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850章 你到底是谁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在福安康回来的第二天,又有一般警署的人来了,详细地问询了福安康和魏武昨晚的活动。

    魏武有些奇怪,莫非昨晚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就有了消息传来,昨晚,那些被警方看着,在医院治疗的27名嘴利坚大兵,无一例外地都死在了病房里,据说死状十分惨烈。

    这一下,嘴利坚那边反应剧烈,据说已经上升到了两国外交层面。

    一时间,赶来冲绳的人越来越多。

    魏武怕再生是非,索性让福美姬派人领着他,去了福氏在这边投资的农业和旅游项目。

    福氏投资的农业旅游项目不在冲绳本岛,而是在冲绳群岛的外围十几个岛屿。

    那里原本都是无人荒岛,景色很好,野生的药材也很丰富,魏武一边游玩,一边采药,又不受任何人干扰,倒也十分舒坦。

    由于嘴利坚大兵当众施暴事件的持续发酵,赶来冲绳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听说琉球最后一位世子的遗骸恰好也运来了岛上,这些天来尚复灵堂拜祭的人越来越多,福美姬便没有阻拦魏武。

    毕竟来的人太多太杂,她也担心崔家的人得到魏武的消息。

    原本福安康也想跟着魏武,可是警方要求他短期内不得离开本岛,所以只得作罢。

    不过,福美姬还是派了一艘渔船,包括船夫在内的十几个人跟着他,魏武也没坚持,至少他们还可以帮他把采到的药送到船上,大大地节省时间。

    就这样,魏武带人每天天刚亮就出海在附近的岛上采药,到天黑才回来,晚上就住在福家的观光酒店里,一边等待尚复下葬的日子,倒也自在。

    几天下来,附近的小岛都被他跑遍了,倒也采了不少的珍稀药材。

    采药的第四天,也就是来冲绳的第六天,魏武从船上下来,就见福美姬福美媛等在岸边,跟在身后的,还有三个女孩,其中一个,赫然是那天他从嘴利坚大兵身下救了的女孩。

    魏武见了那女孩,心里不由一惊,难道她知道是自己救了她?

    不可能吧,当时他隐藏的极好,不可能有人看见的。

    可是,要是她不知道是自己救了她,来这里做什么?

    走近了,魏武慢慢放了心,那个女孩似乎不认识他,应该只是来这边玩的吧。

    果然,福美姬跟魏武说,那个女孩名叫贞子,是倭国大京的大学生,这一次来这边游玩,差点糟了嘴利坚大兵的毒手。

    由于她是受害人,在案子没有彻底了结之前,她暂时还不能离开。

    贞子和尚家的一个女孩是是大学同学,从医院回来后,这些天一直住在她家,这几天渐渐和美媛也玩熟了,今天特意来这边看水族馆。

    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海洋资源,福家在这边投资了一个叫做美之海水族馆,为世界最大的水族馆,它被包围在大海之中。

    水族馆最卖座的景点是拥有多项世界第一的巨大水槽,引入琉球群岛海域黑潮海水,水槽里的黑潮之海中游弋着全世界最大的鱼类:鲸鲨,他们是美之海水族馆镇馆明星。

    还有好几只像飞碟一样的巨型鬼蝠觚,一群群原生于冲绳海域黑潮洄游的鱼族,悠游其间,景色十分壮观,令游客仿佛身临冲绳的大海之中。

    很多游客都喜欢来这边看水族馆,尚家小姑娘好客,特意带贞子来散散心。

    那天,他们一群大京来的大学生代表,和本地的大学生一起,去普天间基地外面示威了一个下午,一直到天黑才离开。

    回酒店时,就发现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几个嘴利坚大兵,他们也没在意,只当他们是出去吃晚饭的。

    却没想到,这些大兵就是冲着他们去的,胡吃海喝之后,借着酒劲,便上前调戏几个女生,并很快发生了冲突。

    谁也没想到,那帮畜生,竟然当众要对贞子和另一个女孩施暴,还好魏武及时出手。

    另一个受害的女孩,精神受了极大的刺激,目前还住在医院里。

    那天晚上,尚氏的女孩因为要随家里的长辈,拜祭老祖宗尚复,所以并没有去出事的酒店。

    既然是这样,魏武也就放了心,还宽慰了贞子几句。

    不知为什么,魏武老是觉得贞子和他见过,却一直想不起来,而且,贞子似乎也很关注他,不时地悄悄看他。

    晚饭是福美姬安排的,魏武也参加了,由于都是女孩,魏武也没有喝酒,甚至有些不自在。

    好在有福美媛在场,不断地缠着他问这问那的,倒也不至于太尴尬。

    那个贞子全程都不怎么说话,只是笑盈盈地看着魏武和福美媛。

    当晚,大家都住在了酒店里。

    半夜里,魏武刚刚结束修炼,就听到有人轻轻开了门,然后踮手踮脚地向他的房门走了过来。

    两次受伤,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这些日子,他每天都要练功几个小时。

    尤其是在这个海岛上,植被丰富,灵气充足,尤其夜间的海风很大,开着后窗,即使吸收灵气的漩涡再大,也没人会觉出异样。

    所以,在岛上的这几天,他每晚都会修炼到凌晨才睡。

    听到来人停在了自己的房门口,魏武不动声色的来到门后,通过猫眼,看见来人正是贞子。

    这就让魏武太意外了,见她抬手要敲门,魏武提前一步主动开了门,把贞子吓了一跳。

    魏武出手如电,在她惊呼之前,极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同时一把把她拉进来房间,随手关了门。

    进了房间,魏武才松开了她的嘴,问道:

    “你到底是谁?这么晚来找我有事吗?”

    贞子应该是吓坏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冲魏武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说:

    “魏先生,谢谢你两次的救命之恩。”

    魏武心中一凝,果然,他是认识这个女孩的,否则,她怎么会说两次救命之恩。

    可是,还有一次是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

    魏武审视着对方,还是没有想起来,便问道:

    “你到底是谁?我们见过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