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456章 廊道地上躺一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们可都是刘虎原来手下。

    一进来,就朝刘虎而去:“长官,您没事吧?”

    这些人不是跟陈立松、刘虎一起被鬼子带走吗?

    陈立松与刘虎有林三才凿墙救出,刘虎手下又是怎么出来的?

    现在这些人就在这里,问他们就行了。

    不过,陈立松并不想关心这些。

    人虽在这座旧院子里,可黄庄是在鬼子控制之下,不可与他们起争执,一起争执难免会有动静,引来鬼子就不好了。

    只听得刘虎反问:“你们怎会找到这里?他们没抓你们?”

    一人应道:“长官您被带走后,皇军见我们只是您手下,又都是警备队的,就查看一番我们证件便放了我们。”

    又一人应道:“这地方是……”

    那人发觉他长官身边还有他人,就打住话题,不再往下说。

    而陈立松听到这几人称鬼子队伍为“皇军”,心里一阵不舒服。

    他还听出一个信息:这地方原来是大刀会的,若说刘虎与大刀会无关,绝不可能。

    极有可能,刘虎既是南京的,也是大刀会的!

    陈立松也只在心里暗自记了下来,不明说。

    林三才自然不清楚陈立松心里说想,直朝他走过来。

    陈立松把林三才拉到南面的牙房来:“你让几位同志多注意刘虎他们,别到时候被蛇咬了。”

    林三才大大咧咧:“放心吧。”

    他把郑来顺喊来:“来顺,你让同志们注意一下那几个生人。”

    郑来顺不以为难:“不用担心。我一眼就能看出,那几个人也是穷苦人出身,而且又都是中国人,不用担心他们反水向鬼子告密。”

    陈立松见他有些大意:“风山被鬼子偷袭,也跟我们思想麻痹有很大的关系。还是得多上点心,谨慎些就对了。”

    见二人都这么认真郑重地提醒,郑来顺还是应道:“知道了知道了。”

    陈立松见他听得进去,自己还提到鬼子偷袭风山的事就在不久前,应当对郑来顺也给过教训,不至于这么快就把这事给忘了,所以也没必要再多说。

    待郑来顺走后,陈立松又跟林三才提到怀疑刘虎也是大刀会的事。

    然而林三才对大刀会根本就不关心。

    谁都清楚鬼子还在刀风镇,现在上不了风山,也没法大摇大摆地满街上乱走。

    那就只能整天躲在院子里,吃饭、睡觉、晒太阳。

    当然,晚上不能点灯。

    陈立松几次半夜溜出院看鬼子动静,风山边的驻军还在,巷子里的巡逻也在继续!

    只能又退回院子,就这么混着一天又一天。

    有刘虎几个手下在,这些人可都有薪水,所以老院子里吃的问题倒省了些心,他们还能把外面的消息带进来。

    只是天天听到的消息都是:“皇军还没离开。”

    窝在一个小院子里,跟坐牢没区别,陈立松只觉得憋屈。

    林三才像个局外人一样,天天吃了睡,睡醒了吃,倒是对这种“牢狱式”院子生活挺享受的。

    就这么过了一周。

    陈立松凌晨时分就被别的院子传来的鸡叫声吵醒了,便起来到茅房准备蹲个坑。

    出了屋,刚东边廊道地上躺着一人。

    走近一看,竟然是郑来顺。

    “来顺,怎么躺在这里睡觉?”

    蹲在郑来顺身边拍了拍其肩膀,并没回应。

    陈立松感觉郑来顺的身体竟然是僵硬的!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