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苍绯的两位歌姬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洛兰希尔三人在菲碧呆了十多天,不仅游览了下这座海上都市的各个景点,还去水下博物馆参观了一圈。

    相比百年前,这里的布置已经变得十分完善,湛蓝的海水阴影下,一件件古代的藏品静静躺在玻璃柜中,上面那时光留下的痕迹,记载着种种过往,让人感慨时光的变幻。

    和世界其他城市不同,海上都市‘菲碧’可以说是科学技术气息最为浓厚的地方,这里不属于某个国家,是和埃梅纳斯相似的永久中立地,拥有最多和密集的科研机构,一座座现代化的建筑伫立在海上,那光滑的玻璃面墙带给人一种先进而前卫的气息。

    在这样的城市里呆了一段时间后,洛兰希尔甚至有种恍惚回到前世的感觉,不过细看之下,还是有不少区别,毕竟前世可没有这样超凡的能力。

    在尽兴游玩数天后,三人再次告别阿莲娜,启程坐上前往珍珠群岛的飞机。

    “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坐在位置上不要随意走动,飞机正在起飞……”

    广播中传来一阵熟悉的话音,然后乘客们感受到一阵轻微的晃动,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飞机脱离地面,升入天空之中。

    洛兰希尔坐在窗户旁看着下面的那座城市变得越来越小,化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然后又在视野中远去,只留下一片白色的流云和下方蔚蓝的海面。

    回转视线,薇弥雅正拿着一本杂志颇感兴趣的翻阅,克缇则是有点犯困的枕在小桌上,火红的头发散在肩上。

    洛兰希尔轻轻摸了下克缇的后背,然后拿出随身的小册子,记下一些最近的想法,之后还用黑色的笔迹画了几个略显可爱的配图,让笔迹不至于太过干涩枯燥。

    嘛,虽然有更为方便的电子产品,但用笔写字也是一种让人解压的放松方式。

    慢慢写完今天的日记,洛兰希尔收起小册子和笔,这时克缇也醒了过来,变得精神很多,大概是想吃东西了,伸手要了份餐点。

    “洛兰要和我一起吃吗?”克缇看向一旁的洛兰希尔。

    “嗯。”这位银发蓝瞳的少女点点头,之后两人吃着简便的午餐,搭配水果,小声的闲谈起来。

    随说飞机的发动机噪音不小,但对于两人而言,这并不会影响彼此的交流。

    “这次去珍珠群岛,兰莉儿发信息说已经提前安排好我们的住处了,表演所需的舞台和配套人员也准备好,就等我们去了。”

    “洛兰也要上台吗?”克缇看着洛兰希尔,似乎有点好奇。

    “是的。”洛兰希尔点点头。

    “不会害羞吗,洛兰。”在克缇记忆中,曾经的洛兰希尔可是很害羞这种事情呢。

    “会有点吧,不过可以克服。”洛兰希尔轻咬下一块苹果切片,浅红的嘴唇中传来她的回答。

    “好厉害~”克缇单纯的夸赞着,这反而让洛兰希尔有点不好意思了,似乎有种初中生被夸加减法做的很好的感觉。

    明明自己也是承袭菲莉娅夫人的教诲,成为下一代歌姬的人,不过直到很久以后,才慢慢克服这种上台紧张的情绪。

    轻咬嘴唇下,洛兰希尔伸出手轻捏克缇的脸颊,“克缇要不要一起登台呢?”

    “不要。”克缇摆摆头,毫不在意洛兰捏自己脸的动作。

    “我要在台下给洛兰加油。”

    “唔……”好吧,放过你了,洛兰希尔松开手指,又揉了下克缇的头,和她蹭了蹭脸颊。

    “等演出结束后,我给克缇准备好大一个冰箱,里面放满你爱吃的冰淇淋点心。”

    “真的吗?”克缇开心起来。

    “真的哟。”说着洛兰希尔和一旁的薇弥雅都笑了。

    ————

    等到三人降落在珍珠群岛并参加演出,已经是三天后了。

    当夜,会场内人山人海,舞台下面那喧嚣的场景,挥舞的荧光棒,看着差不多快十万多人了。

    “这还是没有宣传洛兰会出场的情况呢。”幕后的化妆室内,兰莉儿得意的对洛兰和薇弥雅说着。

    “毕竟洛兰的身份特殊啦,我只是对外说了时隔多年后,我们的人鱼歌姬,薇弥雅小姐将再次登台演出,仅仅这个消息就引发了轰动,好多上了年纪的粉丝都买票乘飞机过来,专门看演出。”说着她拍拍胸口,一副始料未及的模样。

    “好啦好啦,不要再吹嘘你的天才创意了,快来帮忙处理下问题,现场的人员可是汇报快要维持不住了,毕竟人太多了。”就在兰莉儿尾巴快要翘上天的时候,铃心抱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放在桌上,然后又喝了口水。

    今天的铃心没和曾经一样,穿着轻便的舞女衣裙,而是一副成熟职场女性ol衣装的打扮,合身的衬衫陪黑裙,然后下面是包裹浑圆双腿的黑色长袜,尽显自身魅力。

    “呜呜,铃心我好不容易获得大成功,又来打击我,伱知道我这些年来是怎么度过每个难熬的夜晚吗?”兰莉儿故作难过,似乎遭受打击的心痛模样。

    “是怎么过的,我们不是一起度过的吗?”铃心不解的抬头。

    “我每天都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有花不完的钱,你知道吗,就是看着别人利用音乐大笔赚钱,自己却摸不到时是多么难受吗,呜呜,明明是我先来的,发明音箱是的,投资音乐盒子是的,和举世闻名的歌姬成为朋友也是,本来应该会是幸福美满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因为兰莉儿花钱很大手大脚呀,开工坊办商会都不行呢,以前积攒的钱都亏进去了。”铃心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所以说,我好不容易开心点,就不要再打击我了,我现在的心情就差悲痛欲绝了,再不让我开心下,我真的哭给你看啊。”说着兰莉儿揪起铃心的衣领一阵痛诉。

    “啊哈,好吧好吧,今天就小小鼓励一下你吧。乖,大明星兰莉儿~”铃心抱着这位同伴,摸着她的后背一阵安抚。

    短暂的笑闹之后,正式的表演也即将开始了。

    喧闹的露天会场内,一片片照明的灯光为之关闭,然后唯一剩下的灯光照向舞台的中央。

    这时,观众们也渐渐安静下来,将目光汇聚到那唯一亮光的舞台上,这时旁白之声响起。

    “在经历数千年的动荡之后,世界迎来和平,然而故事中的歌谣依然传唱,无数人再次回想起那两个曾经享誉世界的称号,以及其中诞生的一个个动人传说。”

    “今日之夜,时光再次回转。”说完一个巨大的黄铜表盘从舞台上空慢慢放下,其中的指针静止不动,而中央的用古旧的鎏金写着如今的年份,第三纪1824年。

    当这表盘慢慢落到舞台中间时,钟声为之响起,于夜空回荡,清澈悠远。

    随着钟声的响起,表盘上的时刻之针再次慢慢转动,发出咔咔的声响,但它并非正常的顺时针转动,而是反方向逆时针转动,而随着其转过一圈,上面的年份也为之减少一年,显示出1823年。

    如此,指针转动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钟表周围也扭转起扭曲的光影,仿佛时光在此刻扭曲,生动的特效下,场内的观众逐渐进入状态,双眼注视着那个表盘。

    钟声越来越急促,指针化为幻影,人们的心也越来越紧张期待,直到最后一刻,表盘戛然而止,时针陡然定格在一个刻度上,而表盘上的年份也停留在第三纪428年的时候。

    之前的钟声余音袅袅,慢慢远去,而巨大的表盘也慢慢隐没在阴影中,被拉上的帷幕所覆盖。

    一个巨大的城堡模型慢慢自舞台后升起,如此宏伟,又如此古旧,上面有着风华的岩石砖块和青苔,让人梦回那个遥远的时代。

    [书卷翻动的声音]

    旁白响起

    “第十二卷  741页”

    “两位歌姬终有一日将香消玉殒…”

    随后一阵轻快前奏开始响起,舞台后方也竖起一面面代表背景的绘图立牌,略带童话风格的彩色绘板代表着树木,房间大厅,甚至一位位遮住面容的持戟卫士。

    之后,略带欢愉的歌声旁白响起。

    “被称作红之歌姬的公爵家的千金……”歌声间,一位有着火红头发和鲜红衣裙的少女登上舞台。

    那样的头发并非暗淡的酒红,也不是如褪色茜草般的浅红,而是有如鲜花燃烧绽放的惊艳之红色,让人为之惊心动魄。

    “棋盘上的棋子前进了……”

    “有着圣都和南方领地作为后援的绯红之歌姬。”

    歌唱吧!红之歌姬

    你理应登上的

    是优雅华美绚烂辉煌的王都

    在这位绯红的歌姬站定后,舞台另一边也亮起灯光,随后另一位穿着浅蓝衣裙,有着湛蓝如水长发的歌姬也登上舞台。

    被称作苍之歌姬的领主家千金……

    北都领地及水之都市作为苍之歌姬的后援

    “轮到我前进了……”

    歌唱吧!苍之歌姬

    你理应登上的

    是优雅华美令人神夺的王都

    两位歌姬一同登上舞台,这场演出或者说歌剧,表演的正是第三纪初年,当时两位苍绯歌姬的传说,虽然故事的结尾是悲剧,但也正是因此,让无数人难以忘记,流传至今。

    两位骄傲的公爵之女,万众瞩目的天才,各自成为领地内无数人追捧和梦寐的歌姬,而后一同前往王都,争夺那最高舞台中上演的恩怨情仇,以及最后华丽而悲伤的退场。

    『赤红燃烧的热情歌咏美艳华丽的夺目容姿唯独我才是』

    『苍流泉涌的清澈歌咏沉静优雅的温柔微笑唯独我才是』

    『奔逃的少女穷追的野兽』

    『缠绕的红线提线的人偶』

    『周而复始的歌剧与悲剧』

    『缠绕的红线提线的人偶』

    『獠牙暴起的野兽追至断崖之巅』

    『被夺去歌声的歌姬连世界也一同被夺去了』

    故事的演绎并不复杂,两位卷入王权斗争的歌姬相继香消玉殒,最后一切化为泡影。

    美丽的故事,悲伤的歌曲,惋惜的传说,总是如此动人心魄,在进入新时代近百年后,人们又开始捡拾起曾经历史中的那些种种,那些公主和王子的故事,在隔着时光的距离后,又变得吸引人起来。

    过往世界中的不甘、愤恨、痛苦,在光阴的洗礼下慢慢滤去,现在的人们已无法体会以前那作为底层平民的痛苦,也难以共情那些历史中一闪而过的小人物,而曾经贵族中那些绚烂的诗歌和华丽的辞藻却流传了下来。

    这些诗歌和故事如同彩色绘笔描述的画面,单纯而美丽,有着如水晶般七彩的魅力,让一个个青涩懵懂的生命为之沉醉,在脑海中幻想出一个个场景。

    现在,有了个共同称呼来命名它,那就是‘童话’。

    奇幻而叛经离道的世界,不可思议的国度和人物,那奇妙的咒语和宝物,实现心愿的妖精和魔女,宛如在沉闷的世界中打开一扇光彩鲜艳的门扉。

    或许小时候看过的这些故事,在他们长大多年后会嗤之以鼻,并告诉自己这一切不过是虚假的,最后加以批判和嘲笑。

    但是,至少在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又或者孤独痛苦的时候,也会升起一种幻想的祈祷,来安抚自己度过这段黑暗的时光。

    那深埋童年的记忆深处,不可思议的国度,古老的咒语念涌,美丽的仙女为之出现,七彩的绚烂为之降临,褪去如丑小鸭般的外壳,露出有如白雪公主的美丽……

    梦想是现实的延续

    为了指间那细碎闪光的幻想,有人挣扎在这冰冷而枯燥的生活里。

    歌声悠扬,舞台上的两位歌姬一次又一次的歌唱,歌唱着童话中的一个个古老的诗歌和传说。

    诞生于第三纪初的,这些隽永的故事于今夜再次走入人们眼前。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