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八百七十章 反击,斩敌首(三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是战场,不是你说不追就不追了,现在的情况是大明要你追,你就得追,不追就得死!

    木图卢万万想不到,这群逃命的家伙竟然会杀个回马枪,还是趁着自己的军队最虚弱的时候,战是没没办法战了,逃吧。

    刘启夏砍杀过去,血喷到铠甲上,没有停手,继续砍杀敌人!陆兆也拿起了长枪,钱姜举起了狼牙棒,身后的大明军士更是勇猛,左冲右突,肆虐杀戮!

    “收拢战马,拿走衣物与铠甲!”

    刘启夏看了看天色黄昏,并没有下令追击。

    哈里的大军距离此处应该不远,追回去太过危险,以现在战马的体能,最多再跑个三十里,再多下去,这批战马就累坏了,没半个月的休养很难恢复。

    杀敌四百余,俘虏战马七百余!

    刘启夏没有给敌人收尸,看了看远处,就带人撤退,隐藏在天山一处山谷中,安排军士巡视,喂过马水草之后,找了个地方就睡觉。

    逃跑也是个体力活,说不累人是不可能的。

    看着逃跑回来的木图卢,哈里愤怒了,如此弱小的明军竟然将自己战无不胜的军队给打败了,还杀了自己几百军士!

    岂有此理!

    羌支历担心木图卢丢了性命,连忙说情:“战马一口气最多能跑二百里,木图卢是从孛罗城带兵去追击明军的,追出一百五十里时,战马已跑了近二百里,已是极限,非是木图卢不尽心作战,而是大明太过狡猾!”

    库淮也帮着说话:“木图卢作战勇猛,是我们众人亲眼所见,这次实在是力有不逮,非将士过错。若处罚木图卢,怕会影响你的荣誉啊。”

    哈里咬牙切齿,喊道:“莫不是我的军士就白白牺牲不成?”

    卡拉奇摇头,道:“羌支历说的对,若吝惜战马,最多跑二百里,大明骑兵逃命,也只能再跑出个三十里去,若是我们派遣军士搜寻方圆三十里,必然能找到他们!”

    巴启山反对:“我们的骑兵也累了,况且已是天黑,这种情况下搜寻并不方便。不如等明日,我们继续向东推进,争取后日进驻库尔喀拉乌苏。这笔仇,可以报给大明主力!”

    木图卢不甘心,喊道:“给我两千人,我愿将他们找出来!”

    “够了!”

    哈里怒喊,看了一眼木图卢,叹道:“明日你为先锋!”

    木图卢很是感动,说明哈里还是器重自己,不打算追究此番失利的责任。

    哈里审视着舆图,对木图卢道:“大明骑兵的战斗力你们是看过了,他们的战力确实不强,但也有几个精通骑射的厉害家伙,调我的近卫三十骑加入明日先锋军。若再遇到这一支骑兵,务必将其歼灭!木图卢,你若再失手,这个军帐里就没你立足之地了。”

    “必不辱命!”

    木图卢连忙答应。

    第二日清晨,刘启夏将搜刮来的帖木儿骑兵的衣物、铠甲等留下了二百套,又留下了二百俘虏来的战马,之后带军队离开山谷,在平原之上埋锅造饭,这次没有使用“无烟灶”,而是光明正大地做饭。

    炊烟升起,正在找寻刘启夏的木图卢隔着十余里就看到了,当即带兵追杀而来,可到了近前时,明军已经撤了。

    木图卢追出二十余里,才看到刘启夏等人的身影,当即下达了死命令:

    追!

    刘启夏不成想带队的还是木图卢,也没客气,隔着老远就开始跑路,根本就不和木图卢的骑兵交锋。

    骑兵在草原上疾驰,右侧是高大巍峨,震撼人心的天山,左侧是寸草不生,茫茫黄沙的瀚海,一群骑兵在这种美好又苍凉的天地之间前后追逐。

    而在两队骑兵之后,哈里的三万多骑兵缓缓跟进,不紧不慢,时刻保持着充足的战斗力。为了确保木图卢不再遭受第二次“算计”,羌支历带了五百精骑尾随在木图卢后十里,随时准备支援。

    这一次刘启夏没有停留,拼了命地逃,就在刘启夏上气不接下去,战马也难以支撑下去的时候,袁岳带三千骑兵接应,让过刘启夏等人之后,袁岳带骑兵直接以硬碰硬的姿态迎了上去!

    袁岳并没有留在库尔喀拉乌苏等待刘启夏,因为自库尔喀拉乌苏至孛罗城有五百多里,诱敌深入也应该有个限度,战马一口气都跑不过去,万一刘启夏被人给追上来干掉了……

    为了避免刘启夏不壮烈,袁岳离开库尔喀拉乌苏,西进二百里接应刘启夏,通过望远镜看清楚了木图卢及其身后的军队,清楚想要拦住他们,就必须迎头痛击一次。

    这一次,袁岳没有藏拙,大明骑兵也没有藏拙,三千精锐,铠甲明亮,刀锋闪闪,弓箭齐备!

    两军对冲,袁岳长枪如龙,愤杀三骑,撕开了一道口子,随行军士更是勇猛杀敌!骑兵混战,更是惨烈,双方你来我往,血溅长袍!

    木图卢一刀砍向袁岳,厚重的刀砍在了镔铁长枪之上,袁岳架开大刀,长枪直刺过去,木图卢挥刀格挡。几名帖木儿帝国的骑兵见状,挥刀朝着袁岳杀去!

    咔嚓!

    一声响动,惊讶了不少人。

    木图卢抬头看去,顿时一惊。只见袁岳身旁飞来一匹红鬃马,马背之上端坐着一名胡子拉碴,魁梧有力的大汉,大汉手中握着两柄大斧头。

    斧头真的很大,比脑袋还大!

    一斧头下去,别管穿多厚的铠甲,都扛不住这一击,这个家伙还阴损的很,直冲着马头砍!

    谁的马也扛不住斧头劈啊!

    两个想要帮助木图卢的骑兵失去了战马,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长枪刺杀!

    木图卢避开一击,侧身砍伤了一名明军的大腿,军士惨叫一声,再无力战斗,来不及退出,也被敌人给砍杀!

    这是一场正面的交锋,是大明骑兵与帖木儿骑兵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斗。

    互有输赢,相有杀伤!

    羌支历想要支援木图卢,却被千户赵姚带骑兵给拦截在外。

    刘启夏清楚,若不能尽早击溃木图卢,一旦等哈里大军扑上来,那大家都完了。当即转身,带骑兵加入到战斗之中。

    五千对两千骑兵,又是多路冲击,以多打少!木图卢发现自己身边的骑兵越来越少,如何组织反击,如何鼓舞士气,都已无济于事!

    撤?

    撤不出去了!

    杀?

    杀不过!

    木图卢绝望了,自己没有输给精锐的亦力把里骑兵,竟然输给寂寂无名,堪称无能的大明骑兵手中?

    耻辱啊!

    叮!

    袁岳长枪如棍,直接砸在了木图卢身上!袁岳见木图卢竟没多少事,不由地怒了,长枪再次砸了过去!

    没事?

    接着砸!木图卢-强忍着痛苦,想要反手,可背后一轮斧头过来了,直接劈开了后背上的环片甲!

    袁岳一枪刺入了木图卢的脖颈,抽出腰间的宝剑,割掉木图卢的脑袋,高高举起,用不太熟练的察合台语喊道:“主将死了,速速投降!”

    跟随着木图卢的骑兵见状,顿时没了作战意志,即便是守护木图卢的哈里近卫,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撒马就跑,然后被陆兆、钱姜用箭射杀五骑!

    “撤!”

    袁岳知道惹了大-麻烦,甚至来不及杀掉投降的人,只收了阵亡军士的尸体,顺手带走了对方的战马,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哈里抵达战场时,袁岳等人已撤退了近半个时辰,看着木图卢的无头尸体,看着满目疮痍的战场,哈里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明军,不像是最初表现的那么弱小!

    不过,跑掉的近卫与投降的军士很快就改变了哈里的这个看法。

    “大明来了很多很多的人,至少上万!”

    “没错,还是主力,一万多骑兵,我们打不过啊。”

    “我看着像是两万骑兵,而且带头的很厉害,不会是对方的主帅吧?”

    投降军士事实上也知道,袁岳带来的人并不多,最多最多不超过五千骑兵,可自己输给了这么一点人,还没有保护好木图卢,人都被砍去了脑袋,说不过去啊。

    只能夸大明军的数量,这是唯一的办法。

    哈里据此判断,明军依旧是很弱的,他们只能以数量取胜,这一次木图卢的失败,只是一个巧合,一个意外。

    库淮有些伤感,对哈里提议道:“我们不能再分兵了,大明的人太过狡猾,又善于以小股部队引诱,后主力作战,我们需要集中主力,稳步推进。”

    卡拉奇也有些头疼,与明军还没怎么交锋,怎么就莫名其妙折损了近千人。

    再这样下去,后果堪忧啊。

    卡拉奇有些动摇自己的战略,对哈里提议道:“在抵达库尔喀拉乌苏城之前,我们不应该再分兵,只需要派出斥候环顾四周即可。”

    哈里点了头,决定放弃追击袁岳等人,以自己的节奏向东面的库尔喀拉乌苏挺近。

    集中主力东进的哈里先锋军,让袁岳、刘启夏再没了出手的机会,即便是袭扰,也是极为谨慎。袁岳将战报每日传给后方的朱棣。

    朱棣此时并没有待在大本营委鲁母城,而是带兵进入委鲁母城西北方向的昌都剌地区,徐辉祖驱马巡视着,看着各处军士布置到位,才返回大帐,对朱棣道:“哈里的军队正在接近,他们是否会分兵尚没有情报,按照你的策略,我们编的麻袋,未必能留住哈里四万多精锐骑兵!”

    朱棣盯着舆图,沉声说:“我不仅要留住哈里四万骑兵,还必须确保没有一个人跑出去!你知道的,火器的秘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一旦传入到帖木儿耳中,我们想要再对付帖木儿就不容易了。”

    徐辉祖有些担忧:“包围圈太大。”

    朱棣呵呵笑了笑,抬起头看向徐辉祖:“无需担忧,我们有侦察兵,他们一定很愿意截杀掉所有的漏网之鱼。”

    “索靖他们么?这倒是个好主意。”

    徐辉祖笑了,对于侦察兵的战斗力很是认可,转身看向舆图,只见一张大网撒在了昌都剌,像是吃人的麻袋,更像是一口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