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千四百八十章 棋境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短短半息功夫,黑子损失了一大片。

    局面对柳无邪越来越不利,甚至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气流消失,棋盘恢复正常,白子形成八个方向,犹如八支大军,将黑子团团围住。

    不论柳无邪从什么方位突围,都会遭到对方无情的打压。

    棋道,同样称之为诡道。

    陈守山能将棋道演绎到如此程度,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好精妙的一盘棋,陈守山不愧是棋仙传人,不出几年,就能超越他师父,晋升一代棋圣了。」

    周围传来短暂的喧哗声,众人思维,从棋局当中退出来。

    这一局,柳无邪彻底败了。

    「败在棋仙弟子手里,输得不冤。」

    那些支持柳无邪的修士,则是一副安慰的语气。

    各种说法都有,支持陈家的那些修士,则是冷嘲热讽。

    「柳兄,你败了!」

    陈守山抬起头,目光直视柳无邪。

    虽然没能彻底剿灭黑子,取胜只是时间问题了。

    「不到最后一刻,怎可言败!」

    柳无邪说完,手中黑子再次落了下去。

    天道神书只推演到这一步,接下来要靠他自己。

    黑子落下的那一刻,给东边方位,清理出来一条道路,暂时得以喘息。

    陈守山似乎猜到了柳无邪会选择这种方式破解,手中白子很快落下,封堵住了柳无邪的退路。

    这才是真正的四面楚歌,八方来敌。

    又轮到柳无邪落子了。

    右手轻轻捏住一枚黑子,目光盯着棋盘。

    时间无声无息的流逝,棋子迟迟没有落下。

    陈守山并未催促,给柳无邪思考的时间。

    周围那些棋道高手,开始推演这局棋。

    不论他们如何推演,都找不到破解之法。

    「这是死局,无解了。」

    经过那些仙皇境推演之后,最终盖棺定论,柳无邪陷入死局,纵然是棋圣归来,也无力回天。

    燕永文还有房杰他们急的像是热锅里的蚂蚁,来回踱步。

    场中局势越来越焦灼,柳无邪的魂力,正在急速消耗。

    他的精气神,早已跟棋局融为一体。

    败,魂力受损,修为受创。

    所以他不能败。

    魂海传开阵阵咆哮,无边无际的魂力,涌入棋盘之中。

    面前的白子与黑子,像是一道道穿梭于宇宙之中的黑白两线。

    柳无邪想到了阴阳术,不正是黑白两色吗。

    黑白两线不断交织,形成一张天地棋盘,漂浮在柳无邪面前。

    「这是……」

    柳无邪大惊,面前的棋盘怎么突然变了。

    紧接着,意识来到一片陌生的空间。

    在他面前,出现一张棋盘,正是摆在迎亲路上的这局棋。

    「这是什么地方,棋盘怎么进入到我的意识里面了。」

    整个人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仿佛被囚禁在一座囚笼里面,赢不下这局棋,永远被困其中。

    紧接着,一道金光闪烁。

    一尊金色小人出现了,坐在柳无邪之前的位置上。

    「这不是太荒世界中的金色小人吗,怎么放大了?」

    柳无邪完全是呆滞状态。

    既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更不清楚金色小人怎么出现了。只见金色小人,从一旁拿起一枚黑子,轻轻放在棋盘上。

    此刻场外,完全是乱了套,柳无

    邪像是魔怔了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柳兄,该你落子了。」

    陈守山催促了两遍,柳无邪充耳不闻。

    周围那些修士,不停的叫唤,没有任何回应。

    燕永文等人也慌了,难道柳无邪陷入棋局中无法走出来了。

    「这个柳无邪不会是死了吧,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

    有人猜测,柳无邪死于棋局之中。

    不论是表情还是身体上的动作,全部定格在上一刻,看模样的确像是死了。

    碧瑶宫这边正在商议,要不要结束这局棋。

    陈家那边开始欢呼,他们终于赢下这盘棋,而且还顺利重创了柳无邪。

    就在碧瑶宫准备结束这局棋的时候,一动不动的柳无邪右手突然落下。

    「啪!」

    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

    燕永文硬生生的收住脚步,就差半息,他就出言阻止了。

    落子的那一刻,陈守山眼眸一缩。

    迅速朝棋盘上看去。

    黑子落点在棋盘左上角,看起来很不起眼,却让陈守山陷入沉思当中。

    他看不懂柳无邪落子的意图。

    正要离开的各大宗门高层,迅速折返回来,继续围在两侧。

    那些普通圣子,没有资格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

    「你们快看,柳无邪竟然是闭着眼睛落子。」

    众人这才发现,柳无邪一直紧闭着眼睛,似乎进入一种奇特的意境。

    「棋境,他竟然进入传说中的棋境了。」

    各大宗门高层,传来阵阵惊呼声,一些仙皇境坐不住了。

    棋境跟顿悟一个道理,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

    达到此状态者,万中无一。

    陈守山右手哆嗦了一下,他钻研棋道几十年,连棋境门槛都没有摸到,柳无邪竟然当着他的面,进入到棋境当中。

    让他心态,出现了一丝变化,落子的时候,明显没有之前那么从容。

    白子落下,继续厮杀,棋盘上的黑子又少了不少。

    柳无邪不急不缓,任由中间那些黑子被白子吃掉。

    双方你来我往,棋盘上的黑子已经所剩无几。

    从局面上来看,陈守山胜利在望。

    「你们快看,棋局似乎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

    苍云剑宗宗主眼眸狂跳,发现棋局朝另外一个方向延伸,脱离了陈守山的掌控。

    「好一招金蝉脱壳。」

    东星岛岛主,发出一声赞叹。

    「看似黑子处于下风,被白子杀得丢盔弃甲,实则在帮助黑子,摆脱战争泥潭,没有那些黑子的拖累,才寻得一线生机。」

    血雾寺一名长老开口道。

    虽然他很厌恶柳无邪,但是这一刻,不得不敬佩柳无邪的棋术。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血雾寺长老的说法。

    之前柳无邪想着如何脱困,却不知道,越是这样,深陷泥潭越深。

    最好的办法,舍弃这些黑子,从战局中跳出来。

    看似简单,实则极其凶险。

    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没。

    最震惊的还是陈家,有种不好的预感。

    陈守山已经发现了柳无邪意图,放弃追杀那些零散的黑子,对柳无邪开始穷追猛打。

    接下来每走一步,都是步步惊心。

    柳无邪依旧没能彻底摆脱陈守山的进攻,黑子只能疲于应付。

    棋盘上的每一个变化,柳无邪看的一清二楚。

    金色小人不紧不慢,保持一个速度。

    双方你来我往,陈守山每一次围攻,金色小人都能从容化解。

    局势越来越焦灼,一滴冷汗,从陈守山额头滴落。

    看似他占据上风,但是他很清楚,想要彻底绞杀黑子,不是那么容易了。

    「奇正相生,首尾相应,你们快看柳无邪的布局。」

    随着博弈越来越深入,场中的局势,也逐渐明朗起来。

    柳无邪之前落在左上角的棋子,形成了头部。

    而之前陷入泥潭的棋子,变成了尾部,将中间那些零散的棋子全部串联起来,形成全新的格局。

    突如其来的变化,打得陈守山一个措手不及。

    不到最后一刻,根本看不出柳无邪想要做什么。

    此刻的柳无邪,同样震惊在原地。

    他也算是棋术高手了,金色小人展露出来的棋道,远超他的想象,甚至达到一个高深莫测的程度。

    以棋御道,以道御神。

    这才是真正的棋道之术,超脱了仙人的范畴。

    陈守山的棋道之术,就算达到棋圣级别,最终也只能达到以棋御道。

    而金色小人的棋道,早已超出以棋御道的层次。

    可能是受到其他人的提醒,陈守山迅速做出改变,防住柳无邪的奇正相生。

    但是很快,大家意识到,事情远非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以前为后,以后为前。」

    血雾寺那名长老,再次发出一声惊呼。

    刚才还是首尾相应,转眼之间,头部变成了尾部,而尾部变成了头部,再次打得陈守山一个措手不及。

    清晰的看到,陈守山脸上流露出一丝慌张。

    看似一盘棋,实则是两军对垒。

    「太妙了,柳无邪竟然掌握如此高深的棋术。」

    周围那些人看的如痴如醉。

    柳无邪每一步棋,充满着新奇。而陈守山的每一步棋,则是步步为营。

    「好古怪的棋路,为何之前从未出现过。」

    场中也有不少爱好棋术的高手,他们的棋术虽不如陈守山,但是在棋道上也有颇深的造诣。

    柳无邪展露出来的棋术,可以说是闻所未闻。

    众人摇了摇头,他们也没见过如此古怪的棋术。

    看似杂乱无章,串联起来,却能将整个棋局牢牢的黏在一起。

    这就非常可怕了,洞悉全局,掌控天下。

    只有真正大智慧者,才能做到这一点。

    天下其实也是一盘棋,想要将其盘活,何其之难。

    陈守山步伐越来越乱,连续好几子中了柳无邪的圈套,导致大批白子,陷入泥潭之中。

    棋盘上空传来嗡嗡声。

    黑白两只大军,迅速显现出来。

    目光扫去,白子明显多余黑子,却不能将优势转换成胜利。

    黑子散乱,却招招扎入白子的腹地。

    这也导致,白子各自为战,很难统领全局。

    「陈守山恐怕是坚持不下去了。」

    血雾寺长老叹息一声。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守山师兄不会败的。」

    陈家弟子无法接受,他们布局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败给柳无邪。

    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M..COM-到进行查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