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674章 一世两兄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打完这个电话,赵长安把车子停在酒店门口,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的骂了一句:“我~”

    他到这时候才醒悟过来,刚才不应该把那张宣纸和印章放在文烨的书桌上,而是应该换个时间再给他。

    “算了,既然是兄弟,就没啥好藏着掖着得了!”

    不过赵长安随即释然,微微一笑,就此揭过这件事情。

    因为就是这句话,既然是真正的兄弟,那就没有啥需要刻意隐瞒的。

    ——

    文烨在办公室窗前站着望风景的时候,看到赵长安拿着端砚和毛笔上了二楼,进了他的书房。

    知道这是终于要给他的‘天行健’田黄石印章写字了。

    就站在窗前饶有兴趣的通过石桥二楼书房打开的窗户,看赵长安在里面倒水,研墨,蘸墨,修笔锋,然后提笔落墨一气呵成。

    就一笔手腕运走如同龙行蟒游,端是潇洒。

    搁笔于端砚,虽然有着百米以上的距离,文烨却也依然能够感受到赵长安此时气定神闲顾盼生辉洋洋得意。

    “这么拽?这是写得有多好!”

    文烨不禁笑了起来,心里面竟然有了一点迫不及待和小小的期盼。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无论是那种细瘦体如同银钩铁画,还是每个字最后一笔的如刀笔锋,都让文烨很中意。

    在楚道锋和楚广英的眼里,这只是十个笔力和刻刀不俗的字,但是文烨却从中看到了锋芒毕露的刀意,吹面寒风里面布满高速薄脆冰刃,凛凛割面裂骨。

    赵长安多少也应该感知到了一点这几个字里面刀意,不过道行太浅,涉猎不深,又被红尘女色以及身边诸多杂物和谋划所分心,所以只是有所感触,却并不能真正发现。

    就像赵长安这段时间,有事儿没事儿的时候,总喜欢把那方田黄石印拿出来,在手里面细细的把玩,他自以为在耳濡目染的分析体味这里面的笔意,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的是,也是在下意识的不知不觉感知这里面的刀意。

    不过在文烨看来,这两个写字和刻刀的都是真正的高手,不过刻刀的则是生涩不少,他准备带一段时间,研磨掉上面的涩意,再给赵长安把玩一年。

    “这个天下,真是藏龙卧虎!”

    想着这方印上面的十个字,文烨不禁感叹不已,以前在山城的时候,虽然也在自卑中骄傲而自负,现在往回看,那时候真是一只傻逼逼的傲娇小麻雀,在行家眼睛里面,就那半两不到的肉,有大厨做得好,对于那些饕餮来说,就是一口酥。

    真是视野有多宽广,这个天下就会有多大,在这以前文烨怎么能够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多姿多彩。

    不是指什么升官发财,女人如云,山珍海味,什么骑过最烈的马,喝过最冲的酒,上过最漂亮的女人,攀登过最雄奇险峻的山,——

    这些庸俗乏味,让人厌烦的事情。

    而是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李馨,白龙王,隐居在天目山的强直脊柱炎,还有叶平百,现在这含满刀意的一写一刻,——

    在此之前,文烨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世界居然是如此的神奇瑰丽!

    在文烨看来,赵长安像是自己另一面的负面情绪。

    所求甚多,所谋甚大。

    金钱,权势,名望,美人,以己之力改写民族地位,反超碾压欧美日韩北极熊这些经济科技军事发达国家,挑战世界现有秩序和排位,打压南亚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和科技,帮助非大陆诸多国设计和建立秩序,——

    这在文烨看来,是每一个雄心勃勃的少年年少无知的时候做得美梦。

    现在的问题是,赵长安居然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和地位,还依然信以为真,艰难努力前行。

    这真让文烨感到无语。

    不过对于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态度,认知和执着的坚持,就像他的梦想执着和坚持,在外人的眼睛里面何尝不是同样的神奇可笑夸张而不羁。

    一个人的成熟之处就在于,在法律的范围以内,允许自己做自己,也允许别人做别人。

    更别提是自己的一世两兄弟!

    看到赵长安离开石桥,文烨回到办公桌继续处理手上的事物。

    和阿尔卡特方面的接触其实已经可以正式开始,不过现在传奇在公测中已经显露出来大火的状态,文烨觉得正式接触可以再后推半个月,等到传奇正式开服再和阿尔卡特方面谈。

    在很多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越早越好,选择在合适的时机切入,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为了这个效果,无论赵长安还是文烨,都能忍住心里的急切和浮躁,再等半个月。

    文烨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五点多,虽然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可石桥本身就在公司里面,打个擦边球,也不算提前擅自离岗。

    进石桥茶座,朝里走,上二楼,拿钥匙打开住房的门。

    站在书桌前,带着好笑的情绪欣赏自己好兄弟终于落笔写的字。

    “文太子印?”

    文烨看得直苦笑,赵长安这么搞让他以后怎么有脸砸了印泥去盖章。

    “不过这字真不错,而且还是一气呵成,念头这么通达?”

    文烨啧啧称呼奇。

    然而脸上的神情却是非常的怪异。

    他这时候其实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赵长安把玩揣摩那方田黄印这么长的时间,却始终迟迟不肯落笔。

    而是因为心里有块垒。

    而今天面对叶紫和董季思的自己的选择,显然让他心里自如的多。

    “还是太受到外力的影响太深了,不过,既然一世两兄弟,你的担子我挑着,我的担子你也一样得挑着,因为,你是我兄弟,既然认定了,那就认命了,没得挑了。”

    文烨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自言自语的拿出一把通体黑色的小刀,。

    这柄小刀加了好几种金属元素,在锻造的时候又添加了碳粉,制成高碳钢,刀身薄如蝉翼,锋利异常。

    一手拿刀一手拿起桌上的宣纸,‘滋滋’的轻松把这枚小小的正方形模板裁剪下来。

    下面他就要趁热打铁,用刻刀把这四个字刻下来。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