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多多益善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自从孔瑜现身救下窦驰,到窦无生受伤明知必死,再次盯上窦驰,一切发生的太快,窦驰斜倚在墙角,捂着胸口许久都未反应过来。

    但,窦无生冰冷的眼神扫过来,刺得窦驰生生打了个寒颤,瞬间醒过神来。

    “不好!”

    他心中一凛,急忙将身子朝旁边一挪,堪堪避开迎面射来的细密灵针。

    “嘭嘭嘭……”

    灵针落空,轰击在墙壁之上,顿时将墙面轰出个大洞。

    这灵针黯淡无光,隐于虚空极难察觉,若不是窦驰对窦无生有些了解,此时恐怕已经丧命于灵针之下了。

    “啧啧,花样还挺多啊,就是威力不咋地。”

    孔瑜冷嘲热讽,不遗余力的打击他。

    窦无生气得吐血,打也打不过,骂又骂不赢,恨得他几欲原地自爆。

    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将此地的隐秘暴露出去,他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打算先弄死窦驰再说。

    然而,孔瑜接下来的话,却叫他手脚冰凉,心神直接坠到了谷底。

    只见他微微侧首,朝身侧的虚空道:“玄霄,你身为大皇子,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臣子枉死?”

    “大皇子?难道大皇子回朝了?不,不可能!大皇子不是在紫光城收拾残局,怎会突然回来?”

    窦无生神色巨震,竭力说服自己,然而他心头却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随后越尘的声音传来,直接叫他心如死灰。

    “这不是有你出手么?还用得上本皇子?”

    虚空泛起涟漪,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陡然从中伸了出来,仿佛掀开帘帐般,掀起了虚空的一角。

    越隐神色冰冷的自虚空中走出。

    随后,一位位气息强大,晦涩不明的强者,陆续走了出来。

    他们人数众多,境界最低的都有金仙之境,更有一些强者身上散发的气息,直接叫他胆寒。

    那领头之人,不是大周朝的大皇子越尘,又是谁!

    “怎么会!”

    窦无生瞪大了双眸,满脸惊骇之色。

    大皇子,不是应该在收拾残局,怎么可能会来到京都?

    而且还这么巧的正好撞见他来斩杀窦驰,莫非,是暗桩出了问题?

    他哪里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越尘身旁那位大袖飘飘,神色清冷宛如谪仙临尘的幽冥来客,酆镇。

    酆镇身为中央鬼王的子嗣,自幼出生在幽冥,天生魂魄强大,具有天赋神通,能听到旁人所听不到的声音。

    头一回来到人间皇城,酆镇好奇不已,暗戳戳的动用天赋神通,耳听八方。

    因此,好巧不巧的,窦驰这处偏僻小院中发生的一切,就落入了他的耳中。

    后来就有了孔瑜爱凑热闹,仗着五行神光,抢在越尘前头出手,救下窦驰之事。

    闲话少叙。

    窦无生心知此次凶多吉少,对方人多势众,也无所谓泄密不泄密了。

    他心一横,法力鼓荡间,就欲自爆。

    “今日是本座栽了,但你们也休想好过,都给本座陪葬罢!”

    窦无生狰狞大笑,身躯如充了气的气球般,瞬间暴涨数倍。

    “死吧,都死吧……呃……”

    他愤怒的狂吼声戛然而止,一只骨节分明,仿佛笼罩了一层虚幻光芒的大手,如掐鸭脖子般,掐住了他的脖颈。

    窦无生奋力挣动,却在看到他身前面容平静而冷淡的越隐时,颓然垂下手臂,放弃了挣扎。

    “越隐……”

    他双目无神,心知大势已去。

    有皇家暗卫首领越隐在此,此地所发生的一切,周后必然已经知晓,国公爷再无希望了。

    “国公爷,属下先走一步了。”

    他面无表情的垂下头,等待死亡的来临。

    然而,他哪里知道,等待他的,并不是死亡,而是永远也干不完的活!

    葫芦娃掂了掂九转乾坤壶,将壶口紧紧塞住,美滋滋的道:“俺的葫芦空间越来越大,灵药越种越多,正需要人手哩,多多益善啊。”

    越尘看了一眼九转乾坤壶,眼皮直跳。

    这口黄皮葫芦自从经过混沌之气的淬炼,随葫芦娃转生一回,越发的强大。

    在某些方面,比他的万劫神金鼎还要恐怖。

    这葫芦内早已自成小世界,时间流速都与界外不同,快了许多。

    就算原本在里面的一些罪民繁衍生殖,对一个小世界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话扯远了。

    越尘伸手一招,窦驰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朝他走来。

    “窦驰拜见大皇子,多谢大皇子的救命之恩!”

    他艰难的屈膝跪拜,深深伏下头颅。

    “诶?你这小子,明明是本帝救了你,为何偏要去谢他,今日你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本帝怎么揍你!”

    孔瑜不干了,撸起袖子就要上前,却被越尘无奈的拉住。

    “人家都伤成那个样子了,你也下得了手?”

    “这小子没眼力见,活该被打!”

    孔瑜气哼哼的,再看看窦驰,瞬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前辈息怒,前辈的救命之恩,晚辈没齿难忘,陡然见到大皇子,晚辈有些激动,还请前辈恕罪。”

    窦驰自知失言,忙磕了几个响头,向孔瑜赔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