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74章 朝阳和夕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周世五打来电话说,昨天晚上他一直派小弟在圣清轩的门口盯着,发现乘风天没亮就出门了,现在正自己一个人在附近的公园里发呆呢……宋江一听立刻拉着孟喆出门,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清晨的公园里好不热闹,有打太极的,有玩空竹的,还有在水泥地上沾蘸着水练书法的……一个身材有些消瘦的少年正站在一个练书法的大爷旁边,专心致志的看着。

    大爷见少年看得如此认真,于是就有意卖弄道,“小伙子,要不要也写两笔?你照着大爷的临摹就行……”

    少年笑了笑,接过了大爷手里的大号毛笔,在地上刷刷几笔就写了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看得一旁的大爷直接愣在了当场……少年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把笔往对方的手里一塞,笑着离开了。

    谁知他刚一回头,就见到宋江和孟喆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乘风脸上顿时露出被抓包的小表情,随即就笑道,“你们还真有本事,竟然能找到这里来……”

    宋江听后就也笑道,“你也很有本事啊,一直在常老头身边装孙子……不过有一件事儿我始终想不明白,常老头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要继续装下去呢?”

    乘风低头笑了笑说,“没办法,我这不还没成年吗?太早的展露头角对现在的我没有任何好处……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宋江这时就将之前准备还给董士全的信封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乘风说,“这是你的东西吧?”

    乘风看了看宋江手里的信封,并没有伸手接下,而是轻叹一声道,“有些东西一旦送出……又怎么可能轻易收回呢?董士全就是个傻子,被你们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可我却不是。”

    宋江一听这个乘风果然没那么好对付,于是就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你想救下董士全的命,成全了你们这十年的交情,可捡到这封信的孩子跟你差不多大,你真的希望让他代替董士全去死吗?”

    乘风听后就冷笑道,“在生死面前谈年龄,你不觉得很可笑吗?我到想问问你,在你们看来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和一个百岁老人哪一个的命更珍贵?你答得上来吗?!”

    “当然是同样珍贵了。”宋江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

    谁知乘风却轻哼一声道,“虚伪……你心里明明觉得刚出生的婴儿更加珍贵,因为新生儿代表着希望,而百岁老人则行将就木,时日无多了。这就好比董士全和你口中那个和我一样大的男孩,他们一个是朝阳一个是夕阳,你口口声声说同样珍贵,却一心想救朝阳而舍弃夕阳。”

    宋江一时间被乘风问的哑口无言,一旁的孟喆听后则小声提醒他说,“这小子是在偷换概念,别被他唬住了!”

    宋江一听也是,于是立刻摇头说道,“你说得不对,因为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儿,董士全本来就是要死的人,是你强行用借命之术将他和一个少年换了命,让那个无辜的少年代替将死的董士全去死,这显然对少年很不公平。”

    “不公平?那他为什么会被借命呢?还不是因为他自己贪心!?花了借寿的钱!”乘风干笑着说道。

    宋江点点头说,“这一点我承认,但凡能中圈套的人肯定都是因为贪心,可这本身就是场骗局啊?明明说要借寿一年,可你却要跟人家借命!”

    乘风听后盯着宋江看了一会儿,然后微微叹气道,“看来你们只查了董士全的命簿,并没有查那小子的,我这人没有那么贪心,我用借命符只借了对方一年的阳寿,帮董士全借寿也只是想让他有时间好好料理家中的事物,也算是全了他这十年来让我白看书的情意……如果你们在那小子的身上见到了死气,那就说明他比较倒霉,本身就只剩下一年的阳寿,结果还被我给借走了。”

    宋江顿时一脸吃惊,他赶紧看向孟喆,后者显然也没想到这一点,毕竟对方还是个不满十八岁的少年,谁又能想到他就只剩下一年的寿命呢?

    乘风见二人的神情,就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一年的阳寿我是肯定不会还的,如果你们实在不想看着那孩子立刻死去……我也可以帮他用你们手里的这些钱再和别人借一年的阳寿,怎么样?”

    宋江当然不可能接受这个提议,他怎么可能让这件事情再牵扯一个人进来呢?于是他叹了口气说道,“除了借阳寿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乘风一脸遗憾的摇摇头说,“没有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啊,我要是你们就不会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那孩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突然死去,肯定要比知道了自己死期然后慢慢等死的人来得幸福快乐。”

    “董士全都说了他不会要王智航的阳寿,你为什么就不能把那一年的阳寿还给他呢?”宋江有些不死心的说道。

    谁知乘风却突然脸色一沉道,“要不要是他的事情,给不给是我的事情……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绝不拖欠任何的人情债。”

    宋江和孟喆谁都没有想到,乘风竟然拒绝的这么果断,毕竟连董士全自己都已经同意了……再加上孟喆这次又看走眼了,似乎王智航的生命真的快要走到尽头了。

    孟喆见宋江一脸的失望,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站到后面去,让自己来解决这件事情,宋江见他盯着乘风的架势,似乎是文的不行就要来武的了……

    乘风一开始还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欠儿欠儿表情,谁知孟喆盯了一会儿后,他的脸色就渐渐变了,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孟喆微微一笑说,“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有些事情本君不是不管,而是懒得管,像你这种带着前世记忆的家伙,的确是应该低调一点做人,否则搞不好分分钟就会被阴司的人查出老底儿,将你重新扔回去投胎!”

    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