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百九十章:不被允许的交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铭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转眼之间就消散不见,仿佛没有任何的在意,

    因为他在刚刚使用的时间加速以及探索的过程中,

    这道虚影连接它本体的那根线,在走到一定途径过后就突然崩断了,

    应该是对方有意而为之,不愿意被陈铭窥探到本体所在的地方,

    平平无奇的身影,表情也出现了轻微的变化,似乎有一些得意,

    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在玩一个毫不在意的游戏,却突然之间获得了明显的胜利一般,

    陈铭眉头一条发出了一声轻哼,

    “从刚刚到现在为止,我一直以为你这家伙都没有情感这一说呢,

    但是现在看起来你也蛮幼稚的,

    不过也好,比起那些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老家伙们好了很多,

    起码我还愿意和你交谈。”

    平平无奇面貌的虚影也是对立而作,丝毫没有在意刚刚双方几乎接近生死缠斗的局面,

    反而有了一种诙谐的平和感,

    就如同两者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在此刻重逢,

    有很多想要交谈的话语一般,没有任何的冲突感。

    “其实这一次也不是我主动想要前来,但是你也清楚,

    很多时候在这规则笼罩之下,我们也得做我们不想做的事情,

    毕竟我们都没能达到超脱的局面,又或者说我们自身的力量并不足以改变这个大环境,

    我们也只能随波逐流,如果逆流而上,稍不注意就会落得个粉身碎骨,

    站立的位置越高,对于这一种结局就越为忌惮,

    所以那些老家伙会这样也在情理之中,当然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反倒是你真的让我很惊讶,

    我记得那次和你最后一次见面过后,我一直觉得你会死在最后的接纳阶段,

    但没想到你已经成长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更让我觉得吃惊的是,你居然选择做了一个逆流者,

    比起力量而言你的胆识更让我欣赏,但同样的我才会对你如此的抗拒。”

    平平无奇的身影,非常平和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哪怕他此时此刻特别的抗拒成名,他也是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没有任何言语间的修饰,直白到了极致就像开门见山一样。

    陈铭的表情微微错愕,随后一个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多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笑过了陈铭自己也不记得,反正他知道和这家伙聊天非常有趣,当然他也不在意这谈话的过程被博物馆的意志知晓,他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没办法改变这个结局,再说了透露的东西又不是关于核心计划。

    “我不相信在这么多纪元当中,每一任火种的继承者都是活菩萨,

    都是大大方方的活好人站立在人类的阵营,

    一个个都是被以前社会抛弃的渣滓,都是被称为边缘者的存在,

    可偏偏如此,还在强忍恶心做出一副伪善人的模样,不觉得很可笑吗。”

    话语之间对于这些老家伙,

    又或者说对于博物馆存在这么多纪元以来的选拔制度,

    没有任何掩饰的透露出了深深的鄙夷,

    平平无奇的人影脸上露出了一丝深深的思考,他确实在认真的揣测,

    随后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确实如同你所说的,你不是第一个,在曾经的世界又或者说在每一个阶段中都有着逆流者的存在,

    但没有任何一例意外,他们最后都死在了逆流的过程当中,

    导致我们每一个火种的继承者都在心里面承认了一个既定的事实,

    这个世界是按照命运去运转的,

    每一个人不管实力强大也好还是弱小也罢,都是这个巨大命运齿轮中的一环,

    又或者说是一颗小螺丝,

    或许根据力量的强大,存在的关键部位不同,

    但终归无法脱离这个命运,可直到今天我看到了你,

    我才发现有些螺丝总是会有一点反骨不是吗,

    虽然这个道理是粗糙了一些,但起码还是话糙理不糙,

    我没有这个勇气,但同样的我也没有拒绝的资格,

    但起码作为现在,我不会以我本体出现在你的面前,

    因为我还想活着,我起码想要逃避到这个世界最后的那一刻,

    当然我也希望我曾经想要的那个世界出现。”

    话语到这里陷入到了短暂的停顿当中,

    因为这道人影说出的这些话,

    蕴含的信息量大到了极致,同样的也表明了做出陈铭今天这种事情的不止他一人,

    有着很多人都有着和他同样的想法,或许出发点不同,

    又或许对于结果的观念有着不同的理解,但大家都是想要推翻这个现有制度,

    但很可惜,他们终究是浪花中的一粒小石头,没办法掀起波澜,

    而陈铭,却走到了所有逆流者的前列,无关于时间也无关于历史,

    陈铭掀起的不是一个小波澜,而是一个可以颠覆现有一切的海啸!

    思考了些许,同样又将有些起伏的心境按压到平静的状态,

    陈铭才缓缓开口询问着下一个问题。

    “那这些可悲的火种继承者又是什么呢?是意志力的展现?

    又或者说是这迂腐到极致规则的一种延伸,所谓的抗击诡秘,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对吧,

    那些根源也好还是那些转折之门也罢,都是人类负面情绪带来的一种局限化产物,

    而博物馆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人类的传承,

    所以那些被选拔而来的可怜虫都是彻头彻尾的牺牲品,

    不仅仅是在以前社会中被利用完价值被抛弃,

    现在更是连死亡的选择权利都没有。”

    陈铭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而就在此时此刻,博物馆的意志好像到了崩溃愤怒的边缘,

    好像无法容忍陈铭这个火种继承人在它的面前肆无忌惮的碾压,

    又或者说是完全无视规则的存在,

    整片无色界领域在轰隆作响,就如同内部发生了剧烈的抖动一样,

    陈铭的眉头微微皱起,表情不爽到了极致,

    因为现在他正聊到话题的关键点,如果就这么被打断,

    又或者万一把这个人影的胆子吓破了,他想要知道的信息就没有了,

    “聒噪!”陈铭冷声开口,

    瞳孔内的血色红环一闪而过,

    在这片毁灭掉的世界天空,突兀的出现了一轮鲜艳的血月,

    照射出来的血红色光芒,就如同地狱深渊的恶魔即将复苏而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