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0929章 决心顽抗的陶谦,大将臧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臧霸,也是露出坚定之色。

    当即便是单膝跪地,对于陶谦抱拳便是开口说道:

    “牧伯大人,当年大人对于臧某恩重如山,某也是一直将牧伯大人对于某的恩情记住在心中。

    现在既然是大将军的兵马攻打过来,便是臧某为了大人报恩的时候了!

    臧某愿意率领一只大军,前去和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一战的!!

    就算是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再强,臧霸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我臧霸,就算是死,也是会为了大人将叶天大将军挡住的!!保卫住徐州的!!”

    “好好好,臧霸,你当真乃是一位忠臣啊,看来我也是没有看错于你啊!!哈哈哈哈…………”

    听到了臧霸的一番无比忠诚的话语。

    陶谦当然也是不由得大喜了起来,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看向了一旁的另外一名大将曹豹的时候,眸子之内便是多出来了几分的阴冷之色。

    毕竟,这一番,臧霸对于他大表了忠心。

    而之前曹豹却是口中说出来了要投降于叶天的话语。

    当然也是让陶谦的心中不免得乃是十分的不高兴了起来。

    感觉到了曹豹似乎是不太忠心的模样。

    当敌人攻打过来,本方的大将居然是说出要投降的话语。

    当然也让陶谦的心中不免得是不太高兴了。

    看到了这般模样,曹豹低下头颅,心中也是不由得对于臧霸暗恨了起来。

    若是臧霸也是说出要投降于叶天的话,说不定陶谦便是会心动,真的会投降于叶天的,

    但是此刻臧霸又是偏偏是说出来了,要顽强抵挡的念头。

    但是反而是曹豹是落入了一个里外不是人了。

    曹豹心中也是不由得暗暗恨了起来。

    “哼,臧霸,你在这里装什么忠臣孝子了?我们如何可能是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的对手的!!你在找死不成?

    现在害得我都是受到了牧伯的怀疑了!!”

    曹豹的心中暗恨,但是也是对于臧霸无可奈何。

    毕竟,臧霸也是徐州之内的一个霸主。

    手下拥有泰山军这般的强悍军队,实力十分的强大。

    手下的士兵们,实力比起曹豹也是要高出一些的。

    此刻,陶谦心中在臧霸的一番劝说话语之后。

    也是坐下来了决定了。

    决心是要一定和叶天血战到底了。

    当即是眯眼,看向了跪地的曹豹。

    眸子之内有阴冷之色闪动而过,对曹豹冷冷说道:“曹豹,臧霸都是说了,要和大将军叶天的大军血战到底了!

    你呢?我重用于你多年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是和大将军叶天的大军血战的关键时候了!!

    你,曹豹,又是可是愿意如同臧霸一般为了我而战,为了徐州而战的?”

    陶谦苍老的眸子之内,此刻满是阴冷之色。

    更是似乎是有淡淡的杀气,寒芒在眸子之内闪动不断。

    在《三国演义》的刻画下,陶谦是一个“为人温厚纯笃”的老好人,和蔼可亲,十分爱护百姓。

    乃是被曹操这“坏蛋”打急眼了,重病的情况下决定把徐州托付给刘备,上演了“陶恭祖三让徐州”的好戏。

    让许多人的眼中,这一位徐州牧陶谦乃是一个没有脾气的老好人的形象。

    不过这当然不是真实的。

    真实历史上的陶谦,乃是一个性格刚强、野心勃勃的一方枭雄!

    曾经跟随皇甫嵩、张温平定羌人叛乱。

    日后的曹操父亲,也是这一位陶谦下辣手下令所杀的。

    此刻,他哪怕是知道了叶天攻来,而且叶天的天帝城大军十分强大。

    倒是也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居然是想要和叶天死磕到底的模样了。

    看到了陶谦眸子之内的杀气,曹豹也是明白过来了,此刻陶谦不是和他开玩笑的。

    若是他想要投降的话,怕是陶谦当真是会将他所杀了。

    陶谦可不是表面上的那一副老好人形象的!!

    之前驱虎吞狼,任用泰山群盗臧霸等人赶走黄巾军,稳定了徐州的局面。

    又是多次和其他势力,比如袁术结盟之前对付曹操。

    便是可以看出,这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是并不简单。

    乃是手段狠辣,很有手腕之人了。

    曹豹此刻眸子之内光芒一闪,也只能无奈跪地说道:“是,牧伯大人,我愿意为大人出战!!

    率领一只大军,去和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一战的!”

    当然了,表面上似乎是一副恭敬的模样。

    实际上来说的话,曹豹的心中也是很不爽了。

    只是没有办法表现出来而已了。

    脸上一副无比难受的模样了。

    心中忍不住暗暗骂起来了臧霸了。

    若不是此人天天在这里撺掇陶谦去和叶天一战。

    他也就是说不定不用去和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一战了。

    听到了曹豹的话语,陶谦的阴冷之色也总算是缓和许多。

    他也知道,现在大敌当前,不是和曹豹撕破脸皮的时候了。

    现在大将军的大军马上便是要攻入到了徐州之地内了,而且是气势汹汹的模样。

    曹豹的背后,乃是徐州的世家代表,势力颇为强大。

    接下去和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一战的话,曹豹此人还是用的上的。

    当即,他眯眼开口说道:“好。曹豹,臧霸,你们两人立刻率领北上,去和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一战吧!!”

    “曹豹,你率领下邳城之内的州兵北上!!”

    “臧霸,你率领泰山军北上迎接大将军的部队,我麾下的丹杨兵亲卫,也是交给你来率领!!”

    陶谦口中的丹杨兵,乃是一只颇为强悍的特殊兵团。

    “丹杨山险,民多果劲”

    出身于丹杨一带的精锐部队,勇猛果敢,在三国历史舞台上留下精彩一笔。

    孙策下江南,袁术据淮南,曹操起家,都是靠它。

    陶谦丹杨人,以许耽中郎将等人为统帅的丹杨兵是徐州武装的中坚力量,也是顶级的天下精锐。

    都是极为战斗力不凡的。

    刘备,曹操,孙策,三人都是三国的弄潮儿。

    而他们的霸业都是和丹杨兵有一些关系的。

    便是可以看出丹杨兵的不凡之处了。

    “是,幸不辱命,我一定是会好好,和大将军的军队一战的!!”

    臧霸也是当即大喜,单膝跪地,抱拳说道。

    他当然也是知道丹杨兵的不凡。

    乃是陶谦手下最强的一只特殊军团了。

    为了训练他,陶谦从自己的老家丹杨征募兵马。

    又是用了最好的兵器,马匹,粮秣,丹药训练于他。

    战斗力乃是整个徐州的境界都是最为强大的军队。

    就算是臧霸手中的最强军团,泰山兵军团,若是比起丹杨兵军团的话也是大有不如的。

    他手上,本来便是有一只强悍的特殊兵团,叫做泰山兵。

    现在再是加上,陶谦手下最强的一只特殊军团丹杨兵之后,他还是有一些自信和叶天的大军一战的。

    “你们两人,可有信心,和叶天一战?”

    陶谦开口说道。

    “自然有的!!”

    “我们有自信!!”

    曹豹,臧霸两位大将,也是怒吼说道。

    当即便是退了下去,去准备粮秣,和接下去徐州军出征的事情了。

    很快。

    轰然一声。

    下邳城的城门一打而开。

    无数的骑兵们和步兵们,也是从下邳城的城门之内一冲而出。

    随之便是化作了一道漆黑洪流的模样,朝着北面的方向而过去了。

    这一日,走过了一段距离。

    曹豹便是安营扎寨了下来。

    他此刻实在是内心恐怖,不愿意和叶天的大军战斗。

    而且是之前和陶谦的事情,也是让曹豹的心中当然也是很不爽的。

    他害怕,之前主动说投降的事情会让陶谦很是不爽。

    这一次就算是可以顺利回去,怕是陶谦也会给他穿小鞋的。

    更不要说,谁都知道叶天的天帝城大军是多么的战斗力恐怖了。

    和叶天的天帝城大军战斗是绝对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了。

    当即,在中军大帐之内。

    曹豹也不由得是心情无比抑郁,不断是开始长吁短叹了起来。

    而很快,曹豹的谋士,一位叫做曹元的谋士,看到了这般的模样。

    也不由得满脸疑惑。

    曹元留着长须,穿着白袍,头戴进贤冠。

    曹元乃是和曹豹同族。

    颇为有智谋,便是被曹豹当成自己的谋士。

    看到了自己的主公如此的抑郁模样,不断是在营内叹息。

    曹元也不由得疑惑问道:“主公,这是如何情况,如何是长吁短叹,如此是看起来不高兴的模样呢?

    莫非乃是主公你遇到了什么糟心事不成?”

    曹豹点头说道:“是的,最近我是遇到了烦心之事,这一次,我们是被牧伯大人派出去,和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战斗。

    不过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战斗力,兵力那是何等的恐怖?我们去和大将军的大军一战,怕是九死无生而已。

    而且之前我还是和牧伯大人说是投降于大将军的事情,更是被牧伯大人怒声斥责一番,怕是对我不喜了…………”

    当即,曹豹也是对于自己的谋士曹元,大致说了一番之前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对于臧霸的不爽。

    臧霸在陶谦的面前,表现出来了无比忠心的模样。

    顿时是让衬托的曹豹仿佛那是一个小丑一般的模样。

    当然是让曹豹的心中对于此人是无比的不爽。

    两人之间本来就是有不小的矛盾的。

    曹豹乃是徐州本地世家的出生,家大业大,更是徐州的本地四大世家之一。

    背后是有徐州世家的暗中支持,方才是得到了陶谦的重用的。

    而臧霸则是出生于兖州的非本地人,后来方才是来到了徐州之处。相当于乃是属于外来户的势力的。

    乃是陶谦,为了用臧霸,制衡徐州的本地四大世家和一些本土豪强。

    方才是重用臧霸来制衡的。

    之前两人本来就是发生了一些的冲突。

    矛盾乃是颇为不小的。

    此刻,又是发生了此事之后。

    更是当然让曹豹的心中乃是更加的不爽了。

    顿时心中也是起了一些的心思了。

    曹元听完之后,也是眸子一眯了起来,开口说道:“牧伯大人,确实是有一些过分了。

    那臧霸,并非是我们徐州人,不过是兖州豪族出生,又是大汉通缉犯,和贼寇出生而已。

    为了制衡打压徐州的本地四大世家和一些本土豪强。牧伯居然是如此重用这一个小人。

    让他率着泰山军,在我们的徐州之地内,乃是作威作福一般!!”

    “牧伯大人打压我们徐州的本地四大世家和一些本土豪强许久了。

    我看,此刻大将军来到了徐州,倒是也并非是完全的坏事了。

    反而是我们徐州的本地四大世家的机会了…………”

    曹元眯起眸子说道。

    其中有一些寒意。

    听到了此话,曹豹当然心中是猛然一惊了起来。

    虽然之前他是有一些畏惧叶天。

    但是还是对于陶谦乃是忠心耿耿的模样。

    从来是没有起过什么太过于不好的心思的。

    而显然,此刻曹元的话语,乃是话里有话的模样了。

    曹豹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对自己的谋士问道:“曹元,你说出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

    曹元眸光一闪,说道:“没错,现在大将军的军队如同猛虎,虎吞天下,无人可定。

    天帝城的大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根本不是我们区区训练垃圾的徐州军可比的。

    若是我们的徐州大军和大将军的天帝城大军一战的话,不过是10死无生的事情而已。

    反倒是徐州牧陶恭祖此人多年打压我们本地的豪族世家。让我们很是日子不好过。

    所以,不如是投降于大将军,也好是白白葬送于大将军的大军手中的?

    曹大人,你说是不是?”

    曹豹听完了此话,也是脸上有一些意动了起来。

    不过终究还是心中有一些疑虑之意的,毕竟之前的时候,陶谦对于他,也算是极好的!!

    “可是,陶谦大人,之前的时候,对于我们都是极好的啊…………”

    曹豹的脸上很是犹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