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五百二十六章 都是我不好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贺齐舟回到水潭边时,茅屋边只剩下贺莲与杨峙二人,大房家的三十余名家眷已经上了西峰崖顶。贺齐舟问道:“母亲,你和大哥也上去吧,我现在就烧了这三间茅屋?”

    贺莲摇头道:“现在还不能烧,得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可以,现在一烧,就是给官军指路,他们可以从别的地方攀进来的。”

    “那我去把林叔他们叫进来,就算没有守卫,官军一时半刻也找不到这里。我们争取赶在天亮前走到南门县!”贺齐舟道。

    贺莲摇头道:“那些老弱妇孺怎么可能走这么快?不能这么早就让官军发现我们跑了,否则没走到南门县就会被追上,齐舟,你义父的兄弟们舍命来帮我们,我们就多撑点时间,也好让他们的家眷能尽快脱险。”

    “母亲、大哥,你们不会武功,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要不先走起来吧。”贺齐舟急道。

    “齐舟,我不会先走的,我就留在这里准备点火,父亲和三叔的尸身还在里面躺着,我要亲眼送他们走了之后才出发。”杨峙黯然说道。

    “走吧,我们一起去林岩那里,尽量守到天亮后再走!”贺莲挽起贺齐舟的胳膊,一起往竹林外的石阵走去。

    “娘,那里太危险了,您还是留在这里吧。”贺齐舟劝道。

    “傻孩子,娘什么危险没见过?走吧。”

    “娘,我见到了何青山,他说……他说……是真的吗?”贺齐舟欲言又止,心中极为忐忑。

    “是真的。娘都知道了,山外的士兵和百姓这两天一直在叫骂,但你别理会他们,你亲爹和你义父一样,都是天底下最了不起的人……算了,等过了这事再慢慢和你说吧。”贺莲道。

    “为何不早点告诉我?我这么多年一心想的就是找何青山报仇!”贺齐舟愠声说道。

    “我只道他已经故去,唉,没想到……不告诉你就是怕今天这样的情况出现……他还活着就好,公主如果知道你长这么大了,一定非常高兴……”贺莲有些前言不搭后语,说着说着,两行泪水又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都是我不好!是我撞破了姜杉的阴谋……”贺齐舟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连累了很多最亲的人:陆宝根、万一、杨家、张家……可能还有刘家、全真派、金陵派……贺齐舟不敢再想下去了,只觉得如果再想下去,自己快要站不住了。

    “傻孩子,那不是你的错,是姜氏的错!只要姜杉上位,我们早晚就会面临这一天,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成为你父亲和义父那样的顶尖高手,然后远离政事,漂泊在江湖上,任谁也奈何不了你!”贺莲抹去眼泪,轻轻抱了一下眼前又长高了不少的儿子。

    “我会帮晋王夺下齐国的江山,手刃姜杉和赫连清风!”贺齐舟双目发赤,恶狠狠地说道。

    贺莲微微一震,这也是她所担心的事,忧心说道:“听娘一句,帝王无情,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别再搀和其中了。”

    “嗯。”贺齐舟感觉到贺莲的惊恐,只能违心地先应了一句。

    两人很快来到石阵前,四片阵地上还有七八十名将军村的守卫,那些人之中,有的是杨征回乡后,见原先的亲军生计无从,便请了一些人过来,赠与土地,以供其生计;而更多的则是杨征亡故后,自愿从各地过来护卫杨家之人。也正是有了这群精兵守阵,才让杨家在白练山中的居所变成了让江湖人闻风丧胆的龙潭虎穴。

    整个夜里徐铉没有再次发动进攻,贺齐舟来之前的一次强攻让徐铉惊出了一身冷汗,本以为可以凭成宗的境界,轻松攻破巨石顶上的防守,可那群土得掉渣的守卫战力之强更在御林军之上,受了点轻伤后,徐铉不得不主动退了下来。待贺齐舟加入之后,徐铉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第二日清晨,秋风萧瑟,阴云密布,东南方石阵中的御林军没有声响,但正南方的山麓再次喧哗起来,百余名御林军押着不知从哪里赶来的上千名百姓,又开始在山坡上伐起木来。

    贺齐舟闻声与多人转道白练山南麓的那块向外翘出的大石上,正是在这里,老太爷纵身一跃,守住的杨家的尊严!贺齐舟此时已经明白为何母亲不卖了那片田地,也明白了柳晋安为何会觊觎这片坡地,定是得了姜杉授意,姜杉早已在为攻入白练山做起准备!

    伐木的百姓有谁动作慢了,就会被身后的军士打骂,怒极的贺齐舟再次张弓欲射,只是那些军士已有防备,远远地躲在百姓身后,不让贺齐舟有任何可趁之机。

    “徐铉!姜杉号称仁义治国,有你这么驱使百姓的吗?”贺齐舟收回弓箭,鼓足真气后厉声喝问,磅礴的声音让每个字都清晰地传入坡上千余人耳中。

    “哈哈哈……”徐铉一连串夜枭般地尖声大笑后,一字一顿地说了起来,每个字均如金属摩擦般刺耳,虽然令人难受,但其展现出来的内力却远远胜过贺齐舟:“乡亲们,你们可知高处说话的是何人?他就是叛贼何青山的儿子!杨家世代忠良没错,但能保证每一代都是忠臣吗?杨征狼子野心,与何青山结义,意图引狼入室,落得现在的下场能怪得了谁?”

    “放屁!姜杉篡位自立,先帝以经发下遗诏,立晋王讨之,大家可别信了那阉驴胡说八道!”贺齐舟急道。

    “笑话,太子继位也叫篡位?贺齐舟,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乡亲们,你们可以敬重杨家,但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刚从北周何青山那里回来的奸贼!他的生母就是北周公主赫连明月!”

    百姓中不知有谁叫了起来:“大家动作快点!杀了贺齐舟!”

    那些伐木的百姓见贺齐舟一时无语,大多信以为真,跟着叫骂的人越来越多,原本拖拖拉拉的动作一下子快了起来,成片成片的灌木、苦竹倒了下来,山坡石缝间,竟然露出了那道瀑布的真容……

    “差不多可以走了。”贺莲拉了拉有点失魂落魂的贺齐舟。

    贺齐舟道:“母亲,你们先走,我攀上悬崖的功夫您也见过了,有我在这里,他们就不会强攻,靠伐木开路,还得要一会时间。”

    “少爷我陪你。”林川道。

    “还有我。”杨山亦道。

    “母亲,你带他们一起走吧,再叫石阵里守着的人也都撤了,昨晚先走的妇孺需要有人保护。”贺齐舟劝道。

    “那你看到茅屋火起就马上过来。”贺莲虽然担心,但也知道,这么多人不可能一口气全都上山,如果再不走,可能真就走不了了。

    “嗯。”贺齐舟点头答应。

    “小心点,别逞强,快点撤!”贺莲又劝了一句,带着众人迅速离开。

    “阉驴!陛下这么信你,你居然接连改投姜珪、姜杉那两个畜生,青楼女子都要比你强上万倍!”贺齐舟在大石上继续怒骂,这块石头极为高大,面向山坡的一面犹如刀削,并不惧怕官军强攻。

    徐铉狂怒,道:“小兔崽子,你就等着千刀万剐吧!陛下已经下旨夷你三族了!到时我一定会亲自动手的!就从你老娘开始!”

    “阉狗,你少了不止一样东西吧?脑子缺了几根筋啊?夷三族,照你的说法,你是不是还要去宰了赫连清风啊?”贺齐舟盘腿坐下,开始和徐铉对骂起来,说到斗嘴,贺齐舟可从未怕过谁。

    “你!你!我艹你娘!”看着不少伐木的百姓正在偷笑,徐铉气得差点吐血。

    “你不行,我艹你妹还差不多。”贺齐舟开始与徐铉展开辗压式的骂战!虽然那群自邻村被赶来的百姓“痛恨”卖国的贺齐舟,但也没人喜欢驱赶自己的那个老太监,听到贺齐舟骂得狠毒,都有种畅快的感觉。

    骂了约一柱香光景,树木的遮挡越来越少,那条山中白练也渐渐清晰起来,一道青烟正从白练边袅袅升起……

    “阉猪,爷爷去撒泡尿,有胆别跑,咱们接着骂!”贺齐舟知道自己也该走了,他和瀑布上方那几名壮汉说好了,如果人都到齐了,就把绳索都收了,不能轻易让追兵也爬上去。

    徐铉已经从一肚子火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见贺齐舟转身离开,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然后就看到了那股越来越粗壮的青烟,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闪身往浓烟升起的方向冲去,连跑边叫了一句:“他们要跑!快让石阵外的大军冲进去!”

    贺齐舟飞速在熟悉的山石间穿行,转眼便穿过瀑布前的竹林,来到自小嬉戏、练功的水潭边,三间大茅屋此时已经成了一片火海,数千册武功典籍付之一炬,一同燃烧的还有自己的爷爷、三叔以及在保卫杨家中牺牲的战士!

    贺齐舟最后看了一眼茅屋,飞身掠向瀑布边的悬崖,两行晶莹的泪水在火光的映射下发出璀璨的光芒,自贺齐舟的两颊滚落后,在半空中犹如两串摄人心魄的珍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