的大华军一定是害怕了,哈哈哈。”不少的将军在看到前行了三里依然还是没有天雷落下的时候,一个个都露出了兴高采烈般的表情,那样子似乎他们已经看到胜利在向他们招手。

    “冲呀!”

    将军下了命令,将士们自然会加快脚步,或许他们也清楚,一旦天雷炸响的话,他们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而为了可以有更大机率活下去,现在多奔跑一步,就距离活下去更近一步。

    这样一来,原本还在缓缓前进的南越大军便突然加了速,尤其是冲在最前面的士兵,更是甩开双腿奔跑了起来,这也让他们距离大华军营地越来越近。

    “团长,敌人的先锋已然距离我们只有四里之地了。”

    “团长,敌人的先锋已然距离我们三里之地了,便是敌人的大军也有不少进入到了五里的攻击范围。”

    下面通讯员通过千里镜时刻的观察着战场,不时就会发起一道道警告之声。

    “命令,开炮!”

    几乎是同时,两位火器旅的团长齐声下达了攻击的命令,那些原本就做好了准备的战士们当下就用手中的火把把一个个药捻点燃,在然后隆隆的炮声便响彻在大地之上,欲要掩盖着那些号角的冲锋之声。

    轰轰轰~轰轰...

    炮声一响,黄金万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