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卷 一剑百家 第三百七十章 祭天咒(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炽天殿上。

    苏卿闻得帝鸿开口,看过水镜对面的「方怜」,回眸对上帝鸿。

    「按坛主吩咐一切就绪,只待方少主入坛,便可完成后续祭祀!」

    苏卿说着呈上开启九禅台上祭像「云瑶飞媓」的符丸,回念启封后一月才可让祭像正式现世,从而完成重生祭典,不免担心道。

    「不过这蜃世门一开,接下来...」

    蜃世门是净世坛连接九州的唯一通道,帝鸿明白司祭话下担忧,自净世坛问世,九州望而却步,如今净世与沧海联姻。

    净世坛虽非九州缔结,但该有的场面活照旧,由此婚宴必不可少,宴上众家齐聚,其下各怀所思,异动造势在所难免。

    但文渊当初献计「鲛可还魂」,他既答应联姻,自然会心中有数,思已至此,帝鸿掩于面具下的眉峰一扬,一笑。

    「我月煌之主曾在万千瞩目中诞生!」

    话到一半,帝鸿看向殿外九禅台上空悬浮的时天轮,沉声一掷。

    「如今自要众目睽睽下重生!」

    一语浑厚,帝鸿接过符丸往殿外一抛,反手一缕混灵焰飞出,灼燃符丸,交织成一团火球,直飞九禅台上空时天轮。

    时天轮「嗡鸣」一震,惊起绕轮飞翔的迦鹩,迦鹩交错拉开时天轮荡开两半弦轮,轮锋一开,一半月时,一半辰相。

    由着火球于轮中「嘭」一绽放,两半弦轮相对一转,「咔呲」一声,左轮呈子时,右轮计一日,两者同显一瞬。

    一束赤光从天而降,辉映坛边六锋五殿,境外翔云环绕,迎合海上皓烟,六座奇山峰尖弯曲朝内,一眼望去。

    光下,净世坛如一朵绽放的沙华。

    花蕊中心,一尊丈高数尺的女皇祭像「云瑶飞媓」迎光显像,正所谓瑶通「鳐」,鳐羽飞翅,翎翎相绕,绝美华丽。

    羽翎之中,女皇反抱琵琶,右腿高举,屈身右倾,一面于背后弹着琵琶,一面翻飞着锦帛长带,一身飞天薄纱。

    纱上纹刻精妙,迎合轻盈舞姿,呼应女皇笑靥无双,面上赤金瞳孔勾勒眸梢上翘,颦笑之间冠绝九州,映入帝鸿眼中。

    帝鸿眸光一沉,仿佛再见当年风华绝代的曼嬅,末了,帝鸿寻着媓像随光隐匿,转头看向同望九禅台的司祭苏卿。

    「由此一月,本座自有安排!」

    话音落下,苏卿正欲言语,便闻帝鸿再道。

    「何况你以为文渊为何会给本座提议鲛可还魂?」

    迎着帝鸿追问,苏卿默及「鲛可还魂」的前所未闻,一时迟疑道。

    「我...」

    「或者你觉得文渊为何会知道鲛可还魂?」

    帝鸿再声一问,意味深长,苏卿不经一愣,数百年前月煌被妖界联合冥界强攻,导致前任国师苏木与国同亡。

    而他与其他众司幸得帝鸿归来化形,重生于净世坛,之后文渊献计,游说帝鸿联姻沧海,正中帝鸿所思所想。

    常言事出蹊跷必有妖,文渊此举明里是为复活曼嬅,暗则不乏吞噬之相,毕竟文渊的帝位亦是弑兄夺来。

    于是苏卿回念不日前解封的苏木金佛,金佛由文渊献给星瑶国君,如是一来,苏卿默及文渊背后之人。

    「难道是昱天?!」

    一语脱口,帝鸿瞥过苏卿,低眸看向左腕上连接烛九龙蟒的血纹环,这「鲛可还魂」源于蜃竜卷,蜃竜卷自冥劫轮内衍生。

    当年西佛为参悟蜃竜卷而闭关,昱天得以临时掌管启灵山,后勾结蛟龙族,放出烛九龙蟒,而他作为镇压烛九龙蟒的神兽。

    自然难辞其咎,可惜烛九龙蟒逃之夭夭,仅留一魂

    存于忘流川,这便是曼嬅重逢荒芜沙漠,收复他时与他的约定之一。

    可惜曼嬅执念于心,导致叶璨横插一脚,坏了他的计划,最后曼嬅归墟烬灭,临终前将紫晶环芯与他同时扔进归墟岩。

    刚好叶璨的紫晶环芯可造就一切,使他重建净世坛,今他假和文渊,除了复活曼嬅,便是彻底解决忘流川内烛九龙蟒。

    正所谓不入险地何以求生,如今联姻将至,九州欲动,他正好借机复活曼嬅再铲除烛九龙蟒完成使命,既然九州都好奇。

    ...那就陪烛九龙蟒一起下葬!

    ...尤其叶璨!

    沉呤间帝鸿看向镜中的自己,除了曼嬅,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脸,因为他这张脸与叶璨一摸一样,由曼嬅的思念而化。

    当年曼嬅建立月煌,暗中打探叶璨,直到天爻宗闻世,数百年时光里他未有人形却渴望成人,不想曼嬅竟应了他的请求。

    由此他既是曼嬅的闻世之器「九歌」亦是曼嬅所念化身,只不过万物不可有心,心所动则事败,数百年前他已错失一次。

    这一次,他必须让曼嬅毫无留恋!

    如是一来,帝鸿想起文渊让燕无珩交给自己的滅魔丹,既然文渊说了叶璨会混入迎亲队伍,那这第一个他就赏给叶璨!

    思绪一落,帝鸿看向苏卿身旁司昭鲁术。

    「你即可前往燃古道,务必保障迎亲期间道无异况!」

    燃古道是净世坛即月煌通往忘流川的唯一通道,而今苍羁闻得帝鸿提醒,自知任务重大,故单腿一拜,抱拳一喝。

    「臣领命!」

    一语之后,帝鸿转望司蔻韶华。

    「你在坛内等候,一待接回方怜帖身照顾,事无巨细,一一呈报!」

    不同司昭鲁术的机关铸造,韶华为司蔻之长,掌管刑法狱府,熟络探测监察,方怜一上净世坛,必会引起各方试探。

    所以帝鸿言下之意,韶华了然一应。

    「是!」

    闻言,帝鸿瞥过韶华,转望司法筱臣与司战苍羁,一念其中意外。

    「你们随我一起!」

    「遵旨!」

    异口同声,帝鸿回视苏卿。

    「其他事宜,司祭看着办就行!」.

    苏卿扼首。

    「坛主放心!」

    此事不仅关乎帝鸿更涉及曼嬅,曼嬅是月煌之主,复活曼嬅对净世坛而言举足轻重,如是关键时刻,苏卿自然全力以赴。

    由此,帝鸿看过殿上六府六司。

    「其余人等喜宴足备!」

    「是!」

    一声令下。

    帝鸿领着筱臣与苍羁前往蜃世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