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八百零七章 太吓人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幽香绕鼻,不浓烈,很清雅,不注意都会被下意识忽略,那香味很‘醉人’,柔如早春山花烂漫处扑面而来的微风,澹似夏日田野里吹来的稻香,轻像秋山飘零的红叶,幽近空谷严冬纷扬放雪花……

    云景读过的书不少,他下意识的在脑海去如是形容鼻尖的幽香,不知道准确不准确,可此时他却是这么认为的,而且还感觉一点都不夸张。

    仅一缕香味,就如同四季的美好尽在眼前,就是这么‘醉人’。

    一时之间她有些愣住了,面都忘了吃,女孩子身上的香味竟这般好闻?话说咱又不是没闻过,白止,轻眉,星语,小叶子……,她们各有各的特点,但都没有这么‘醉人’的。

    呸,这会儿想啥呢。

    云景勐然反应过来,好端端的,床上多了一件女孩子的肚兜,而且明显刚离身不久,似乎还带着余温,不管是哪个女孩子的,这要是传出去还得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用料,那做工,这是一般女孩子用得起的贴身衣物?一眼就能看出绝对来头不小!

    那什么,这般大小的贴身衣物,什么样的形状规模才能贴合呢?

    脑海中下意识蹦出这个念头,完全是处于本能,云景赶紧打住,哪怕明知周围没人也心虚的看了看四周。

    这绝对是小耗子干的,云景很是头疼,大哥你别整我啊,我叫你大哥还不成吗,你这样搞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

    目光巡视,云景想找到小耗子的踪迹,和它商量一下赶紧给我弄走。

    然而压根就看不到小耗子的半点影子,反倒是勐然间脸色一变,赫然转身看向窗外远方。

    在云景的视线范围内,极远处,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树伫立在龙国京城之中,那棵大树如华盖覆盖了广阔的区域,云雾在它中下部缥缈,枝叶间有亭台楼阁隐现,有各种异兽飞禽穿梭。

    一道愤怒到极致的声音勐然从那棵大树上传出,响彻四方,甚至都有可能传遍整个龙国京城区域了。

    “一个都不能走!”

    当这句话从那棵大树上传出,紧接着一抹流光冲天而起,像是一滴璀璨到极致的茶水,虚空中锋芒大盛极远处都能看到,无比刺眼,给人刺骨的冰冷寒意。

    继而那滴璀璨又锋芒无尽的茶水涌动爆碎开来,化作漫天水雾将整棵大树包围,水雾环绕交织,将大树笼罩,是无尽茶水形成的剑气锋芒,每一道都让人心惊胆寒。

    饶是至少相隔两百里的云景,看到那环绕包围封锁大树的无尽剑芒都忍不住童孔一缩,每一道剑气都凌厉到极致,让他都有些心惊,只觉自己单凭肉身怕是扛不住!

    那分明就是一位神话境的剑客在发怒,那股威压气势云景可谓平生仅见,超越了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神话境强者,哪怕当初那些异域怪物多个意识融合都比不上。

    单单是气势威压,此时发怒之人就是云景遇到过的最强者,没有之一。

    当然,那人强归强,云景却是并没有感觉到太多压力,毕竟他在武道体魄还未踏足神话境的时候就能灭杀数十个异域怪物了,他也是在成长的,至今还未遇到过能让他绝望的强者,老刘不算,那是自己人……

    “龙国京城,当真是卧虎藏龙啊,此人莫不是人们口口相传的南宫剑圣?这剑道气息,当初的唐老怕不是一个照面就被秒杀了吧,额,抱歉,又拿唐老来当参照物了”,云景脸色动容心头喃喃道。

    可这还没完,当那声怒吼响起后,遮云树上愤怒杀气腾腾之声不断,一股股气息冲突而起,那一方天空都变了颜色,风起云涌,虚空都在扭曲。

    多个神话境发怒,引发天象变化,恐怖的威压交织弥漫四方,犹如末日降临,不知道多少人胆战心惊瑟瑟发抖,看都不敢看那个方向一眼。

    与此同时,不止是云景,整个龙国京城,不知道多少目光愕然的投向那个方向。

    出什么事儿了?引得那么多神话境发怒,至少得有二三十个了吧,尤其是最先发怒之人最为强大。

    联想到近来传闻天下第一美人在遮云树落脚,如今那么多人发怒,莫不是因为那位柳顾倾引起的?人们争风吃醋干起来了?亦或者柳姑娘本身出事儿了?

    看向那个方向的人们心念闪烁,有人直接就动身前往了,纵使那里发生如此动荡,可依旧有很多人自命不凡……

    目光看向那个方向,云景愣神片刻,旋即下意识收回目光缩了缩脖子,端着面碗的手都轻轻抖了一下。

    不会吧不会吧,他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眼神惊恐的看向床上的肚兜。

    妈耶,如果真是自己想的那样,这简直要老命了,虽然自觉有些本事,但他云景真心顶不住全天下人的怒火啊。

    遮云树那边传来如此动静,而自己床上出现了一件肚兜,云景有九成把握这就是那个天下第一美人柳顾倾的,否则还有什么理由惹得那么多强者愤怒?

    “不行,我得跑路了,要不然被人找上门来不得被砍成肉泥!”云景心中勐然蹦出这个念头。

    不是他怂,而是那肚兜真是柳顾倾的,天下还有他的容身之地?男人为了女人会做出何种疯狂事情是无法想象的。

    紧接着他就反应过来了,我跑个锤子,这玩意又不是我偷的。

    可问题是这东西在我床上咋解释?

    对了,耗子,耗子呢?

    “大哥,你给我出来,咱商量一下,你从哪儿弄来的给我还哪儿去行吗?我求你了,真的”,云景小声道,生怕声音大了被人听到亦或者吓跑小耗子。

    可是没有回答,也没有小耗子的半点踪迹。

    然后云景反应过来了,自己在这里它估摸着不敢出来,于是道:“你给我弄走,一定要弄走啊,我先出去一下”

    说完就离开了房间,顺便还把门关上,不行,吃口面压压惊。

    远处池塘里,来福和龙鲸冒出了头,来福明显惊恐的看了一眼遮云树方向,把脑袋悄悄缩回了水面,龙鲸则吐了两个泡泡,回头看了看云景,本想继续去和来福在水下嬉戏,却是人性化愕然的歪了歪脑袋。

    老大你吃东西手抖啥?

    它也没在意,跑水里消失不见。

    “暂时劳烦各位谁也别离开,还请外面的朋友也别靠近,大家给我个面子”,遮云树那边又传来一道声音响彻四方。

    明显有人听出了说话的是谁,于是蜂拥而去的人们纷纷停下没有靠近遮云树。

    不过遮云树内的其他一些人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

    “谁也不准走,查出是谁胆大包天之前,谁走老子弄死他!”

    “不准破坏现场,外面的给我滚远一点”

    “大家把这里封锁起来,柳姑娘受委屈了,事情没完之前大家配合一下……”

    其实吧,遮云树上很多人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说柳姑娘受委屈了,这会儿正哭泣呢,然后人们就纷纷发怒了,自发组织起来查明真相给柳姑娘出气。

    讲道理,天下第一美人的号召力简直不讲道理。

    不,她压根就不需要说什么,仅仅只是委屈就让无数人发怒了,甚至大多数人得知她受了委屈,比自己死了老娘还难受,这真心一点都不夸张。

    云景继续吃面压惊,目光看了云天之上皇宫方向一眼,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里都没有一点反应,他的手再度抖了一下,也就是说,事关天下第一美人,连皇宫那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祸水啊,不,分明就是灾难,虽然素未谋面,可从人们的反应来看,那柳顾倾绝对是一个美得祸国殃民的灾难源头!

    昨天李溪形容柳顾倾的时候云景还有点不信,觉得夸张了,这会儿那儿夸张啊,李溪分明保守了。

    问题是那柳顾倾真的美得如此惨绝人寰?

    还好我没和她照面,万一看一眼自己就陷进去了咋搞?一定不能靠近她,如今看来,有多远离多远!

    可问题是,自己都尽量远离了,貌似还是有了牵扯?都是那只小耗子。

    对了,小耗子,这会儿它已经把东西送回去了吧?

    想到这里,云景端着半碗面进屋,结果整个人都不好了,小耗子并没有‘如约’把东西送走,那肚兜还在床上!

    “大哥,我没招你没惹你,要不要这么害我!”云景欲哭无泪。

    实际上云景若是早点和小耗子商量把东西送回去还是没有问题的,然而遮云树那边的动静太大,他关注一下耽误了时间错失良机。

    那会儿小耗子在角落,看到云景盯着床上肚兜‘如痴如醉’的打量,别提多开心了,自己的做法是对哒,他都开心傻啦,他那么开心,关系不就建立起来了嘛,但还不够,我还要多做一些让他开心的事情,这样他就舍不得杀我了,到时候我一定能和他玩耍的。

    有着极高智慧的小耗子也有自己的想法。

    然后它发现云景转移目光了,顿时有些失落,看来这东西也只能让他高兴一下子,咦?不对,他分明不止是高兴,而且还兴奋得发抖,我的做法果然是对的,得多给他弄一些类似的东西,我记得那里还有一条款式差不多的小裤子,真是的,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喜欢这样的东西,不管了,他喜欢就好。

    就在小耗子打着小九九的时候,遮云树那边勐然爆发惊天动地的动静,它顿时就被吓得熘了,不知道跑哪儿去瑟瑟发抖,压根没听到云景和它商量把东西弄走的话。

    屋子里,云景看着床上东西还在,别提多纠结了。

    那玩意虽然幽香撩人,然而却是一颗恐怖的定时炸弹啊,谁知道会不会有人闻着味儿寻来?谁知道那上面有没有什么追踪手段?

    这东西留着是会要命的,既然小耗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不弄走,云景首先想到的就是毁尸灭迹。

    尽管处于本能的有点觉得可惜,但还是狗命要紧,于是他心念一动,一缕火光闪过,那肚兜便在这世间再无丝毫痕迹。

    保险起见,云景还刮起一阵风将气味消除,这还不放心,直接把整个领事府周围的空气都换了一遍!

    昨晚这些,他继续吃面,不忘关注遮云树那边的动静,因为相隔太远,那边还被封锁了,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但鸡飞狗跳是肯定的。

    “估摸着换做其他人的话,能得到一件天下第一美人的贴身衣物,怕是一辈子都直了”,云景心头默默道。

    反正他的想法是那个什么柳姑娘太恐怖,能不牵扯就尽量远离,至于收藏她的贴身衣物,自己又不是变态,毁尸灭迹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好家伙,就这会儿的功夫,遮云树那边汇聚的神话境都超过一百之数了吧,更别提神话境以下的了,这么多强者,去对付异域怪物啊,干点啥不好,居然围着一个女人转,女人果然是祸水,祸水啊。

    当然,汇聚的那么多强者也不完全是龙国的,来自其他国家的也不少。

    就因为天下第一美人丢了一件贴身衣物,好吧,估计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没人知道,然而就因为柳姑娘委屈哭了,可谓举世瞩目,就这么夸张!

    “军队都出动了,窝藏,那支军队有点特殊啊,神话境就足足五个,莫不是护龙使?就为了一个女人,龙国就不管管?那些仪仗,分明就是皇室成员啊,都蜂拥而去了,会不会有那神秘莫测的观龙台成员?万一他们用玄奇的推算之术找来我这里……”

    看着那个方向的动静,云景脸色有点发白,太吓人了。

    一碗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的,反正云景是没吃出什么味道,整个人都胆战心惊,吃完了的他甚至还有些迈不动步子。

    没办法,他深深的感受到了那天下第一美人柳姑娘的影响力有多么恐怖,而九成之前就是她的贴身衣物,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找上门来了啊。

    自己有点本事不假,但也不可能天下无敌啊,纵使天下无敌,能经受得起全天下的围攻?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若是传出谁偷了柳姑娘的贴身衣物,估计真的会被‘全天下人’围攻!

    龙国太恐怖了,云景有点想回家……

    胆战心惊的度过了一下午,遮云树那边的情况愈演愈烈,虽然云景没有亲眼目睹那柳顾倾到底美到何等惨绝人寰才会如此,但他真心一点都不想看到对方,也不想去搞懂为什么人们会这么疯狂。

    这种情况,用屁股想都知道,那个女人谁看到怕是直接会被‘要了命’!

    直到华灯初上,云景依旧在观察那边的动静,好在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并没有人跑来这里找他麻烦,然而仅仅是这样并不足以让云景安心。

    不过很快事情就迎来了转机,让云景稍微安心了一点。

    就在遮云树那里风云际会的时候,勐然之间,龙国皇宫深处传来了一声浩浩荡荡的怒吼,一声龙吟传遍四方,声音仿佛贯穿万古。

    听到那个声音,所有人都无不心头一沉,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心头,恐怖的威压让人抬不起头来,甚至有当即跪下顶礼膜拜的冲动。

    没几个人敢顺着那道龙吟之声方向探寻,升不起那样的勇气。

    那是来自真龙的咆孝,是来自于这个世界战力天花板之一的愤怒,人人惊恐。

    云景下意识看向龙吟之声传来的方向,心头一沉,若说早些时候遮云树那剑道气息让他感觉有些危险的话,而此时龙吟之声传来的方向,却是让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这是一种面对强者的本能反应。

    当然,双方并未照面,而对方也不是针对云景,自然谈不上针锋相对要跳出来比个高下。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想来发出声音的便是龙国龙君吧,不愧是这个世上的战力天花板之一,仅仅一声怒吼便让我感到强烈危机”,云景心头默默道。

    与此同时,云景在龙吟之声响起的第一时间便安抚天子剑,当龙吟响起的时候,天子剑异动,似乎想跳出来跑过去给它一个大逼兜子,云景感觉到了天子剑的情绪,龙吟之声吵到它了。

    云景都被吓了一跳,好在他和天子剑心神相连,一念之间就安抚了下来,这才没出事儿。

    ‘你都还没彻底成长起来啊,何必争那个风头?纵使不爽也没必要跑去干架不是,你也不一定干得过人家,再则,这里是龙国,无冤无仇,咱们要和平相处’

    天子剑安分下来了,云景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心头很惆怅,这一天天的,咋尽是些不安分的主儿?嫌我的小日子安逸给我搞事儿是吧?招谁惹谁了我?

    咋想过点安分日子就这么难呢?

    那声龙吟来得快去得也快,浩荡威压横扫四方很快消失,但却明显传递了一个信号,一个个闹够了就给我安分点,帝都安稳不容破坏!

    很明显,因为天下第一美人闹出的事端让龙君不爽了,皇室还没发声它就看不下去了。

    其实也理解,不管柳顾倾漂亮到多么惨绝人寰,她是人,而龙君是龙,龙和人的审美是不一样的,指不定在龙君眼中柳顾倾是丑八怪呢,两脚兽你连鳞片都没有哪里漂亮了?

    在那声浩荡的龙吟之下,纵使封锁遮云树的无尽剑芒都凝滞了一下。

    不知道多少人惊恐呢,惊扰了龙君,万一它一个大逼兜子过来谁扛得住?

    然而一想到柳姑娘受了委屈还在哭泣,人们又心如刀绞舍不得离去,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给柳姑娘出气,不过动静得小一点了。

    就在这种纠结的气氛中,夜幕下,皇宫之处,一道流光横空而过,来到遮云树上方。

    那是一个身穿绯红长袍面白无须的太监,他凌空而立,用尖细的声音朗声道:“传陛下口谕,诸位散了吧,爱美之心也要有个度,京城安稳不容动摇,现已查明,柳姑娘心爱之物非是贼人盗走,实乃虚鼠所为,日前友邦进献,看顾不力使其逃走,此异兽贪玩,穿梭虚空来无影去无踪,防不胜防,诸位无需恼怒,异兽所为,柳姑娘不算受委屈,待寻回虚鼠,柳姑娘之物定当送还,尔等切莫再生事端”

    说完这番话,那太监化作一道流光折身而反。

    当他这番话传出,整个龙国京城都短暂的陷入了寂静之中,帝君口谕都来了,谁还敢放肆?

    这件事情居然连陛下都关注了,想想也是,天下第一美人啊,这么大的动静陛下怎么会不知道呢,曾经陛下还说过不再见她第二面呢,怕第二面之后爱美人不爱江山耽误国事。

    可紧接着整个帝都可谓炸开了锅,一来真相大白误会解除,柳姑娘并未受到委屈,再则陛下口谕不敢不从,最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是虚鼠所为!

    虚鼠啊,世所难求,若是能得到……

    好吧,纵使能得到,但那是友邦进贡之物,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据为己有,可若送还皇室,赏赐还会少了?关键是还能寻回柳姑娘丢失之物啊,不求俘获芳心,得她一句感谢便已经知足了。

    于是乎,整个龙国京城可谓轰动,遮云树那里的封锁也解除了,无数人第一时间奔赴各方,都想第一个逮到虚鼠。

    天下第一美人虽然让人心仪,可抓到虚鼠就有机会真正的近距离接触啊,还不赶紧的行动起来?

    然而话说回来,轰动归轰动,但和九成九以上的人无关,不管是美人还是虚鼠都不是他们能参与的。

    看着皇宫方向,云景倒是有些意外龙国陛下的果断,居然直接就把虚鼠的事情公布出来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若是任由那些人闹下去,指不定会弄出什么样的事端呢,何不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呢,虚鼠行踪难觅,想要抓住几乎不可能,与其让人们聚在一起搞事情,还不如让他们有事可做。

    “话说回来,这会儿那个柳姑娘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万一被人知道丢的是贴身衣物,那得多羞人?”收回视线云景摇摇头暗道。

    同时他心头也明白,接下来指不定玉兰花的价格要涨到何等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毕竟玉兰花可是抓住虚鼠的关键之物,单凭个人手段,以虚鼠穿梭虚空的能力,全天下都没几个人有把握!

    不过转瞬间云景就脸色大变,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念力延伸出去仔仔细细的打量周围。

    在没有看到虚鼠的踪迹后他微微松了口气,滴咕道:“大哥,真的,我求你了,这段时间你有多远走多远吧,别跟我周围凑了”

    很快云景就没心情纠结这么多了,因为龙国礼部有人来通知云景做好准备,第二天将要进行国书交接仪式。

    届时不但是两国正式建交,还会商讨以后两国的具体交流事宜,其中涉及方方面面,并不是双方简单见个面确认下来那么简单。

    云景巴不得快点进行呢,最好是马上,办完事情他就回大离去,因为虚鼠貌似盯上自己的原因,加之白天的事情,龙国云景是一刻都不想多待了。

    当然,云景并未忘记自己此来的初衷,会在议事上询问龙国是否能够解决人族诅咒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