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十九章 年轻一辈第一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点意思!”突然,一道声音响起,伴随着一声轻笑。随即,只见那星辰天元藤突然放出一阵宝光,骤然一凝,斜斜射向天际,只见那天际之上,浮现了一面水波投影,里面有着一尊人影,那人影盘坐着,明显是在一个类似山洞的地方。

    此刻,那尊人影猛然起身,一步跨出,只见他全身宝光缭绕不止,只一下,便出现在众人的上空。伸手一拂,将那星辰天元藤居然摄入手中,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到这个人出现,轩辕龙这次的脸色,才是真正的变了,是非常错愕的那种变化。

    “揽月青小姐,别来无恙啊!”那个人居高临下,俯视下方,对揽月青打起招呼来。那是一位身穿圆领的灰色长衫、赤脚的少年,披散着凌乱头发,嘴角上扬,似笑非笑。他的表情有着一丝明悟,好像是求学之人,获得了宝贵的知识,也如求宝之人,获得了珍贵的宝物,好像,在那个少年眼中,整个世界都是新鲜的,但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偏偏又仿佛有着很深的认知。

    这是一个非常强大、复杂而神秘的强者,而且年轻得不像话。

    “别来无恙?尊下莫非是李修先生?”揽月青不确定的问道。

    那年轻强者道:“试问这天底下,不依靠祖宗福荫,在我这个年纪修成我这般道行的,除了我李某人,还有谁呢?揽月青小姐,你不是说我是人族的年轻一辈第一人么?这才来找我合作,那么,你没有猜错!”

    “我错了!”揽月青神情复杂道,“你很强,依我所知的族内记载,就算是上古时期,你也是年轻一辈最强者的那个层面的高手,如果我早知道之前的那位李修先生是假身,真正的李修先生有如此修为,我必不敢来找你合作!”

    “怎么?你怕与虎谋皮?”李修摆了摆手道,“这一点你根本不必担心,至少,暂时你不必担心,因为我现在要对付的是隐族,至于那九位末期皇子的气运,如果你有本事得到,大可以自己先去取而用之。”

    “你此话当真?”揽月青不相信道。

    李修道:“我知道你有能力独自去取,你会找我来合作,恐怕是为了吸引旁人的注意力,来掩饰你真正的目的吧?那么揽月青小姐,你好像如愿以偿了,现在,我没空来搭理你。所以你如果不趁这段时间去完成你的目的,恐怕等我解决了这小小的麻烦,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到时候,恐怕连揽月青小姐你,都会成为我研究的对象,恐怕不陪我临床实验一段时间,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揽月青听到李修如此之言,虽然不明白那临床实验的新鲜说法,却听懂了这人居然想拿她这样一个活人当做研究对象,难道是那种小白鼠?这种情况,她也不能说没有见过,比如,她曾经进过剑雪山核心地带一次,好像就看到过那位这样做过。揽月青立刻说道:“李修先生,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故意让我独自闯过那个鸹风阵,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是你故意在拖延,现在你将话挑明,是不是代表着你已经知道了你所想知道的一切?”

    李修道:“如果揽月青小姐你愿意将你所知道的剑雪山的秘密都告诉我,那也可以这么说。”

    揽月青道:“看来,除了剑雪山的秘密之外,隐族已经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无所遁形了么?”

    李修道:“不该问的你不必问,你只要知道,留给你的时间并不多!”

    “好,那你自己保重了,李修先生,下次希望我们还能友好的见面!”揽月青觉得这个李修,真是深不可测,话里有话,他到底知道了多少事情?此番现身,又想做到哪一步?能做到哪一步?她想知道更多,但却明白现在的确是她脱身的最佳时机!

    说走就走,揽月青化为一道白光,迅速朝地中海的核心区域飞掠而去。

    那轩辕龙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拦。

    李修对轩辕龙说道:“轩辕龙,你我之间的那场约战,可还算数?”

    “当然算数,李修,刚刚看到你被马宏吃掉,我还感到可惜!”轩辕龙道。

    “哦?可惜什么?”

    “事到如今,我得到天道的助道,修行日进千里,对你身上的气运已经不太感兴趣,不过,能将你战败,我就能得势,你应该是那种真正的苦修者,你不屑的那些虚名,对我即将要去办的事情,却非常重要,所以,十月初八,瀚城之北,城隍庙外,一决高下。三天后,如果你没有死在隐族,我在那里等你!”

    李修笑道:“莫非你现在要走?”

    轩辕龙道:“李修,你根本不会真正的看破隐族的强大,揽月青能被你蒙骗,我却不信你有那个本事!要是隐族的巨头有那么好对付,源江口一带,方圆数百里的地方,就不会存在上千年,何况,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上古末期之后,七大门派消亡,尘世的皇朝兴起,都有隐族的影子,你就算实力逆天,能踏平这里,可接下来,你也会有无休无止的麻烦!不过,我希望你能活到三天后,死在我的手里,总比死在他们手里有用,那样的话,你也算是人族的功臣,不会全无价值!”

    李修道:“吹嘘什么的没有什么意思,那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哼,大言不惭,我没工夫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希望你能收拾马宏,不然就让我太失望了!”轩辕龙的神色忽然冷漠下来,声落,他猛然遁入水底,迅速消失不见。

    “呵!”李修笑了一声,对轩辕龙的离去,并不意外,此人不说别的什么野心,光那弥补他那七九玄功的残缺一事,就非同小可,所以,轩辕龙可以暂且容忍揽月青,也能容忍李修这样的外人,一切,都是为了提升实力。

    “马宏是吧?我没有立刻对你出手,本来是想让你自动让开,让我去和那帝释鲲一见,你却没有趁机走掉,可见,你心里必然认为我很好对付!”李修突然对着那灰雾中的虚空领域里的三尊马宏说道。

    “你这样的小杂碎,怎知裂道分神的神妙?我随便一个就能杀死你,何况三个我?小辈,你很狂妄,代价是死亡!”

    “是么?你所谓的裂道分神的确厉害,如果我没有看错,你这三个人,每个人都有能力独立于世,哪怕轮回转世,都可以无病无灾!你将这样的境界,划分到巨头的实力,也算是挺有想法的,想必,你用这样的手段,也抹杀过不少对手!不过,在绝对的毁灭力量面前,这种道行,量变的东西,只能用来逃命用,勉强算一种遁术,你没有接我一招的神通,那就对不起了。”

    “什么?遁术?你是在说笑吗?”马宏的脸色阴沉下来。

    “我从不在修行上说笑,我觉得,裂道分神,只能算是大道金丹圆满境界里的一种变化,算不上大道,所以,你如果只有这样的本领,那你的下场,就是成为我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何况,刚刚你已经被我的法宝所创,实力损了最少三成,我给过你机会逃命,你可以搬救兵,现在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好了,你准备好,我要对你出手了!”李修突然收敛笑容,正色说道。

    “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所谓的毁灭的力量吧,否则,落入我手里,我会让你知道大言不惭的后果,远比死亡更可怕十倍百倍!”

    “如你所愿!战胜你这样的巨头,我根本不必全力,就能将你抹杀,不过,我不会杀了你,你还是乖乖做我的小白鼠好了!”

    “放肆!”马宏怒了!

    一瞬间,马宏激发裂道分神的最强法门,三个马宏,三尊大河马,每尊河马都是激发出强到极致的爆炸力量,他身上的鳞片,随便一片,都能抹杀一个像胡雪虎那样的强者。可见,他肉身的力量,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加上他的裂道分神,已将元神修到末法时代的某个极致,再强一分,恐怕就能踏入普罗陀那样的虚空结界的毛神层次了,形成质变,非同小可。

    所以,马宏,绝对不是一个只有肉身力量的巨头,他掌握的法门,绝对超过李修最近所见过的所有强者,是普罗陀之下的最强者,和当初那个红莲老妖借助李修的真火炼成仙躯后的力量,完全可以并驾齐驱。

    李修暗道此人果然不愧是巨头,不过,如今的自己,今非昔比,即便是当初的普罗陀,李修也自信可以独力斩杀!居高临下,李修双手撑天,只一瞬,他头顶上方,形成一片汪洋火海,仿佛那天空的所有元素,所有的法则,在这一刻,全部被李修所驱使,全部衍变成火的空间,让虚空扭曲,让方圆百里的一切生灵,乃至一切元素都颤抖,紊乱。

    “什么?这个世界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够修成如此纯阳真火?不好,莫非此子是那神农炎帝转世不成?传说,神农炎帝乃是先天九阳神躯,手持九鼎,腰别锄头,力战诸天,杀死数不尽的清算者!要是此子是神农炎帝的转世身,我隐族前途休矣!不过,此子年幼,未成大器!正是扼杀的好机会,所以,他,必须死!”马宏看到李修所搅动的那种毁灭一切的场面,内心震撼,不过,这更加激发他的斗志,也激发了他的杀心,如果说刚刚他还只是正视李修,想要用血的教训来教训一下此子,那么,现在,他感受到李修带给他的压力后,让他在瞬间做出决定,必须激发全部的潜力,所有的法门,所有的真火,非要一击将李修击溃,然后手起刀落,将李修斩杀当场!

    “很好!”李修却是面露微笑,不过,那瞳孔之中,也是略微凝重,毕竟,马宏是老一辈的强者,虽说巨头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划分,可这人的恐怖实力,也不容小觑,尤其是,在这瞬间,马宏以三个身体,将他的河马灵变施展极致状态!只见马宏所处在的那个虚空领域之中,全部都是寒水,快速凝成一个只有直径两丈大小的球体,那三个马宏都是战意昂然,杀机浮现在他们扭曲的面孔上,远远凝视着上空的李修,咬着牙道:“你觉得很好对么?那接下来,这就是你最后的遗言!俗不知水能克火,你还是太年轻了,去死吧!”

    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