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四十三章 王者的蜕变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逐星战队的队员组成分别是:

    上单高熊,id熊霸天下。

    中单封残阳,id残阳。

    ad李子明,id箭在弦上。

    辅助尹步,id尹布。

    打野江洋,id大盗。

    五个人里面,封残阳属于比较贱,爱阴阳队友的性格,高熊的性格比较耿直,声音比较低沉,给人感觉很沉稳,李子明比较活泼,比较爱拱火,尹步嘛,用最斯文的声音说最粗犷的话,他是队里最有文化的一个,也是队里rank分最高的一个,靠着辅助能够玩到这个分段,其实力自然不用多说。

    说起来,江洋作为最需要和队友随时保持沟通的打野位,本该话最多的他反倒是队内话最少的那个。

    在大多数队里都是中单或者ad是队长的情况下,逐星战队算是极少以辅助为队长的战队。

    由于队伍每个位置的实力都够强,前两周,他们几乎把把以碾压之势战胜对手,尽管尹布也一直在说要戒骄戒躁,不能掉以轻心,但在这种情况下,队员们还是难免产生了轻视对手、过于放松的心态。

    打得越来越随意后,第三周他们在第一局比赛里前期都还取得了大优势,可到了中期,队伍频频出现上头犯病的现象,险些将好局葬送掉。

    并且,这样的情况并非只出现在这一局游戏里,赢下第一局后,大家对于第一局的失误基本就是一笔带过,说什么“要不是中期上了两波头,早拿下了”,“要不是我们给机会,对面连20的机会都没有”,“要不是那波小龙团熊哥不在,对面几个残血一个都走不掉”……

    要不是,要不是,全都是要不是。

    队员们嘻嘻哈哈,完全没有将这些失误放在心上。

    第二局,队员们失误的次数比第一局还要多,就连前期的对线期就出现了几次比较严重的失误,对手的实力较之他们确实不强,段位最高的也就两个大师,可在他们如此低迷的表现下,第二局愣是用了足足48分钟才艰难拿下。

    “赢得真尼玛累啊。”这是ad李子明打完后发出的一句感慨,哪怕只是随便打个匹配,一局游戏打到48分钟才结束,谁不累,ad的手都累了。

    是啊,赢得真尼玛累啊……其他人默不作声,但都认同了这一句话,五个千分王者打两个大师带三个钻石,怎么就能这么费劲呢?

    是他们太菜了?显然不可能。可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要是后面的比赛都依旧是这样的发挥,什么世界赛的梦也就别做了,说不定下一轮就被人干回家了。

    身为队长的尹布说晚上全队一起开个会,复盘一下今天的两局比赛,每个人都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态度,认同了开会的必要性。

    总时长85分钟的两局比赛,他们愣是开会复盘了7个小时,从晚上7点一直开会开到凌晨2点。

    尹布作为队长,他很聪明,在复盘之前,他就告诉所有人,今晚开会复盘的目的并不是说找谁来背锅怎么怎么样,而是要找出他们在游戏中每一个失误的、上头的、没有处理好的、有更好处理方法的地方,他的观点很简单,既然大家有实力,有野心,想拿冠军,那至少有一点他们是要努力去改变的,那就是要玩得更像一个整体,用他的话说,“如果我们五个人打比赛时看上去也像打排位一样,那我们五个凑到一起的目的是什么?意义是什么?”

    有时候,道理都是很容易说通的,尤其是当每个人的目标都一致的时候,在抛却私心的情况下,他们从对线到转线到资源团到分带几乎是逐秒分析着他们出现的问题,没有人背锅,因为真要说起来,这就是全员犯病,每个人都有一大堆失误和做得不好的地方。

    除了游戏中出现的问题,他们也及时意识到了游戏外出现的问题,队内沟通的无用信息太多,尤其是打团的时候,每个人都在说,都在吼,导致看上去明明五个人是开着语音的,结果打出来的效果就总是各打各的,经常出现团战脱节,集火目标不一致等情况。

    针对这一点,大家讨论后得出的统一结论是对线期的时候由打野江洋担任队内指挥,其他人在说话的时候尽量精简表述线上的关键信息,比如“上miss”、“上单没闪”、“打野在上”、“帮我推波线”、“我线很好,打野来可以越”等等,这些信息一来可以让所有人都能了解到其他线上的情况,二来也方便打野获取每条线上的信息,从而对自己接下来的去向有所规划,江洋的打野风格本就属于偏灵性、很聪明的那一种,这也是所有人相信江洋能够在清楚各条线情况时能做出正确指挥的原因。

    到了转线期和团战期,辅助解放出来游走后,指挥权就交接到队长尹步之手,段位越高的人越清楚辅助位置的不简单,没有人会怀疑尹步的能力,对于打野心理的判断他不如江洋,但要论对大局的节奏把控,江洋不如他。

    依旧是同样的做法,团战的时候,除了指挥尹步的声音,其他人可以说话,但不能说废话,得报关键信息,并且不要重复太多遍,比如“ad没闪”、“中单死了”、“上单没大没e”、“4秒q好”等等。

    当然,想要做到这些肯定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为了让团队能够加速磨合,加速适应,他们几乎每晚都要聚在一起打上五六个小时,几个人里有江洋这样的主播,有尹布这样的大学生,有高熊这样的小白领上班族,有封残阳这样的富二代咸鱼,有李子明这样的社会游手好闲人士,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现实中的烦恼和困扰,但为了心中好不容易燃起的那一把火焰,这样的训练强度,没有人说累,没有人说苦,没有人说自己有怎么样怎么样的难处。

    每一天晚上都是重复的训练训练训练,复盘复盘复盘,看似枯燥艰辛,可当众人感受到队伍日胜一日那实实在在的进步后,那种付出后得到回报的甘甜便是他们继续坚持这么做下去的动力。

    当五个千分王者每天还要坚持训练五六个小时的时候,他们和大部分战队的实力已经拉得越来越开。

    第四周,在经历上次开会去除浮躁后,面对同样是几个大师带队的队伍,他们直接两把碾压轻取胜利。

    第五周,对手的实力更强了,三个宗师,两个大师,可面对已经去除排位陋***脱胎换骨的逐星战队,他们直接被打得怀疑人生,第一把23比5的人头比直接给他们小队语音都干沉默了,第二把更惨,19比0直接惨遭玲珑塔屠杀,对线各种被3越1,4越2。

    每个人几乎都出现了同样的感觉,为什么对面每次都能到这么快,为什么每次都是对面人多,为什么我们总是团战少人,一路顺风顺水走来的他们突然惨遭如此大败,心态崩溃之下,一个小时前还兄弟长兄弟短的队伍愣是被打解散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