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上禀前的商议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纪纲一滞,脸上露出任谁都能看出来的假笑,“如此大功,全赖汤大人洞察秋毫,我岂能独揽?”

    “哦,看来是纪老弟想要与我一道去面圣。”汤总笑道,“事不宜迟,那咱们这就走吧。”

    纪纲闻言急忙放下手中茶杯,站起身来,两步来到汤宗身前将他拦住,“汤大人且莫着急。”指了指椅子,“咱们坐下说。”

    汤宗被他强拉着坐下,“看来纪老弟还有事情要交待汤某。”

    纪纲在他旁边坐下,考虑几息,抬眼看了一眼汤宗,“汤大人此去可是要连刺杀汉王凶手的事情一道上禀?”

    汤总奇怪,“既然凶手已经交代,为何不上禀?一起将两件案子彻底结案岂不更好?”

    “汤大人,老弟觉得这样做有待商榷。”

    “哦?”汤宗闻言眯了眯眼,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纪老弟有话直说。”

    “汤大人,你老想一想,刺驾案咱们是怎么查出薛明的?是你早早就告诉我说有人还要行刺那几个要犯,然后又说服了郑赐,所以我才能在刑部大牢里苦守了几夜,汉王遇刺案又是如何审清的?是你和郑赐早早将之掉了包,而后让耿通承担了所有,而我行刑的时候也没有验明正身,还派人替你盯着京师的民间案子,这些皇上可都不知道,虽说都是为了最后的真相,可这个过程未免有所瑕疵。”

    纪纲说到这里看着汤宗,伸出两根手指,“汤大人,我跟了皇上二十年,他的秉性我自是清楚,这两件事今夜上禀,自然是皇上龙颜大悦,咱们加功进爵,可过了今日,你我的日子怕是都不会好过。”

    纪纲这话确实也有道理,朱棣是一个眼睛里不容沙子的人,说他胸怀宽广那显然是夸赞的成分多一些,不然也不会在汤宗查案的时候,让纪纲跟在身边。

    在这京师天子脚下,又是他最为关心的两件案子,你们为查清案子的初衷是好的,但一切将自己都蒙在鼓里却是万万不行的。

    汤宗听完笑道,“原来纪千户抓到薛明却首先来找我,是为这个?”

    纪纲诧异,“汤大人不担心?”

    汤宗反问,“那纪老弟有什么办法?”

    “死道友不死贫道!”纪纲眼中抹过一丝凶光,“汤大人,汉王遇刺的案子皇上已经结案,老弟看就没有再行上禀的必要了,免得引来是非,而这薛明,郑赐已经回乡养老,咱们就想个说辞,将这其中不好解释的栽在他头上,功劳都揽在咱们自个头上。”

    他拍拍胸膛,“你放心,我管让那老小子没有办法告屈。”

    “这个道友这次是郑赐,下次就是我汤宗了?”汤宗闻言恼怒。

    “汤大人这话说的,这怎么可能,凭咱们现在的关系......”纪纲没有说完,便觉得不对,他站起身来,仔细观察汤宗,“哦,我明白了,这主意都是你出的,你肯定已经想到了今日的局面,也想到了说辞应对,对不对?”

    汤宗不语,过了良久才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纪纲,“纪老弟,相比于汉王遇刺的案子,刺驾案算是好解释的,无非就是我汤宗没有及时禀告线索,反而与你和郑赐共谋,你大可以将所有的功劳都揽过去,反正刑部大牢,锦衣卫平时也可去得,至于汉王遇刺一案,你我做这么多才查出真相,自然得上禀,这件事自有我来禀告,你大可放心。”

    纪纲闻言诧异,瞬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汤大人,因为这件案子,咱们也算是交情深厚,这功劳我都揽过去哪里使得?”

    汤宗笑道,“纪老弟不必多想,就按我说的做。”

    “那汤大人准备如何上禀汉王遇刺一事?”纪纲重新坐下,将身体倾过去,盯着汤总问道。

    汤宗看他一眼,他知道,这才是纪纲第一时间来自己府邸的真正原因。

    “纪老弟,奉天殿刺驾案查访到今日,我有几次脱手的机会,却都没有选择,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汤宗问道。

    “你怕给一众前朝旧臣引祸。”

    “不,是因为我知道,这个案子幕后真凶并没有浮出水面,相比于案子的真相,陈瑛曾做过什么,都是细枝末节,除了徒添困扰,掀起朝堂波澜,于案子真相毫无用处,但是对于汉王遇刺一案,真的要刨根问底,才是会真的掀起朝堂风波,所以对我来讲,只要能彻底洗脱太子冤屈,让那些前朝旧臣再也抓不到把柄和口实,究竟是谁做下的,并不重要。”汤宗道。

    他看着纪纲,意味深长道,“原本要找出汉王遇刺一案的真相,并不需要这般麻烦,可我却这般做了,纪老弟当知道我所言不假。”

    “汤大人所言有理!”纪纲闻言放下心来,他搓了搓手,将眼前的一杯茶一口喝光,站起身来,“汤大人,现在天快亮了,得赶快去上禀皇上,你也得有时间想一想皇上召见该如何回话,老弟就不叨扰了。”

    汤宗也不起身,“纪老弟慢走。”

    ......

    今日的朝会依旧没有举行,至辰时,宫里来人传旨,要汤宗入宫面圣。

    汤宗早已在等待,行至午门下轿,他压低声音交代汤福,“一个时辰后,带着那凶手在午门外等候,切莫出意外!”

    “是,老爷。”汤福回应。

    步行入皇宫,汤宗碰见了杨士奇杨荣二人,心中惊讶,心说原来皇上今日召见的不止自己。

    杨士奇道,“汤大人,今日皇上召见,必然是询问那阚六逃脱之事,你放心,我与杨大人已经商议过了,皇上面前,必然为你说话。”

    汤宗心中知道一定不会是此事,但依然道,“多谢两位大人。”

    杨荣道,“太子殿下能转危为安,全赖汤大人之功,该言谢的反倒是我与东里。”

    被黄俨迎入武英殿,汤宗见胡广、陈瑛、纪纲也在,中间跪着一人,正是原来的北镇抚司左镇抚使,现在的锦衣卫千户薛明。

    只是现在的他全然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如同当日的陆大有一样,被捆成了粽子,他一身黑衣,神色黯然,跪在地上双目紧闭。

    朱棣并没有在殿内,在场几人虽然惊疑,却也不敢私言讨论,汤宗三人没有说话,径直站到了一旁。

    很快,英国公张辅、驸马都尉王宁也走了进来,进门见到这一幕,同样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又片刻,光禄寺卿刘秉,通政使司通政使王杰,礼部尚书刘恒,兵部尚书熊义也陆续来了。

    这阵仗已经比三日前朱棣御审汉王刺驾一案时大了,因为不止支持汉王的,支持太子的,仇视前朝旧臣的,又或者亲身处置两件案子的,连六部尚书也到了。

    现在朝堂上的六部尚书,也就留下这两位,礼部尚书耿通已经被杀,刑部尚书郑赐回乡养老,工部尚书去了北 京行在督建新皇宫。

    几乎大明朝堂上的重臣都在这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