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料理河豚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原来,这就是同境界的力量。有些厉害,令他紧张,可还没有到害怕的程度。

    “哈哈,竟然不能躲过我的领域。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朱朝三见状,顿时眉开眼笑。

    无穷无尽的剑气随后而至。

    “排山倒海!”

    顿时,一层又一层的剑气疯狂涌动而下,上下左右,交织成一个网格,朝着陈二狗和白采铃切割下来。

    陈二狗将白采铃的脑袋给按在怀里,感受到着她温暖柔软的身体与体香,一边抬起天杀剑,猛然挥出。

    黑色的雾气如同朱朝三一般从脚底升起来,最终将两人给笼罩在其中。天杀剑法顷刻之间打出去。

    咔嚓!咔嚓!

    几十道刀剑碰撞的声音响起,简直令人倒了牙。

    朱朝三难以相信地看见自己的剑气竟然全部被拦腰斩断。他可是对自己的剑道非常自信,认为即使在拍卖行的玄武境中也算榜上有名。

    可现在,事实胜于雄辩。

    难道这个陈二狗竟然真的如大家所说的那般厉害?

    朱朝三顿时有些惊慌与后悔,如果刚才就老老实实地远离该有多好!恐怕他现在已经逃出生天,逍遥自在去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这是什么东西?”

    他吃惊地看见黑色雾气顷刻之间将他笼罩在其中。

    “绝杀领域!”

    陈二狗冷眼看着他,手中握着天杀剑。

    朱朝三顿时惊慌失措,刚才他只是想要吓唬一下陈二狗,好让他放过自己,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来真的。顿时,萎了。

    “有话好说,我可是拍卖行的打手,知道很多拍卖行的秘密。大不了我投靠你们这一派,我一定有用。你们饶我一命如何?”

    朱朝三目光在白采铃的嘲笑和陈二狗的冷酷上徘徊,最终干脆地直接跪倒在地,拱手作揖,磕头如捣蒜。

    尊严,尊严是什么?

    只要能活命,一切都好说。

    朱朝三顿时心中将朱耀明等人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如果不是朱耀明一直催促,他怎么可能会来到陈二狗的这里找不痛快。

    可是,他忽然想起,好像是他请缨来这里的!

    该死,我真的该死。

    “我真的有用,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女人!不,是嫂夫人。请原谅我!”

    说着,对白采铃又是一礼。

    白采铃吃了一惊,“他怎么变化如此快?”这还是刚才那个猥琐至极,甚至想要睡了她的家伙吗?简直太丢脸了。

    她的脸顿时烧起来,又想起刚才被调戏的状况。简直想要将他扒皮拆骨。

    “不要放过他,二哥!”

    陈二狗点头,并且发现此刻朱红也正看着他们,等待着。

    朱耀明那边指派来更多的侍卫,目光更是凶狠至极。

    陈二狗看起来他根本没有放过朱红等人的意思。

    “好!天杀剑法!”

    陈二狗立即打出一套天杀剑法。简单古朴的招式,一目了然,但是每一招都蕴含着大道的力量,威力惊人。

    “这是怎么回事,我都这样求你们了?你们这对儿狗男女,竟然还不给我一个机会!呸,恶心至极!”

    朱朝三大惊失色,随后破口大骂。

    原本以为自己委曲求全就可以逃过死劫,可没有想到还是被这对狗男女以猥亵罪处死。

    “我要自爆,将你们全部炸死!”

    朱朝三的脸色青了又白,尽管非常害怕死亡,但自觉被逼迫到极致,一咬牙还是决定如此做。

    顿时全身真气逆流,浑身冒出大泡,仿佛整个人被从内部煮沸了一般。一边怒吼,一边冲向陈二狗和白采铃。

    “二哥,他要自爆!”白采铃顿时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猥琐下流贪生怕死的鼠辈,竟然有自爆的魄力。

    陈二狗抱着白采铃转开,知道他根本跑不出绝杀领域,天杀剑法已经到了他跟前。

    强大的剑气经过领域的复制,顿时变成两百道剑气,顷刻之间到了朱朝三的跟前。

    “呃啊!”朱朝三大睁双眼,这次看清楚了,陈二狗的剑气纵横交错复杂无比,跟他的复杂程度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大难临头,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袭上心头,成为他最后的情绪。

    陈二狗有心要惩治他,因此一剑又一剑切割的都是朱朝三的肉,而非要害。就是要他看着自己被一剑剑切掉肉,一点点逼近死亡。

    朱朝三浑身的血气也膨胀到了极致,下一瞬间就要爆炸。

    朱朝三双眼充血,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大叫着,“我要你们为我陪葬,到了地府也要一辈子做我的奴隶!不折磨死你们,我誓不为人!”

    一个硕大的气球就要在眼前爆炸,白采铃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啊,二哥,他要爆炸了。”顿时紧张地抓住了陈二狗的衣服,紧紧地靠在他怀里。

    尽管她也感觉这副模样太小女人,有些丢人。可是有陈二狗可以依靠的感觉,真的太舒服了。

    如果可以,她简直想永远和陈二狗这样。

    陈二狗微微一笑,早就预料会有这种状况,一点儿也不着急。

    一剑,轻轻地割破朱朝三的肩胛后的皮肉,其余几道剑气,迅速地切割断他的经脉。

    “炸死他们,炸死他!”朱朝三双眼已经看不清,大喊大叫着,状若疯癫。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真气不对,竟然无法运行。尽管他没有自曝过,可也知道这种状况非常不正常,顿时吃惊不已。

    可还没有等到他想明白,忽然感觉自己的血气竟然快速从背后窜出。

    没有爆炸,竟然泄气了。

    “不要,这不可能!”

    朱朝三一想到自己白白地死了,还不能炸死陈二狗和白采铃,就满心的不甘与愤怒。他努力地想要调整真气,真的自爆。

    可是等待他的只是一剑又一剑的切割,朱朝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片片无关紧要的肉离开身体。

    “啊啊啊!”虽然只是一片片肉,可疼也是真的疼,简直疼入骨髓。朱朝三无法忍受,甚至想要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是清楚的痛感,让他根本无力自尽。

    “你这个狗东西,乌龟王八蛋,我要宰了你!啊啊啊……”

    朱朝三大喊大叫,可是实在疼,最后只剩下无尽的喊叫。

    “哼,这才是你的报应!谁让你嘴巴不干不净。”陈二狗冷笑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