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65章:你试试余清欢会不会等你出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祁肆心态崩了,陆卿卿就在他怀里渐渐地失去生命。

    他把人抱起来,就往外跑,痛苦地说着:

    “卿卿,你坚持住,我带你去找医生。”

    赶到江城医院,医护人员迅速把陆卿卿推进了急救室。

    祁肆被挡在了门外,另有护士要带他去检查伤口,可他不肯。

    “先生,您的伤口看起来很严重,需要尽快包扎。”

    护士劝说。

    医院的地上滴了很多红色的血液。

    “我要医院最好的医生,给我找最好的医生来!”

    祁肆冲着护士吵嚷,他不能让陆卿卿死了,他们的恩怨没那么容易结束。

    护士有点作难,“姜医生的医术数一数二,可他这个月已经被病患预约满了。”

    祁肆恍然,姜景衍的医术在行业里数一数二,如果是他,陆卿卿应该会好的更快。

    护士告诉他,姜景衍在西楼病理实验室。

    祁肆得到消息后,忍疼站起身,不顾护士嗯阻拦,非是要去西楼。

    他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姜景衍。

    一身实验装束的姜景衍望了祁肆几眼,不待见。

    “姜医生,快去急救室救人。”

    祁肆着急地催促。

    然而姜景衍冷着眼神,置若罔闻:

    “你觉得我会听一个背叛我小妹夫的人的差遣?”

    祁肆跟宴家告密,破坏宴时遇复仇计划这事,姜家人已经知道了。

    宴时遇既然娶了糖糖,就是他们姜家人,欺负他,就等于欺负姜家人。

    所以姜景衍对祁肆并没有什么好感。

    祁肆急到发疯,当即就给姜景衍跪下了:

    “姜医生, 求你了,救救陆卿卿,她是姜檀儿的亲闺蜜。”

    姜景衍一惊,他知道陆卿卿是糖宝的闺蜜,于是不顾祁肆,大步流星地出了研究室。

    祁肆因为腹部伤口撕扯,行动慢了很多。

    看着姜景衍进手术室,他体力见底,顺势坐在了地上,盯着“手术中”的字样。

    前前后后抢救了足有四五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灭了。

    姜景衍走出了手术室,余光撒了祁肆一眼。

    祁肆仍旧没有包扎伤口,血流了不少,但不至于致命。

    姜景衍是一点都不同情,冷淡地道:

    “早知道这样,何必当初不珍惜,没必要现在装出一副深情的样子。”

    “她怎么样了?”

    祁肆隐隐地揪着心,陆卿卿不能出事。

    “昏迷,能不能醒,看她自己想不想活。”

    姜景衍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祁肆垂头,低声嘟囔:

    “那她要是不想活……”

    姜景衍没听到,径直回到办公室,脱了手术服,做了一番清理,给姜檀儿打了电话。

    糖宝作为陆卿卿的闺蜜,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出现。

    接连拨了三通,都是无人接听,后来直接拨给了宴时遇。

    这才知道糖宝那丫头喝醉了。

    火气蹭地一下起来了,冲着电话那头撒火:

    “她刚流产没多久,你就让她喝酒,宴时遇你要是照顾不好糖宝,就把她还给姜家。”

    电话那端是沉默,甚至让姜景衍感觉,是他自己在对着空气说话。

    “等她醒了,告诉她,陆卿卿情况很糟糕,住在江城医院VIP病房。”

    姜景衍又补充一句,没好气地挂断了电话。

    ……

    宴时遇随手将手机一丢,盯着床上沉睡的人,叹了口气。

    他这么一坐,就是到夜深。

    床上的人终于是有了动静。

    “渴……”

    姜檀儿无意识舔了舔唇,咕哝着。

    这小动作看得宴时遇是一阵燥热,慌忙起身给她倒了杯水,端过去。

    “小檀儿,喝点水再睡。”

    宴时遇把人叫醒了。

    彻底清醒过来的姜檀儿并不开心,摇了摇沉重到抬不起来的头。

    喝醉的感觉真得太糟糕了!

    宴时遇把水杯递给她,无奈人不接。

    只见她像只猫,凑到水杯前,低头喝了一口。

    她喝得不开心,嘴里只是娇气地抱怨:

    “宴时遇,你太没有情趣了,人家都不是这么端茶送水的。”

    宴时遇端着杯子,随口一问:

    “那要怎么来?”

    这句话是刚好戳中姜檀儿的小心思。

    她是利落地自己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迅速昂头贴了宴时遇的薄唇。

    水顺着唇瓣间的缝隙滑了进去。

    宴时遇皱眉,小檀儿又在撩他。

    可二哥说得话,还在他耳边回荡,她刚流产。

    刚微微走神,又被软糯的触感拉了回去。

    小檀儿虽然技术差了点,但耐不住她整个人刚好甜到他心窝里,回吻了过去。

    宴时遇把人抱到自己腿上,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按着她的颈子,娴熟地厮磨片刻。

    在他有些无法控制自己意志前,告诉了她陆卿卿被送到江城医院了。

    姜檀儿一个激灵,迅速把人推开,火急火燎地就要去医院。

    宴时遇抓住她,强行让她换掉睡衣,才带她去江城医院。

    到得时候,祁肆就坐在病房里,魂不守舍的。

    姜檀儿并不觉得他应该出现在这里,甚至有点烦他出现在病房里,“你配出现在这儿吗?”

    祁肆身子一僵,没说话。

    她气得想动手打人,被宴时遇拦住,推到了病房外:“小檀儿,你先去问问二哥陆卿卿的病情。”

    姜檀儿愠怒地盯着祁肆的身影,握着拳警告:“宴时遇,祁肆做了太多出格的事情,不准你助纣为虐,如果卿卿是因为他出事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宴时遇点头,温柔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等她离开,宴时遇方才转身重新进了病房,眼神骤然狂躁。

    他暴躁地把祁肆从病床边抓了起来,往墙上摔,一拳捶到他腹部,“祁肆,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你敢给我下药!”

    只是两拳,宴时遇的手背被血染红了。

    祁肆的伤口又撕裂了。

    “阿遇,我错了,你可以弄死我的。”

    祁肆道歉。

    他本不想那么做,可他没有办法,他不想跟欢欢吵架。

    他羡慕阿遇可以跟小姑娘两不相疑,所以他嫉妒了,嫉妒得面目全非。

    “弄死你,我嫌脏了我的手!祁肆,我会让你下半辈子烂在监狱里,你试试余清欢会不会等你出来。”

    宴时遇冷叱,鬓角爆出了青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