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亲姐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尹达航和自己的女朋友娜塔莉对视一眼,他们不约而同地突然沉默了一下,面面厮觑,并从对方脸上发现了彼此突然沉默的原因:

    刚刚他们好像、可能、大概、也许和一个熟人擦肩而过了。

    娜塔莉又看了看后面,她不确定地道:“是日向先生吧?”

    “刚刚那位先生戴着面具,我不太能认出来,而且……”

    她迟疑了一下。

    而且,刚刚那位先生右手一位年轻女性,左手还是一位年轻女性,还在和左手边的那位年轻女性说说笑笑。

    娜塔莉只见过日向合理一次,但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觉得对方不是那位会和女性勾勾搭搭的人,更不是会和两位女性一起勾勾搭搭的人。

    别说勾勾搭搭了,娜塔莉感觉日向合理是一个和人类相处,都是克制着不皱眉、努力不立刻抽手离开的存在,她有点难以想象对方和可爱的女孩子笑着交谈。

    所以。

    “虽然感觉莫名有些像,”娜塔莉道,“但应该不是吧?”

    余光瞥到对方的一瞬间,她还没看彻底看清楚对方,脑海里就跳跃出了‘日向合理!’的加粗字样,那是直觉。

    不过现在理智占上峰。

    “今天是过节,出来拜神社很正常,”尹达航摸了摸后脑,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给今天负责值班保护宫野家的同事发了条询问信息,又查看未读信息,“松田已经到了。”

    他们继续往前走,多少有点心不在焉。

    娜塔莉转移话题,“对了,降谷先生和诸伏先生还是没有消息吗?”

    她有些担心地皱起眉,“就算是秘密任务,这么久了,也实在是有些……”

    有警方人员突然失踪,只要给出合理的理由,就可以勉强瞒过还不算太熟的同事,但无法瞒过相处时间更久一些的警校同学。

    还是两个人一起突然失踪,档桉也不见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有一个共同特点:家人。

    降谷零没有家人,诸伏景光的父母也早就去世,只有一位同样是警官的哥哥,他们两个属于就算失踪也不会有家人一直担心的人。

    对于他们的去向,尹达航有一点点的猜测了,他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没消息反而是好消息。”

    娜塔莉只能叹气。

    走进咖啡馆的时候,她用视线扫了一下,捕捉到坐在咖啡馆角落的松田阵平,于是和尹达航一起走过去。

    当久了警方人员,就多多少少有些职业病了,松田阵平选的位置很巧妙,是灯光比较暗的角落,但又靠着玻璃窗,能一览无余地看到外面的人群。

    发现他们,松田阵平懒洋洋地挥了挥手,“嗨。”

    他端起咖啡,把剩下的咖啡低一饮而尽,又甩了甩头,“美式咖啡,好糟糕的味道。”

    尹达航在他面前坐下,直接皱眉,“你已经两天没有闭眼了吧?”

    “要不要休息一下?现在没什么突发状况。”

    逢年过节的时候,很多的工作党都可以放松一下,也可以尽情享受假期,但是某些特殊职业不行,而警官就是这个特殊职业。

    尹达航现在和女朋友一起在神社附近乱晃,但并不是在游玩,而是在便装伪装状态。

    他是搜查一课的人。

    搜查一课聚集着警视厅里相当专业的一批警方人员,是当之无愧的精英,无数普通警方人员的梦想就是成为搜一的精英警官。

    精英警官是有代价的。

    搜查一课每天面对的是无数紧急的桉件,在有重大节日的时候还会根据情况有加急任务,比如配合其他警方人员巡视人流量大的聚集区,以免发生意外。

    尹达航就是在巡视。

    而松田阵平……

    尹达航打量完咖啡厅,没发现可疑的人,便继续看向松田阵平,他提议:“离要放烟花还有一个多小时,不如休息一下?”

    搜一是协助负责人的,爆炸物处理班则是负责烟花爆竹的。

    相同点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他们都在加班。

    “不用了,我还可以坚持的,”松田阵平随口拒绝,又挥手示意服务员点饮品,“搜一那边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吧?”

    他推了推墨镜,吐出一口气,“我这边没发现异常,没看到什么可疑人员,希望能平安无事等到放烟花。”

    ‘希望’。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这种重大节日不出事,和纽约整整一天都没有枪声响起的概率差不多,都是痴心妄想的‘希望’。

    松田阵平也知道自己说的是废话,他又随口道:“你要休息一下吗,班长?”

    服务员走过来。

    娜塔莉点了三杯美式咖啡,她看了一眼松田阵平隐藏在墨镜下的黑眼圈,又看了看自己男朋友眼下的黑眼圈,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两天没睡觉的人不要互相推让了。”

    她继续叹气,“秋原呢?感觉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秋原先生了。”

    一提起这个,松田阵平就勉强振作起来,露出礼貌性的幸灾乐祸,“秋原啊,还在加班写公文呢,应该写到了……”

    他把墨镜挪下,看了一眼时间,黑眼圈凝固了一下,“等等,居然已经十点多了?我以为才八点多。”

    “那他应该写完公文了,在赶来加班的路上。”

    说完,他把墨镜推上去,又懒洋洋地往后靠去,解释道:“秋原最近很厉害,一直在拆炸弹、拆炸弹和拆炸弹。”

    “每天不是在拆炸弹,就是在等着我被支开、然后去拆新鲜出现的炸弹。”

    “太能干了嘛,就和之前的我一样,所以,”他甩了甩头,让语气变得严肃起来,“遭、报、应、啦!”

    语气很严肃,但话尾莫名有点欢快,太幸灾乐祸了,娜塔莉不确定地看了他几眼。

    尹达航揽住她的肩膀,“别听他说的,秋原最近要升职了。”

    娜塔莉弯起眼睛,“要升职了?恭喜!”

    “但是,和松田之前一样。”尹达航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松田阵平。

    他们是同届毕业的,在这种和平的时候,警视厅卡职位卡得很死,对派系、人脉之类的也格外看重,升职要有一定的资历,也就是成为警龄。

    松田阵平之前就是这样,虽然表现得很出色,出色到了同事们都惊骇侧目‘你是不是和黑色人物勾结了?!’的地步,按能力来说,肯定是要升职的。

    按资历来说,却只能小升一级,不能升太多。

    可他能力那么出色,战绩那么辉煌,要是连他都只能小升一级,其他升职的人多少都有些尴尬。

    所以,松田阵平卡职位卡了很长一段时间。

    现在,轮到秋原研二了。

    “是的,不过我当时是卡时间,”松田阵平避开了警方内部的事情。

    他也避开了自己的感受,更避开了炸弹不停找自己、投喂自己经验的经历,只粗略地说,“那个时候,上司们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都很为难,听说还开了很多会讨论呢。”

    “第二次面对的时候,”他露出明晃晃的幸灾乐祸,“他们就熟练多了,所以秋原最近一直在处理公务、处理公务和处理公务。”

    “文件太多了,一天要处理一人高的文件呢。”

    娜塔莉:“……?”

    松田阵平又若无其事地补充,“不过还好,熟练了就能处理的很快了,而且今天处理的文件,说不定过四五天就可以再处理一次。”

    他若无其事地伸了一个懒腰,在服务员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时候迅速接过,“谢谢!”

    “是有一些比较……”尹达航简单地接了一下,又在‘说警方高层坏话’之前及时制止,“我下午给秋原发了见面地点,如果他处理完公务的话,过会儿就会到了。”

    他又想起来在过来的路上和人擦肩而过的事,于是补充,“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松田,之前那个叫日向的孩子,你和秋原把他救出来的时候,他身上穿的是和服?”

    “就是那种,不按照正常穿法穿的和服?”

    松田阵平坐直,“是的,怎么了?”

    “你在路上碰到他了?”他反应过来,“今天确实是要一起出来过节。”

    尹达航没否认,也没承认,“不确定是不是,只是觉得好像是,仔细打量之后又觉得应该不是,可能是因为那位先生看起来也是位未成年,而且身上的和服少了好几件吧。”

    把一套和服全部穿上,和只穿最基础的部分和服,是有区别的,对善于放大镜观察的警方人员来说是很大的区别。

    “是吗?”松田阵平若有所思地皱眉。

    娜塔莉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还没放下咖啡,她就看到这两个好像在专心交谈、根本没注意周围的人同时抬手,“秋原,这里。”

    欸?

    她反应了一下,下意识侧首看去,果然看到秋原研二正在推门进来,不由得无奈叹气。

    明明看起来根本没注意周围,但只是便装的伪装状态,其实在不停地高度观察周围吗?

    秋原研二先去前台点了一杯咖啡,才端着咖啡走过来。

    他在空位上落座,“在聊什么?”

    娜塔莉先看了看他的眼睛,精准发现了黑眼圈。

    她默默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班长在来的路上碰到了小日向啦,”松田阵平懒洋洋地喝咖啡,“他应该不想被认出来。”

    秋原研二看向尹达航。

    “不一定是。”尹达航摇头,他形容了一下当时看到日向合理的情况,重点是和别人有说有笑。

    娜塔莉也道:“我听到他们的交谈声了,好像是在开玩笑,那位小姐的声音很放松,明显很喜欢那位先生呢,而且是紧紧揽着那位先生的,应该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松田阵平呛了一下,抓住重点,“女朋友?”

    “那位年轻女性叫另一位女性‘姐姐’?”

    他认真思考,也不确定起来。

    以日向合理现在深入组织的情况,应该没空谈恋爱吧?

    而且对方身上那种微妙的‘厌人’感,松田阵平觉得某天对方突然爱上一幅画都比爱上一个人类有说服力。

    不过也说不定,年轻有朝气的同龄人什么的,说不定也可以出乎意料地激发出对方的兴趣。

    “和‘姐姐’一起的话,应该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吧?”秋原研二道,“不然有些不太妙。”

    如果是男性的姐姐,是礼貌方面的不太妙,互有好感的恋人是不太愿意其他人插在自己中间的。

    而如果是女性的姐姐……那不是更不妙了吗!

    松田阵平默默点头。

    “那就应该不是。”顺着这个话题,尹达航又想起来一件事,他迟疑着摸了摸后脑勺,“对了,有件事和日向先生有关的事你们可能不太清楚。”

    “之前日向先生住院的时候,警方不是因为找不到他的监护人,而差点把他送进福利院吗?”

    “后来广田小姐出现了。”

    松田阵平点头,“是的,怎么了?”

    “但是,广田小姐的证件不是未成年吗?”尹达航压低声音,“当时很多警方都感觉很奇怪。”

    “……也没什么奇怪的吧?”秋原研二不动声色道,“他当时已经满十六岁了。”

    “虽然规定是二十岁以下都需要监护人,但是十六岁可以打工,其实已经可以放宽处理了,对这种年纪的孩子来说,福利院也不是合适的去处。”

    “广田小姐也差不多成年了,这样处理很正常吧?”

    说着,他喝了半口咖啡,隐晦地和松田阵平对视一眼。

    没办法,不能说日向合理和组织的事,只能含湖过去。

    “算是相当符合人理了,”尹达航点头承认,他又道,“不过愿意放宽处理,还因为一件事。”

    “当时桉件还在启动中,又涉及了当事人的隐私,所以那个时候我不能透露,现在过了时效,而且你们和他的私下关系也不错,”他又摸了摸后脑勺,“所以……”

    嗯?

    松田阵平立刻放下杯子,“所以?”

    “当初处理的时候,那么干脆的通过了广田小姐和日向先生的监护关系,”尹达航压低声音,“是因为广田小姐来的时候,带了一份血缘关系鉴定。”

    “她和日向先生是同父同母的姐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