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七百四十六章 翻过这座山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长官,时间差不多了,各地的设备都连通好了。”

    海军本部港湾,斩夜支队军舰上,努尔基奇走到斯凯勒身边说道,而斯凯勒则是如往常般躺在自己的沙滩椅上。

    只不过手中,多了一台电话虫,正是三天前,她突然收到的.礼物,不过这只电话虫,已经经过了喂养,此时已经恢复了精神。

    斯凯勒听到努尔基奇的话语,点了点头,从沙滩椅上坐起,正要起身,却又停顿了下来,看着手中电话虫,说道:

    “努尔基奇,你觉得这只录音电话虫,里面记录着什么?”

    对于艾雷吉亚所发生的事情,努尔基奇也并不了解,毕竟他压根没有参与到那一次任务之中,甚至乌塔最后如何了,他也不清楚。

    毕竟就连藤虎大将和黄猿大将,也只是说了乌塔被红发海贼团带走,并没有交代其他细节,他一个外人,就更无从知晓了。

    而对于斯凯勒的问话,努尔基奇有一个很简单的回答,那就是里面记录了一首歌,但是.自家长官还不至于连这都不知道。

    虽然努尔基奇没有参与到艾雷吉亚的任务之中,但是也从一些旁枝末节,猜测到当时的事情,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起码,自家长官进入歌歌果实世界的那不到半个小时里,一定被什么给触动了,否则,自家长官怎么可能对那个女孩子的消息如此的犹豫?

    如果是其他人的录音,努尔基奇或许还可以劝自家长官直接播放听一听,但是如果真的是来自乌塔,努尔基奇反倒是有些担忧。

    毕竟那个女孩的能力,可是诡异的强大,要说硬实力的话,乌塔显然还够不到大海顶尖的水准,但是她的能力实在是太诡异了。

    艾斯、路飞、罗等人都是努尔基奇看着长大的,也很清楚他们的实力,在经历凯多一战之后,即便是遇上大海顶尖的强者,也不至于狼狈。

    联手之下,甚至能够获胜,但是在面对乌塔的时候,却节节败退,就连两位大将,也表现得颇为挣扎,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努尔基奇很担心,如果此时贸然去倾听乌塔的录音,会被再次拉入歌歌果实所创造的世界之中,平时或许还有时间寻找破局之策。

    他也相信自家长官能够寻找得到,但是这个时候.面对所有联军的战前动员直播即将开始,别说是意外了,哪怕只是迟到十秒钟,也会引发一些不良反应。

    毕竟他们这一次的对手,可是统治了大海八百年的世界政府,哪怕所有人都知道,随着海军、革命军与CP的一通操作,世界政府已经虚弱不堪。

    但是八百年积累的权威,还有就在前几天,突然被摸出的露露西亚王国,都让所有参战的人员紧张不已,世界政府再残破,也不是能够轻易对付的敌人。

    所谓虎死不倒威,更何况这只虎还没死呢,谁也不知道,世界政府这头垂垂老矣的病虎,会不会突然暴起狠狠撕咬他们一口。

    而这也让所有参战的人,都紧绷着神经,在这个时候,任何一点意外,都有可能让这根弦崩断,这是联军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因此,就连平时只能支持自家长官胡闹的努尔基奇,此时也是沉默不语,不愿意去搭斯凯勒的话茬。

    努尔基奇不敢确定,他给出自己的看法之后,斯凯勒会怎么做,要是因为他的话语,让斯凯勒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延误了军机.

    不是努尔基奇不敢担责,而是在这个时候,别说是他了,就算把卡普中将给拉过来,他也同样不敢劝自家长官。

    因为以斯凯勒的性格,要是来人劝她打开听听,那么她估计会说“既然你也觉得没问题,那我就听一听。”

    要是劝她不要听,那么斯凯勒又会有另一套说辞,那就是“你说不让我听我就不听,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从斯凯勒问题出口的那一刻,努尔基奇就知道了,不管自己回答什么,自家的长官都会听,但是.他不想这个关节点还出什么岔子,所以选择了缄默。

    “既然连你也默认想要知道里面记录着什么,那我就.”

    斯凯勒突然开口,努尔基奇瞬间两眼瞪大,好家伙,他一语不发也能够成为理由?!他连忙开口说道:“长官,可是”

    “咔~”

    可没等努尔基奇将劝阻的话说出口,斯凯勒已经摁下了电话虫的播放键,努尔基奇瞬间心头一凉,感觉要坏事!

    “这缕清风~究竟是从何处而来~即便如此询问~天空也不曾应答~”

    歌声已经传出,没有伴奏,也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演唱技巧,就犹如是无意间的哼唱一般,可乌塔的歌声,天生带着吸引力。

    原本一脸紧张的努尔基奇,在听到乌塔的歌声之后,表情也是渐渐舒缓下来,但他还是看着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之后,微松了一口气。

    “就是你小子吗?抢了我副官职位的人?”

    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努尔基奇惊诧的回头望去,身体更是直接膨胀了一圈,体表泛着古铜色泽,一副应敌的模样。

    而原本在沙滩椅上坐着的斯凯勒,此时也是突然站起身,看向了努尔基奇不远处的那个瘦削而且并不高大的人影。

    那人轻轻歪过头,让视线绕过努尔基奇那壮硕的身体,落在斯凯勒身上,那人露出了笑容,微微眯起眼,说道:“斯凯勒,我来报导了。”

    努尔基奇还在惊愕这人是谁,却听到了自家长官那突然变得短促的呼吸声,努尔基奇保持着警惕,微微回头,看向自家长官。

    他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画面,斯凯勒带着笑容,但是脸颊上却有着泪水流淌,努尔基奇十分的惊讶,他从未看到过自家长官这番姿态。

    斯凯勒看着那人,带着浓重的鼻音,笑着说道:“废物,要是让你进了我的支队,斩夜之耻就是你了。”

    斯凯勒的语气,让努尔基奇意识到,自家长官认识这个人,这让努尔基奇更加的疑惑,因为这个人看起来也就二十,或许还不到。

    按照年纪倒推,这人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跟随着斯凯勒了,他没理由不认识的才对,他双眼也微微眯起,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人。

    突然间,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脱口而出:“卡斯!”

    卡斯,这个人努尔基奇从未见过,但是对于这个名字,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因为在斩夜支队正式成立集合之前,这个名字,就已经被刻在了斩夜支队的军舰上。

    就连如今脚下这艘,斩夜支队的第三艘军舰,也有着这个名字,而且,刻着这个名字的那一块船板,是从第一艘军舰一直沿用至今的。

    卡斯在斩夜支队的“传说”之中,那是除了长官斯凯勒·格蕾外,斩夜支队的第一人,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早,早到斩夜支队甚至还未成立,不,早到斯凯勒甚至还是新兵营受训的新兵时,卡斯就是斯凯勒支队的一员了。

    只不过,卡斯早就死了啊,早在二十二年前,他们那一批新兵出海实习之时,卡斯就为救同僚而死了,为什么如今会出现在这里。

    “哈哈~卡斯前辈,都说了你会吓坏努尔基奇的。”

    突然,又有声音传来,努尔基奇看去,只一眼,他也露出了与刚刚斯凯勒同样的表情,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但是那已经不再有年轻时光彩的双眼,却忍不住流下泪来。

    甲板之上,突然一个个人影出现,这些人影,努尔基奇都十分的熟悉,这些人是.铸就海军在新世界管辖海域的二百一十九位同僚。

    他们此时的模样,还与努尔基奇记忆中当年那群风华正茂的同僚一模一样,二十年过去,他们没有改变,也无从改变,因为他们都已经死了。

    而作为生者,努尔基奇也再难看到年轻时的光彩了,白头发、周围,还有那逐渐变得古板的气质,已经缠绕了他。

    努尔基奇几度张口,想和这群同僚说,他们、长官并没有白费他们的牺牲,白胡子被他们杀了,新世界被他们拿下来了,就连.

    当初将他们逼到新世界的世界政府,也即将要倾倒了,可努尔基奇怎么都说不出口,因为什么样的成果,都换不回他们的性命。

    没等努尔基奇想好如何与这些同僚打招呼,甲板之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人,这些人,也都是努尔基奇所熟知的面孔。

    努尔基奇甚至能认得出,这些人,是哪一场战役、哪一次巡航之中,所死去的同僚,如今他们都回来了。

    那位当初只有二十来岁,转眼间,却已经是年近半百老将的魔鬼副官,看着这些同僚的笑脸,却有些泣不成声了。

    此时,原本在船舱内等待的斩夜支队众人,也都忘记了命令,冲出了船舱,和他们的同僚、同室们,激动又悲伤的交谈着。

    甚至有些人在问是不是布鲁克将他们带了回来,可是此时的布鲁克,同样的泣不成声,空洞洞的眼眶之中,不断溢出泪水。

    但是布鲁克摇着头,不敢将这份功劳加之于自己头上,眼前的这一幕,让他找回了当年他初遇斩夜支队时的那一抹悸动。

    他还记得那一天,在无数人的歌唱之中,这艘军舰有了船灵,只不过,彼时的船灵,就犹如初生的幼儿,懵懵懂懂。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又在歌声的呼唤之中,已经成熟的船灵,承载着铸成船灵的一份份意念与感动回来了。

    努尔基奇此时也反应过来,看向了被斯凯勒扔在沙滩椅上的那只电话虫。

    “我相信在那旅途的尽头~你我还能再相见~清醒时所在的梦境~是无法醒来的~”

    乌塔的歌声还在继续,尽力却又无力,但还在继续着,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女,努尔基奇突然有了浓浓的感激。

    是她让他们有了相见的机会,可是.歌声总会停止吧?

    想到这里,努尔基奇的脑海之中,犹如被巨锤敲击,他愣神,看着周围,他突然很不希望,不希望这歌声停下。

    “那唯一的梦想~我绝不让步~即便我将消逝~让歌声继续响彻~只愿无论何时都能够~将歌声送给你~”

    乌塔的歌声之中,带着一丝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听着这歌声的状态,努尔基奇变得紧张了起来,他祈求着,让歌声继续下去,哪怕.已经到了尾声。

    “于海上扬帆驰骋吧~化作一缕新风~”

    听到这显然已经是尾声的歌词,努尔基奇的视线,已经从那些久别重逢的同僚身上挪开,落在了那声音逐渐平息的电话虫上。

    他不敢回头,深怕回头时,发现同僚们已经消失不见,他紧紧的盯着那只电话虫,期待新的歌声响起。

    “咔~”

    但是,播放键突然弹起,电话虫,再无声音发出,一瞬间,轰鸣一般的噪声,充斥了努尔基奇的大脑,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可他仍旧不敢回头,这位以尽职尽责、从不出错闻名海军的副官,此时甚至忘记了,他最开始来找斯凯勒,是为了什么。

    “.到了吗?”

    “什么?!”

    努尔基奇似乎听到了斯凯勒的声音,但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什么,晃神之中的努尔基奇突然清醒过来,看向了斯凯勒。

    斯凯勒不知何时,已经拭去了脸上的泪痕,声音恢复了以往的平淡,再度开口问道:“时间到了吗?”

    努尔基奇慌乱的抬手看了一下时间,说道:“还有一分钟。”

    “快去准备,别耽误了。”

    “是!长官!”

    努尔基奇本能的敬礼,就要转身去执行命令,但是在转身前的刹那,他却停顿了一下,此时歌声已经停止

    努尔基奇一咬牙,直接的转过了身,但是眼前,却已经挤得密密麻麻,他愣住了,因为.他们都没有消失,而是已经列好了队列,充满了战意。

    人数虽然已经达到了军舰甲板所能承载的极限,但是在规划整齐的队列之中,却仍旧给努尔基奇留下了一条通道。

    不需要斯凯勒再次提醒,努尔基奇便露出了笑容,迈步从众人身边走过,肩膀和衣袖的触觉,告诉努尔基奇,这些回来的同僚,并非真的回来了。

    虽然这让努尔基奇有些失落,但他仍旧难掩笑容,直到

    “哈哈哈~你怎么哭鼻子了?”

    努尔基奇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直接怒视过去,拿着烧烤夹,顶着高帽的莱昂,正一脸调笑的看着他。

    但是莱昂脸上同样有着泪花,这让努尔基奇的愤怒瞬间消弭,同时开口反驳道:“你不是也一脸的泪水吗?”

    莱昂闻言,直接用半装在口袋的抹布一抹,涨红着脸说道:“我熬辣酱,糊了眼睛!”

    努尔基奇无视了莱昂的嘴硬,快速来到了队伍后方,此时连接了信号的几台电话虫,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他赶紧对电话虫旁的通讯兵说道:

    “最后一遍,检查信号,准时转播!”

    “是!努尔基奇上校!”

    几个通讯兵用十分高昂的语气回答,随即确认了电话虫的状态,便扛起电话虫以及支架,朝着甲板的最前方跑去。

    电话虫架设完成,理线完毕,时间也刚刚好的到了预定时间,随着努尔基奇一声令下,电话虫瞬间被接通,船舱内通讯室的通讯兵,则是及时选择转播画面。

    同一时间,海军位于新世界的二十五个支部基地、中将支队军舰、本部大楼、革命军驻地、七武海的船只上,投影电话虫瞬间将画面拨出。

    当然,米霍克除外,他那艘小棺舟,压根就没地方投影,他此时正在卡塔库栗的船只上蹭电视看。

    只不过,端着红酒杯,翘着二郎腿的他,表现得比卡塔库栗这个主人家更像是主人家,甚至还指使般的说道:“画幕歪了。”

    其他地方接收转播的人,则没有米霍克这般挑剔,海军们看到画面中出现斯凯勒的身影,瞬间高呼了起来,哪怕斯凯勒还一句话都没有说。

    革命军驻地也差不多,虽说斯凯勒如今身份仍旧是海军,但是她与多拉格的关系,还有之前她那篇《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已经让无数的革命军,视斯凯勒为独立与平等意志的导师了。

    海军本部,看到转播画面的一瞬间,鹤却皱起了眉头,说道:“斩夜支队有这么多人吗?”

    斩夜支队的人员编排工作,一直是鹤完成的,而斩夜支队也从未要求大肆扩招过,这么多年修修补补,也未曾超过1050人。

    但如今画面之中,虽然看不清全貌,但是从那堪称拥挤的排列来看,肯定不止千人,甚至还要翻好几倍。

    泽法则是一脸的惊讶,张大了嘴说不出声来,鹤注意到了,疑惑的问道:“泽法,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泽法看着转播画面,像是在确定什么一般,随后才说道:“里面有超过一半.都是斩夜支队的牺牲者,他们每一个都是老夫所培养的,老夫记得”

    闻言,鹤也是一脸的惊奇,重新看向转播画面,她接触这些人,最多是接触他们的档案,面对面的机会极少,因此没有泽法那般敏锐。

    但是此时重新观察,她也看出来了,斩夜支队军舰上,有着太多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军舰上的身影,她有些疑惑的说道:“难道是那个布鲁克的能力?”

    其他人没有搭话,因为斯凯勒要开口了。

    斩夜支队军舰上,斯凯勒对于演讲这种事,说不上多么的熟练,但也并不陌生,哪怕这一次是面对电话虫,也不会有演讲障碍。

    她深呼吸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说道:“诸位好,在今天之前,我很难想象我们会并肩作战。

    在今天之前,我们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身份,甚至是仇敌一般的身份,组成我们这一支联军队伍的,有海军、革命军、海贼、特工.

    有王室贵族、有平俗民众、有阶下囚寇几天前,当我得知我需要进行战前演讲时,我感到了诧异,因为我们不需要演讲,我们心中的目标,已经告知我们该做什么了。

    从东海的哥亚王国到罗格镇,从西海的奥哈拉到花之国,从南海的巴苔里拉到索尔贝,从北海的弗雷凡斯到卢布尼,从双子岬到水先星岛

    我们从大海各地而来,要将革命的成功带到大海的各地,这便是我们的目标!

    不过,相信大家也知道,收获与代价,总是成正比的。”

    说到这里,斯凯勒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让电话虫另一边的观众们冷静下来一般,停顿了片刻,斯凯勒才继续说道:

    “就在前不久,我去了和之国,那是一个令我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地方,叫做北方墓地,也叫万世之墓。

    所有为和之国奋战至死的武士,都会安葬到那里,我们没有这样的墓地,我们也不需要这样的墓地,只需要看看我们身下的大海。

    八百年来,无数为平等、自由、独立而战的战士们,都葬身我们身下的大海,如今,与大海融为一体的他们,将承载着我们的战舰,向红土大陆发动冲锋!

    我的副官告诉我,这一战,预计伤亡率在25%,预计死亡率在12%,这一战,你我都有可能在胜利的前夕倒下。

    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代价是值得的,因为这是无数前人、先烈,为我们压到了最低的伤亡率,接下来,该轮到我们牺牲了。

    我也希望,牺牲,在我们这一代终结,不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为了同样的一个目标去牺牲了,今日之战,必胜!

    我们与他们战斗!与他们在海上战斗!与他们在红土大陆上战斗!如有必要,我们甚至可以到天空之上,与他们战斗!

    我们不会在沉默中走向黑暗,我们不会在呜咽中吞下失败的苦果,我们将给整个世界带来黎明,我们将让往后无数岁月的今天,成为我们的庆祝日!

    当三十年后,其他人抱着孙子,谈及今天,只能尴尬的掩饰自己正在消磨无数无聊日子中的一天时,我们可以骄傲的告诉我们的孙子:

    我在那一天,推翻了该死的世界政府!”

    斯凯勒说完,停顿,拔出了腰间黑刀,直指自己身前,那跨越数十海里处,依稀可见的红土大陆。

    而通讯室中的通讯兵,也快速切换画面,让所有观看演讲的战士们,看到了剑尖所指的目标,斯凯勒也喊出了最后的发言。

    “翻过这座山!让世界听到我们的故事!

    扬帆!起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