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73章林静的结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威胁人,就要有威胁人的资本。不然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傻,逼!

    他顾亦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存在被人威胁的时候,这次也不例外!他既然放手让纪帆月走入虎穴,又怎会没有万全之策?

    野王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这么说,是没有商量的余地7?」他的目光瞥向林静,暗暗告诉林静,必要的时候。动手弄死纪帆月!

    林静暗暗点头,似乎在告诉野王她已经准备好了。

    双方陷入僵局,苏漠北等人警惕的看着野王,那极力隐忍着想要上前解决他的冲动。

    也因为他们的隐忍,野王越发嚣张,他一把揪过纪帆月:「顾亦深,乖乖让出一条路来,不然你不介意纪帆月陪我一起死。」

    顾亦深的嘴唇动了动:「给他让开。」

    顾亦深的人让出一条路来,野王抓着纪帆月走在前面,林静等人走在后面。渐渐的,林静看野王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一股难以磨灭的恨涌现眼底,就是他,就是这个男人杀了青蠢,也是这个男人让她受尽各种折磨。

    「去死吧!」一声呐喊,子弹已经穿过野王的身体。

    野王缓慢的转头,不可置信的望着林静」你?为什么?」

    他想不通林静会背叛他,她为什么会背叛他?.

    「为什么?」林静待恨的眸子水光澈瀧,有些疯狂的看着野王」因为

    青蠢啊。他死了,可你没有告诉我他为什么死,死在谁的手上啊!」

    走到现在这步,她用尽了各种手段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死到临头了才发现原来最珍贵的就在身边。

    为了权势地位,甚至心中的恨她付出了太多的东西。身体,尊严,甚至灵魂现在想想她真的好脏。

    可是青蠢没有嫌弃她,自从那次她把他当成顾亦深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之后,他对她真的很好。可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她没有看透……

    「林静!」纪帆月想出声提醒,却还是晚了一步。

    「噗!」

    野王略带疯狂的朝她的心脏开了一枪,然后对自己的手下道」杀,杀出一条血路出去。」

    唯一的人质没有了,他也没有了筹码,与其毫无尊严的死在顾亦深的面前,还不如拼死杀出去,就算死在外面也比死在顾亦深的面前好!

    一时间场面乱极了,纪帆月扶着奄奄一息的林静躺在墙角:「你怎么样?要撑住,很快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本来就不想活了。」林静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眼眸渐渐有了光彩:「我或许找到人生的意义,可惜晚了一步。」她一把抓住纪帆月的手:「纪帆月,临死之前,求你帮我一件事。」

    「你说。」

    「我从小被父亲无情的送出国外,一个人在国外长大,见多了世界的肮脏和黑暗。好不容易长大了,回来之后以为父亲对我的态度会有所改变,可没有,迎来的只有利用和背叛,他甚至为了公司,为了公司……「她惨然一笑」纪帆月,帮我,既然公司是出卖我挽回的,那么我就要收回去!我死也不会让李潇潇享受属于我的一切!」

    「你想要我怎么做?」纪帆月皱眉问道。

    「既然是属于我的,那么就应该随着我的消失而消失,林氏不应该存在世上……她的气息渐渐萎靡,却紧紧抓住纪帆月的手不放:「答应我,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纪帆月的话音未落,林静高抬的手慢慢下垂,眼睛问慢慢闭上。」林静?林静?」喊了几声见她没有反应,纪帆月一怔,她已经死了……

    「林静「纪帆月一时哽咽,她也杀过人,从来没有什么时候觉得生命像现在这般脆弱。林静死了,她没有想

    象中的高兴,心中五味杂陈。

    「该死,让他逃了!」

    一声恼怒的大喊声让纪帆月木然的抬头,周围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野王带来的手下大多躺在地上,却不见野王。

    她一把抓住离她最近的人」顾亦深呢?」

    「夫人,大少追野王去了,让我把你送回去。」那人恭敬的道。

    纪帆月指指地上躺着的林静」把她送回国,好好安葬。」

    人死了,一切恩怨也随着死亡而结束,她不会再恨着,也不会再记着林静的不择手段。

    她望了望一片狼藉的地方,野王逃了,但他已经身受重伤,她知道他逃不了多远的。她也没有必要担心。想通了这一切,淡然道」走吧,回家。」

    孤身一人打入野王的内部,纪帆月最大的把握就是林静,跟林静你来我往的斗了那么久,林静的脾气秉性她了解了大概,她知道如果让林静知道青蠢死亡的真像,一定会报复野王。

    当然,顾亦深既然愿意让她孤身一人冒险,自然不敢把赌注都压在林静的身上。他有其他的安排。

    回到家,纪帆月洗个澡舒服的睡上一觉。她不知道,很多人为了她已经兵荒马乱了。

    柳鸿志放下重要的会议派出所有人去找,为了多一人多一份保险,他通知了王明杰。

    听到纪帆月别人抓走的时候,王明杰第一反应就是要出大事了。

    他派人找了很久,自己也亲自去他认为纪帆月可能在的地方,不

    过都没有。」老板,一直没有发现纪帆月小姐的踪迹。我们是不是?」

    「前几天我听到一个有趣的事情,野王落败出逃,顾亦深随后就来了这里。张胜,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纪帆月小姐被野王抓走了?」张胜凝眉问道。

    「可以这么说,也许不是这么回事。」王明杰摇了摇头」他们……怕是在瓮中捉鳖吧?」

    顾亦深不可能让纪帆月有危险,这是不可质疑的。说起来他不得不佩服顾亦深,这就是他手段高明之处,让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吱!」一声急刹车,王明杰凝眉问道」怎么了?」

    张胜看了看道:「老板,有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躺在路上。」

    王明杰打开车门走了出去,他礼貌而疏远的问」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野王看着王明杰,眼里浮现一丝疯狂:「你救我,我的所有财产都给你。」

    王明杰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不屑道」你觉得我像缺钱的人吗?」也不怪王明杰高傲,现在他确实不缺钱。他的身价也比在国内时不知高了好多倍。

    「可是,谁会嫌钱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

    不等野王说完,王明杰已经打断他的话:「我管你是谁,我对你没有兴趣!」

    他正要转身离开,野王一下抓住了他的裤脚:「帮我杀了顾亦深,我杀了纪帆月。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王明杰回身过来,看着野王怨恨的表情,皱眉问道」你要杀的人是谁?」

    「顾亦深,纪帆月!我要你毁了他们!」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但他不甘心,他死了,顾亦深和纪帆月家却过得好好的,那怎么行?

    所以,就算死了,他也要找人膈应他们。他拿出一张卡片给王明杰:「我一生有很多古董和收藏,藏在,藏在……「在他说了地址之后,怨毒的道」都给你,只要你帮我,帮我噗!」

    王明杰一拳打在野王的伤口处,顿时鲜血流的更多了,他眼睛突然瞪大,似乎不明白王明杰这么做的目的。

    「忘了告诉你,顾亦深的死活跟我没有关系,但纪帆

    月………我不允许有任何威胁她的存在,我知道你是野王,既然知道,你就没有活的道理!你放心,你的收藏和古董我都会笑纳的。」

    这个时候,王明杰说话虽然慢条斯理,却让人无端觉得后背一股冷意,渐渐地,野王在王明杰的注视中断了气,死前他还在想,看来是老天要亡他!

    王明杰冷漠起身,转身上了车:「走吧,回家!」

    「是!」张胜启动车子。

    已经是深夜,车辆极少,这一幕发生的快,去的也快,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

    黑幕里,只留下渐渐冰冷的野王的尸体……

    「吱!」不一会儿,一辆车停下,苏漠北下车看了看野王,回头对顾亦深道」已经死了。」

    「带走,找个地方把他埋了。」顾亦深淡然的道。」都下车。」

    「为什么?」苏漠北问道。

    「车给我。」顾亦深说道。

    「车给你了,我们怎么办?」深阳也皱眉问道,拜托,这大晚上的,只要美色不要兄弟会不会太无情了?

    「你们自己想办法回去。」说完,开车离开,只留下车屁股让苏漠北几人。

    半响,苏漠北愤愤道」有媳妇了不起啊!顾亦深,我诅咒你永远睡沙发!」

    太可恶了,太生气了,竟然丢下生气兄弟跑去温柔乡,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人性?这让他们这些没有老婆的人情何以堪?

    当然,让苏漠北这么气愤的理由怕是最后那条吧?他就是赤裸裸的嫉妒!

    深阳给了苏漠北一拳:「羡慕嫉妒恨有什么用?有本事自己找一个去。走了!」

    苏漠北跟上深阳的脚步:「我说。你就不气愤吗?你就不觉得顾亦深那混蛋重色轻友了吗?」

    「我只知道你很烦。」深阳不耐烦的道。这段时间的精神紧绷让他觉得很累,现在就想找个床好好睡上几天几夜,谁还有精力去管羡慕嫉妒的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