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一十四章 学姐,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天之后,也就是陶敏来临安出差的日子。

    下班后秦诗晴就约宋雨薇去吃饭逛街了。

    苏泽林和她说了今晚有事,得招待个外地过来出差的朋友。

    秦诗晴甚至没问这个朋友是男是女,只要混子说有事她就能理解,这是正宫的又一大优点。

    前世她就很放任苏泽林,因为清楚男朋友就像一匹不羁的野马,生性向往自由,不喜受到管束,要真管着他的话,久而久之,混子就会无所适从。

    两女前脚刚走,苏泽林后脚也离开了公司。

    这会陶敏公干也结束了,可以一起吃晚饭,时间差不多。

    驾车来到对方下榻的酒店,在临安只是很一般的酒店,尽管环境还可以,年份也挺新的,然而只有二星级,看来陶敏单位是真心抠,至少对待她这种资历低的员工很抠,能省钱则省。

    在大堂外的临时停车位停靠了会,保安见到是辆奥迪A6,这个年代绝对的豪车,一看就有钱人,也没敢过来驱赶,所以这是开豪车的好处,在很多地方都有特殊待遇。

    没有让苏泽林等太久,两分钟之后,一道倩影就从酒店大堂中走出来了,正是陶敏。

    相较上次见面,这位学姐没有太大变化。

    但穿了件很有高级感的杏色羊毛呢大衣,十分拉风,保安都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陶敏身高166,和娜娜子没法比,然而身材比例很好。

    这个身高在女性当中也算可以了。

    如今这个年代,一米五几甚至一米五不到的成年女性都比比皆是。

    在酒店门口左顾右盼,直至混子走下车才发现。

    因为苏泽林之前开的并非这辆车,且车子贴了深色膜,所以她还以为是其他人。

    “喲,苏总,换奥迪了啊,你这换车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

    “哎,没办法,工作需要,面子工程得打好啊!”

    苏泽林叹了口气,给她打开副驾驶的门。

    “说得好像换四个圈你还不乐意似的,我们单位老大开的车都没你好呢!”

    陶敏吐槽着坐了进去。

    保安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心说有钱人果然不一样,泡的妞都比普通人漂亮有气质。

    苏泽林也回到主驾,启动车子离开的同时,目光落到陶敏身上。

    “陶学姐,你这件外套可真有品位啊,加上这好身材,刚才从酒店走出来,我还以为是哪位女明星,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切,整天就知道口花花!”

    话虽如此,陶敏却是十分受用。

    被苏泽林注意到了,也不枉费自己忍痛买了这件牌子。

    “哪有,天可怜见,我说的是真心话好不好!”

    混子一脸无辜。

    “得了得了,别耍嘴皮子,专心开车!”

    “收到!”

    前往预订好的饭店的路上,两人如老朋友般谈笑风声。

    陶敏很开心,不知为何,和苏泽林相处总是能让让她特别放松,也能随便开玩笑,哪怕对方今时不同往日,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小学弟,层次已经很高了,她依然没有任何拘谨。

    很快来到目的地,下车之后,陶敏歉然道:“学弟,上次你开车出了事故,没能来临安看望,真是不好意思啊!”

    其实她并非不想来,又或者太忙来不了,而是当时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出车祸后,苏泽林没告诉过任何人,包括秦诗晴都是接到医院通知才过去的。

    身边的同事,朋友,同学,还有其他去医院探望者,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消息。

    陶敏后来才从一个在临安工作的大学同学那偶然听说,随后就第一时间给苏泽林打了电话。

    “没事,小问题而已,其实压根不用住院的,但是家人坚持得让我留在医院观察,没办法只好在那呆了一周,都把我给闷死了。”

    苏泽林不以为意,笑嘻嘻的口气一转:“不过学姐要真感到抱歉的话,待会晚饭后就陪我去看场电影吧?”

    “你可真会打蛇随棍上呀。”

    陶敏无语了。

    虽然成了大企业高管,然而还是那个熟悉的苏泽林,熟悉的性格和说话的语气。

    “好吧!”

    她终究还是答应了。

    虽说一男一女去看电影有点暧昧。

    不过就当作是没能及时探视的弥补好了。

    陶敏这么说服了自己。

    来到饭店门口,这才发现是家皖北菜馆,这又给了陶敏一个小惊喜。

    皖北妹纸是个热爱家乡的人,家乡百吃不腻。

    然而徽菜馆不算特别出名,毕竟不像粤菜川菜受众群那么广,在外地城市还真不多见。

    且徽菜还细分皖南菜、皖江菜、泸州菜、淮南菜和皖北菜几个小系,要找皖北菜馆就更困难了,。

    整个临安都很难找到几家,尤其是正宗是皖北菜馆。

    而苏泽林订的这家皖北馆子就是一个皖北人跑过来开的,绝对正宗,连装修都是皖北那边的地方风格,陶敏走进门就有着浓浓的亲切感。

    去大酒店吃个饭不稀奇,混子也不差钱,但那没什么特别多,反而特地找了家皖北菜馆更用心。

    服务生把菜单拿了过来,苏泽林很绅士地先交给陶敏,然后自己也点了几个。

    其实他吃什么都无所谓,但是陶敏很可能会点最便宜的,所以自己得加点高级的。

    等上菜之前,陶敏带起了自己的大学室友潘芸和其男朋友刘彦斌的话题。

    “学弟,听说你帮刘彦斌找了份新世纪银昌直营店经理的工作?”

    毕业之后,她和大学室友都有联系,除了好姐妹李艳茹之外,就数潘芸联系最多,因为大学那会关系好,对于潘芸和刘彦斌的情况都有所了解,得知刘彦斌毕业后追着自己室友去了银昌,然而刚开始处境有点艰难,没能找到好工作,只能进厂子打工,每天十小时以上,干着苦活,很是累人。

    幸而后来新世纪进军全国市场,银昌也开直营店,苏泽林找到了刘彦斌,这才好了起来。

    某次打电话的时候,潘芸高兴地把此事告诉了陶敏,除了分享自己的喜悦之外,也算是替苏泽林在陶敏面前竖立更好的形象了。

    毕竟这么重情义的男人,肯定能让女孩子更有好感。

    “是啊,那是新世纪最缺人的时候,在各大省份地市都得招经理,我想着彦斌在校时表现很好,而且他也是个有毅力能吃苦的人,胜任个门店经理应该不成问题,于是就安排了一下!”

    混子轻描淡写的。

    “虽然毕业了,你也没忘记关照以前的同学和朋友啊!”

    陶敏有些感慨。

    以苏泽林今日在新世纪的地位权力,给刘彦斌安排个门店经理也许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然而关键是他坐到这个位置了,依然对老同学那么上心,就很讲义气。

    除了感情花了一点,苏泽林的人品可说无可挑剔。

    所以明知他渣,很多女孩就是讨厌不起来,就连刚毕业时打算远离混子,免得入坑的陶敏,也忍不住再次和他恢复联系并接近。

    “怎么样,陶学姐有没有意向离开你那个员工出差都得和同事住一间双人房的抠门单位,跳槽到我们新世纪呀,待遇一定不差的哦!”

    苏泽林再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这已经是他多次向陶敏抛出橄榄枝了。

    “嗯,我先考虑一下吧。”

    陶敏的回答让混子有点小意外。

    以前他邀请陶敏的时候,对方都是婉拒的,这次却是有些意动的样子。

    “行,学姐,我等你,什么时候考虑好,都可以随时找我!”

    苏泽林也没催她。

    从单位拿铁饭碗跳槽到私企需要勇气和决心。

    再说快过年了,单位最忙的时候,陶敏再怎么都不会现在跳槽。

    老东家可以抠门,但她却不是缺乏职业道德的员工。

    说话间上菜了,第一道是个汤水,名曰“鱼咬羊”。

    提到皖北菜,就不能不说羊肉汤。

    在徽省,几乎没有一家饭店是找不到羊肉汤的。

    而“鱼咬羊”则是羊肉汤的变化升级版,淮北特色名菜,将羊肉装进鳜鱼肚子里,一起烹制而成,鱼肉和羊肉的鲜味双双融合,使这道菜的味道更为鲜美,尤其大冬天的,来上一碗这个汤水,好喝又滋补。

    苏泽林拿起勺子,盛了两碗,第一碗先给了陶敏。

    “谢了啊,能享受苏总盛汤服务的人应该不多吧!”

    陶敏笑着道。

    以苏泽林今天的身份,绝大多数场合都是别人给他盛汤,又或者去的高档饭店,都有服务员帮忙盛汤。

    “不多不多,但陶学姐永远是其中之一!”

    苏泽林还是习惯性地口花花。

    “现在是这么说,就怕以后学姐人老珠黄,你就忘记我咯!”

    陶敏自我调侃起来。

    苏泽林打了个哈哈:“怎么会呢,学姐就算以后老了,也只会优雅地老去,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岁月从不败美人!”

    “你这嘴呀,就是会说话!”

    陶敏被他哄得心花怒放。

    “我这嘴也不光会说话而已,还有很多用途的。”

    苏泽林嘿嘿一笑。

    陶敏也不是什么小白花,瞬间秒懂,被调戏了的她俏脸微红,却是佯装胡涂:“快点喝汤,冻了就不好喝啦!”

    一碗热汤下肚,浑身都暖和了起来。

    这时第二道菜培乳肉也上了。

    培乳肉也是淮北特产,以香浓、味纯、滋补等特点而深受青睐,其肉色泽鲜艳、形态饱满,卖相很好,比起红烧肉,吃着肥嫩不腻,含化在嘴里回味无穷,比起精肉块则更有软嫩感,尤其是它特有的乳香味,香气四溢,叫人垂涎欲滴。

    淮北人对其喜爱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往往都是未说先馋、闻味流涎。很多淮北人去到外地工作,刚开始最离不开和舍不得的就是家乡的培乳肉,感觉没有这道菜吃起饭来就没有胃口似的。

    这还是陶敏在皖北之外的城市第一次吃到,也顾不上仪态了,吃得樱唇都是油光。

    第三道菜地锅鸡,除了走地鸡肉之外,还加入了面饼,饼借菜味,菜借饼香,具有软滑与干香并存的特点。

    最后五道菜全部上完,菜式种类有限,但考虑到只有两个人,且每道菜的份量都不少,这就有点多了。

    虽然豪爽的皖北妹纸不像严秋雯食量那么少,加上难得吃到正宗家乡菜,陶敏这顿吃得还挺多,但吃到后来实在撑不下了,也就只能作罢,剩下的还是由苏泽林秋风扫落叶般干掉。

    “你吃得可真惊人哪!”

    陶敏不是第一次见识混子的饭量了,依然瞠目结舌。

    前几天严秋雯也是这么说的,但是面对两个不同的女孩,苏泽林的回答也有些不一样。

    苏泽林放下筷子,喝了杯茶清清口,笑道:“没办法,主要是爱屋及乌,超常发挥了,呵呵。”

    “切,你就吹吧!”

    陶敏听出了他的意思。

    因为自己是皖北人的关系,所以他才喜欢吃今晚的皖北菜并吃得特别多。

    虽然明知对方可能在忽悠自己,但皖北妹纸还是很高兴的。

    晚饭后去看电影,苏泽林挑了家秦诗晴不会去的电影院。

    因为女朋友和宋雨薇今晚也去逛街了,她们偶尔也会结伴看片,要是被碰到可不好,不过秦诗晴习惯去的几家电影院他都很清楚,所以不会碰上。

    进场前苏泽林买了爆米花和热豆浆,在饭店吃得有点饱,但是爆米花这东西主要是吃电影的时候消遣的,不会导致过于饱胀。

    看的是部爱情片,内容是对年轻男女毕业后分隔两地,彼此都有情意,却是因为种种关系没能在一起,但最后再次偶尔相遇并陷入热恋。

    陶敏看得津津有味,十分出神。

    然而苏泽林就觉得剧情老套,编剧除了煽情之外啥也不会,心不在焉地盯着大屏幕,一只手不断地伸到两人中间放着的纸袋中拿爆米花。

    当他第N次伸手时,碰到的却不是爆米花,而是别的东西。

    温暖而柔软,是陶敏的玉手。

    正好陶敏也想吃颗爆米花,两人同时伸手了,在纸袋狭小的空间中撞车了。

    混子突生恶作剧之心,捉狭般地在她掌心捏了一下。

    陶敏如遭电亟,娇躯一震,飞快地缩了回去,若无其事地继续看电影。

    黑暗的电影院中看不清她的脸色,但苏泽林知道她没有因此而愠怒。

    这下陶敏也变得心不在焉了。

    如此直到电影完结,两人走出电影院。

    陶敏就当刚才的事没发生过那样,绝口不提,只是故意讨论着剧情。

    看完电影,时间已经来到了十点多。

    陶敏明天上午还得公干,中午赶回盛海,不能玩太晚,于是苏泽林把她送回酒店。

    在对方下车之前,苏泽林开口问道:“学姐,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不和你说了嘛,还有其他女同事呢!”

    这位女同事没室友甘婷那么熟,还是个大嘴巴,平时挺八卦的,陶敏可不敢邀请苏泽林去自己客房。

    再说这会她可能已经睡了,不方便。

    “这样啊,那要是没有其他女同事呢?”

    混子又抛出个刁钻的问题。

    “哪有这么多的要是,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好吧!”

    陶敏撇了撇嘴。

    苏泽林笑道:“只是假设而已,学姐说说看!”

    陶敏有点拿他没办法,无奈道:“好吧,要是没有女同事的话,那就可以,但是只能坐一下,但是别想太多哦。”

    “知道知道,做一下我就满足了。”

    苏泽林似笑非笑的样子让陶敏心中嘀咕。

    她没能听出混子的话。

    这家伙,不是心中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行了,学姐,你快点进去吧,晚安!”

    没有再撩陶敏,苏泽林和她道别。

    “嗯,晚安!”

    陶敏微微点头。

    车子启动了,看着奥迪一溜烟远去,她的目光这才收了回来。

    虽然这样相处下去有点危险,但她不得不承认,和这位学弟在一起的时光,确实挺开心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