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百五十七幕 骑士在此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下雨了?

    巡查卫队的士兵下意识用手探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松开手,指尖一片殷红。

    思维世界中犹如进行了一场漫长的拉扯,视线中的一切事物似乎都正缓慢流动,被撞开的人群,惊恐的尖叫,怒骂声,人群推挤着,互相退让。

    那个风衣男人拔出剑,但一道剑光已先穿透他的背影,一只断臂高高扬起,他发出野兽一样凄厉的惨叫声,温热的液体漫天洒下,犹如下了一场血雨。一道身影将之撞开,士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思绪有些异常,下意识伸手拔剑,但却抽了一个空。

    他心下一寒,转身看去。那个穿着黑袍的少年正站在自己一侧,手中握着自己的剑,用剩下的一只眼睛冷冰冰地看着自己。对方轻轻松开手,那把有帝国徽记的剑也从半空落下。

    他心神浑浑噩噩,下意识伸手去接。但一道寒光已从他眼底闪现,然后世界为之天旋地转,视线一黑。士兵软绵绵的躯体向后飞出,撞在墙上,然后化作点点白光消散在长巷之中。

    人群一片大乱。

    后面的人想要反应,但却看到前方人人避之不及,那顶尖尖的巫师帽已分开人群,出现在自己视野之中。那人大吃一惊,只见一团黑色的火焰从天而降一般,那个巫师犹如带着一轮血雨,突至他面前。

    箱子抬起头,黑色面具之下,眼中闪烁着无比疯狂的光彩。

    那人想要反应,却为这疯狂的眼神一看之下动弹不得。魔剑格温德斯正在心灵世界之中尖声长笑。

    “闭嘴。”箱子说。

    而后心中沉寂如水,手按长剑,向前一踏。

    从左至右,一道狭长的剑光斩开夜色。

    头颅高高飞起。

    意识潜行,心神所夺。

    心灵系的能力,犹如剑走偏锋的狭光,一入人群之中,便令措手不及的巡查卫队士兵吃了大亏。那个风衣男人一开始错判了箱子的能力,只以为对方手中剑是迷惑他们的把戏。

    他大声怒骂,试图闭上眼睛避开夺心术的心神摄入。

    可视角余光看到箱子出剑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错得厉害,大惊失色之下想要反应,可出剑之刻稍差分毫,结果便是迥异。

    箱子才不会和他们讲什么堂堂正正,行于黑暗之中正是杀手本意,欺骗诱敌只是手段,杀人才是目的。他第一个目标就是那个没中自己夺心术的风衣男人,展示夺心术是双重的战术,一则是光明正大的进攻,一则是行于阴影之下的欺骗。

    战术没有规则。

    唯求胜利本质。

    这是他在听雨者就学会的东西。

    那男人果然中招,反应稍慢一线就被斩断握剑一臂。

    箱子也不和对方纠缠,一击得手立刻撞开对方,犹如狼入羊群一样杀入后方因为中了心灵法术而一片大乱的巡查卫队士兵之间,趁对方心神所夺连斩四人。

    本来那风衣男人连同手下一行十人,他一出手便三死两伤,还剩下一半,而幸存之人十成战力这一惊之下也去了七成。艾音布洛克久未经战乱,市内治安良好,而这些巡查卫队的士兵早安逸惯了,那见过这阵仗?

    选召者本就是把冒险生活当做吃饭喝水的人。

    而七海旅团更是选召者之中的选召者。

    巡查卫队的士兵大多介于十二三级之间,那个风衣男人多半是出身自死亡降临公会外围团队的人,起码也有十七八级。本来箱子要以一敌十少说得付出点小代价,但这么一出之后便轻松许多。

    他轻轻挥剑,血剑银光正在长巷之中一闪,一弧血珠洒向地面,然后抬起头看着剩下的人。

    鸦雀无声。

    十个人,三个人倒在地上,一个人断了一只手,还有一个人靠在墙角也是近气的少出气的多,眼看着要咽了气。剩下的人中,竟无人敢与之对视,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来,

    “分头跑,去找人!”风衣男子按着自己断臂处,痛得近乎晕厥,但仍竭尽全力向其他人大喊一声。人手齐全他还有心与对方一战,但一个照面就折了一半,他除了头皮发麻,就是后悔。

    要不是自己判断失误……

    可情报上可没说过对方有这么一位剑士,不,魔剑士。但魔剑士哪有这个装束的?

    风衣男子看着箱子一身魔导长袍,头戴巫师帽,几乎要晕过去。

    他妈的!

    箱子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虽然对方这侧脸明明套着漆黑面具,什么也看不到。巫师少年举起手,幽灵一样的短杖浮现在掌心中,向这个方向一指,口中说出咒文的短语:

    “Eatt'n!”

    不好!

    风衣男子心中大惊失色,下意识转身想跑。但一道电火花从他身后魔导炉上绽放开来,电得他惨叫一声。“魔力拆解!”风衣男人心中大骂,自己又上当了,不该转身露出魔导炉的。

    但后悔只维持了一刹那。

    一只岩枪凭空浮现,在箱子引导之下直接从后方贯穿他咽喉,让男子尸体横飞出去,钉在一侧墙上,然后衣甲之下才升起点点白光,犹如飞散的萤火,消失在巷子之中。

    “谁让你说话的?”

    箱子没好气地看着那具尸体说道。

    他回过头去,那些巡查卫队的士兵果然四散而逃,连自己受伤的同伴都顾不得了。箱子默默看了一眼那个已快要断气的倒霉蛋,想了一下,便从对方身边走了过去。

    他收起剑,反正追上去也不一定能杀得完那些逃走的士兵,还不如不浪费时间。再说复活的人早晚也会从欧力的圣殿之中走出来,他何必干一些没意义的事情。

    他走到莱拉身边,看了看那个已经吓坏了的姑娘,一时不知作何开口,想了一下才问,“还可以走吗?”

    莱拉脸上沾了点血花,呆呆看着他毫无所觉。

    她设想过布丽塔会怎么搭救自己,但从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得救。那对她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来说,实在是有些过于……超乎想象了一点。

    还好她眼镜丢了,没能将战斗看得太真切,不然这会儿估计已经吓晕了过去。

    “你……你、你,”莱拉有点瞠目结舌地看着箱子,舌头也在打结,“……你杀了他们?”

    我在问什么啊?

    莱拉一问出来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而且她也不是不认识面前这少年,对方是为搭救她而来的,她怎么能一开口就质疑呢?

    但是箱子到不介意,单纯将之当成一个疑问句而已:“他们还有星辉。”

    他说。

    莱拉觉得自己脑子里乱糟糟的,结结巴巴地改口道:“你是来救我的?”

    “是我们,”箱子本能地多拉几个人下水,“我们都知道了你的事情了,你是受我们牵连的,所以方才团长给我来信了,我们所有人都是为你而来。”

    他一边说,一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传讯水晶。方鸻是第一时间让他出击救回莱拉了,但那时候他正干掉第二个巡查卫队士兵,没空回信。

    当然,这些事箱子是不会说的。他已经在心中纠正了一下自己完成这件事的顺序,是方鸻先给他传信,然后他才找到这些人,并发生了这样一场战斗,这样就说得通了。

    他正在编造故事。

    但莱拉心中却是说不出的味道,在听到那句‘我们所有人都是为你而来’的时候,她就好像被击中了一样。她从未设想过有一群和自己没见过几面的人,会为陌生人做到这个程度。

    少女咬着嘴唇,心中的委屈几乎一下涌了出来,眼泪珠子跟着往下掉。自打出生以来,她好像还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滋味,但少女慌忙用手背擦了擦泪,以便让自己显得坚强一点儿。

    但她内心复杂的是,这些人这么做是对的么?莱拉看着一地还未完全消失的尸体,心中一时迷茫,她当然明白杀了巡查卫队的士兵意味着什么,但却不明白未来会如何。

    她生在这个国度,从未想过与帝国为敌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可她绝不能背叛这些人。

    少女还沉浸在先前那种感动之中,心中连生出那样的想法来都吓了自己一跳,“莱拉,他们是你的恩人。”这个姑娘在内心中对自己这样说道。

    她咬了一下嘴唇,心中不由生出些坚定来。

    箱子自然察觉不到莱拉下了多大决心,作了怎样的决定,在他看来这件事也不过如此,而且团长都首肯了,还能有问题?他只是花了点时间来想好借口,以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而已。

    他回头淡淡看了一眼正在消失的尸体,说道:“走吧,先离开这个地方。”

    莱拉正握紧拳头在那里天人交战,听到这话才反应过来,连忙慌慌张张地追上来,“……你、你是魔导士大人么?”

    “算是吧。”

    “算是?”

    但箱子并未再作答。

    他忽然停了下来,仰起头,感到脸颊微微一湿。

    少年下意识伸出手去,指尖上一点晶莹的光芒,接着更多的雨珠落在他手心上,转瞬即逝。

    他黑沉沉的眸子默默注视着夜空,一丝丝雨星正从天而降。

    下雨了。

    那似乎是他们抵达艾音布洛克以来的第一场雨。

    隐隐雷声正穿透云层。

    夏季到了。

    ……

    巡查卫队总部正警钟长鸣。

    艾音布洛克市内各处亮起了探照灯,一束束光柱直刺向夜空中,巡查卫队大门口过往的路人正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一幕,艾音布洛克和平日久,人们几乎都已经快忘了这是一座堡垒城市了。

    正在值班的巡查卫队士兵看着欧力圣像脚下连接亮起的水晶,惊得几乎从自己的岗位上蹦了起来,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一边冲出去一边大喊道:“紧急情况!紧急情况!”

    总部大厅之中。

    几个残兵败将正撞开大门,令大厅中所有人都停下来看向这个方向。幸存的几个巡查卫队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好像见了鬼一样,他们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中一众同僚,咽了一口唾沫,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执勤的卫队长这才站起身来,看了这几人一遍,意识到出了什么事,不由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他才想起这些人原本是去干什么,开口问了一遍:“死亡降临的人呢?”

    一片寂静。

    没有任何回答。

    卫队长再皱了皱眉,又重复了一遍:“死亡降临公会的人呢?”

    仍旧无人作答。

    但后者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目光从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开口道:“让所有人集合,听候安排。至于你们跟我来,去见见公爵大人。”

    他一挥手,带着几个人上了楼。

    整个巡查卫队总部正在开始动员——

    而二楼的办公室内,一个金发的年轻人正在这里等待着他们,见卫队长带着一行人进门,开口便问:“怎么,事成了么?”不过对方抬起目光扫了众人一眼,见他们脸上如丧考妣的神色,忽然明白过来什么。

    他走向桌边,将手放到那里的通讯水晶上,一缕银光渗入那水晶之中,年轻人的眼中同样也充溢着银色的光芒。只是他背对着所有人,让旁人并无法察觉这一点。

    他微微侧过头,这才问道:“目标上钩了?”

    卫队长点点头。

    “我料想如此,”年轻人轻笑了一声,像是在和他们交谈,但又像是自言自语,“他们是这样的人,棘手,但很好猜。”

    但他将手放在水晶上,过了片刻,那水晶中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我不关心这些,但艾什-林恩的手稿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决不能落在他人手上。我们好不容易才确认了那手稿仍在帝国之内,其中花费的代价你应当能明白。”

    “自然,”年轻人答道,“放心,我会足够小心谨慎。上次的计划也不是完全没有成功,正好起到了迷惑对方的效果不是么?而且对于水晶网络的改造,现在我们往里面传输东西已经没那么容易被发现了。”

    “这样就好。”那个声音答道。

    “莫比乌斯那些人监视水晶网络许多年了,以为能瞒过我们,真是可笑。”年轻人轻笑了一声,“好了,接下来就是进行下一步计划了。考林人肯定会反抗的,你们可别拖后腿。”

    “哼。”

    水晶中传来冷冷的哼声。

    少年默默看着手中的水晶银色渐渐消退,最后化为其原本的形态。

    他等了一会儿,才回过头去,看向正呆呆立在门口的卫队长一行人,开口道,“公爵大人给你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去把人截回来。如果没抓到也没关系,去将齿轮与魔导书围起来,他们肯定会回那里去的。”

    “别让他们出城。”

    卫队长微微一怔,这才回过神来,暗叫了一声好险,自己怎么能在那位大人面前走神。只是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方才发生了什么,但脑子里一片空白,竟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但他不敢开口再问,慌忙点了点头,转过身看了看同样在发呆的手下,忍不住给了他们一人一脚,“发什么呆,跟我来,艾音布洛克巡查队的脸都给你们丢干净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应诺,慌慌张张地跟着走了出去。

    年轻人在他们身后看着众人离开,眼中不由露出若有所思的目光来。

    ……

    巡查卫队总部正在进行动员。

    而夜空中星星点点落下的雨花也正开始变得密集起来,它先是让干燥的地面变得湿澜,然后击打在灰尘中,石片上,弥漫作雾气,最后扬起水花,汇聚成大大小小的溪流。

    从屋檐上,管道上潺潺流下,雨势从小到大,逐渐将四叶草平原笼罩在一个雾蒙蒙的世界之中。

    艾音布洛克四通八达的小巷之内,一连串的脚步声正穿过雨巷,溅起一片片水花。

    箱子拽着莱拉的手,一边向后看去,一边穿过长长的小巷,一束束探照灯的灯光正穿透雨幕,直刺向天空,警报已顺着艾音布洛克蛛网一样的轨道系统传递至城内各处。

    空港上空,一艘艘飞艇正在离港,然后向下方投射出一道道圆形光柱,在漫天的雨线之中,灯光正沿着黑沉沉的下城区向一条条小巷中搜索过去。

    黑暗之中,偶尔一道灯光从两人头顶上闪过,但箱子将莱拉向一侧一推,然后自己也让向另一边。两人躲在屋檐下,才堪堪避开了来自天上飞艇中巡查卫队的搜寻。

    “我……我跑不动了,魔、魔导士先生……”莱拉脸色煞白,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她从没有这么一刻如此深恨自己学院生的身份,要是平日里多多锻炼下身体就好了。

    她看向面前的少年,“魔导士先生,你不累么?”

    箱子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还好。”

    他伸出手来,低声念了一句咒,然后在莱拉身上一点,“这是轻灵术,魔导士应当合理地运用自己的法术,去帮助实现自己想象的力量。没人规定魔导士不能成为一位杀手。”

    莱拉感到身上一轻,似乎连疲惫感都消去了不少。

    但她心中却想,对方明明是一个剑士,却偏偏要说自己是杀手,又掌握着魔导士的手段。她从没见过这么古怪的人,连名字都这么的……有个性,人们都说圣选者是些奇怪的人。

    但这还是她亲身体会这样的奇怪。

    她心中一时间有太多的疑惑,连害怕的心都淡去了不少。

    莱拉不由看向箱子,少年脸上正闪过一丝疲惫之色,他虽然嘴硬,但连番战斗与使用法术,显然对他身体负担不小。他魔导炉之中魔力水晶中储能都用去了一大半,几近透明了。

    不过他倒没去通讯水晶之中质问支援什么时候会到,他们会到的的时候总会到,他向来相信自己的队友。

    “魔导士先生……”

    “走吧。”

    箱子拨弄了一下帽檐,让汇聚的雨水从上面垂下来,淡淡地回答道。

    但两人正要再前进,忽然远处火光一闪,他下意识伸手将莱拉护在身后,面前魔导炉的魔力护盾自动张开,但淡蓝色的光晕如同蛛网一样裂开,击穿护盾的铅弹从他手臂上擦了过去。

    漫天雨水之中一线血光。

    “魔导士先生!”

    莱拉失声喊道。

    但箱子没空回她,反手从身后抽出一把四眼手铳,单手平举向那个方向连开四枪,火光飞溅之间,那边传来一阵阵惊呼,“他还有枪!”

    小巷另一头一片手忙脚乱,情报上说对方是一个剑士,会魔导士的施术能力,像是一个魔剑士,但和魔剑士的能力又不太一致,对方自称是一个杀手,走的也是夜莺那诡异的攻击方式。

    但情报上可没说,对方竟然还有一把手铳。箱子一连四枪在这个距离上显然击中了人,对方一片大乱的同时心中也在大骂不已,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能力,这还讲不讲武德了?

    不过箱子开完枪,将手铳随手一丢,这真是他压箱底的手段了,其实没什么威力,就是用来吓吓人而已。平日里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都用不上这么一着。

    他看完这一边,又向小巷另一边看去,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捕捉到了他准确的位置,小巷另一边也影影憧憧出现了人影。但不是巡查卫队的人,是选召者。

    箱子一看对方身上的战袍就明白过来,是死亡降临公会的人。

    这下不好对付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言不发,只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剑。

    那个方向两道黑影越众而出,在小巷左右各一个交错,然后在漫漫雨光之中高高跃起。是影舞者,箱子眼神微微一动,用手在视线上轻轻一抹,一道银光出现在他眼底。

    但施展完这个法术,他神色之间动摇更甚。他抬头看到,在那两个夜莺身后,死亡降临公会的铳士正在列队,他们披着长长的斗篷,连魔导铳上都覆盖着防水布,半蹲下,举起枪。

    黑洞洞的枪口一排排指向这个方向。

    身后巡查卫队的脚步声正在临近。

    箱子将心一横,举起手将莱拉拽向身后,然后将身后魔导炉上的水晶用力一扯,一道电光沿着他手臂向上蔓延,魔导炉在明亮的火花之中进入了超载状态。

    他另一只手将魔剑向身后一掷,在格温德斯的破口大骂之中将之化为一道银光向一众巡查卫队士兵射去。那边传来一阵惊呼声,士兵们纷纷避之不及。

    而箱子也看也不看那个方向一眼,收回手,一支短杖已经如同幽灵一样在雨中浮现。

    他张开口,无声的咒文在漆黑的长袍边汇聚,一层无形护盾已经隔开雨幕,让雨水在上面溅出一片片水花。

    “放!”

    死亡降临公会那边传来一声喝令。

    铳士们一个接一个扣动扳机,黑暗中,连天的雨幕下一片片火光绽放。在莱拉的尖叫声中,箱子身前的护盾上立刻绽放出一片火花,第一轮射击稳若泰山,第二轮射击护盾上便浮现出一层层裂纹。

    而当第三轮射击来临之时,箱子已经作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但正是这个时候,他目光一动。

    巫师领口之下,通讯水晶上微光一现。

    “别动——”

    一行文字悄然浮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一声巨响接踵而至。

    箱子前方一面墙轰然炸裂开,一道银色的身影从后面突进而至。

    说那时迟那时快,女骑士一个急停脚步,转身,举起手,一面盾出现在她手上。她由上向下重重往地上一插,一片银光亮起,形成壁垒。

    无数火花在银色的光壁之上绽放,星星点点,向左右两侧一字延伸开来。

    下一刻水色的雨线垂下,银色的光幕骤然消失,只剩下一位帕帕拉尔女骑士一手持斧戟,一手持大盾,挡在每一个人面前。

    大盾上是银色的鸢尾花,雨水流淌,顺着上面的每一条古文箴言淌下。

    ‘荣誉归于我剑。’

    ‘骑士之训意即守护公正。’

    而小小的女士保持着作战的姿态,正用明亮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人。

    “梅伊,”她用清脆的声音开口道,“在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