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四百九十一章 心态崩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澜安慰姜二姐夫:“二姐夫,莫慌,咱们老老实实的做学问,万事都不会沾惹道咱们身上。”

    姜二姐夫:“亏得这段时日,妹夫你拉着姐夫一起读书了。”

    不然就姜二姐夫这这般朋友遍天下的主,多少的诗会,酒会能少的他。

    周澜羞涩的表示:“二姐夫都没有嫌弃小弟耽误了姐夫的前途呢。也要二姐夫给小弟这个脸面才好。”

    不然的话,    他既便是有心,也拦不住想要往外跑的姜二姐夫。

    姜二姐夫:“莫要说了,姐夫这脸皮都要没地方放了,以后咱们都老老实实的读书。”

    声望什么的,自家妹夫没有去那些花勾栏楚馆,没有歌姬追捧,那不是也不比别的秀才差吗。

    可见扎扎实实做学问也是能出头的,姜二姐夫打定主意跟着妹夫一条道走到黑了。

    至于徐小郎君的府上,    反转更是直接,    上午才嫌弃人家姜家的姑爷没心没肺。

    下午就把谢礼送到周大爷府上了,感谢人家没心没肺。让自家儿子少了多少心惊胆战。

    毕竟这段时间儿子都是在姜府或者周府的,没什么机会去外面会友,作诗。真不担心被人被人无故牵扯。

    听闻这届应试的秀才已经牵累进去不少了,有的人不过是适逢其会,听了别人的畅所欲言而已。

    不过碍于明日放榜,怕是这事今日就能有个结果,不会牵扯进去太多的人,府尊大人也不希望把事情闹大的。

    可这些名单之中的秀才们一样惶恐,怕为了这些琐事影响了成绩。

    这注定是无眠的一夜,多少年的苦读,谁能坦然面对。

    当然了周澜不一样,被先生盯着做了两篇文章之后,脑子都是浆糊了,    顾不上想别的。

    先生虽然没有批评周澜没心没肺,可是不读书,带着小舅子到处晃悠一天,    对于先生来说那是没法容忍的。

    乡试过后,    那就是会试,相隔才多久的时间,能放松吗,能随便松懈吗?

    不敲打敲打大弟子,那是不成的。别以为一个还没有到手的举人就能翘尾巴了。

    周澜睡下了,姜常喜仔细体会先生为何拉着周澜苦读,就明白先生为何如此了。

    其一,怕弟子因为过于担忧成绩,睡不着觉,熬熬神,回屋就能早些歇下,少想一些乱七八糟的。

    其二,给大弟子吃定心丸,意思举人还是跑不掉的,可惜把弟子给累的没工夫想了。一片苦心白瞎了。

    一夜好眠,第二日就放榜了。一家人的情绪都提起来了。说不在意,那是胡扯。

    别管是不是心态轻松了,面对放榜,先生也是紧张的。结果不出来,    就没有百分百的绝对。

    谁知道主考官会不会抽风,脑袋装墙,愣是看不上大弟子的文章。

    所以一家人围了一桌子,早饭都吃的心不在焉,没滋没味的。

    大贵瞧着没怎么动的一桌子早饭,就觉得白瞎了她一大早各种寓意极好的早点了。

    姜常喜颇为不淡定,同先生商量:“不然咱们一起去看榜吧,第一时间看到也挺好的。”

    先生也是强自镇定,比当年自己科考还要紧张,嘴上说道:“稳住,别慌,多大的阵仗呀。哪到哪呀。”

    可稳不住呀,周澜身边的一壶清茶已经续了两次。姜常喜更是望着门外,频频走神。

    常乐坐不住了,同先生说道:“先生您在这里坐镇,弟子们前去探路。”

    周澜跟着点点头,睡醒了,清醒了,今儿是真焦急了。姜常喜直接就站起来了。

    先生扫一眼三个弟子,哼了一声:“主帅能退缩吗,走。”

    周澜都忍不住笑场了,先生这就是死鸭子,嘴硬。稳不住就说稳不住了呗。

    更别说那边笑的肆意的姜常喜了,半点不给先生留面子。

    师徒四人再不见前几日的淡定,直接去放榜对面的酒楼等消息。脚步匆匆,半点不见高人风范。

    姜二姐夫看到师徒四人,还讶异呢,看他们昨日的镇定表现,以为他们都不会过来呢,没想到,先生也有这般的时候。

    这不是,连包间都省了一个,姜二姐夫这时候反倒是最淡然的了:“左右也就这样了,倒也不急了。”

    先生扫一眼姜二姐夫,才不信这话呢。不急你跑来这边做什么,还不是想要第一时间看榜单。

    周澜谦虚的询问:“二姐姐怎么做到这么淡定?”对比之下自己修炼的还不够呀。

    姜二姐夫含蓄的表示:“倒也不是,你二姐姐最近身体不太好。”

    姜常喜立刻抬起明眸:“大夫看过了吗?为什么我没有听说。”

    姜二姐夫那边欲语还羞,一脸的喜色:“没好意思让三妹妹分心。”

    姜常喜还没醒过闷来呢,忧心忡忡的:“那日回姜府,二姐姐看着还挺好的。”

    姜二姐夫脸色羞红一脸的不太好说。

    姜常喜抬头看过去,抽抽嘴角,姜二这个没出息的不是又怀上了吧,人生就没点别的事情了?

    难怪姜二姐夫能淡定面对了,人家反正有了一喜。这狗东西。

    姜二姐夫瞧着三妹妹明白了,才缓缓开口:“我们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因为昨天的事情你二姐姐好像被惊吓到了,所以请大夫过来看看,谁承想就有了惊喜。”

    所以说什么不好意思打扰,明明就是没来得及显摆呢。

    难怪姜二姐夫对放榜都不太在意了。人家心里稳的一批。先生都侧目,这竟然是个福将。

    周澜扭头看向姜常喜,若是自家媳妇怀上了,他对是不是上榜其实也不会那么在意的。有点羡慕。

    姜常喜瞧着大伙都看她,黑着脸:“看什么看,看哪呢。”

    这时候不应该看放榜吗。扫一眼那边的姜二姐夫,这人怎么如此多余。

    周澜瞧着媳妇心态不好,立刻安慰:“那个常喜你别恼,咱们不急。”

    先生同常乐一起点头,安慰自家人,不着急,不用嫉妒的。就没见过这么安慰人的,同落井下石有什么区别?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因为自己没怀上,姜常喜心态崩了。

    姜常喜深呼吸,本来我也不急,我搞事业呢,哪能同姜二那般没出息。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