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七百五十八章 手段齐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尽管有所预料,但当听到眼球怪物亲口承认,云景依旧忍不住心头一凝,它们是在借自己的手杀死分身收拢力量!

    不过云景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它们的目的虽然达到了,但效果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不可能是没收拢一个分身力量就加一加一那样叠加。

    毕竟它们分身载体被灭了,云景宁愿相信是它们在收拢分出去的意识融合,本就是同根同源,意识融合变得强大,实力也就更强了。

    但哪怕是意识上的融合,也绝对达不到叠加那样的效果,毕竟它们的分身载体每一次被摧毁怎么可能对意识上没有消耗?

    它们变强了是不容置疑的,却没想象中那么夸张,但依旧不容小觑,此时它们分别只剩下一个躯体了,单个都给云景强烈的危机感。

    先下手为强!

    云景当机立断出手,如果能趁着其他怪物赶来将前方的眼球怪物消灭可谓大局已定,它能看穿虚妄还能让其他怪物不受幻境影响,若是能将它第一个除掉,届时云景幻阵一起,其他怪物不敢瓮中之鳖而已,有的是手段将它们一个个消灭。

    眼球怪物收拢其他意识变得更强了,虽然没有达到叠加效果,可单单是身上的气息就强大了几倍,体外那破灭光环云景的弓术流星都只能穿透几层无法伤到它本体,尽管云景那一击并没有倾力而为。

    电光火石间,云景手中出现了一支石笔,古朴斑驳,有着特殊的历史感。

    正是南宫鸣离去只是塞给云景的昊然宗传承至宝,上面蕴含昊然宗历代神话境强者加持的精神意志。

    石笔在手,云景朝着眼球怪物隔空一笔落下,上面蕴含的昊然宗历代神话境强者精神意志燃烧,勾连天地力量,以云景为主导施展非凡一击。

    使用这件宝物,云景只是媒介主导,并不消耗自身,为求强力一击,内心只能说声抱歉,将石笔上昊然宗历代神话境的精神意志全部点燃,过后虽然不至于沦为摆设,但也只是超越常人认知中神兵利器之上的宝物了。

    随着云景一笔落下,一支丈许巨笔出现在了眼球怪物上方,它不那么通天彻地般耀眼,却蕴含非凡未能。

    在那支笔出现后,四方云动,像是在书写春秋历史,白云围着它旋转,有一个个黑色文字凭空生存,那些文字时时刻刻在变换,就好似历史在变迁,更有各种语言的声音响彻天地,在传承典籍歌赋诗词人文。

    它好似贯穿历史跨越时空而来,要重新书写新的篇章,勾画出更加璀璨辉煌的大世。

    和南宫鸣类似的招数,在云景施展起来却是截然不同,不是那么耀眼璀璨,却给人沉甸甸的厚重,别有一番心灵的震撼。

    卡察卡察……噗噗……

    随着那支笔落下,眼球怪物体外的破灭光环鸡蛋壳般层层破碎,一连破碎了五层才稍微受阻,却依旧稳固的继续落下,同时那支笔也在变得暗澹。

    眼球怪物的破灭光环随着它的强大太坚固了,消耗昊然宗传承至宝上历代神话境精神意志都无法一击全部破开。

    云景有所预料,在使用那支笔的同时也没有闲着,身前一张古朴的长弓出现,他右手执笔,左脚抬起抵在长弓握把处,左手做拉弓状,一支凌厉的见识随着长弓拉开而出现,弓弦拉动仿佛扯动四方世界。

    嗖~!

    箭失如流星一瞬即逝,沿着那支笔破碎的破灭光环之处激射而去,这一击云景倾力而为,直接将眼球怪物剩下的破灭光环全部穿透破碎,但力量也差不多耗尽了,变得暗澹随时都要泯灭。

    这一切说来话长,不过是在眼球怪物话语落下云景顷刻间做出决定的画面。

    到了这个层次,常人眨眼的时间都足以做很多事情了,眼球怪物也不是笨蛋,瞬间就明白了云景的用意。

    它怎么可能站在原地沦为云景的活靶子挨打?可云景动手太快太突然了,无论是那支笔还是箭失都锁定了它,在它意识到云景目的之时就已经快要达到目的。

    在这瞬息之间,它重新施展破灭光环,可仓促之下那里来得及完全展现出来,仅仅来得及将最内一层从新凝聚。

    可那层破灭光环刚刚出现就被去势快要耗尽的箭失最后威能破碎。

    箭失太快了,直到这时那支在变得暗澹的笔才落下,带着跨列历史时空的厚重感朝着眼球怪物本体落去。

    饶是眼球怪物收拢其他分身力量变强几倍此时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本体眼球和翅膀上无数眼球都激射出恐怖红色光束,凝为一束朝着那支笔激射而去,翅膀扇动更是想要躲避。

    它想将那支给它带去危机的笔粉碎再对云景出手,想法是好的,云景怎会让他如愿。

    意识到眼球怪物举动的时候,云景在一心三用,双目中有氤氲白光闪烁,同时两道白色射线激射而出,当初从龙国来的白文浩那里获得的童术施展到了极致。

    云景施展的童术光束瞬间激射而去挡住了眼球怪物的紫红色光束,防止它将落下的那支笔毁去。

    “嗡~!”

    眼球怪物感觉到云景的信念惊怒交加,发出一声诡异的咆孝,翅膀扇动,上面数不尽的眼球调整方向,那些合为一股的紫红色光束一分为二,一束直奔那支笔,另一束则对上了云景双面中射出的白色射线。

    不得不承认,单论童术云景比不上眼球怪物,毕竟那是它的拿手好戏,在被对方一束紫红色射线对上童术光束后,他这边在节节败退。

    紫红色与白色光束接触的地方虚空都在扭曲,形成恐怖波纹扩散四方。

    不过云景的目的不是要在童术上胜过对方,而是防止它抵挡那支笔落下的一击。

    在眼球怪物另一束紫红色光束冲天而起之后,落下的那支笔突然加速落下,上方三分之二的部分被紫红色光束毁去。

    可笔锋依旧带着一节笔杆落下!

    噗~!笔锋划破了眼球怪物本体,紫色血液喷溅晕染虚空,在那里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豁口。

    可也仅此而已了,它眼中的红色光束调整方向将残缺的那支笔扫非,光束追击将其快速彻底泯灭。

    见无法获取更大成果,云景一不做二不休,操作残缺的那支笔横击而过,将眼球怪物的一只翅膀撕碎半截,紧接着就被眼球怪物的光束彻底泯灭了那支笔。

    “没能将它一举彻底灭杀,不过也将其重创了”,云景心头暗道可惜。

    昊然宗传承至宝在那一击之后几乎耗尽了上面历代神话境的精神意志,虽不至于沦为摆设,可接下来也帮不到云景了,他只能将其收好。

    此时眼球怪物固然被重创,可它依旧战力极强,没有了那支笔的威胁,无数眼球中的光束汇聚,云景的童术自然比不过,旋转停止童术闪身躲避。

    眼球怪物也没乘胜追击,同样在移动,不过它受到云景连翻出手重创,实力大打折扣,且一只翅膀也残缺了,移动起来受到影响,却也比最开始单单一个分身要来的迅速。

    然而它的目的且是达到了,它和云景交手的这点时间已经足够其他怪物赶来。

    轰隆隆,大地在颤抖,数百米高的双头怪物横冲直撞而来,山川大地在它说过之后粉碎崩塌,巨斧舞动扭曲虚空,收拢了其他意识,那些怪物强大了几倍,此时的双头怪物连阵法的力量都不能轻易破坏它的躯体了,顶着阵法之威而来。

    紫晶怪物也是一样,几百米之巨的身躯后面翅膀扇动横空而来,紫色光芒升腾,将一方天空都晕染成了紫色,虚空有紫色晶体凝结,山川大地都被晶体划,同样阵法威能也没法轻易伤害到它了。

    几个怪物相继先后到来,从不同的方向,蜘蛛怪物把它所过之处的数百里区域变成了剧毒升腾的烂泥,泥浪翻滚,无数小蜘蛛游走,烂泥下还有庞大的肉块在挥舞狰狞出手移动,它手中还拎着诡异咆孝的大头娃娃,黑云怪物亦是袭来,黑云翻滚如天幕遮蔽苍穹,本体在其中若隐若现,鬼哭神嚎它所在的区域仿佛变成了无间地狱。

    “人族云景,你很出色,可也到此为止了,今天你必死无疑,你的事迹我们会帮你流传的,我们文明也崇尚强者,可惜你是敌人”,被重创的眼球怪物在同伴相继赶来后狰狞道。

    它们每一个此时都足够强,足足五个,云景拿什么战胜它们?

    此时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不会对结果有任何影响,唯有活到最后才是赢家。

    显然眼球怪物滴咕了云景第一个除掉它的决心,它若不死,云景的幻境都成了无用的摆设啊,一旦它死了,幻阵一起,云景就有足够时间和精力把它们一个个分别除掉了。

    在云景手中吃了大亏的眼球怪物读懂了它眼中的意思,虽然自觉实力强大不惧,却也在快速朝着同伴靠近。

    虽说云景下定决心要第一个除掉眼球怪物,但也的腾出手来有机会才行,所以首先得让其他怪物没法帮忙,至少要拖到云景把眼球怪物消灭才行。

    于是云景念力一扫,将它们的动静了然于心,心头已经有了计较。

    接着只见云景伸手一招,九天之上两道流光激射而来落入它手中,是一对镇纸,宛如青玉,神异非凡。

    这对镇纸早就来到了这附近,它们从小陪伴云景,多年下来早已深蕴云景的气息,能承载他更多精神意志,只是此战之后它们还能否保留下来?

    由不得云景犹豫不舍,接到它们的时候,云景心念一动,一对镇纸分别朝着两个方向飞去。

    其一飞向了双头怪物,那方镇纸迎风暴涨,化作千丈之巨,宛如一座大山压下,双头怪物见此当即扬起斧头倒噼而上,欲要将其噼碎。

    可结果却并不能让它如愿,那化作千丈之巨的镇纸上金光大放,更有龙鳞云纹,碾压下来居然将双头怪物手中斧头都崩碎一角。

    稍微受阻的镇纸继续压下,上方蕴含的云景精神意志结合天地,虚空中道道闪电涌动,化作锁链从四面八方朝着双头怪物蜿蜒而去。

    轰~!

    大地颤抖震动,千丈之巨的镇纸插在大地上宛如一座大山,落地生根和大地融为一体,道道雷霆形成的锁链将双头怪物捆绑束缚在了镇纸之上,毁灭性的闪电锁链撕裂它的皮肉,仍有它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除非一具将数百里大地打碎,否则根本无法挣脱下来。

    另一边紫晶怪物的情况和双头怪物类似,那方镇纸袭来化作千丈之巨将它镇压在大地上,周围无尽水流化作锁链将它束缚,无尽水浪如漩涡,将它本身侵染影响的紫晶天地磨灭。

    顷刻之间云景就凭借一对从小陪伴的镇纸将双头怪物和紫晶怪物镇压束缚,虽然不足以杀死它们,但给云景争取时间却是足够了!

    与此同时,云景一指蜘蛛怪物方向道:“来福,去拖住它,保护好自己,不求把它怎么样,给我争取一些时间就可以了”

    陪着云景来这里的来福早就想和他并肩作战了,此时得到云景纷纷,当即就从云景衣领窜出,澹澹的白色痕迹后就出现在了蜘蛛怪物前方。

    来福是异兽巨蟒,并非人族神话境,战力足以叫板人族神话境,可实力方面恐怕差强人意,估计连洪崖黄昌阳它们都比不上,不过应该比南宫鸣强一些。

    按理说云景让它去拖住此时的蜘蛛怪物无异于送死,但云景也没办法,而且也不是让它去拼命,只是拖住对方罢了。

    况且蜘蛛怪物是玩毒的,而来福本身就是蛇,对于毒自然是有很强的免疫能力,是以它只需去给云景争取一些时间就好。

    可纵使这样,云景想要腾出手来全心全意对付已经受伤的眼球怪物,还有一个黑云怪物啊。

    怎么办?

    有黑云怪物在,云景就得时刻防备着它,消灭不了眼球怪物,带其它的赶来,云景别说消灭它们,恐怕自己就要留在这里了。

    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云景考虑,他当即强忍眉心疼痛分出一道意识分身朝着黑云怪物方向飞去……

    来福得到云景纷纷冲向蜘蛛怪物,在云景身上隐藏的时候它只有米许,可此番冲出身躯爆炸,刹那化作三千米的庞然大物,闪电般游走很快就出现在蜘蛛怪物前方。

    三千米之巨的它面前,数百米高的蜘蛛怪物翻到显得渺小了,可纵使如此,双方的气息却根本就没法比。

    蜘蛛怪物将自身周围数百里化作烂泥剧毒区域,仿佛一方世界的主宰,来福拿什么比?

    然而它却丝毫不惧,直接就冲入了蜘蛛怪物的主场之内,它是蛇,这片区域内升腾的剧毒根本就奈何不了它,烂泥也无法阻挡它的身形游走。

    “没想到人族云景身上还带着帮手,可惜,小虫子,你是在找死”,面对袭来阻挡自己的来福,蜘蛛怪物狰狞冷笑。

    轰隆隆……,烂泥翻滚,下方肉块涌动,一条条狰狞的触手欲要探出将来福束缚灭杀。

    然而来福却是张口就喷出一口寒流席卷而出,方圆数十里被冻结,下方肉块触手根本就出不来,冻结大地的来福更是一尾巴砸下,将下方肉块躯体崩碎了一部分。

    说白了烂泥中的肉块只是蜘蛛怪物的能力之一,而来福可是有着货真价实叫板神话境的战力!

    “有点能耐,可惜依旧是在找死!”

    蜘蛛怪物有些意外,但却并未丢出大头娃娃,而是身躯后方的大肚子高高翘起,道道蛛丝激射而出,封锁来福周围所以区域,顷刻将它缠绕束缚!

    那些蛛丝坚韧无比,不但将来福束缚,还在快速收缩,被缠绕的来福那晶莹鳞片细微的卡察声中被撕裂,刹那浑身不满伤口鲜血淋漓流通而出,下一刻就要被蛛丝切成无数碎片。

    没办法,差距太大了,来福根本就不是蜘蛛怪物的对手,庞大的身躯亦不是优势,痛苦的来福嘶鸣咆孝。

    可紧接着,它的身躯飞速缩小,原本三千米的庞大身躯变得只有十米,一下子就从蛛丝束缚中挣脱出来,蜿蜒游走刹那去了别处。

    它的身躯是可以随意改变大小的,蜘蛛怪物始料不及未能一举秒杀来福。

    挣脱束缚的来福再度一口寒流喷出,朝着蜘蛛怪物席卷而去,所过之处烂泥被冻结,虚空中冰晶雪花寒雾升腾。

    这自然是伤不了蜘蛛怪物的,下一刻来福则是一头扎近了烂泥之中,不大的身躯快速游走。

    来福虽然是异兽,却也有极高只会的,明知不是蜘蛛怪物的对手,自然不会去硬碰,它只需以自己的方式拖延蜘蛛怪物即可,对方想去帮忙就冲出拦截,针对自己就仗着大小如意的身躯周旋……

    双头怪物和紫晶怪物被云景的一对镇纸镇压束缚,暂时无法挣脱,蜘蛛怪物被来福拖住,虽然来福险象环生,但蜘蛛怪物也无法及时抽身过去帮忙,而黑云怪物那边,云景的意识分身前去拖住它足够了,毕竟有过和它‘交流’的经验,不求消灭,只求拖延。

    如此一来,云景才能真正腾出手来全心全意的消灭眼球怪物了。

    “纵使你手段齐出,今日也必死无疑,我明白你的意图,拦住它们只是暂时的,真以为我那么容易对付?”眼球怪物留意到各方情况近乎咆孝道。

    此时云景给了它极大的压力,尤其是云景眼中那必杀它的决心,饶是它都感觉有些胆寒,须知它的本体可是超越了神话境的存在啊。

    这不禁让它想到了人族的一句话,那就是要死也拉一两个垫背的,云景的厉害它们算是见识过了,若真铁心拉个垫背的眼球怪物并不怀疑,可为什么偏偏是自己?你拉它们不行啊。

    把其他怪物拦住只是暂时的,它们随时都有可能过来,云景那儿有功夫和眼球怪物废话?

    这可是在玩儿命,放嘴炮是没有好下场的!

    “杀~!”

    无比冰冷的一个杀字出口,云景真身直接冲向了眼球怪物。

    冲过去的时候,云景伸手虚空一握,一杆漆黑冰冷长枪出现在手中,枪尖有着猩红的血色,不刺眼却让人胆寒,那一抹血色动人心魄,好似屠杀神灵后留下侵染的。

    这又是云景一门绝强武技,再次感谢龙国唐老贡献……

    持枪的云景宛如军中勐将杀神,长枪直指眼球怪物,枪尖所过将无边天地都牵扯得扭曲了,宛如一张布被从某个地方拉起。

    “死的是你!”

    眼球怪物咆孝,感受到云景的决心,此时其他同伴没法帮忙,只能靠它自己了,到了这个层次,战就是,它岂会怕了云景?

    无数眼球看向云景,道道光束激射,化作紫红色光线朝着云景眨眼袭来。

    云景前进动作不停,左手一掌拍出,一面漆黑盾牌斜着横扫而出挡在了紫红色光束前方,可也只坚持了刹那就被紫红色光束洞穿粉碎。

    靠近了一段距离的云景闪身躲避紫红色光束,体外蓝色漩涡出现,将紧随而来的光束牵引扭开。

    此时他已经靠近眼球怪物护体破灭光环之外了,长枪毫不犹豫的桶出。

    卡察卡察……

    他这全力一枪一连破碎了眼球怪物四层破灭光环在无法前进,同时他体外的护体蓝色漩涡也被那紫红色光束消耗得暗澹快要破碎。

    一狠心,云景放弃长枪,一拳打出,古朴青铜大钟出现,钟声嗡鸣,再度粉碎前方几层破灭光环,前方还剩下两层就是眼球怪物本体所在了。

    不过他体外的护体蓝色漩涡彻底崩碎。

    到了这个时候云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童术全力施展直射前方破灭光环艰难洞穿剩下的两层,而那激射而来的紫红色光束,他则是施展护体功法,浑身变成金色,抬起双臂去挡。

    左臂在前,被紫红色光束一点点撕碎崩灭,那种痛苦难以言表。

    在云景付出左手手臂被毁的代价后,他总算是将眼球怪物剩下的护体破灭光环彻底洞穿,直面前方眼球怪物本体。

    “给我死!”云景咬牙,完好的右手虚空一握,一把锈迹斑斑的战刀握在手中,朝着眼球怪物本体奋力斩下。

    一抹刀光一瞬即逝,噗一声眼球怪物本体被撕碎,血肉碎片四处溅落。

    这一刀不但斩碎了眼球怪物,更是将它意识也给斩灭了,可谓死得不能再死!

    而云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左手手臂被毁,只剩下肩膀那一节了,同时随着挥出灭掉眼球怪物本体那一刀,他的右手手臂也炸裂了,不可无不凄惨。

    好在这样的伤势都不致命,神话境的他足以很快恢复过来。

    之所以斩出那一刀他的右手也炸裂,是因为那一刀已经超过了他如今躯体的承受极限!

    那一刀依旧是从龙国唐老那里学来的,神话境的杀招无疑了,在此之前云景都有所保留,而那一刀他是在超负荷施展,说到底他如今武道体质还没达到神话境程度。

    有所保留的情况下,每一次出手看似威力绝强,可并没有真正发挥出威力来,之前那一刀他超负荷施展,体质承受不了,于是手臂炸了。

    如果他的武道修为也踏足了神话境,对付这几个怪物那儿需要这么费劲啊,他的领域范围半径可是超过一千五百公里了,也就是三千公里直径,若武道体质跟上了,不怕身躯承受不住,三千公里天地之力加持,这些怪物一拳一个都不过分。

    然而他武道体质到底没跟上啊,几百里天地之力加持就吃力了,之前超负荷的一刀也才调用不到千里天地之力而已,就那样手臂都炸了。

    “临阵突破都是鬼扯,那儿来那么多恰到好处啊,现在眼球怪物这个最大的威胁消除了,接下来就该轮到其他怪物了”,云景此时一边快速吸收天地灵气恢复自身一边看向各个方向心头暗道。

    双头怪物和紫晶怪物还在被束缚着,但最多几个呼吸就要挣脱开来,蜘蛛怪物那边,来福险象环生,哪怕只是拖延,它的身躯都被蜘蛛怪物弄得残破了,后方三分之一的身躯都断裂,险象环生随时都可能会死,至于黑云怪物那边,云景的意识分身拦截根本就过不来。

    将这些画面尽收眼底,恢复伤势的时候,云景心念一动,隐藏在大阵中的幻阵启动,真实被幻境覆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