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省亲贰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几处矿洞知道的人不多,皇族里也不超过十人。你我除外还有北边寒风城的城主,剩下的两个死了,三个被流放了,敖无为,还有两个人离开了皇城!”

    “皇叔,离开的并且知道矿洞的,莫不是老院长跟三十七皇叔?”

    老仙帝点了点头道:“正是敖无心跟敖无天两人,敖无心到是没这个可能,只是敖无天的嫌疑非常大!”

    “皇叔,矿洞坍塌的事,不一定就是咱们自己人做的。这出力不讨好的事,一点利益都没有。再说这矿洞我们只是知道在极北之地,具体的位置我们不清楚。极北之地这么广阔,又天寒地冻的,那可不是一般的冷,谁会没事去找矿洞啊!再说矿洞在地下,这白茫茫一片的也不好找啊!”

    敖无敌一脸错愕的看着敖天,他还真没想过这事。知道矿洞具体位置的也就三个人,他本人,寒风城的城主,还有敖无为。敖无敌当然去过那里,就是知道位置,他也花了不少工夫才找到矿洞入口。正如敖天说的那样,矿洞外白茫茫一片无迹可寻。

    “那矿洞坍塌何人所为啊?”

    “这谁知道,或许是出去游历的仙帝境,碰巧遇上了也说不准!再说这些都是我的推断,皇叔应该亲自去看看才行。我修为低,眼见肯定比皇叔差多了!”

    敖无敌又错愕了,情报上只是说坍塌,寒风城的城主也只是仙尊境,看不出人为造成的坍塌也有可能。

    “敖无为人呢?”

    “皇叔,他又不是密侦司的人,这我哪知道!”

    “这该死的混蛋!敖天,我必须去一趟极北之地才行,密侦司的事就全权交给你处理了。”

    老仙帝风风火火的走了,敖天笑呵呵的打量着雅致的小书房,正想要带点什么回去,老仙帝又回来了。

    “这里是一万仙晶石,少打我小书房的主意,我回来前不准进仙帝府,快滚!”

    “多谢皇叔,那侄儿就回家等信了!”

    敖天掂了一下小乾坤袋,眉开眼笑的走了。

    孤山镇的黄家正大摆筵席,庆祝走失多年的女儿衣锦还乡。

    镇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了此事,纷纷过来黄府道喜。关键是镇子里的李员外被人打了,连他在宗门里做杂牌长老的儿子,同样被打的不轻。而这打人的,正是黄家女儿夫婿的家人。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黄家女婿非富即贵,人人都是七彩锦缎的长袍,光是衣料就要数百仙晶石。

    李府内,半边脸依旧浮肿的李员外,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不是不想吃,是一边几颗牙齿都被打松动了,别说吃东西了,痛的连睡觉都辗转难眠了。

    “云峰还没回来啊?”

    “父亲,云峰还没消息,估计应该快了!”

    李员外一手捂着脸,刚想咬牙切齿,结果疼得额头直冒汗珠子。

    “定要将黄家斩草除根,方解我心头之恨!”

    “父亲,这不妥吧!黄家跟咱们也有多年的来往,夺他们财产就行了,何必斩尽杀绝!”

    李云山身为长子,年幼时候颇受黄家照顾,他有些于心不忍。

    “现在黄家怎么处置,也轮不到咱们了,宗门那边说了算。黄玲儿的夫家也颇有实力,不惧断刀门,也不知道云峰会照哪个宗门帮忙,只怕要的花费不少的仙晶石啊!”

    李员外牙疼,心也疼,仙晶石就跟他命一样重要。不过他心里盘算着,只要夺了黄家的产业,花出去的仙晶石就能找补回来。

    天空穿了一阵的轰鸣声,这是修士高速飞行引发的响动。

    精瘦的李员外不顾脸疼,乐得嘴都歪了,口水从嘴角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云山,走,去黄家看好戏去!”

    李员外连自己脸面都不顾上了,肿着老脸,口歪嘴斜的流着口水,快步向外走去。

    黄家宴席这才刚刚开始没多久,只见声势浩大的一群人飞来了。

    沙天老头看着来人穿的长袍直乐,小声地凑到小五耳边。

    “师弟,咱们钓到大鱼了,来人我虽然一个都不认识,可他们穿的衣服我跟沙龙都熟悉,特别是袖口上的刺绣。”

    沙龙老头也凑了过来,眉开眼笑的点着头。

    “师叔,这群王八羔子是昊天宗的人,您说巧不巧!”

    小五听了也是微微一笑,这事真是赶巧了。

    “咱们还没找他们昊天宗麻烦,他们家自己送上门来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沙天老头一听,师弟又冒出了一句金句。丢下筷子,连忙拿出小本子记录下来。心里还念了几遍,朗朗上口。

    “别打死他们,大鱼应该还没来!”

    “师叔,您就瞧好吧!我保证把他们揍得服服帖帖,好让他们回去再叫人帮忙。爹,您说来的这些人,要是天坤老杂毛的徒子徒孙,咱们这次出来的乐子可就大了!”

    小五跟沙天都清楚,昊天宗的天坤老道不是什么好鸟,为人嚣张跋扈,还诡计多端。

    “尽量把他们打得惨一些,但别伤到不能动弹。天坤老杂毛非常护短,要让这些人惨兮兮的回去!”

    沙天老头捋着长须,最后指点一下沙龙。他们还要回流金堂,不能在这里久待,不能将这些人打成残废,没人回去报信可不成。

    沙龙老头点了点头,急不可耐的过去了。

    来吃宴席的人离得远,也没听见双方人说什么,就见黄家的人跟对方打了起来。

    只见天上来的那些人,李员外家搬来的救兵,跟下饺子似的一个个的都摔了下来。

    沙龙落在地上,看着李员外父子肿胀的脸,心情越发愉悦了。哼着小曲,对倒地不起的人大肆收刮。

    “老头,你大祸临头了!”

    “什么大祸?”

    沙龙一本正经的回过头来,看着一边脸大,一边脸小的李员外父子。这两人现在太有喜感了,要不是沙龙拼命忍着,早就仰天大笑了。

    “你打的是昊天宗的人,还是天坤太上长老的徒孙,你犯大事了!”

    沙龙故作惊恐,“小子,你不讲武德,找昊天宗的人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老头,怕了吧!”

    “有那么一点!不过老道怕的是昊天宗,你又算什么东西!”

    “啪啪”,沙龙用力甩了李云峰两个大耳刮子,打得人都翻滚了出去。看着那张廋脸两边肿得差不多了,非常满意。

    “两边一样肿,这样看着舒服多了!”

    沙龙转头看向昊天宗的人,咧嘴一笑。

    “老道打了你们,也抢了你们东西。但别指望老道把东西还给你们,天坤老杂毛不来,老道凭什么还给你们,打了也是白打。滚吧,想要拿回东西,就看你们请不请的动那老杂毛!”

    沙龙的话等于告诉昊天宗的人,天坤老道不来,他们就被白打了一顿,自己的收藏品也没了。

    这些人也不敢说狠话,前车之鉴的人刚刚吃了两个大耳刮子。这老头的修为比他们高多了,一群人纷纷向昊天宗飞去,好汉不吃眼前亏,一切等搬来了救兵再说。

    “没事了,大家继续吃!”

    看热闹的李员外都吓傻了,昊天宗的人也被抽了大耳刮子,自己儿子也被打得快认不出来了。

    他本来是想来看好戏的,现在他们父子俩变成笑柄,让孤山镇的人看上戏了。

    “抬上少爷回家!”

    李云山一边吩咐家仆,一边搀扶着李员外往回走。

    黄员外有些于心不忍,正要上前去说几句宽慰的话,小五将他拦了下来。

    “黄员外,你同情那个老家伙可以,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只有将李家彻底打怕了才行,你就再多等一两天吧!”

    “唉,是老朽莽撞了!”

    “无需如此,我们也是想一劳永逸的,解除黄家的危局。至于以后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不过这个李云峰,一定要废了修为才行。此人是个艰险小人,容易出尔反尔!”

    黄员外一脸吃惊,他没想这么多。

    “对,我师叔说的不错,这个瘦猴子狡诈的很,我觉得还是宰了好,一了百了!”

    “这不好吧!”黄员外弱弱的说了一句

    “那废除修为,打成残废!这是看在我儿媳的面子上。不然按我的意思,李家一个都不能活,什么断刀门都要灭个一干二净!”

    沙龙不肯退让,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极北之地的寒风中,老仙帝顶着烈风飞行的异常艰难,仅有的飞天梭在多年前已经损坏,神工堂也因没有虚空仙金,所以无法对飞天梭进行修复。

    还是夏季,极北之地就风雪漫天。老仙帝整整找了两个时辰,才在白茫茫的冰原中,看见了低矮的冰峰。

    冰峰里面是真正的山峰,也并不低矮。看着低矮只是这里的冰雪太厚了,足有四五里厚的冰层。

    仙晶石矿洞的入口就在冰峰下面,从冰原到矿洞口既有短距传送阵,也有盘旋向下通道。

    老仙帝不清楚下面的情况,不敢贸然传送进去,万一下面被玄冰冻住了,他传进去就等于冻进了冰里。

    老仙帝清除掉通道口的冰雪,打开青铜大门,进入了盘旋向下的通道中。通道修在冰层再,老仙帝也只能一步步的走下去。

    这里没有风,也没有外面那么严寒。走了近半个时辰,老仙帝站在了矿洞口。一边的传送阵已经损坏了,矿洞口的大木门,完好如初的紧闭着。

    为了让矿洞暖和一些,矿洞口进去基本十几步,就有一扇厚实大木门门,共有五扇大木门,用来抵御寒气侵入矿洞中。

    老仙帝打开大木门,走进了矿洞中。里面寒意逼人,眼前的景象更是让他都有些害怕。

    门口就有一具冰雕,手里还捏着一颗碎裂的留影石,这人生前是密侦司的探子,修为也不俗。远处有无数的冰雕,都保持住干活的动作,他们都是在瞬间被冻死的。

    一阵寒意突然袭来,即使仙元护体的老仙帝,都冷的直打激灵。他的心脏高速跳动着,他在害怕,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矿洞没有一丝坍塌的痕迹,远处一颗蓝色符纹石闪动了一下,又一阵寒意袭来。老仙帝的仙元护体直接被冻裂了,他快步向后逃去,直到木门外面。

    有一缕蓝光闪动,老仙帝连忙关上大木门,逃出了矿洞口。那块冰蓝色的符文石让他记忆犹新,比古战场的出现的那颗还要大不少。他的感知让他明白,这块符文石会要了他的命。

    原始仙帝化成的极道尸王,都无法逃脱被冰冻的命运,他就更加不敢再待下去了。同样是高阶仙帝境,他的肉身强度比极道尸王差远了。

    老仙帝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块符文石,矿洞只能放弃了,这里变得他都不敢再来了。

    这里是两座仙朝绝无仅有的富矿,矿脉厚的惊人,每年都为皇族密库,提供数千万的仙晶石。不然他也不用亲自跑来一趟,这些仙晶石都是他们的修炼资源,这次损失惨重了。

    老仙帝猜想,古战场跟这里的符文石,应该是同一个人放的。这人暂且不论实力,就符文石一项都可以横行仙界了。

    可思来想去的,仙界没这号人啊,符纹不是道纹,懂的人不仅少的可怜,还都是只懂些符纹的皮毛而已。

    老仙帝又到另一座矿洞,这里停工好几天了,矿洞的洞壁上也挂满了冰霜,而且也有蓝色的微光在闪动,这里被冰冻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老仙帝敲破洞壁上的冰层,想看看这里的寒意到底如何。只见老仙帝头也不回飞快的往外逃去,破开的冰层里,寒意如同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向外奔涌而出。只是几个呼吸,矿洞里的冰层又厚了不少。

    矿洞外,老仙帝看着自己被冻的开裂的右手,伤口深可见骨,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他试着用仙元修复受损的躯体,不试还好,这一试让他心惊肉跳起来。寒意顺着经脉向心脏去了,这时候他多年的旧伤再次复发了,伴随着一口带着冰碴老血吐出来,老仙帝的神色有些萎靡,让他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