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577章 节日气氛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果说以前故母神庙的始母神带有一种类似动物植物石头这样原始自然气息的话,那么眼前这副始母神像则是开始远离自然,笼罩上了一层神圣光环和压迫感。

    因此这幅画的完工,让整个神殿的气氛一下就变得庄严无比,走进神殿的瞬间,就仿佛走进了一座充满宗教气氛的庙堂之中,真的在面对一尊俯视人间的神灵,让人敬而生畏。

    这不是徐晨喜欢的气氛。

    他不喜欢宗教,也不喜欢那些装修的金碧辉煌奢华无比教堂和宗教场所,更不喜欢那种人为创造和堆积起来的宗教气氛。

    虽然他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但却对神鬼之事一直敬而远之。

    但穿越之后,在明白这个原始时代神灵对于人类的影响之后,他却不又不得不采用更加激进的方式,创造神灵甚至是创建眼前这座带有浓郁宗教气氛的场所,来塑造更加强大的精神信仰,为他的理想国度助力。

    这种事虽然并非必做不可。

    但却是最简单,最容易,最顺应时代和人心的做法。

    若从道法自然的角度来说,眼下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最符合人类文明自然发展规律的行为,他并没有创造什么,只是把人类文明需要数千甚至上万年才能慢慢形成的宗教,用很短的时间将其催熟。

    因此当看着一群大小女巫每天开始对着故母神像恭恭敬敬的伏拜,还要神情严肃的举行巫祝仪式唱歌跳舞,徐晨决定还是敬而远之,把精力转移到王宫的壁画收尾上。

    在古、举和等一群工匠的忙碌下,大殿上的壁画同样除开正中的猎龙场景还没有涂色之外,其他地方已经全都结束,看起来颜色艳丽无比,踏进大殿,就如同进入了一个色彩艳丽的万花筒一般,颜色浓郁的让人呼吸都有些不太顺畅。

    作为镇场子的猎龙壁画,徐晨会朝阳要亲自完成。

    毕竟这是一个美术作品,作为巫王陛下,作为巴盟最高首领,他也要展现自己最强大的绘画技巧。

    接下来足足用了五天时间,徐晨终于将这副猎龙壁画填色完成。

    虽然只有七种颜色,但实则红黄绿三原色油漆都已经齐备,因此只要调和的好,就能够调配出千变万化的颜色来。

    而这副壁画徐晨为了体现整个场面的宏大和惨烈,大量应用了复合色彩,很少用到大红大绿等呆板的岩画风格,因此颜色过渡比起始母神像更加自然合理,远近层次也更加清晰分明。

    最后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就是那一条咆孝狰狞的恶龙最为巨大清晰,张牙舞爪似乎想要从墙壁上冲下来,而四周十多位满身血迹的勇士也刻意突出十分明显,手持长矛滕盾和弓箭与恶龙近距离搏斗,整幅图看起来霸气侧漏,让人一踏进王宫大殿便被这幅图深深震撼,如同身临其境不寒而栗。

    不过这是一群巫和古举等原始人的看法。

    实则在徐晨看来,这幅图丑的一批。

    龙的比例不对,线条粗糙,颜色过度生硬,想要的层次感根本就没体现出来,远看还像那么回事,实际上凑近了看起来就是一坨一坨乱七八糟的颜色油漆胡乱涂抹上去的,与他最开始想象出来的那种近乎于写实的魔幻风格完全不搭边。

    但就算是这样一幅在他眼中丑出天际无法释怀的壁画,却成为了所有人眼中最不可思议的作品。

    完成所有壁画的神殿和王宫大殿并未对外开放,知道的只有一群大小女巫和古举等一群帮工。

    徐晨让人不要提前透露壁画的信息。

    所有人也都守口如瓶,同时每个人也都在心里期待,等到这些壁画亮相之后,会在巫祝大会上给所有前来的部落带来怎样的震撼。

    ……

    随着巫祝大会临近,拱火盆地的节日气氛也越来越浓。

    今年秋收各部落都获得前所未有的丰收,粮食堆得满仓满屋。

    手里有粮,心中不慌。

    因此秋收之后的气氛本来就一直比较热烈。

    再加上入秋之后浮桥的重新搭建,季苍河两岸之间来往恢复通畅之后,部落之间的交流也更加方便顺畅,更加推高了这种热闹氛围。

    秋收结束之后,从八月中旬开始,各部落并未停歇下来,而是按照徐晨的要求,又开始投入大量的人力继续修建道路和沟渠池塘。

    在这种不断叠热闹气氛下,整个季苍河两岸完全就像一个热闹的大工地,两岸终日人来人往车马不断,河流之中,捕鱼的木筏和木船来来往往,河滩和道路上,到处都能看到骑马奔驰的猎人和劳动的大军,丝毫再也看不出两年之前这里还是一片原始荒芜之地。

    神殿和王宫所有壁画完工之后,徐晨并没有时间休息。

    因为距离巫主大会开幕已经只剩下七八天。

    此时,远处的一些部落早已启程前来拱火盆地,最多再过三五天,参会的部落就会接连不断而来。

    拱火盆地,也将会变得更加热闹。

    巫祝大会虽然已经大规模的开办了几届,但今年会有重大事情要宣布,因此徐晨也接连召集众巫和王城附近各部落的族长和军官安排工作,把各项任务都布置落实到每个人身上。

    从九月十日开始,陆续就有参会的部落从水陆两路陆续到达。

    最开始到的是巴族,母巴等人乘船到达,同来的还有乌族和胡族不少木筏队伍。

    继而是从巴拱大道骑马坐车而来的队伍。

    羽公族紧随其后,再后是有穷族和皮族。

    大会前两天,刺叉族到达。

    大会前一天,塌革族也来了一支近三百人的队伍。

    距离最远的摩腾族今年不会来,因为实在太远了。

    而且他们的大巫和所有族长都被掳到巴盟正在学习知识文化和先进技术,连同被俘虏的四百多年轻男女如今也都分散在拱火盆地和其他部落,如今摩腾族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还都呆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的煎熬等待他们的大巫、族长和族人回归。

    按照计划,这次巫祝大会徐晨宣布成立巴国之后,摩腾族和塌革族的大巫和族长以及接受劳动改造的男人大部分都会放回去,从今年冬天起,正式开启他们的大规模建设发展。

    去年一口气征服和接纳了刺叉族、塌革族、摩腾族和有穷族四个大型族群,使得巴盟族群达到了九个,巫达到十人,人口数量正式突破一万,这也使得巴盟的势力范围急剧扩张到拱火盆地半径三百里到五百里的区域。

    庞大的地域和人口规模,极度困难的交通状况和巨大的贫富差距,松散的联盟形式已经完全不适应管理和发展,统一的政令和权力架构必须完成。

    因此,这次巫祝大会的主要任务就是宣布王国的建立和王权神权的统一,然后才能按照设想的政府架构开始推广新的管理方法。

    而以前以狩猎比赛和交易为主的大会内容,则会被大规模的弱化,或者说不是弱化,而是要为王国建设这件大事让路。

    国家的概念现在并不存在。

    但在开春的故母节众巫议事上,徐晨已经为成立巴国定下了基调,而且关于国的概念,徐晨也已经和所有巫进行过解释,并且这次正式将其收入巫王大字典中。

    徐晨创造的‘国’字,当中为一个王,而不是传统汉字的玉字。

    实际上,徐晨一直没搞懂,为什么国字中间是玉而不是王。

    多那一点表示什么呢?jj吗?

    按照人类发展历史和中国造字的基本要素来看,国就是王居住和拥有的土地,因此他造这个字的时候采用了自己的想法。

    而这种解释一群巫也更加容易理解。

    王国以王位核心,王居于王城,王城以王宫为中心。

    而‘宫’和‘殿’这些字的含义,就和房子的概念一样,徐晨并没有怎么解释。

    因为这些概念就和弓箭车船一样,只是一个称呼,代表着不同的新事物的名称,并且已经远远超出了认知范畴,更加抽象化,眼下没办法解释。

    他只要求所有巫认识并知道这些字代表的含义就行了,实际上所有的巫也都遵从他的创造并不会去深究,因为徐晨的身份,做出任何事都不会有人去反对和质疑。

    九月十五日,巫祝大会正式开始。

    天色刚亮,王城附近定居点的所有部落男女老少都如同潮水一般成群结队向王宫涌来。

    等到太阳升起,通往王宫广场的四条王宫大道入口处,就已经人满为患,各自都有上千人聚集在一起,热闹喧哗之中急切等待。

    王宫自从装修结束之后,就一直处于封闭施工状态。

    里面装修之后的效果,除开一群巫和参与修建的工匠帮工之外,绝大部分人都从未见过。

    而为了增加王宫和神殿的神秘感和其与众不同的地位,核心建筑以后不会向普通人日常开放,能够开放的只有广场。

    虽然这几天一直都有关于王宫建筑群内部装修的各种传闻以及王宫和神殿之中有巫王陛下和一群大巫创作的神秘壁画的小道消息,但这些内容并未得到巫王陛下和一群巫的正面回应和解释,就连参加创作壁画的一些工匠,也都三缄其口,绝对不敢多说一句。

    因为这些都是巫王陛下严令不许讨论的话题,不然会触怒神灵。

    而越是神秘和未知的东西,便越是引人好奇。

    因此大会还未正式开始,王宫四门便已经喧嚣震天。

    不过核心建筑群是一个整体的夯土建筑,王宫广场实则被王宫、神殿、议政殿、花园围墙等围成四四方方的一圈,只留有四道大门可以出入。

    眼下,这些大门入口都有栅栏阻隔,同时还有手持长矛身穿皮甲的猎人两边站岗守卫,在巫王陛下没有发布命令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