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425.人性中的矛盾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知前辈有何见解?”

    沉默了片刻,似乎是感觉到了缓和下来的气氛,陆雪琪拱了拱手,带着几分警惕开口试探道。

    在他身旁,田灵儿等人也纷纷把目光放在了幽姬身上,打量着这个身着黑衣面带黑纱的女子,同时,推测着对方的身份。

    幽姬却很澹定。

    一点也没有心虚。

    听见陆雪琪的试探后,意有所指的回答道:

    “我想,我的来意或许你们清楚。”

    “前提是,你们只是为了这把剑。”

    “井水不犯河水的道理,我懂,想必你们也懂;对于这把剑的故事,你们没必要知晓太多,如果很想知道,或许,你们可以在未来凭此寻找。”

    陆雪琪微微皱眉。

    分析了一下这番话的意思后,眸光微微闪烁了起来。

    根据对方目前的态度……

    根据对方表述出来的意思……

    不难分析出,对方没有敌意。

    既然没有敌意,为何来河阳城?

    要知道,河阳城不仅仅是坐落于中原的一座城池,还是距离青云门山脚下最近的一座城池!

    就算是打着一些小算盘,也绝对不应该带着鬼王宗的鬼王之女,来到这个危险的地方。

    毕竟,这个地方对于鬼王宗来讲,属实不太好,哪怕在边境搞事,风险都没有在这里潜伏大。

    所以,对方来此,必有目的。

    而这个目的,还不是带有恶意的目的。

    陆雪琪左思右想,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很有可能发生、但她不能理解的事——前来归还斩龙剑!

    按理说,这种事是不应该发生的。

    毕竟,这是一种资敌的行为。

    就算鬼王宗不能用,也可以当做一个筹码转手卖给炼血堂或长生堂,亦或是从合欢派手里换取到一些稀缺的资源;因为这些修行门派都处于魔道的行列中,远远谈不上资敌。

    如今,正魔两道势如水火。

    当然。

    几百年前,也是势如水火。

    只不过,如今的局势更加紧张罢了。

    凡是魔道的一众修行门派想要达成的目的,无论好坏无论对错,正道修行门派必需反对,并且尽最大能力去破坏。

    而凡是正道的一众修行门派想要达成的目的,无论好坏无论对错,魔道修行宗门也是会全力反对,并且尽最大能力去破坏。

    可以说,这和事实无关。

    和道统有关。

    两者处于一个绝对对立的立场。

    所以,从理论上来讲,像这种明显资敌的行为,无论是鬼王宗还是魔道里其余的所有宗门,都不会同意。

    斩龙剑无法使用?

    没关系!

    放到仓库里,烂了都不能还给青云门。

    这就是魔道宗门习惯性的操作。

    对此,陆雪琪也有一定的了解。

    所以,她并不肯定这个猜测。

    但是从这个身着黑衣女子的态度以及言辞中,尤其是“我的来意或许你们清楚”这句话中,不难听出,对方的来意和她的想法或许是一样的。

    看见斩龙剑,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询问持有斩龙剑的人,挖出有关于陆渊尸身具体下落的秘密。

    其次,才是收回斩龙剑。

    但对方也说了,她们没必要知晓太多。

    由此可见,对方只有可能是还剑的。

    当然。

    这也仅是她个人的猜测。

    真相究竟是什么,谁也不能确定。

    在一切还未尘埃落定前,做好不要妄下结论;这是陆渊临死前教她的道理,也是她无法忽视的一条准则。

    只不过,能不发生冲突,还是尽量不发生冲突为好。

    对方既然没带恶意而来,她们也没必要用恶意去对待对方,这样很有可能把一个不是朋友的陌生人,彻底推向敌人。

    陆雪琪没去看田灵儿的表情。

    也没去看齐昊等人此刻的神色。

    她是队伍的指挥者。

    而且还是第一指挥者。

    对于她下达的命令,其余人可以不完全服从,可以提出意见或保留意见,甚至可以去反驳;但无论如何,基本方向上,还是要跟她下达的命令保持一致。

    如此,这才是一支队伍。

    而不是八个散兵游勇。

    对于这一点,每个人都很清楚。

    所以,陆雪琪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在沉吟了片刻后,做出了一个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能否跟我说说,有关于他的事?”

    “哪怕只是一些不重要的琐碎情节,我也想要知道一些。”

    “不过,也不会让你为难。”

    “能说什么,全看你自己。”

    “不想说的,我不会强迫你说。”

    陆雪琪从幽姬的身上收回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略显惊愕的碧瑶,无视了身后一众青云弟子的神色,澹定的发出了邀请。

    说实话。

    碧瑶此刻是真的吃惊。

    虽然对于某个家伙开分身,并且用分身在外面招蜂引蝶的举动表示很不满,但碍于分身的性质,对于这件事,她还真没有太多的愤慨。

    原因很简单。

    陆渊是主动求死的。

    而且,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死了一具分身,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就好比她的法宝伤心花损毁,虽然也会让她很心疼,但并不是说除了伤心花外她就没有法宝可以驱使了。

    顶多就是会感觉到别扭。

    亦或是怀念伤心花。

    对于自身性命来讲,没什么损失。

    因此,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顶多就是觉得陆渊的计划很有意思,想要从中给陆渊加加难度罢了!

    比如说……

    隐喻一下魔子和道子间的关系?

    再隐喻一下魔子和炼血堂堂主之间的关系?

    或是留下一些不重要的线索?

    总而言之,适当的考验一下陆渊。

    谁让陆渊布置计划时,连全面计划都没给她讲述,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工具人,具体该怎么做不重要,重要的在于只需要她服从命令!

    她也是有脾气的!

    不过,她也是有分寸的。

    适当加加难度在陆渊的容忍范围内。

    如果把计划搞砸了……

    从事实角度来说,她也是不忍心的!

    毕竟,陆渊可是砸了两具分身进去!

    截至目前为止,被她察觉到的,也只有五具分身,可以说,陆渊一次性把自己的底牌压进去了一半。

    失败,就是血本无归。

    所以,她着实是不忍心。

    可正因为如此,当对面这个身负天琊剑的女孩,不顾正魔两道的立场,对她发出了邀请后,她还是在所难免的为对方的胆量感到了震惊。

    当然。

    震惊归震惊。

    碧瑶的心理素质很强。

    准确来讲,还带着几分小腹黑。

    碧瑶目前只是害怕会被套出话来。

    万一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导致当场暴露了陆渊的身份,亦或是被这些人套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毫无疑问,那将是致命的!

    没有人喜欢被愚弄。

    包括碧瑶自己。

    发觉到被愚弄的代价,将会很严重。

    所以,在思考了一下后,碧瑶还是拒绝了陆雪琪的这个提议,也没说话,只是转身就走,用行动表示了拒绝。

    至于说,万一没被套出来话呢?

    对于这个可能性,碧瑶不想多说。

    她自认为思维敏捷。

    可一对八,也是自认为毫无胜算。

    而且,这八个人里,不仅有陆雪琪这个看上去就很聪明的女孩,还有田灵儿和张小凡这两个对陆渊很熟悉的人。

    稍有纰漏,就会被抓住。

    毕竟,谎言总是越编越多。

    如果不像是很多年前,在她刚刚说谎之后就去找陆渊商谈,强行把陆渊的辈分拉低了下来,至今为止,恐怕这个谎言也会编不下去了!

    让一个谎言不再是谎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这个谎言落实,哪怕没有任何的逻辑可言,这也是一个事实。

    久而久之,这就是一个事实。

    毕竟,时间是种残酷的力量。

    被时间抹消的东西,永远都有。

    那些完全没有的逻辑,也会渐渐如同那些完整的逻辑一样,被时间随意抹消掉一部分,彻底失去追查的可能性。

    因此,碧瑶不喜欢说谎。

    说谎之后,也会第一时间落实。

    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先斩后奏了。

    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谎言本就是无法落实的!

    就像是青云道子陆渊的身份!

    固然,明面上是魔子路元的兄弟。

    但若真的说起来,两人其实已经有很多年不见面了,就算有信息上的来往,碧瑶作为魔子路元的未婚妻,也绝对不会对青云道子陆渊有一个细致的了解。

    因此,就可能会出现纰漏。

    这就是碧瑶担忧的根本原因。

    所以,碧瑶选择了避而不谈。

    而后,走到一个包间门前,伸手就推开了门,大大咧咧的走到座位上坐下,觑着眼打量着面前的陆渊。

    嗯。

    是“青云道子”陆渊。

    “好看吗?”

    “看着他们为你愤怒……”

    “看着他们为你产生矛盾……”

    “看着他们被你蒙在鼓里……”

    “看着他们被我说的哑口无言……”

    无视掉一旁战战兢兢的金瓶儿,碧瑶的语气中夹杂着强烈的不满,气势汹汹的对陆渊反问道。

    陆渊无奈的摊摊手。

    随后,毫不掩饰的叹了口气。

    “这些其实都是必要的环节。”

    “就算没有陆雪琪在中间推波助澜,到了一个环节后,我也会脱离青云门,只不过使用的方法也许不同罢了!”

    “这个世界的规则,本就是弱肉强食。”

    “不经过我的考验,只是看见了我表层的这些身份特点,自然也就没必要去了解深一层的我。”

    “毕竟,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也许会和这个世界站在对立面,无论你们是否愿意,我们都将会成为敌人。”

    “我这个人比较理性。”

    “既然是敌人,就没有手下留情一说。”

    “所以,我自然要给机会。”

    “在一切未开始前,给他们机会。”

    “给他们...反对或倾向我的机会!”

    金瓶儿在一旁听的是胆战心惊。

    碧瑶倒是表现的非常澹定。

    听闻陆渊的回答,不禁轻笑了一声。

    “你还真是个矛盾的人。”

    “说着自己很理性,却总在理性中掺杂着一丝丝的感性。”

    “如果是理性的话,哪怕只是有可能在未来成为敌人,也绝不会在此刻,留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如果是理性的话,在学会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后,也绝不会用这种方式不断引导他们探索,你完全可以干脆利落的让他们死的不明不白!”

    “你说?”

    “你是不是个矛盾的人?”

    碧瑶笑吟吟的打趣道。

    陆渊闻言也是笑了起来。

    “正因为如此,你才喜欢我。”

    “人,本就是一种矛盾的生物。”

    “世间万物,本身也都是矛盾的,只不过不适合用这个词来形容,更应该用对立来形容万物的关系。”

    “如果我真的理性,你活不到现在。”

    “如果我真的感性,我活不到现在。”

    闻言,碧瑶不禁暗啐了一口。

    俏脸微红,轻咳了一声,迅速掩饰下去了这阵不合时宜的害羞和尴尬,旋即没好气的反问道:

    “谁喜欢你了?”

    “可不要倒打一耙!”

    言罢,未等陆渊回答,就急匆匆的起身推门而去,只留下尚且坐在原地哭笑不得的陆渊,以及强忍笑意的金瓶儿。

    在碧瑶和陆渊说话的这段时间里,陆雪琪等人也吃完了这顿饭,谈不上好吃,但也谈不上难吃。

    每个人的心里,全都装满了心事。

    沉甸甸的感觉,让他们下意识忽略了味觉上的感受,直到吃完饭后,气氛依旧还是有点古怪,田灵儿几人更是心不在焉。

    连夜赶路,自然是不肯能的。

    陆雪琪不是陆渊。

    田灵儿等人也不是龙影书局的骨干。

    而且,就算是龙影书局的骨干,在长途跋涉斩妖除魔后,也只是凭借着仅存的气势控制了西域,而无法再度扩大战果,只能巩固战果。

    归根结底,还是信念上的问题。

    青云门的信念,过于笼统。

    斩妖除魔,这没什么问题。

    巡查四方,也没什么问题。

    锄强扶弱,更没什么问题。

    但这些没问题凑到一起,就混合成了一个笼统的正道概念,并没有一个特别突出的点。

    龙影书局的点,在于挽天倾。

    人族积弱,以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不是人妖之间的矛盾,也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对与错,只是单纯的自救,并且正式续借起人族的嵴梁骨。

    征南,只是手段。

    根本目的,还是在于挽天倾。

    准确来讲,就是塑造大势。

    但一个征南还是远远不够的。

    如果根据常理来分析,当时的征南力量其实更应该休整一段时间,哪怕不会到一气道盟的地盘上休整,也应该在南国的地盘上休整一段时间。

    如此一来,锐气当会再度恢复。

    而且,愈发的坚不可摧。

    毕竟,南国是这些骨干一路打过去的!

    而西域,是陆渊直接发起的闪电战!

    一个是横推战术。

    一个是斩首战术。

    两者对于战力的要求,完全不同。

    同理。

    对于技术的要求,也完全不同。

    因此,当时攻打西域,之所以这支疲兵还能发挥出如此高的战斗力、纪律性以及行动力,主要还是因为当时的时局,让所有人知道他们没有选择。

    退,就是功亏一篑。

    后面,站着数千万的人族同胞。

    所以,他们只能向前。

    其次,才是一路走过来连战连胜的气势给了这些骨干底气,让他们能把战斗力维持在一个水准上,短时间内不掉落。

    可青云门有什么?

    完全可以说,青云门什么都没有!

    所以,一方面正值雨夜行动不便,一方面还是赶去会面并不着急,最后一方面还是陆雪琪没有这个号召力。

    三方面的原因结合到一起。

    陆雪琪等青云弟子,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在山海苑中住下。

    值得一提。

    山海苑是酒楼。

    客栈可以提供住的地方,但单纯的客栈竞争力实在是太弱,总有些商人的眼光是独到的,因此,类似于“青楼”“酒楼”这种有吃喝或有玩乐的集成型客栈,就被发明并落实了下来。

    青楼里面,可以吃喝玩乐。

    只不过,重点在于后两个字。

    酒楼里面,也可以吃喝玩乐。

    只不过,重点在于前两个字。

    而当这两个集成型客栈出来后,就算真有一些普普通通的客栈,也都被这些不讲武德的同行挤没了。

    所以,酒楼里存在居住的地方。

    根据位置待遇的好坏,还会划分等级。

    对此,陆渊也表示很无奈。

    因为人性就是如此。

    比较,是人类的天性之一。

    炫耀,也是人类的天性之一。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才有了阶级。

    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陆渊只能表示,看开就好。

    不过,他和陆雪琪等人不同。

    目前,他是炼血堂的堂主,无论是表身份还是二层表身份,包括里身份,全都是不能拿出来的;所以,自然而然的需要花钱购买上等房。

    陆雪琪等人很少下山。

    准确来说,不少人就没下过山。

    具陆渊了解,曾书书、齐昊和常箭这三人应该是下过山了,无论是否是偷跑的,就事实而言,确实下山了。

    田灵儿、张小凡、林惊羽和陆雪琪这四个萌新,可谓是真没下过山,兜里可谓是连一两银子都没有,就连铜币,估摸着也是没几个。

    原因很简单。

    用不着那种东西。

    在青云山上,一切全都是公开的。

    有弟子饿了,就去后厨找人做饭。

    像大竹峰这种人丁稀少的山峰,甚至可以做到单独挑选菜肴这种操作,一共只有不到十五个人,哪怕全部分开吃,也足以承担的起。

    毕竟,没人规定一人只能用一口锅。

    修仙者做饭,其实真的很简单。

    因此,青云山上很少有用银子的地方。

    一块好材料,亦或是一本好笔记,或是一门好的法术,起到的作用远远比同等价值的银子更大,也更容易被更多青云弟子接受下来。

    不过,陆雪琪等人的身份摆在那里!

    山海苑的掌柜,何等精明?

    山海苑的小二,眼力何等老辣?

    在明知道陆雪琪等人是青云门弟子的基础上,不动声色的,就给陆雪琪等人分别安排了一间上等房。

    一人一间,加起来就是八间。

    而且,还没要任何的银子。

    就现实而言,真的很会做生意。

    面子里子都兼顾了。

    毕竟,八间“青云弟子曾住过”的房间绝对能吸引不少顾客,求仙问道,本就是这个时代的主流。

    在不知情的安顿好后,陆雪琪和田灵儿等人,就开始了寻找碧瑶的行动;虽然不能出外面,但打听打听消息,在私下里试探一下碧瑶,这还是可以的。

    毕竟,截至目前为止,碧瑶是她们唯一能接触到知晓陆渊情况的人,而且在身份层次上,估摸着,也是她们在未来不断的时间里能接触到最高级别的人物。

    所以,自然不能轻易放过碧瑶。

    能不能问出来,看技巧,看运气。

    但归根结底,总是要去尝试的!

    不尝试,就什么答桉都得不到。

    因此,才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陆雪琪最终还是找到了不厌其烦的碧瑶,并且单独和碧瑶交谈了一些隐秘之事。

    紧随其后的,就是田灵儿。

    张小凡倒是没问。

    仍处于自闭状态中。

    其他人也没有询问的心思。

    准确来讲,是没有询问的必要性。

    他们就算是知道了,也什么都做不到。

    无知,有些时候未必是一件坏事。

    不过,陆渊对此却很放心。

    一方面,只有陆雪琪和田灵儿两人,和碧瑶产生了真正意义的交谈,而且还都是单独的交谈,完全能确保信息上的不对称。

    碧瑶可以真真假假的说。

    如此一来,就能保证陆雪琪和田灵儿在事后对口供时,产生出很多错误的要点,并会被这些错误的要点所诱导。

    另一方面,对于碧瑶的口风,陆渊还是相当信任的。

    虽然碧瑶有点不靠谱,有些时候还喜欢耍小性子,但在大是大非的面前,碧瑶至今为止还没出现过任何纰漏。

    哪怕是和他摊牌的那次,虽然算是破釜沉舟之举,但能在攻破他的掩饰后还能把事情圆回来,总而言之,是真的不简单!

    不过,事实也再一次证明了陆渊的信任没有错。

    田灵儿出来时,心态明显是崩了。

    陆雪琪出来时的状态还可以。

    只不过,情绪上还是产生了一定波动。

    对于一个性格冷清的人来讲,当情绪在一定程度外泄的时候,内部积压下来的情绪其实已经相当多了。

    陆渊清晰看见了每个人脸上的神色。

    并且,坐在房檐上,赏了一宿的月。

    “似乎也突然理解你了。”

    身畔,金瓶儿微醺的说道。

    陆渊笑了笑,没予回答。

    人,总是一种奇奇怪怪的生物。

    求生者,总会为了某些原因甘心赴死。

    求死者,却会因为一些巧合侥幸生还。

    就好像是现在的他一样。

    明明知道,不见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可人心,又岂能如铁石一般冰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