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85章:九幽驭灵术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太苍主城暂时平息混乱,连带各处也没有继续波动。

    留在此处的修炼者们,拥有缓冲的时间,可以将自己的气息进行恢复。

    四大兽神脉的力量,是一般修炼者从未见过的强大,所以他们分外安心。一旦有什么变故,也还有太苍玄宫强者顶着,不会让他们受到波及。

    主城内最大的酒楼之上。

    「你们可知道一件鲜有人知的关键?据说这四大兽神脉凝聚成的防御气柱,是异宝之中的力量。那么若非太苍玄宫首座出手,也不能如此安稳。」

    一句话,引来众人的侧目,纷纷看向他这边。

    「阁下,看来你是知道一些内幕啊。你这说法有些问题,什么叫鲜有人知的关键?既然没几个人知道,我们又怎会了解,不如直说吧。」

    其他人也是连连点头,放下手中的酒杯与碗筷。

    好不容易可以平息一下,想不到这其中还有问题。而且这件事看上去还很严重。究竟是什么?难道他们就都没有知情权吗?

    黑色甲胄,劲装男子站起身,走到众人的中间。甚至他一屁股坐在桌上。

    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鬼鬼祟祟的说道:「其实风眠掌座一直都有自己的计划。释放这四大兽神脉的印记,由太苍玄宫强者镇守,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因此,我们一直以来都错怪了风眠首座。当初他的确有一时冲动的时候,但年少气盛,其实这可以理解。据说这些年来,他一直被欺骗,换做是谁能忍受?」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轰然散开,眼神中透着一种不屑与嘲讽。

    「我们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原来就是这件事啊。你不说我们也知道。这四大兽神脉的力量,除了掌控异宝的掌座,谁还能动用?」

    「不管之前掌座做出怎样冲动的事情,但至少他现在是全心全意的护住太苍界,这就够了。明明是公开的秘密,却被你说的如此神秘。」

    黑衣劲装的男子有些尴尬:「你们都别走啊!听我说!我还有更劲爆的秘密,大家要不要听……」

    但很快,酒楼之上的人便作鸟兽散,根本没人理会他。

    几息之后,劲装黑衣男子站起身,眼神古怪的扫过四周,确定没人之后,身上的黑衣一撇,变成白袍,蒙面的装扮,化作一道残影,向着天际掠去。

    天元界,天元盟大殿之上。

    一道身影静静地坐在正上方的主位之上,两边是碧绿的灵子火焰,用于照亮整座大殿。殿内此刻除了此人之外,并无其他。

    身上的气息逐渐消散,缓缓露出天元盟主的本来面目。

    若是风眠在这里,见到他的真容,一定会难以置信,惊掉下巴。

    这时候,一道残影闪过,在天元盟主的面前汇聚,然后直径半跪在地,恭敬的行礼:「盟主,事情已经办妥,是否需要属下如实交代?」

    天元盟主抬手一挥,脚步一动,出现在那人的面门之处。

    「以后这种废话,最好就憋回去。你是我天元盟的暗卫,若不是要你打探情报,还留你何用?太苍界如何,还不据实相告?」

    暗卫后退一段距离,不敢承受天元盟主的威压。

    「回禀盟主,属下已经清楚的知道,太苍界的所有修炼者放松警惕。他们当真认为,关于四大兽神脉的防御气柱,就已经是完美无缺,足以护住界域之力。」

    眼神微眯,天元盟主看着他,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呵呵…本座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他们当真以为,区区的四大兽神脉屏障,就可以拦住我天元盟的攻势?简直太过愚蠢。」

    如今的太苍界,失去了林崖圣尊,单靠

    现在的风眠,力量,谋划都还太过稚嫩。若天元盟当真要强攻,那一点防御根本不可能有太大作用。

    「传令下去,各方准备。既然风眠他想要独自闯进来,那么我们就打开门迎接。另一方面力量,时刻监视着太苍界的动向,总之,他的一切终将是我的!」

    身上庞大的气势冲天而起,连带着整个大殿都开始动荡。

    隐藏在暗中的护卫,纷纷后退,不敢硬抗这一股气势。脸上都露出畏惧之色。很不明白,盟主本来具备颠覆一切的力量境界,为何要屈尊与风眠纠缠?

    「谁知道呢?盟主的心思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不明白为何要隐藏自己的气息,甚至故意输给风眠。难道是为了故意引他前来吗?」

    不敢继续议论,稍有不慎就会惹祸上身。

    太苍玄宫后山,石屋内

    风眠盘坐在地上,双手结印。此时他压制了所有金身诀的力量。身上散发出来的居然是灰黑之色的冥气。在此处动用冥气,很是古怪。

    结印变化,速度极快,一般人根本就看不清。

    在风眠的头顶之上,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法阵,其上符文震颤,一道道的荡开来。将风眠整个人包裹在其中。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芒,难以捉摸。

    突然,风眠张开双手,一道印记凝聚,喷出一口鲜血,这鲜血居然是漆黑之色,其中有一点点深红。血气融入法阵之中,开始迅速的变化。

    气息旋转,汇聚成一道漩涡。然后降落下来,化作漆黑的气柱。

    嘴里念念有词,下方也有符文显现。风眠的眉心出现一道印记,冥族之主的力量荡开来,四周完全被封闭,变成了独立的空间。

    结印再次一变,风眠屈指一点:「九幽驭灵术,现!」

    只见得光柱之中,一道人影开始逐渐的显现出来。身姿极其的曼妙,甚至极为妖娆。一袭黑纱长裙,黑纱蒙面,一步步从光柱之中走出来。

    「冥主,我真没想到您会召唤我出来。本以为您永远都不会有用到我的一天,请冥主尽管吩咐,冥姬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风眠站起身,下意识的避开了她扑过来的趋势。

    「你给我好好听令,这次的事情很难,也很是棘手。你不要以为轻易就能办到。冥姬,若是不到万不得已,我的确不想召唤你出来。」

    九幽驭灵之术,就算是冥族之人,一生也只能用三次。作为冥主,却只能用一次。所以若是不成功,风眠的牺牲就大了。

    冥姬的力量,是迷惑,以九幽咒术,施加在对方身上,让其沉醉在她身上,永远都无法自拔。但若是不成功,所有的力量都会反噬在风眠身上。

    「请冥主放心,既然您信任我,那么这一次就只能成功,不许失败。我冥姬虽然已经多年没有动手,但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有所把握的。」

    屈指一点,那纤纤玉手之上迸射出一道光芒。

    紧接着,风眠手背之上便出现一道冥花的印记。

    花朵呈现闭合的状态,当事情进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冥花便会盛开。可以精准的判断事情发展的进度,这是冥姬与风眠之间的联系。

    就在这时候,冥姬原本想要说什么,突然神色一凛,瞬间消失。

    片刻之后,一道人影直接闯入进来。

    「风眠,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要瞒着所有人,动用冥族的秘术?」

    越凤灵严肃,甚至是急切的说道。她刚才就有所感应,此处冥气大盛,似乎在凝聚某种法阵,动用某种高等的秘术,一猜就知道是风眠。

    「这件事你不要管,我自有打算!」

    风眠转身,不想与越凤灵纠

    缠这件事。

    但七公主不依不饶:「风眠,你故意支开他们,我可以理解。你要独闯天元界,我也可以理解。但你堂堂太苍界主,需要动用此等秘术吗?」

    袖袍一挥,风眠单手负于身后,依旧没有转身:「有何不可?我本就是冥族之主。动用冥族秘法,又有什么问题?不过是一道手段,有什么可纠结的?」

    「好!风眠,很好!你现在一意孤行,将自己逼到这种地步。我可以不管,什么都不过问。但之后会面对什么样的后果,你自己掂量。」

    负气离开,越凤灵实在是想不通,风眠已经是灵虚境巅峰强者,甚至可以动用太乙境的力量,为何偏偏选择冥族秘术?难道他当真还有别的打算?

    太苍界以北,隐门外围。

    楚青天静静地站在山峰之上,身后有一道身影半跪。

    「门主,事情已经了解清楚,风眠掌座一意孤行,就算是七公主也无法劝说,请门主定夺!」

    作为隐门弟子,他没有权力多说什么。一切只能交给楚青天。

    但现在的楚青天,并不想过多干涉风眠。后者有自己的主见,即便是动用九幽驭灵之术,他也是有把握的吧。但只有一点他想不明白。

    「这小子究竟在计划什么?为何偏偏在这时候动用九幽驭灵之术?难道关于天元界,天元盟的盟主,真实身份他已经知道了?」

    九幽驭灵之术凶险无比,一旦有所差池,反噬之力会全部发生在风眠身上,他执意如此,难道当真有把握承受?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啊!

    「传令下去,隐门弟子分散开来,随时观察风眠的动向,一旦有什么问题,立刻向我禀报,不得有半点疏忽,明白?」

    「属下明白,遵命!」

    当隐门弟子消失,楚青天独自站在山峰之上,望着云海。

    「风眠,以你现在的实力,谁都拦不住你。但你若是还存着那一份心意,那么这万域之中,究竟是强盛还是毁灭,唯有在你一念之间啊!好自为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