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七十七章 诅咒病毒 小屋惊魂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善恶司当中,当梁森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不由地皱起眉头:“善恶司……没有接到过汇报。”

    空桑一愣:“什么意思?”

    “善恶司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次案件的问题,我更没有派颜薇去调查过这件事情。而且,下相那边,本身就有分部的成员。那些成员你没见到过吗?”梁文不禁问道。

    空桑摇摇头:“没有,电话没有打通,不管是文职人员还是武职人员都没有见到。”

    “难怪……那个时候,你让我打电话给公安局的负责人进行沟通……”梁森显然沉思,脸色有些不好看:“所以,颜薇是自己去的!而且,颜薇和吃人的陈岚、化作鬼魂的许落落、失忆的徐凡,本身都是同学。”

    “不过算了,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了。先解决你u盘视频的问题吧。”

    说着,梁森打了个电话。片刻之后,陈涛和张鹏便来到了办公室。

    张鹏之前因为长生祭墨家祖宅的的事情重伤休养了很久,此时看上去还有些消瘦,但气血看上去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张鹏,你没事了。”空桑不禁说道:“抱歉,这段时间有些忙,一直没来得及过去看你。”

    “这不算什么。”张鹏摆了摆手:“倒是我听说,刘正业又出事情了?”

    “嗯,目前还在休养,基本上也没有大碍了。只是好端端一个婚礼被搅合了。”陈涛解释道。

    旋即,梁森将空桑调查的情况告知两人之后。

    “这听着,还真是有些魔幻。”张鹏不禁说道:“一般来说,要想成为诅咒之物,是必须制作特殊的媒介的。而且,诅咒的时间相对来说也是存在客观规律和时间极限的。”

    “这种,逐渐回忆起当初的一些错乱逻辑的过程中,被莫名的情绪感染,然后自杀,的确没碰到过。”

    “空桑,能不能让我们看看这个视频。”

    空桑面露担忧之色:“这当然是没问题。不过我担心这个视频本身的诅咒会……”

    陈涛摆了摆手:

    “没关系,佛道两脉联手,要对抗一个诅咒不在话下。”

    旋即,当u盘内的内容开始播放之后,当看到里面互相残杀的景象时,陈涛和张鹏纷纷皱起了眉头。

    陈涛不禁道:“很奇怪,怪力乱神当中,比这种情况还要惊悚血腥的也不是没有。但是……我却不会感受到恐惧……”

    “的确,看这个视频,让我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很压抑,甚至有些绝望?但是,我又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张鹏解释道。

    “这种诅咒的手法,和国内出现的很不同。”陈涛顿时说道:“早年间,我跟随师父曾经处理过一件事情。”

    “那个人是欧洲那边的,手段倒是和这种有点相似。他们习惯用一些现代化的东西,通过一些负面情绪,再配合诅咒,达到让人疯狂和自杀的目的。”

    张鹏和陈涛对视一样,两人各自取出一物。

    陈涛手中是面八卦镜,张鹏手中是一串佛珠。

    当八卦镜照射在屏幕上,佛珠放在u盘旁边的时候,屏幕当中的视频竟开始剧烈晃动起来,如同心电图一般,呈现十分不稳定、不规则的波动。

    旋即,办公室内的灯光也开始忽明忽暗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

    “遮罗神,护罗神,念佛千遍,鬼离身,身离床,病离身,一切邪魔化为尘,也有草神陀罗尼……”

    “无上玉清王统天三十六,九天普化君化形十方界,披发骑麒麟赤脚蹑层冰,手把九天炁啸风鞭雷霆……”

    一时间,办公室内,隐隐传来一阵笑声,笑声并没有任何癫狂、凄厉的感觉,就如同一个漫不经心的少女的笑声。可就是这样的笑声,却让陈涛和张鹏如临大敌。

    两人额头上逐渐布满汗水,就连梁森手中也取出一道符咒,凝视着四周,似乎在捕捉什么。

    忽然,梁森眼中精光一闪,一道黄符直接入飞镖一般飞射出去,直接打中空桑身后的一处虚空!

    “啊啊啊啊!”

    尖叫之中,空桑、胡文俊回头一看,却见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如同幽灵一般的怪物突兀的出现在了半空。

    他的身上有着一道黄符,黄符燃烧着他的身体,不一会儿的功夫,直接将幽灵鬼怪烧成灰烬。

    办公室内的异变逐渐的开始消失。

    “这东西,看上去脆弱,实际上还真有点难缠。”张鹏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陈涛也点点头:“可惜,这不是本体。”

    “不是本体?”空桑一愣:“莫非……这并不是鬼魅之流?”

    “怎么说比较合适呢,这玩意儿,有点类似于一种病毒。”陈涛皱着眉:“你姑且就这么认为吧。他会分裂,寄存于这个视频当中的,仅仅是其中的一个部分。作为病毒源头,应该还在幕后黑手的掌控当中。”

    “对了。”空桑转而看向梁森:“怪谈协会的人来到九州了。”

    “什么!”梁森猛地变了脸色:“什么时候的事情!”

    “很早了,现在看来,罗天将人类转化成怪谈怪物的手法,很有可能就是和怪谈协会的人联手才培养出来的。毕竟黑眼小孩、瘦长鬼影、杰夫杀手,都是那边的怪谈。”

    “这一次,我们碰到的那个人,叫做徐晔,他自称是怪谈协会十二怪谈之一,代号绅士。”

    梁森顿时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件事情,张弛应该已经知道了,我和恶司那边的部长会去报告的。空桑,你们先解决徐凡的事情吧。陈涛、张鹏,这次你们两人从旁辅助。”

    “毕竟姬羽那边还有时间限制,我们的时间很紧凑。”

    ……

    在准备妥当之中,胡文俊利用奇门遁甲带着空桑三人回到了下相。

    “呕!”

    空桑忍不住蹲在一旁又呕吐了起来。

    胡文俊翻了个白眼:“还真因为用奇门遁甲进行短时间高频率的传送是个很方便的事情?头晕都已经算是比较轻的副作用了。”

    空桑苦笑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你们说,我们要不要把徐凡带过去?”

    “有点风险。”胡文俊想了想:“首先,我们不确定徐凡是不是也被这种诅咒所波及。其次,如果在那栋别墅当中,徐凡他们也疯魔的话,我们要怎么处理?”

    “可是,现在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快刀斩乱麻可能会好一些吧。”陈涛建议道:“而且,我们这么多人在,总归也能顾得上。”

    张鹏也说道:“赞成,如果我们在别墅当中真的发生了什么,再回去寻找徐凡,我担心,会打草惊蛇。”

    空桑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将徐凡带上。

    可是,当众人来到了徐凡的住处时,却发现徐凡家的房门开了一道缝。

    空桑心里“咯噔”一下:“徐凡!”

    然而,有些昏暗的房间当中,早就没了徐凡的踪影,许落落也不在。而且,整个屋子显得非常杂乱,似乎是被人翻箱倒柜找过什么东西一样。

    就在此时,空桑在电视柜下,发现了一个略带反光的东西。

    将东西取出一看,是一把钥匙。但是钥匙非常袖珍,似乎和市面上大多数的锁孔都是不配套的。

    “这个钥匙……应该是某个玩具锁上的吧。”张鹏忽然说道。

    “玩具锁?”空桑一愣。

    “对啊。在一些杂物社里会见到这种东西,用来打开一些化妆盒、日记本之类的,算是一种很精美但没什么实用价值的东西。”

    “日记本……杂物社……”空桑眼睛一亮,因为在视频画面当中,楼梯上那个满身鲜血的许落落,当时手中不就拿着一本日记本吗?而且现在想来,那日记本似乎隐隐的,是有一个锁头的。

    “徐凡不在,我们不在这里浪费时间,横竖请报上也有地址,我们先去别墅看看!”

    ……

    虽然频繁使用并不舒服,但是为了节省时间,也只能再次使用胡文俊的奇门遁甲进行传送。

    眼前,是一片有些静谧的山头。

    低头一看,不算太高的山坡下,只有一条看上去十分僻静的公路,放眼望去,四周基本上没有任何的住户。

    也就是说,这栋别墅,就如同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眼前的别墅,似乎是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看上去已经有些破旧。外部的墙壁也开始脱落,就连原本色泽鲜艳的房顶,此时也只留下了一些宛若被雨水冲刷之后的暗淡之色。

    走近一看,窗户有些已经破损了,门口也长出了杂草,再加上茂密的树林挡住了阳光,让别墅看上去更显几分昏暗和诡谲。

    “吱嘎……”

    大门并没有上锁,空桑将大门缓缓推开,眼前的一切,正如同监控和张强的回忆世界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放眼望去,偌大的客厅,地面上还能看到一些隐隐泛红的痕迹,显然是鲜血渗透到镜面大理石地砖下之后,留下的印记。

    原本有些奢华的布艺沙发,上面充满了狰狞的刀口!破碎的布料、甚至连一些弹簧之类的零件也已经裸露出来。精美的落地窗的窗帘,此时也满是破洞。在破裂的窗户下,伴随一阵阵冷风,蜘蛛网和褪色的窗帘,跳起名为死寂的舞蹈。

    “我们先去张强原本躲藏的房间看看。”

    空桑带着众人穿过已经什么都不剩的厨房,来到了之前将张强拽出来的房间。

    房间的面积很小,里面虽然有一张床,但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储物间所改造的。

    时不时的,脚下还快速爬过一两只老鼠。

    空桑打开满是灰尘的床头柜,却见里面放着一张牛皮卷。

    众人打开手机电灯,在将上面的绳结解开之后,映入眼帘的,又是一串童谣:

    “忽然啊忽然,名为勇士的少年,卷入了悲哀的旋涡。”

    “他目睹着旁人的疯狂,目睹旁人的死亡。”

    “在血染的诡异下,勇士得到名为回忆的指引,和朋友来到了狂欢破碎的小屋。”

    “他们看到了死亡,看到了憎恨,看到了满目的疯狂。”

    “远古的精灵在自怨自艾。附身的傀儡流着伤心的泪水。”

    “被憎恨传染的人还在欢笑,缓缓谱写染血的篇章。”

    “血与肉的狂欢当中,勇士是否能开启名为心房的锁,打开满是扭曲的文字?”

    “不知道啊不知道。”

    “因为那被害的人啊,是真的无辜吗?”

    “那吃人的人,是真的疯狂吗?”

    “不知道啊不知道。”

    “便让一切,谱写最终的答案,谱写最后的绝望!”

    空桑下意识咽了口吐沫,这诡异的童谣,看的他心里发毛。

    “轰隆!”

    轰雷声中,众人下意识的看向后方!

    这一刻,黑暗中,不远处至客厅的拐角位置,一只猩红的眼睛,满是血丝,微微歪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么。

    逐渐的,面无表情转而变成了扭曲的笑意。

    【作者题外话】:读者交流群已建,欢迎加入,一起讨论剧情哦:495931921

    加群答案:打更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