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73你是谁(一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巴巴——巴——”

    古辞辞没管终终叫了什么,她没有在陆之渊睡觉的时候将孩子带走,是不想遇到不可收拾的局面。

    再说,她不认为陆之渊现在看得上这个孩子,毕竟一个chu轨的女人生的,他再宽宏,也懒得多看。

    他现在把终终抱来,无非是想给她难堪,恨屋及乌,他正是盛怒的时候,会对她们母子有什么好印象。

    古辞辞抱起地上的终终,叫来李阿姨,让她把孩子抱下去。

    宋一一扑往妈妈的方向不愿意跟保姆走。

    古辞辞耐心地安抚了他一会,让李阿姨拿着饭碗才把这个粘人的小东西带走。

    陆之渊也走了下来,擦过她身边时,觉得心神前所未有的平静,漫不经心地走过她身边,悠闲地给自己倒杯茶。

    古辞辞看着陆之渊,脸色冷漠:“你要怎么样?”

    陆之渊喝着茶,辞辞看他的眼神里从来装着生死大仇,现在这点生气的状态,就是毛毛细雨,一般都是她心情非常好的时候,才会给他这个表情,何况在他的认知里,辞辞都不算生气,只是冷淡了些。

    所以这具身体因为这点冷淡就受不了的要分手?陆之渊嗤之以鼻,能这样看着‘他’,‘他’就该感恩戴德,哪还有那么多废话。

    “你要怎么样!?”

    陆之渊没动,这样的辞辞堪称乖,让他丝毫不想打破现在的宁静,原来他一直都希望她能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就难得放松。

    古辞辞不着急,她不信他稀罕看到自己,一个一无是处、分手中不检点的跟别人在一起的女人,这个女人还骗了他,陆之渊疯了才不会恨她。

    所以,古辞辞直接问:“封雨呢?封雨在哪里?”

    陆之渊才看向她,与遇到纪云轩的问题,恨不得吃人的恨比,她对封雨的询问趋于表面,连表情都懒得深入。

    这样的质问,是视频里说的爱入骨髓的情感?恐怕屁都不是,这个女人对她不感兴趣的男人,冷漠的冷血。

    与其跟一个视频过不去,他更想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封雨,讨厌他?也是,封雨没少以他的命令动纪云轩的蛋糕。

    古辞辞声音平静:“不是他的错……”她等着陆之渊说难听的话!等着他彻底跟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一刀两断或者自己在他这里万劫不复!

    陆之渊没有开口,他发现自己甚至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给她个机会。

    前提是她不能知道他是谁,辞辞对这具身体宽容,对自己未必。

    陆之渊收敛了所有的锋芒,尽量往梦中的人靠拢,冷淡又不失高傲的温和。

    陆之渊对‘温和’这个词嗤之以鼻:“你把一一照顾得很好……”

    古辞辞皱眉,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他在说什么?现在是说孩子的时候?

    “封雨呢?”

    “你刚才叫他什么宋终?给谁?”陆之渊压迫感十足的看着她,拒绝谈封雨的问题。

    古辞辞坚持:“封雨呢?我问你他在哪里?”陆之渊不喜欢她用命令的语气跟他说话,她偏要这时候用!以他的傲气……

    陆之渊很习惯,还习惯她用踩到狗屎的表情跟他说话,因为她眼里他就是那个屎,现在……还当个人:“还是叫一一吧,小孩子的名字不能乱叫,忌讳。”

    古辞辞皱眉看着他,他……

    古辞辞被他弄得有些懵,陆之渊疯了,在他发现那些视频之后,他跟她说这个。

    陆之渊一步步走向她,忍不住将手里另一杯茶递给她,因为她乖顺的不像话:“试试?”

    古辞辞没在他眼里看到一丝一毫的憎恶,怎么可能!

    古辞辞直接扫开他手里的茶。

    陆之渊皱眉,还是一样能气人,不过力度不大,一般她还要附带一巴掌到他脸上。

    当然了,他不会成全她,他会让她知道胡乱伸爪子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可相比于在chuang上得到她,他更想她这样陪他说话,比那种时候更让他战li。

    他似乎有些贪恋……现在她眼里露出来的那些不耐烦,也只是不耐烦而已:“你吃饭了吗?”陆之渊手指都在发颤,跟他站在一个空间里,只是微皱眉头的辞辞,那么的‘安静’。

    “陆之渊!”

    “应该没有,吃点东西吧。”

    “我不喜欢你!”

    陆之渊闻言,手掌无意识地拍拍沙发,忍:“吃了饭再说,别喊,一一在房间里。”

    古辞辞见鬼地看着他走到餐桌旁,拉开餐桌的座椅,三根手指搭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微微侧身:“过来,坐。”仅仅这一个动作,古辞辞的心瞬间被攥紧,熟悉感、压抑感扑面而来!

    陆之渊等着她坐。

    古辞辞不敢置信,陆之渊不会这么拉椅子,他拉椅子时十分诚恳,尤其给她时,更是尽心到小心翼翼,两只手,不敢让椅子有一丝歪斜。

    后来冷战后,虽然没那么体贴,但也单手给她拉好,从来不有敷衍的高傲。

    更不是这种轻慢的仿佛与她对峙一般,比着谁更能让谁难堪的姿势。

    “你是谁?!”

    陆之渊颤了一下,搭在椅子上的手微微慌乱,但他稳住了,没看她的眼睛,尽量学着这具身体的语气:“你赶回来肯定饿了,先吃。”

    古辞辞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开口:“陆之渊——是你吧,只有他拉开椅子时,才会用半掌手指,看似有礼,实则轻慢到骨子里。”

    陆之渊脸陡然冷了下来,不知道高兴她这么快认出自己,还是恼恨她这么快拆穿自己,甚至不给他一点做梦的机会!

    这个女人,对他从来心狠手辣!

    陆之渊一动不动。

    古辞辞突然笑了,她怎么能不高兴!她十分满意,她太满意了!对着一张天天说爱她,却看不起她身边所有人,却隐忍地装的像小绵羊一样谁也不得罪的脸,她报复起来会有罪恶感的。

    眼前的人就不一样了,多镇定、多不要脸、多冠冕堂皇,她欺骗感情,他强取豪夺,谁又比谁干净到哪里去!都不是好人!

    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