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333章:克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只是秦昭发现了萧策的失态,萧策自己也觉出了异样。

    这是他找回前世的记忆以来第一次失控,他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的,但是面对秦昭,他的自制力确实上不得台面。

    “皇上的心跳好快。”秦昭打趣了一句,钻出萧策的怀抱,快步走远。

    萧策看着秦昭的背影, 微微阖眼,想要平静下来。

    只是看她越走越远,他还是跟了上去,在不远不近的距离跟随。

    明园不只种植了一大片桃林,还种了其它种类繁杂的花草,又正值春天,姹紫嫣红开遍,花香四溢。

    等到逛完了园子,秦昭去到八角亭内歇脚。

    亭内早已备好了点心水果, 秦昭边吃边赏花,眼角的余光看向旁边的萧策,总觉得这样的情形跟做梦一样。

    萧策这样的人,居然会为她准备了一座明园,听他的意思是,只有她能入这座园子,其他妃嫔皆不可以。

    这不等于是她的所有物?

    费这么多心思只给她一人看,萧策居然会做这种幼稚的事。

    萧策不善找话题,秦昭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一时间现场很安静,只有风声微动。

    秦昭发呆了一会儿,才想起身边还有萧策这个大活人。

    秦昭起身想打道回府, 突然她想起许久未见张吉祥,便随口问道:“吉祥最近是不是病了?”

    萧策一时语塞。

    之所以没用张吉祥,是因为前世张吉祥对秦昭不敬。其实他也知道, 这是迁怒。明明对秦昭最不好的人,是他才对。

    “还是吉祥犯了错?若是后者,皇上就别跟他一般计较了吧。吉祥虽然有很多缺点, 但他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对皇上忠心,而且他常年在皇上身边伺候,了解皇上的喜好。”秦昭啦啦杂杂说了一堆。

    “嗯。”萧策知道秦昭的话有道理。

    他突然后悔想起前世的事了。前世他不曾待她好过,总是让她哭,后来还抛下他们孤儿寡母,自己一人先离开那一世。

    在他驾崩后,萧沂若上位,定不会轻易放过秦昭的吧?毕竟那时阿原还小,即便继位,也难以将朝政掌控在手里。

    秦昭率先走出八角亭,身后没有动静,她疑惑地回头,却正对上萧策阴沉的脸。

    他气场强大,不说话的时候已经让人喘不过气来,此刻脸色阴沉的样子,更加让人不敢直视。

    是不是她刚才说错了什么话?

    萧策接收到秦昭视线的时候, 眼中的戾气顿时消散无踪。

    “吉祥的事你无需操心,朕自有分寸。”萧策和秦昭并肩而行, 下一刻,他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在她掌心若有似无地磨梭。

    秦昭觉得有点痒,想抽出来,却被他抓得更紧。

    是夜,萧策宿在了锦阳宫。

    秦昭刚开始还带着一点期盼,以为萧策会宠幸她,但后来发现是她自己想多了,萧策看起来对她的身体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她却不知,在她睡着后,萧策睁开了眼,目不转睛看着她好一会儿。

    从她的脸,到她的锁骨,再一路往下……

    接下来萧策消失了两天时间,晚上又来到了锦阳宫。

    秦昭第一时间打量萧策,发现他衣冠楚楚,从衣服到发丝儿都一丝不苟,瞅着就像是高岭之花,矜贵却又难以触碰。

    她的视线在萧策的喉结上顿了片刻,突然好怀念萧策的这具龙体。

    警觉自己想到了不该想的画面,秦昭的耳尖红了,她让宝珠上菜,准备用晚膳。

    晚膳时间,萧策发挥了食不言、寝不语的良好习惯,期间一句话都没说。他偶有给秦昭挟菜,但有了前车之鉴,他没像上回不断给秦昭布食。

    只是秦昭注意到,但凡她看哪道菜多一眼,萧策下一刻就会给她挟过来。

    他自己没怎么吃,全程都在留意她的喜好,她也不知是该高兴多一点,还是酸涩多一些。

    “上回太医说要你多吃易克化的食物,肉食要少吃。”萧策语重心长地道。

    “其实次是意外,臣妾的胃挺好的。”秦昭觉得还是应该解释一下。

    她的胃一点也不脆弱,那回是因为在那样的气氛之下,他一直给她挟菜,她便一直吃,那回真是吃到她想吐。

    “那也得节制。”萧策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严厉,特意放缓了语气。

    秦昭却觉得萧策的表情有点古怪,明明很严厉,却又故作放松的样子,看起来就和他身上冷冽的气质很违和。

    晚膳后,萧策带上秦昭出了锦阳宫。

    “皇上要去哪儿?”秦昭不解。

    萧策这个人吧,生活很简单,反正就是人们常说的两点一线。既然他进了锦阳宫,一般就会在锦阳宫待着,要不就是回养心殿。

    但这回的路线显然不是去养心殿。

    “很快就到了。”萧策没明说。

    秦昭没再追问,老老实实跟着萧策走了莫约三刻钟,把她累死了。

    “其实……咱们可以坐步辇的。”秦昭觉得自己应该提个不错的建议。

    走这么远,何必呢?她可累死了。

    “朕记得你说过,想经常和朕出来散步消食。”

    萧策的一句话,让秦昭梗住了:“臣妾有这么说过吗?”

    很快她又想明白,这可能是她前世说过的事,或者说,是偶尔的怨念和吐槽。

    毕竟前世萧策就是个工作狂,除了政务还是政务,她想见他一面很难,他进后宫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而且他也不是个重欲的,她承幸的次数也很少……

    不对不对,想岔了。

    她后知后觉发现萧策停下了脚步,目光沉沉地看着她,似有什么话欲对她说。

    “昭昭,你说过的话朕都记得。”良久,萧策才道。

    不过,她可能忘了吧,毕竟是隔了一辈子。于他而言,却好像是在昨日才发生的事。

    秦昭张了张嘴,想说既然是前世的事,其实没必要再提及,毕竟只是过往,而她已经在往前看、往前走。

    偏偏萧策这么严肃,这么认真,有些大实话她说不出口。

    之后两人都没再说话,秦昭也没有觉得累,直到他们在一座灯火通明的楼塔前站定。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