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七十八章 死刑官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梦魔激动的盘旋起来,“教会一直装成他们也在努力寻找进入那里的入口,可实际上他们很可能已经进入了里面!”

    “我可以进入他们每个人的梦中查找!不过还是需要你帮我解决掉织梦者……不然他会缠住我!”

    “当然可以。”

    程深没怎么考虑的就答应下来。

    他接着道:“我甚至可以帮你挡住织梦者一段时间,给你创造机会,但你能拿出什么报酬?”

    “教会的研究资料?成神的秘密!”

    梦魔不假思索道。

    “那些都太缥缈,我只要实际的东西。”程深轻声说道。

    “只要能让我知道成神的秘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梦魔说道。

    程深微笑,抬手拟出一张凝实的羊皮纸,“那就好,签了这份契约,神明之秘离你近在迟尺。”

    梦魔眼窝里的黑火熊熊燃烧。

    一涉及到契约,它那颗躁动的心顿时本能感觉有些不对。可它马上就反思自己在犹豫什么?这张契约可是跟神明的秘密划等号,只要签了它就能…

    呼!

    云雾涌动。

    一只苍白纤瘦的手掌凭空伸出,将程深面前的契约接了过去,然后一团火焰烧成灰尽。

    “去守好噩梦入口。”

    手指轻点,灰雾凝聚的梦魔头颅顿时重演成灰雾,消散不见。

    程深转过头就见在这片梦境空间的深处,出现一道身影,它浑身上下都笼罩在朦胧中,有种不存在于现实中的虚幻感,只有一双白皙的手掌可见。

    “木偶,我允许你加入守夜人,不是让你进来捣乱的。”

    这位存在声音缥缈的说道。

    “是它先动的手。”

    程深耸肩道。

    不过,他也没深追究这件事,毕竟眼前守夜人组织的老大已经出面调解。

    何况。

    它还是一位超凡者。

    惹不起,只能忍着。

    程深从不会意气用事该怂的时候就得怂一些。

    身处梦境中的程深平静坐在自己的位席上,暗中已经做好脱离梦境的准备,当然他不确定,在一位实力没有丝毫缩水的超凡者面前他能否跑得掉。

    “轮回绝境应该可以拖一拖时间……”深紫色的幽光,已然在他眼眸中亮起。

    对面的神秘存在浑然不觉。

    那双白皙的手掌极为诡异,明明没有丝毫能量波动,可却是不自觉吸引住程深的目光。

    当他看过去时,他心里更是产生一种无法抗拒的沉陷感。

    仿佛,这双手可以主宰他的命运,操控他的灵魂,而他无法拒绝。

    “幽鬼想来已经跟你说过,每个成为守夜人核心成员的怪异,都曾为组织做过很重要的事。”

    老大开口。

    “现在有一件事就需要你去做。”

    它分不清男女老幼的古怪声音唤回程深的注意力,他暗自刺痛灵魂,集中精神,强行清醒过来。

    而后艰难将目光从它的双手上移开。

    “什么事?”

    程深充满忌惮道。

    “本来这件事应该是幽鬼和白鬼去做,但幽鬼受了伤,白鬼一个人恐怕完不成任务,我要你加入它们的队伍,协助它们完成对一只怪异的收容。”

    老大解释道。

    “是被教会列为第一序列的怪异?”

    程深直接问道。

    因为幽鬼和白鬼之前就是负责对厄运之家的任务,而厄运之家不但有一位第一序列,还有一位第二序列,和一位实力足以媲美二序列的渴血猎人。

    这等阵容。

    按理说不应该是两位第二序列能对付的。

    但幽鬼和白鬼还是动手了。这说明它们或许还有隐藏的后手,能正面硬抗一位第一序列的怒火。

    现在守夜人老大再次提到这件事,程深不得不想到,它的目标很可能是另一位第一序列的怪异。

    “是第二序列的目标。”

    老大只是道。

    “它在教会内部的序列名称为:死刑官。”

    ……

    幽暗的地下刑牢。

    黑雾弥漫。

    空中似隐隐掺杂着无数人的痛苦哀嚎声,阴湿的通道内布满苔藓,石砖翘起,这里已经被荒废许久,两侧的监牢铁门上爬起了一片片斑驳的锈痕。

    透过半开的铁门可以看到在暗无天日的牢房内堆积着尸骨、杂草、和一坨混成乌黑色的泥状物。

    恶臭弥漫。

    哗啦……

    阴影在通道一端凝聚,满身皮肉外翻可怖如厉鬼的白鬼,和一身黑风衣遮掩住身躯的程深出现。

    “我可以帮你们脱离这里,但只能在某处设置固定的转移点。死刑官的能力很可怕,以我现在的实力靠近它绝对跑不掉,那时我们都无法离开。”

    幽鬼的眼眸在地上摊开的阴影中浮现,它甚至连面都不敢露。

    “可没有你的能力帮助,我们怎么才能锁定那个家伙?”

    白鬼说着话看向的却是程深。

    他尝试释放感知,魂力在这片噩梦空间内并未受到影响,地上三层坍塌的建筑,和地下五层的监牢结构立刻勾勒成一副立体图形浮现在他脑海中。

    “如果它的本身和游魂的气息波动不同,我就可以锁定它。”

    片刻后程深开口道。

    “那就好!”白鬼咧起一个凶狞的笑容,“这东西太狡猾了!以前我们两个抓了几次都没抓到它!只要你能帮我锁定它,我会让它知道什么叫残忍!”

    “但是要注意它隐藏的那个未知能力!”

    幽鬼提醒道。

    “除了改变空间和驱役亡魂,它的第三种能力始终没使用过,教会的资料中也没有记载。我怀疑它可能隐藏着一种强大的战斗能力,不要大意!”

    “知道。”

    白鬼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程深没有说话。怪异的能力比较特殊,通常一只怪异只会掌握三种能力,只是这些能力会随着它们的成长而不断增强。

    比如眼前的白鬼和幽鬼。

    前者的三种能力是:

    嗜血,

    狂舞,

    伤害转移。

    嗜血会让白鬼在血量越低时发挥出来的实力越强,狂舞则是,它的每次进攻都能在单局战斗中持续叠加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且无上限的限制。

    这两种能力直接将它打造成了一个受虐狂型的狂暴战。

    尤其是在濒死时,白鬼甚至能发挥出超越巅峰级的力量!

    所以它的战斗风格就是极尽疯狂,只要打不死就往死亡打,典型的疯批,没人会愿意跟这种敌人战斗。

    可如果真要以为它没脑子只会硬莽。

    那可就上当了。

    它的第三种能力伤害转移,是能将自身受到的伤势,直接强制性转移到另一个目标身上。

    这个目标可以是敌人!

    试想一下。

    当你面对一个越打越勐越打越疯的敌人时,好不容易将它打到残血,硬扛着它堪比超凡级的攻击时就要将它干掉,突然它把一身伤都转移给了你!

    那种情形简直会令人绝望……

    不过,白鬼的资料现在无论是在教会内,还是守夜人内部都基本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但就算如此。

    它的无赖能力也很少有人能完全克制。

    相比起来。

    幽鬼的能力就偏向于辅助了。

    阴影,

    传送,

    无光之间。

    守夜人里经常出面的几位第二序列的能力基本都是透明的,程深很容易就能查到。

    然而他在想,

    作为一名怪异他的三种能力又都应该是什么?

    操控,

    隐匿,

    这是他目前已经表现出来的力量,程深还不知道,教会已经给他确定了一种名为抹杀的能力。

    “我瞒过了织梦者这件事守夜人内部基本都已经知道了,不如就把这当成我的第三种能力……”

    程深心道。

    “我们快点开始行动吧!”

    白鬼迫不及待。

    “可以。”程深轻声回应道,他站在原地没动只是说道:“地下四层有一个精神体活动的迹象。”

    “我送你们过去。”

    幽鬼道。

    呼!

    阴影如黑幕升起将两人笼罩,而后散碎成一地泡沫,融入地面。

    整个地下五层监牢的结构完全就是一座巨大的迷宫,通道错综复杂,而且层与层之间并非是完全隔绝的,有的地方会呈现出存在高低落差的布局。

    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在哪一层。

    两鬼倒是来了很多次,已经熟悉地形,可仍无济于事。

    死刑官可以随意改变这座监牢的结构,将自己或敌人移动到任何位置,就算能打过它也抓不到。

    哗啦!

    翻涌的黑色液体中程深和白鬼勾勒出身形。

    一露面,

    他就看到了此行的目标。

    整个地下四层的结构,是一个中空、四面环廊的露台。而中间的天井中直照出底部一个刻满神秘石纹的巨大圆盘,那里也是这座监牢的最后一层。

    此时。

    在四层的环廊中正有一个身影缓慢游荡。

    它浑身呈虚无的青黑色,皮肤破裂,头上则带着一个竖立的长方形金属笼,身上穿着的繁重长袍就仿佛一面镜子,映照出一张张充满凶厉的面孔。

    “哈!你往哪里跑!”

    白鬼大喝一声。

    嗖!

    它拎着两把刀跳出环廊,直接就向死刑官扑了过去。

    对方的反应也是迅速,马上将长袍内的无数游魂放出,一具具无实体的游魂争先恐后的从它身体里钻出来,伴随着鬼哭狼嚎瞬间席卷至整个监牢!

    “找死!”

    白鬼浑身冒出血光,燃烧的血气蔓延到两把长刀上,一刀就噼碎一片向它扑去的游魂。

    可它们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据教会记载,这座监牢在血月之灾发生前就已经建造了数百年。

    期间无数囚犯和异教徒被关押在这里受尽折磨后死去,积累的游魂根本无法计算。

    事实上,当年由监牢内的冤魂凝聚形成的死刑官,一诞生就是第一序列的强悍怪异!是教会先后派人来此净化了数次,才将它打落成至第二序列!

    没想到成为第二序列后的死刑官能力也变得诡异。

    最后,因为其他事,教会不得不放弃了这里。

    直到近期。

    这座监牢才被守夜人当做目标盯上。

    死刑官接下来的反应跟往常两鬼遭遇的情况一样,放出大量游魂后,它并没有浑水摸鱼,它早已摸清两鬼的实力不可能靠偷袭干掉,索性直接跑。

    唰!

    就见它所在的环廊位置出现一片诡异扭曲,整个人的身影,已经瞬间消失不见。

    “第一层!”

    程深不等白鬼开口询问就直接说道。

    “给我死!”

    白鬼凶刃上腾起两丈长的血焰,气势变得极为恐怖,一刀将面前的数百只游魂全部粉碎,又一刀痛灌天灵,将上方的建筑结构直接噼开百米裂口!

    轰!

    !

    无数碎石灰尘沿着天井撒落,白鬼勐地一个踏地,脚下的环廊顿时寸寸破碎,整个人就像一枚升空的导弹,沿着它噼开的巨大缝隙就冲到了上层。

    从这里就能看出它第一次跟程深交手时完全没用全力,幸亏它当时没起杀心。

    “呜……!”

    它一走后场中还未死亡的游魂倒是都冲着程深冲了过来,但这些幽魂,还未靠近他身前十米,就像是气泡一样一个接一个突兀的在空中炸裂泯灭。

    程深的感知不受影响的覆盖到整座监牢。

    他看到上层的白鬼正跟死刑官在玩一场追逐游戏,后者跑的飞快,可它操控空间的能力似乎不能连续使用。

    在白鬼一路的暴力破拆中显得及及可危。

    唰!

    感知中它的身影忽又消失。

    本来,它依靠着这座巨大的迷宫建筑可以将白鬼和幽鬼尽情戏耍。

    后者操控阴影的能力也无法直接捕捉到它的传送位置,只能一寸寸的覆盖式寻找,这期间足够它再次缓好能力的冷却间隔,等追上来时再次使用。

    可现在。

    它的一切踪迹都在程深的感知中无处遁形。

    “三层。”

    程深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遍大厅,白鬼和死刑官都听在内,刚要歇息的后者马上开始移动,可它跑步的速度终究赶不上白鬼直接拆墙破地更快。

    “你跑!你再跑!

    ”

    白鬼兴奋的大叫。

    “呜!

    ”

    死刑官只能一次次释放出大量游魂,阻碍白鬼的前进。

    然而数量再多的普通游魂也不够它一刀斩尽。

    刺啦!

    死刑官忽地发狠直接将自己的胸膛拽开,在那件繁重的衣袍下,包裹的是一具布满锁链的身躯。

    见到这情形程深立刻反应过来。

    死刑官一直没展现过的第三种能力终于要用出来了。

    哗啦!

    它身上的一条锁链骤然崩断,一只青黑手掌直接撕破它胸前的血肉,带动着整个身体硬生生钻了出来。这个囚犯游魂的外表竟跟死刑官一模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