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三色堇相伴的石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位是来找学院长的是吗,请稍等。”

    进入学校后不久,洛兰希尔和同伴们来到学院对外的接待厅内小坐,等待工作人员和阿莲娜联系。

    这里是位于三楼靠窗的房间,可以从一旁单面透光的玻璃窗看到下方学院内广场的情景。

    学生们大多在18-25岁之间,穿着黑色或蓝色的制度,胸口处有着徽章,时常能看到学生在广场专门的战斗练习场对决,浅蓝的半球形护罩隔开内外,然后两人在里面单挑,外面还有同学们的加油和欢笑。

    如今时代里,冷兵器和热兵器并存,洛兰希尔就看到一位女生抱着白色的枪械不断射击,其鼻梁上是橙色的护眼,内置跟踪和瞄准装备,手中的枪械自带五种附魔术式,可以随时切换,将使用者的魔力灌入其中,然后在内置的魔力纹路运转下,化为凝聚的子弹射出。

    相比实弹,这种魔力构建的子弹虽冲击力小不少,但胜在灵活多变,可以随时根据情况来调整。

    如今她采用的就是蓄力需求低,能够快速发射的‘疾蛇’魔弹术式,浅绿的子弹以螺旋的形式在空中激射而出,封锁对方行动的轨迹,有的落入后方的护罩掀起点点涟漪,而有的则为对方拦下。

    这位持枪女学生面对的对手和她同龄,也是一位女孩子,其左手处有着类似圆盾的武器,腰间挂着剑柄,她穿着长袜搭配短裙,极其灵活的在台上跃动游移,借助障碍躲避对手的射击,随后在对方灌注魔力冷却的时候快速跃入空中。

    仿佛听到轻微的咔擦声一般,她手中的‘圆盾’急速转动,然后一张卡牌被置于前端的位置,随后火焰般的红色魔力汇入这张透明的卡牌中,沿着其中金丝勾勒的繁复纹络前进,将其点亮,随后五把赤红的剑刃在空中凝聚,颤抖的蓄力,然后陡然激射而出。

    [炎流剑刃·数量5·急速·索敌!]

    面对这样的攻击,那位持枪的学生一咬牙,将腰间携带的特殊方形弹夹急速插入枪械中,然后就地打滚,避开前急射而来两道剑刃,第三道剑刃穿过她的右腿,让她身体为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但还是用枪挡住了第四道剑刃,第五道则是擦肩而过。

    还没等她缓过来,对面那位女孩已经冲了过来,手中握着一把魔力冲流回转的光剑。

    “【冷萃·细雪】型冲流剑,冷萃系列的初阶版,对魔力需求不高,适合序列3-4的新人使用,该系列较为追求平衡,对付金属装甲擅长,应对回流型和热膨型防御一般,因携带轻便适用面较广,多见于低烈度战斗人员佩戴,标准的序列4个体全力发挥可使用12秒,之后会因体内魔力不足而无法发挥,需要其他手段补充魔力,目前建议的是使用自充型魔力电池4型,可延长作战时间至40秒,不建议高强度作战人员使用。”

    练习场上,那位女孩挥动有如冰雪的长剑急速斜劈,其眼眸在飞舞的雪花和气流下格外专注。

    使用枪械的学生左臂弹出一个小巧的圆弹陡然炸开,产生的气流冲击试图将两人暂且分离,但持剑的那位女孩左臂上的‘圆盾’再次转动,一张浅银色的卡牌置于前端,几乎就在圆弹爆开的瞬间同时激活,银色的光膜覆盖女孩全身,让其在气流冲击中不受影响,继续前进。

    “[裂风穿梭·预置·瞬发],常见的辅助术式,用于分开气流减少空气阻力,对使用者有一定要求,体型越小质量越轻的单位效果会很好,反之则或许没有效果。”

    用来分开两人的气流圆弹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对方依然紧随而上,不得已那位持枪的女孩激活腰部的护罩装置,浅蓝的圆罩亮起,而对面的冷雪长剑也挥斩而下。

    激烈的魔力冲流在剑刃和护罩间激起,有如急速的火花闪耀,一时间为之目眩,很快护罩的光芒就为之消散,其抵挡作用大概只持续了2秒。

    事实上护罩腰带内的魔力储存并不少,但因为术式模型的缘故,效率难以提高,仅仅让对方的长剑停留了2秒,而如果这些魔力换成用来激发和对手同款的冲流光剑,大概能全力运转持续10秒。

    获得宝贵喘息的持枪少女此刻已经重新稳住身形,几乎就是护罩光芒响起的瞬间,她半蹲在地上,手中的枪械瞄准这位近在咫尺的对手,扣动扳机。

    之前压入的特殊弹夹被激发,绚烂的蓝色魔力粒子从枪械的各个缝隙溢出,然后一道猛烈的贯射光柱在练习场内出现。

    “[尘晶骤冲·弹夹预置·激发],将贯射光柱内的物质骤然晶体化并闪爆单向冲击的术式,一般而言序列5以上超凡者才可使用,但可以通过弹夹预先制备半成品纹路,并储备魔力,使用时再附带自身魔力进行激发来让序列4超凡者也可使用,威力很大,但序列4超凡者使用后会造成短暂的脱虚,精神活力大幅度下滑,无法继续使用其他术式。”

    联系场内,那位持剑的少女半身淹没在绚烂的光柱中,而后摔落地面,而她的对手也不好过,此刻抱着枪械身体发冷而虚弱,就连睁开眼睛似乎都很费力。

    握着白色的枪械,她艰难的想瞄准不远处倒在地上的对手射击,但枪械毫无反应,此刻的她的精神状态已经不足以调动魔力。

    不得已,她再次调整枪械上的魔力术式,然后又掏出一枚无需自己灌入魔力激发的弹夹压入枪械中,不过这段时间里,对方似乎也悠悠转醒。

    之前左臂上的‘圆盾’早已残破不堪,让这位女孩没有了转换卡牌来轻便使用术式的能力,她握着光秃秃的剑柄,再次起身,虽然一身狼狈,身上地上还残留着血迹,但这位女孩并没有放弃,依然拿着剑踉跄的翻滚,躲开对面可能的射击,然后剑柄对准坐在地上的对手挥斩而下。

    宝贵的魔力不能轻易使用,在剑柄挥下的瞬间,绚烂的冷雪光流才再次显现,然后劈在对面举起的白色枪械上。

    冲流型的光剑一挥而过,而后失去魔力的输入暗淡无光。

    “砰砰……”剑柄在地面轻微弹起,然后滚到一边的角落。

    “a3012班,西莉亚同学获胜,比试到此结束。”练习场内的广播响起,然后之前隔绝的光罩慢慢收起,随后数位医护人员冲进现场。

    瘫坐在地上的那位持枪少女此刻呆呆的看着天空,手中的枪械有如被喷上了一层银色的涂料,在被光剑扫过的地方变得苍白而脆裂,轻轻一动,就直接断成了两截,而她下半身也因被光剑斜劈扫过,此刻变得毫无知觉。

    另一边,那位持剑的女孩也好不了多少,左肩胳膊以下的手臂早已在射击中消失不见,此刻趴在地上,血液慢慢流淌,仅仅通过呼吸起伏才知道还活着。

    “呼,年中的大比算是有些眉目了,虽然西莉亚赢的很艰难,但总算进入32强了,下一次比试在一周后,到时应该能恢复过来。”同学们小声的议论着,几位同伴跟随着医护人员,送她到学校的治愈之庭。

    虽然少了一个胳膊,但在同学们看来,这似乎并非什么不得了的问题,只能说优秀的医疗环境,让大家能接受的战斗烈度大大提升了不少。

    看完这场紧张而刺激的比试后,三人慢慢回过神来。

    “这样的比试,倒是很有埃梅纳斯当年的作风啊。”洛兰希尔感概。

    至于埃梅纳斯当年什么作风,那当然是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为了追求在惨烈的混沌灾厄中获胜,学校的培养目标可不是什么温室里的花朵,都是离开学校后能直接去各国任职的实用型人才,而能五年内毕业的,基本都是未来的英雄人物。

    不过这种作风在近些年来慢慢变化了不少,毕竟社会环境不一样了。

    以前的人们饱受各种生离死别的洗礼,魔兽袭击,贵族之间的争斗,大量无人看管实力为尊的野蛮地带,如今在步入现代化生活后,许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杀过鸡,远离了鲜血和死亡,于是也有些受不了过于惨烈的决斗和比试。

    也是因此,埃梅纳斯如今的学院大比,其烈度也慢慢下降了,即便学校没有明确要求,但学生自己也会不由自觉的收手,不然会被同学说太过残虐而被孤立。

    “阿莲娜什么时候过来的。”克缇后知后觉的看着站在身后的这位知性女子,其穿着黑红时尚的女巫装扮,鼻梁上挂着眼镜,身材也颇为丰腴。

    相比多年前那个喜欢中性风打扮的船长阿莲娜,如今的她倒是很符合勒蒂丝描述的那种巫婆形象,当然这不排除勒蒂丝是有些嫉妒或者故意黑这位友人。

    “当然是我开口给你们解说的时候~”此刻楼层内没有外人,阿莲娜也恢复了几分曾经的俏皮和轻灵,话音并没有衣着打扮的这么成熟稳重。

    “呜哇,你们这也是,终于想起来看我了,我还以为你们几个魔女都睡忘了,毕竟魔女的记性不好是闻名的。”阿莲娜打开话匣子后,开始不停的说起来,说着自己这些年创建学院有多痛苦难受,每天得搞公务,安排这那,还得和一些问东问西的家长们不停解释,之后还得拉赞助,想办法弄运转资金让学校运转之类的。

    ……

    “咕噜咕噜……哈——”猛的喝完手中的罐装饮料后,阿莲娜将其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翘起腿继续说起来。

    “现在我算是懂为什么那些厉害的大师都不怎么收徒了,教一帮孩子真是太费心了,我是真的不擅长这个。”她靠在沙发上说着。

    “呵呵呵~那后来是怎么解决的呢?”洛兰希尔掩嘴轻笑的问。

    “起初我想把妮娜叫过来帮我,她的性格洛兰也知道,其实蛮适合做老师的,也是这样度过了开头艰难的时期,但后来妮娜呆久了,也有点想回家看看孩子和家人之类的,我肯定不能拦嘛,后来也是慢慢找到充足的教师,才进入稳定运转。”

    “现在基本上是不用我来操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我阿莲娜堂堂大贤者,大魔法师,炼金大师,怎么能困在这种俗事里呢,于是我就带着学生四处搞事情,和其他学院或者研究机构‘斗法’,慢慢的有了些名气,然后赞助与合作也慢慢多起来。”说着,阿莲娜又开了罐饮料,看着好像是某种啤酒。

    气泡鼓动声中,阿莲娜灌下大口之后,才继续说。

    “海上都市‘菲碧’内学院非常多,科研机构高度密集,所以也导致这里竞争很激烈,想在这里立足没点实力可不行呢。”说着阿莲娜摆摆手指,似乎是想说自己可是很了不起的。

    “好了,暂时不说这些了,伱们来了还没吃点东西吧,我带你们去我的餐厅看看。”说完阿莲娜带着三人离开这处接待用的楼层。

    走在路上,她又说起以前在埃梅纳斯的事情来。

    “当时我去埃梅纳斯第一天,最近惊讶和喜欢的,就是那特大的餐厅了,里面菜式齐全,在学校的几年可是我最常去的地方,可惜那会手中的余钱不多,有时还得找小夜灵蹭蹭饭,她这个小富婆一向不缺钱用,那会好羡慕。”

    “不是羡慕勒蒂丝吗?”薇弥雅感到有趣的小声问。

    “勒蒂丝我经常和她斗嘴那会,说羡慕她可就自降位置了,怎么能承认。”

    一行人来到学院餐厅的顶层,这里的穹顶采用的透明的钢化玻璃,可以看到头顶那温暖的太阳,还有穹顶上空悬挂的绿色植被,给环境里增添了些生命气息,不至于太清冷。

    久违的重逢后,阿莲娜讲着这些年的经历,从雏莓联合王国辞去职务来到南极这里建立都市,然后慢慢成为一家研究所的主人,之后又用赚到的资源来筹建学校,然后一直到现在,慢慢成为海上都市内最有名的几家院校之一。

    “虽然很辛苦,但确实也很开心呢,看着它在自己手中慢慢成型,哪怕以后自己不再了,这个学校也会一直办下去,仿佛自己的生命和一切,也得到了延续。”

    临近尾声,阿莲娜看着餐厅内这些来来往往的学生和老师,颇为感慨和怀念的说着。

    “我现在感觉自己在慢慢老去,但这种感觉没有以前预想的那么糟糕,大概是曾经许下的愿望都一一实现了吧,而有些就算没实现,也是明白它真实的模样并不是以往我想的那个样子,所以也没什么遗憾的。”

    “正是因为有结束,所以现在的一切才变得有价值和意义起来,如果我和你们一样有着漫长的生命,那以我较为懒散的性格,恐怕数百年都不会想着去努力什么的,毕竟未来还很长不是吗?”

    “嘛,你要是说一点都不怕死,那也不是,但总归着没有以前那么怕了,或许这就是时光的力量吧,让人慢慢接受这一切,无论是生命的诞生和离去,还是相识和分别,不再大呼小叫,而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一切从记忆中走过,有如抚摸那令人回想和怀念的画面。”

    “以后我也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会把自己埋在学院后山的大树下,立一个不写名字,朴实无华的石头当墓碑,大树和石头旁边要种一些三色堇,这样应该会很好看吧。”

    “勒蒂丝也和我说过关于今后的事,不过她似乎对葬在哪里无所谓,最好和尘埃一般,消散在风中吧。”

    “每一首曲子都会迎来谢幕,无论你我,既然到了收尾的时候,就勇敢而认真的演奏完最后一个音阶,让它变得美满而动人。”

    “我喜欢以前躲在被窝里看的那些令人动容的英雄传说和诗瑶,它们装点了我的梦,现在我也回报以同样的乐章。”

    故事的旋律,音乐的节拍,在怀念和回想中慢慢走向终点。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