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四百四十七章 论海外领地建设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时北方已经进入秋季,天气慢慢凉了下来。但在这南洋,温度还是高的吓人。要不是提前进入,慢慢适应了一段时间。一旦现在贸然来此,恐怕不等别人攻打,己方就要病倒一片。

    但就算是如此,也有不少人中暑,或者水土不服。更是死伤上百人。

    这还是姬松提前准备了充足的药材和医师的结果,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奶奶的,这鬼天气,能热死个人!”

    噗

    作为水师副统领的沉臻,毫无形象地赤裸着身子,一桶海水就这样从头到脚浇了下去。比外界温度低不少的海水顿时让他打个激灵,面上露出舒爽的表情。

    就像是完事之后进入贤者时间一般。

    “痛快!真太娘的痛快!”

    刘仁轨被他这幅模样打败了。没好气道:“现在是爽了,等下你满身是盐粒的时候又要浪费水了。被大总管看到非得收拾你不可!”

    不过,被说的沉臻却无所谓道:“那也比热死强!”

    “话说大总管让顾先生去找那些世家人做什么去了?现在他们都快成了惊弓之鸟,海外领地的中坚人物全都撤了回去,难道他们还能帮助我们不成?”

    说起这件沉臻就有些不解,那些世家听说南海要打仗,一个个都将重要人物都暂时撤了回去。现在留在地方上的基本上都是管家,主事之流,找他们做什么?

    “不知道,但大总管什么时候做过无用的事情?看着吧,就是是落后的海外领地,也能被大总管炸出三两油来。更别提还有那么多人口了。”

    刘仁轨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也是,只要有人那就能做不少事,至少不用全部从大唐调集民夫和粮草.............“

    说道这里突然安静下来,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异。

    “不会吧!大总管不会真的和那些人耗.......”

    “闭嘴!”

    刘仁轨连忙捂住沉臻的嘴,看看周围没什么人,这才松了口气。没好气地看了沉臻一眼,这才放开他。

    “你个混蛋说什么呢?这要是被将士们听去,军心还要不要了?你想掉脑袋自个去,别拉上老子!”

    沉臻知道自己失言,闻言赶紧闭嘴。

    “这件事我听大总管说起过,我只能告诉你,这次我们可能要打持久战了。”

    说完就拍了拍沉臻的肩膀,道:“你也做好心里准备,大食人的情报你也看了,这场仗,不好打啊!”

    ......................................

    就在两人说话的档口,远处传来号角声,俩人同时一愣。随即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船上的瞭望台上。

    “那是我们的船!”

    刘仁轨拿出望远镜看了一会儿,松了口气道。

    “应该是顾先生回来了,我们赶紧过去迎接!”

    说完就急忙下得小船,朝大总管座舰驶去。

    等他们到了的时候,顾延之也刚好到了。

    “见过顾先生!”

    对于顾延之他们是不该怠慢的,要不是这次战争,以顾先生的资历,这次去长安少说也是一部副官,熟悉几年就能执掌一部。要是得了皇帝认可,说不定还会进入麒麟阁参政。

    “不必客气,我们上去说吧!”

    顾延之没有多言,就准备上船。他的身后还有不少汉人,看样子应该是那些被留守的世家管事之流。

    ................................

    “拜见郕公!”

    “拜见大总管!”

    “拜见郕国公!”

    船舱之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称呼。像顾延之之类的文官称呼他为郕公。以刘仁轨为首称呼他为大总管,这是军中称呼。而身后那些管事之流则称呼他为郕国公。

    一个称呼,远近亲疏已经分辨的明明白白!

    说实话,世家之人,除了郑氏外,其他人对姬松的映像都不太好,这和他往日做派有很大关系。

    要不是姬松现在地位实在太高,他们付不起得罪这位的代价。不然以世家以往的做派,不拔刀相向就不错了。

    “诸位都起来吧!”

    “请坐!”

    待众人落座,姬松笑着说道:“在此之前,本公代表朝廷,代表大唐,给诸位说声:辛苦了!”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他继续说道:“诸位作为处理南洋事务的主事人,不管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无论你们代表是谁。但无可否认的是,你的行为和事迹必将流传千古,为后人所敬仰!”

    “走出中原,开疆拓土,引领汉人在此地生根发芽,流传血脉。为我华夏血统披荆斩棘,开辟生存的沃土。说一声劳苦功高也不为过。”

    “虽然朝堂上对于诸位还有所疑虑,但不可否认,你们出海开辟领地的行为却是为大唐和中原注入了新的活力。”

    听到这里,其中一人不解道:“郕国公此言何意?我等什么身份,什么本事,我等自然清楚。没您说的那么伟大。您有事还请直言,能办的我等同为大唐人,必然义不容辞。不能做的我等也是爱莫能助!”

    “是啊,有事直说就是,不必浪费时间!”

    顾延之看到众人如此不识抬举,顿时有些恼怒,就要上前呵斥,却被姬松一个眼神阻止。

    “哦?这位如何称呼?”

    眼前老者有些倨傲道:“清河崔氏,崔固是也!”

    “原来是清河崔氏,久仰久仰!”

    姬松面对众人的不配合,没有一丝恼怒。要是易地而处,自己恐怕也会如此吧。要是寥寥几句就能说服这些人精,那么五姓七望就太令人失望了。

    “之前本公所说,你认为是在欺骗尔等?或者说是言不由衷?”

    崔固撇了一眼,昂着头道:“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姬松一声大喝,肃然道:“不但不是,并且还是肺腑之言。”

    “我给诸位算笔账,或许诸位就会明白本公今日所言一点不虚。”

    众人被姬松突然的大喝吓一跳,回过神来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崔固道:“愿闻其详!”

    “好,那本公就从税收说起!”

    他环顾左右,朗声道:“从你们出海后的第二年开始,明州和登州的税收就直线上升。就去年一年就比出海之前增加三成。”

    “或许诸位对这个数字没有多少概念,那本公就说的再清楚一些。现在朝廷每年从两港的税收现在是五百三十万贯。这其中三成,约莫就是一百余万贯。而这些就是尔等的贡献。在为自家创造利益的同时,也为大唐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要不是这次战争影响。以尔等越来越大的规模,这个数字会不断增加。”

    众人有人吃惊,有人心疼,有人无动于衷!

    “再说其他的,你们从大唐不断吸引无地百姓出海,虽然朝廷不曾支持,但也不曾明令禁止。这一项就为大唐稳定贡献了不少。”

    “再说物资商品。你们或许不知道,但本公却清清楚楚地记得。你们在领地上不断开采矿产,还有运送香料。现在大家回长安打听打听。贞观初年价比黄金的香料,现在就算是平常百姓都能用的起。”

    “你们说,大唐应不应该感谢你们?”

    “还有铜矿和白银,黄金。大家都知道大唐缺铜,非常缺。你们这些年为大唐输送的铜锭就超过十万斤,白银五万斤,黄金一万两千斤。”

    “白银和黄金虽然现在不是法定钱币,但它们在大宗贸易中却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而这些都是你们的贡献。”

    “想在想来,开沃土,引衰民,降物价,开矿产。你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大唐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此互利互惠,相互补缺的事情,朝廷难道就真的看不到吗?”

    沉默,还是沉默。

    姬松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竟然对大唐起到了如此大的作用。

    这个过程他们吃亏了吗?

    没有,不但没有,他们还赚大发了。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自主领地,为家族找到了一条安全的后路。

    他们之前付出的投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回本,剩下都是赚的。

    要知道之前投入的物资,人力,钱财,那可是世家数百上千年的积累啊。但就这短短几年就已经回流了不少。

    虽然每年要为朝廷上交一部分税收,但大唐也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不然他们就是有钱也没处买东西啊!

    有人说倭国?南洋诸国?

    快醒醒吧!就那些国家,全部的积累,怕是都没一个大世家来的多。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提供自身所需的东西。

    “本公说这么多,不是在炫耀,更不是为难诸位。而是在告诉大家,你们的功劳朝廷一直都记得。这次回去之后,本公必然上奏朝廷对诸位进行嘉奖。在大敌来临之际,诸位坚守领地,不与其同流合污,做到一个大唐人该有的操守。”

    “本公在这里谢谢诸位!”

    说完就起来躬身一礼。

    “郕公不可!”

    叫崔固的老者连忙站起来拦住姬松,无奈道:“郕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我们什么身份您还能不清楚?有些事情我们也是无奈。要是有可能谁愿意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郕公折煞我等了啊!”

    姬松只是笑了笑,道:“这是你们应当的,在他们离去,而你们却一直坚守在这里开始算起,你们就是大唐的功臣。对于功臣,朝廷和陛下都不会吝啬。本公今日话就放在这里,你们回去必然有得到朝廷的封赏。”

    看到有人想要拒绝,姬松摆了摆手道:“本公知道你们的顾虑,但你们同时也是大唐的子民,这点就足够了。”

    他看向崔固,笑道:“崔先生可曾消去大唐的户籍?”

    “怎么可能?”

    崔固连忙摇头道:“我的家在大唐,我的妻儿都在大唐,我的祖坟更是在大唐,怎么可能消去大唐的户籍?”

    “郕公说笑了!”

    姬松不置可否,问其他人:“你们呢?”

    众人立即摇头道:“我等就是死也不会消去大唐的户籍,这和背弃祖宗有什么区别?我等可不像裴基那个畜生一样卖国求荣!”

    “不错,死也不会!”

    “............”

    姬松看差不多了,举起双臂,示意大家安静!

    “其实这此请你们来,没别的什么事,就是看看大家还有什么需要?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建设和规划方面,这大唐能超过本公还真没几个。”

    “看在大家都是中原人的份上,你们有什么困惑尽管提,只要是本宫知道的,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当真?”

    姬松此话一处,所有人都惊了。

    郕国公是什么人?说句毫不客气的话,这位在建设和规划方面敢说第二,整个天下都没人敢说第一。

    想想现在的庞然大物司农寺,想想巍巍太白皇家书院,再想想现在的水师舰队。甚至久远一点想想现在的明州,登州两港和宣州的繁荣。

    这一条条一件件,那件不是留名青史的事情?

    要是能得到这位的指点,在领地建设上,他们能走很多弯路,这能不让他们喜出望外吗?

    “哼,郕公是什么人?会欺骗尔等?”

    顾延之怒道。

    “郕公息怒,我等只是不敢相信而已。毕竟.......毕竟我们之间............”

    虽然话没有说出口,但意思大家都明白了。毕竟之前姬松和世家之间说不上你死我活,但也差不离了。

    现在突然要帮助他们,这让他们怎么想?心里阴暗点的,怕是以为姬氏又在给他们挖坑呢。毕竟以前这样的事情没少发生。

    “好了!”

    姬松挥挥手,示意大家不要在意。

    “这事本公来此地之后派人探查后总结出的一些建议,诸位都是这里的行家里手,相比都能看出一些东西,来,大家先看看,有什么事后面再说!”

    说完就有人进来,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沓厚厚的书籍,随即分发给众人。

    “这是........”

    “《论海外领地建设?”

    看到这个名字,众人都是一愣。看了姬松一眼就连忙打开翻阅起来。

    刚开始大家还有些不以为然,但看着看着,一个个都没了声音。

    “郕公,咱们这么做是不是便宜他们了?毕竟他们...........”

    顾延之来到姬松跟前小声道。

    “无妨!正所谓欲想取之,必先予之!有时候双赢才是最稳妥的。”

    听到姬松这么说,顾延之还是有些不甘心。这本书他早就看过,早在一年前这本书就已经刊印了不下上千册,只要姬氏心腹之人都人手一本。

    只是要求不得外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